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库艺术39期 > 眼中的真实

库艺术39期

眼中的真实 ——贾科梅蒂小传

期刊名称

 主办机构: 中国库艺术网,江西美术出版社,北京盛世景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社长: 陈政
主编:江涛
联系电话:010-84786155
传真:010-84786155
电子邮箱:kuart@126.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号北京时尚设计广场(D—PARK)D座一层

眼中的真实

2014-04-22    编辑:[陆玲霖]

核心内容: 20世纪40年代末,正值艺术生涯盛期的雕塑家阿尔佩托?贾科梅蒂( Alberto Giacometti)开始在创作中尝试了一种颠覆性的转变:一系列被拉长的人体出现在他的作品中,这些怪异、神秘的形象,在不久之后,竟然成为了20世纪中叶艺术史的重要坐标。批评家认为它们共同反映了经历过二战,并正在经历冷战的人,内心深处的疲惫和恐惧。贾科梅蒂也因此成为了20世纪现代艺术的标志性艺术家,他让艺术成为一种预言,并用冷静的观察,揭示出人性的本质……

文-代冀龙

早年经历

1901年,贾科梅蒂出生于瑞士的一个小镇——尼奥,父亲是新印象派画家乔瓦尼(Giovanni),善于描绘色彩鲜艳的肖像及风景,贾科梅蒂是四个孩子中的老大,性格内向害羞,却又有着极强的艺术天赋,他后来还清楚地记得,自己所画的第一张作品,是“白雪公主”——她躺在一个小小的棺材里,身边围着七个小矮人,11岁那年,贾科梅蒂开始正式地学习美术,12岁时,他就给弟弟迭戈(Diego)制作了一个半身雕像。

1915年,14岁的贾科梅蒂去了寄宿学校,并在这里,对文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的绘画和雕塑才华,也给这里的老师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学校的生活充实而愉快,但他还是不得不在1917年结束了自己的学习生活,因为这时,他患上了腮腺炎,更不幸的是,这场疾病,给他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让他在此后,一直经受着间歇性阳痿的折磨。

在青春期遭受如此打击,让贾科梅蒂倍感恐惧和痛苦,所以在这段时间里,他休学在家,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面,开始独自思考未来的人生,好在不久之后,他便振作起来,并宣布要将自己接下来的时间,全部献给艺术,这让他的父母倍感欣慰,并将送他到了日内瓦,在那里,他开始接触到正统学院派的雕塑和绘画课程。

艺术之路

19岁时,贾科梅蒂随着父亲去到意大利旅行,在那里,他有机会接触到文艺复兴时期的丁托列托(Tintoretto)与乔托(Giotto)等艺术大师的绘画作品,这让年轻的贾科梅蒂更加深刻地体会到艺术的魅力。在父亲回到瑞士后,他又在罗马多呆了9个月,并开始深入地研究巴洛克、早期基督教,以及埃及等艺术形式。

在住在亲戚家的这段时间里,贾科梅蒂还曾对自己的表妹比安卡(Bianca)产生过一段时间的狂热迷恋,并打算以她为模特,创作一件半身雕像,可是,这个过程并不顺利,这件雕塑也便没能完成。或许就是在这个时期,贾科梅蒂开始对于具象雕塑产生了某种逆反情绪。

不久之后,21岁的贾科梅蒂去到了巴黎这个世界艺术的中心,在此后的三年时间里,他在雕塑家安托万·布德尔(Antoine Bourdelle)的工作室中工作,同时学习雕塑技艺,后者曾经是伟大雕塑家奥古斯特·罗丹(August Rodin)的学生。

在这三年的时间中,贾科梅蒂的生活规律而单调:他住在酒店,吃在咖啡馆,并不时地光顾斯芬克斯(Sphinx)——巴黎一家最为著名的妓院。如此生活,直到1925年,贾科梅蒂准备对外公布自己的学习成果,在一次展览中,他拿出了两件作品,其中一件是相当传统的半身像,而另一件,则是明显受到立体派影响的躯干雕塑。在这次展览之后,贾科梅蒂对于具象雕塑的逆反情绪,开始愈发强烈,终于在不久之后,他开始完全转向了另外一种创作模式:对纯粹来源于自己想像的抽象形式产生了深厚的兴趣。

超现实主义时期

贾科梅蒂后来创作的一批颇具神秘色彩的作品,吸引了当时超现实主义团体(Surrealist)的注意,并接受他们的邀请加入了这个团体,在接下来的几年里,贾科梅蒂开始经常性地参加超现实主义团体的各类展览及活动,这也让他在艺术圈的名望得到了极大的提升。

贾科梅蒂这一时期的作品如:《悬浮球》(Suspended Ball 1930 - 31),《手被一只手指抓住》(Hand Caught by a Finger-1932)等作品,都是以现成品加工的方式制作而成,并充满着一种令人不安、引人深思的意味,所有的这些特点,都符合了超现实主义的创作原则。

直到1933年,贾科梅蒂已经建立起一个包含着经销商、收藏家、艺术批评家的艺术经营网络,这对于一个艺术家事业的成功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而之所以能够获得这一切,无疑得益于着他所参与的超现实主义团体。但尽管如此,贾科梅蒂却开始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冲动——想要重新回归到对具象形式的探索,虽然他知道这将会违背超现实主义的原则。

