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库艺术36期 > 永远没有结果的覆盖下去才是最有意义的

库艺术36期

期刊名称

 主办机构: 中国库艺术网,江西美术出版社,北京盛世景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社长: 陈政
主编:江涛
联系电话:010-84786155
传真:010-84786155
电子邮箱:kuart@126.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号北京时尚设计广场(D—PARK)D座一层

精选文章

永远没有结果的覆盖下去才是最有意义的

2013-10-23    编辑:[常璐璐]

核心内容: 谭平的创造力不是来自画面样式的翻新或是某种独创的技巧,他总是企图从更为本质的角度去切入艺术,去还原绘画的组织方式。针对于当下人所执着的“结果”,谭平则在绘画过程的时间性与个人体验性上展开自己的工作,为自己制定新的准则与方法,并以此展开自己的创作,从而得到新的自由,并自然而然的得到不一样的“结果”。

谭平的创造力不是来自画面样式的翻新或是某种独创的技巧,他总是企图从更为本质的角度去切入艺术,去还原绘画的组织方式。针对于当下人所执着的“结果”,谭平则在绘画过程的时间性与个人体验性上展开自己的工作,为自己制定新的准则与方法,并以此展开自己的创作,从而得到新的自由,并自然而然的得到不一样的“结果”。
 
谭平:也许对我来说,永远没有结果的覆盖下去才是最有意义的
 
 
1、“覆盖”系列的创作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大概从2011年,我开始“覆盖”这个系列的创作。 我们都知道一幅绘画作品是在不断地“塑造”中建立对象,“塑造”是绘画最常规的创作方式。但是当你希望自己的作品具有创造性的表达,那么在工作方法和程序上,就必须作出一些创造性的改变。“覆盖”作为我个人独特的表达方法,能够不断地激发出我新的想法,它是一个在“否定”中“建立”的过程。
 
2、从“细胞”系列,到“覆盖”系列,您的抽象艺术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那么和“细胞”系列相比,这个阶段的创作最大的特点是什么?
“覆盖”从概念上来讲,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但是对一个艺术家来说,“体验”是非常重要的。艺术家最重视的也许并不是作品视觉上的“结果”,相反更在意的是创作过程中来自心理、生理上的“获得”。这和理论家不同,理论家注重作品最终的结果,但是艺术家想要追求的,和艺术最有意思的地方,却恰恰存在于一件艺术作品在它形成的时间过程中,每一个艺术家独一无二的内心体验。
而“覆盖”对我来说,既是一个不断激发我新的灵感的过程,也是一个回不去的过程。因为一张作品覆盖掉了就没有了,永远不可能再找回来,这也象征着一个永远自由的过程。
 
 
 
 
 
 
 
 
3、“覆盖”一遍一遍不断刷新、不断否定的创作过程很有意思,但是对于艺术家自己来说,是一个心理上的巨大挑战,这其中最吸引您的是什么?
我在创作这系列作品的时候,经常会遇到一幅作品在经过长时间的创作后已经到达一个相对“完美”的状态时,我会突然地把这种“美”给覆盖掉。这的确是一种挑战,但是我想不管是我自己,还是观者,在这一瞬间所体会到的是最激动人心的。因为人性的深处都藏有两面,一方面努力追求积极的事物,正能量的一些东西,但是另一面对破坏的渴望也是无法回避的。破坏本身会给艺术家带来灵感,尽管有的时候,破坏“美”是非常残酷的事情,也是对内心承受力的考验。
并且在我的绘画中,每一次的覆盖都是在一个完全没有设想的状态下开始。这种完全未知的状态最有意思——因为只有当我把一个红的颜色,慢慢慢慢地覆盖在一个蓝色上面,或者是把一个厚厚的黑色覆盖在白色上时,在覆盖的那一霎那,新的灵感不断地诞生。 
 
4、总是在快接近成功的时候,又把自己扔到一个完全未知的环境中,对一般人来说,是一件很残酷的事,那么对您呢?
面对一张画得特别“完美”的画,大部分人都会很想保持这种“完美”的状态,要把“完美”覆盖掉总感觉下不去手,觉得很惋惜。但是对我来说,“惋惜”的心情也会促使我想要改变这样的“完美”,我也会怀疑这样的“完美”是不是真实的。有时候在有外人的情况下,心理上也会带有一些表演的欲望,大家都觉得这张画如何好,自己也觉得挺满意,但是只要我覆盖下去,这就是一个无法逆向的过程,我就会想,我就是要这样。
 
