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库艺术41期 > 一个人

库艺术41期

期刊名称

 主办机构: 中国库艺术网,江西美术出版社,北京盛世景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社长: 陈政
主编:江涛
联系电话:010-84786155
传真:010-84786155
电子邮箱:kuart@126.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号北京时尚设计广场(D—PARK)D座一层

精选文章

一个人

2014-08-26    编辑:[马静]

 

“艾未未撤展事件”发酵这么长的时间,我想谈一点自己的看法与感受。

尤伦斯作为一个国际化的艺术机构,做了很多好的展览与艺术推广。它本身所秉持的,最起码在我看来,是一个代表了西方所推重的普世价值与当代艺术理念,以及规范化、科学化运作模式的美术馆。事实上,尤伦斯与艾未未都是在中国艰难的环境下,在彰显当代艺术带给人的自由与尊严。从逻辑上来说,他们之间应该是可以惺惺相惜的。但现在出现这样的问题,双方各执一词,众人选边表态,有关无关人士议论纷纭。然而很遗憾,除去对这件事种种细节“罗生门”式的还原与重现,除去“表态政治”影响下的非理性谩骂与恶意推定,很少有人将对问题的争辩引向一个更大的思考:进入二十一世纪以来,中国的当代艺术环境是更好还是更坏了?中国艺术家得到的自由是更多还是更少了?我下不了这个结论。

艾未未今天的表现受到很多人的指摘,在有些文章中甚至暗示他有成为新的“独裁者”的可能。这位作者无疑是对中国的历史非常敏感的,“走向自己反面”的实例在中国近现代的历史上并不鲜见。但眼下的事实我想可能也并非那么简单。
 

首先,艾未未今天“成功”了吗?他远远没有。在当年,他与戴汉志共同组织艺术文件仓库的时候,他还可以力所能及的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还能帮助艺术家,还在实际的推动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最起码,还有人身自由,名字不会被删去。

但走到今天,当年共同打拼今天还在与他共同前行的人又有几个?大多数的人从穷小子走到“著名艺术家”就停下来了,安享小康,当年的愤怒都不算数了。而艾未未还是顺着当年的初衷一路前进,他势必要走出艺术的小圈子,势必要回答“人”的问题。但在中国的现实语境下,当他打到最后一关,面对终极对手的时候,他发现身边空无一人。王兴伟在给艾未未的信中提到了“朋友”,但可能这时“朋友”也帮不上忙了。他面临两种选择,退回去做著名艺术家,抑或走下去,做一个外表铁板一块,内心自给自足的人。他选择了后者,所以他才可以独立的,坚强的面对了那么多的事情。对于这样的一个人,他可能是一个不顾原则,随便妥协,你好我好大家好的人吗?那他还是艾未未吗?他能扛那么多事吗?
本来,如果是一个普通艺术家。这些顶多是一些可以理解的艺术家的性格使然,但他是艾未未,所以就不一样了,就要另当别论了。从王兴伟的信和鲍栋的文章中,我们都可以看到他们针对的对象其实不是“朋友”或是“艾未未”,而是“国际著名争议艺术家艾未未”,换做别人也唤不起他们这样的兴致。但这种视角的转变完全可以让我们得出截然相反的结论,甚至会把一个“人”最基本的挣扎与冲动理解为在声名笼罩之下傲慢的苛刻,也就是“挑理”。

 

 

鄢醒的发言则更为令人“遗憾”。因为“西方媒体”对“艾未未们”的追捧从而使中国艺术家与当代艺术感到失落,这笔账应该算到“西方媒体”身上还是艾未未身上?所谓“西方媒体”是指什么,有没有这样一家可以代表“西方”的媒体?如果说“所有的艺术问题都是政治问题”这句话有一定道理的话,中国艺术家是否也应该思考一下自己到底是站在一个怎样的立场上?可惜鄢醒的文章仅仅停留在了撒娇式的对“不关注我”“不理解我”的抱怨,错过了一个中国年轻艺术家展现自己立场与态度的机会。
作为事件另一方的尤伦斯,身在中国,我们都可以理解他们运作上会遇到的不可避免的问题与障碍。但“遗憾”的是,他们可以“理解”这种潜规则的存在,却不能理解艾未未的愤怒。在我看来,尤伦斯的声明可以等同于王兴伟所说的“未未你这就是挑理了”这一句话。尤伦斯本来是可以站在同艺术家一致的立场上进行某种弥补从而获得艺术家谅解的。这也让人非常“遗憾”。

整个事件发酵如此长的时间,从宏观来说,都是大环境的受害者。从具体来说,展览该办办,众人动动嘴皮子,算不得什么。艾未未被除名,主动撤展,国际上又是争相报道,继续“被争议”。在有些人看来这正是大出其名的好时机,但在我看来这才是最大的失败,艾未未是整个事件中最大的失败者,他已经被孤身一人推挤到了夹层之中,成为一个符号。

如果说,之前我对艾未未的理解也与别人一样是“国际著名争议艺术家”的话,那么,今天我发现,他根本没有呼风唤雨的能耐,也没有当代艺术“独裁者”的话语权。他甚至连最基本的人的符号——名字都无法保全,他仅仅是一个“人”,也是“一个人”。从这一角度来说,尤伦斯展览新闻稿上对他的称呼是恰如其分的,这个词汇恰恰说明了艾未未当年能与戴汉志走到一起的原因,也成为了艾未未迄今为止最为朴素的作品。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