不出所料,他此后开始创作的作品,如《看不到的对象》(Invisible Object-1934 - 35)和《裸体行走》(Walking Nude-1933 - 34)等,也确实受到了超现实主义团体的严厉批评,超现实艺术家们将贾科梅蒂创作理念的改变视为一种背弃,1934年,他们召开了一个会议,指责了贾科梅蒂对现实主张的不忠,并正式将他逐出了超现实主义的队伍。

转变时期

离开超现实团体后的贾科梅蒂,在创作中一度陷入了困境,他所作的新作品都令他感到失望,最终他毁掉了几乎所有的作品。直到1937年,有一天,贾科梅蒂开始对着一个18英寸高的石膏,准备雕刻一个女人,他不停地雕刻,但总也无法达到满意的效果,直到最后,他把这块石膏雕刻到只有一根针的大小,才不得不停了下来。

受到这次奇怪经历的启发,他开始创作了一批,如火柴杆式一般,细如豆芽的人物造型,他的很多朋友对他的这种作法感到担忧,但贾科梅蒂却对自己充满着信心,他曾说:虽然自己看不到未来,但他确信自己是在正确的方向上前进,因为雕塑会引导他。

两年过后,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1940年的夏天,巴黎被纳粹德国所占领。作为中立国瑞士的公民,贾科梅蒂本没有义务继续留在这里,但他还是留下了,直到1941年底,在母亲的要求下,他搬到了日内瓦,与她生活在一起。也就是在这里,他遇见了19岁的安妮特(Annette),并与她坠入爱河,不久后,他们便结婚了。战争结束后,他们一起回到了巴黎,贾科梅蒂后来曾开玩笑说:他在日内瓦所作的一切雕刻,只需要用六个火柴盒便可以全部运输回来。

风格成熟

抵达巴黎后,贾科梅蒂无意间在艺术创作方面取得了一大突破:某天晚上,他去到电影院,当他中途将视线从屏幕上移开,回头看向观众时,他突然发觉,他们在他的视野里是多么的微小,让他倍感吃惊的是:当他看着一个人时,他更多看到的是他周围的空间。在回到工作室后,贾科梅蒂开始试图重现这种视觉的感觉,也就是在这时,灵感喷薄欲出,而他的雕塑风格,也最终得以走向成熟。

此后,他创作出如《夜晚》(Night-1946),《伸出手指的人》(Man Pointing-1947),《城市广场》 (The City Square-1948),以及《在雨中快速行走的人》(Walking Quickly Under Rain-1949)等一系列大师级的作品,这时,他作品中的人物形象开始具备了两个鲜明的特点:其一是表面被腐蚀后的粗糙,其二便是被拉长的躯干、头,以及四肢,它们一直被延伸到让人感到脆弱不堪,这两种特征,会让观众感到这些人像几乎无法承受来自于他们周围空间的一种巨大而空虚的压力。

批评家们立刻发现了贾科梅蒂作品中的隐喻:它们是失去了快乐和意义的人生的实体化象征,表现了人类在冷漠的宇宙与空白中,的一种原始的斗争与坚持。他们同时还联想到贾科梅蒂与哲学家让•保罗•萨特(Jean-Paul Sartre)之间的友谊,所以,也认为贾科梅蒂的雕塑也回应了存在主义哲学的命题:人的生命本身毫无意义,价值只能通过行为产生。

然而,贾科梅蒂自己则不认为哲学对他的作品有多大的影响。他只把这些作品,作为自己在二战后的一系列雕塑尝试中,最成功一批作品,它们都是他所看到的真实,并且仅此而已。

1948年,贾科梅蒂将这批新作在纽约进行了个展,随即取得了强烈的反响,此后,他那细长的人体形像也开始成为二十世纪现代艺术的一大标志,渐渐地,贾科梅蒂开始成为各类现代艺术展览中不可缺少的角色。

1955年,贾科梅蒂于古根海姆(Guggenheim)美术馆举办了大型的个人回顾展,1962年,他又在威尼斯双年展上,获得了雕塑类大奖。三年后,贾科梅蒂又获得了法国政府颁发的“国家艺术奖”(Grand Prix National des Arts)。随着各类荣誉的获得,贾科梅蒂的名声也在世界范围内得到了传播,他自己也开始变得富有起来。只是,他的生活习惯还没有改变:穿梭于巴黎和日内瓦之间,白天创作,晚上和朋友在一起。

尾声

1950年代中期,贾科梅蒂结识了一个名叫卡洛琳(Caroline)的年轻妓女,当然,这可能不是她的真名。他们在咖啡馆相遇,并共渡了一晚。此后,贾科梅蒂便对这个20岁的金发女郎感到神魂颠倒,很快,她便成为了他的情妇,并开始成为贾科梅蒂后期最常用到模特之一。

事实上,通过描绘卡罗琳以及安妮特,贾科梅蒂在晚年时,也探索出一条新的创作方向。

直到60年代中期,贾科梅蒂的健康开始出现问题,并最终于1966年1月11日,于瑞士,死于心脏及呼吸方面的疾病。

贾科梅蒂用一生的时间,创造了一种极具特色的雕塑形式,并对后来的艺术家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他的观念:塑造形体,更重要的,是塑造它周围的空间,极大地启发了后现代主义艺术。更为重要的是,他的那种不断减少,直至最基本要素的理念,更预示了未来极简主义的诞生。

AIC1965AlbertoGiacometti_Photo_1
AIC1965AlbertoGiacometti_Photo_2
Alberto-Giacometti_rdoisneau
Nov.5-Dec.12, 1965_3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