 
5、“覆盖”创作过程中艺术家的心理体验是非常有意思的,但是和您以往的工作方式类似,“覆盖”系列里同样包含着非常强烈的理性和观念在里面,您是如何看待隐藏在“覆盖”这个系列中理性的部分的?
绘画本身是一件非常自由的事,所有的时间,行为,和最终的结果都在艺术家自己的建立和控制下展开。但是因为艺术家个人习惯的局限性,会给艺术带来一些重复性的东西,使得一件本来最有创造力的事情,也变得充满了“惰性”。如果这个时候有一些外在的条件改变,就可以给艺术带来新的生命力。比方你要画一张画,可以画1天,也可以画1小时,这些都在艺术家自己的控制之下。但是当你把完成一幅画的时间限定在半个小时,或者10分钟之内的时候,原本在你控制之下的作品就会产生意想不到的效果。
 
 
 
 
6、您总是将您的艺术放在一定的限定之中,情感的部分和理性的部分最终总是能达成一个适度的平衡,那么在理性的限定和感性的表达间存在着什么样的关系?
完全的感性或者完全的理性都会使创作变成一件非常无聊的事,因为每一天和上一天也不会有太大的差别。但是我在创作中很重视“时间”的作用,用时间来控制创作的过程——在一定时间的内,不断覆盖,不断否定,不断刷新,“时间”给了我的艺术以更大的可能性。也许对于我个人来讲,永远没有结果的覆盖下去才是最有意义的,因为在每一遍的覆盖中你都能够最大强度的去体验、去体会,你所获得的每一个10分钟都是不一样的,是具有内在价值的。
 
 
7、您的“覆盖”系列的创作过程被拍摄成了一个纪录片,观者通过纪录片能够非常深刻地体会到隐藏在作品背后的情绪,这对很多观众的触动是非常大的,这个纪录片是您作品和观众交流的媒介吗?
现在看起来,纪录片已经成为作品的另外一个部分。因为一件艺术作品只看到最后的结果,看不到过程,就像一部戏剧只剩下深刻的哲思,而没有表演去给人震撼。在戏剧和舞蹈当中,人们随着作品展开的时间,跟随作品一起往前,一起感受和生长,这是艺术作品的动人之处。所以作品的结果和过程是作品不能分割的两个部分。而在这当中“时间”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时间是具有生命力的,它所承载的就是生命运动的轨迹。
 
 
8、虽然外界、包括评论界,有时还是会将您的抽象绘画简单地归纳为“圆形”是您画面中的“符号”,可是正相反,您的抽象绘画走到今天是非常自由、开放并且无法归类的,您介意外界的评论吗?
对我自己来说,画一张好的作品,有持久力的作品才是更重要的事。视觉上的所谓“符号”或者外在的表象,这些还是非常简单的东西。对一个艺术家来说,能否将内在的表达和外在的形式语言有机结合,是否画出一张真实的,具有情感厚度的作品才是真正重要的事。
 
 
9、那么“慢”是如何贯穿您的艺术的呢?您又是如何看待“慢艺术”这个概念的?
在我的作品当中,时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在不断的覆盖中,时间也在不断叠加,这也是“慢”的累积。现在有关“慢”的概念有很多,不管是慢生活、慢艺术、慢设计,可能从字面上理解“慢”,就是放慢速度。但是我所理解的“慢”,实际上是将自己的内心变得非常丰富,有厚度,尽管表面上看起来很简单,很平静。对作品来说,也是一样,在一个相对缓慢的时间里,去认识、了解一件艺术作品,到很深刻,很深入的程度,才能真正体会到艺术的魅力.
 
 
 
 
我所理解的“慢”,实际上是将自己的内心变得非常丰富,有厚度,尽管表面上看起来很简单,很平静。
 
当你希望自己的作品具有创造性的表达,那么在工作方法和程序上,就需要作出一些创造性的改变。
 
“覆盖”作为我个人独特的表达方法,是一个在不断“否定”中“建立”的过程。
 
在一件艺术作品形成的时间过程中,每一个艺术家的内心体验都是独一无二的,
 
一张作品覆盖掉了就没有了,永远不可能再找回来,这就像是一个永远自由的过程。
 
破坏本身会给艺术家带来灵感,尽管有的时候,破坏美是非常残酷的体验,是对内心强大的考验。
 
在覆盖的那一霎那,一个新的灵感才开始诞生。 
 
也许对于我个人来讲,永远没有结果的覆盖下去才是最有意义的。
 
在戏剧和舞蹈当中,人们随着作品展开的时间,跟随作品一起往前,一起感受和生长,这是艺术作品的动人之处。
 
 
 
                                                                                                                                                                      绘画作为内心的行动
 
        绘画作为显现的领域,充满爆发力和能量,在两者之间存在着巨大的张力。如果说,在传统的艺术中,画家通过自己的手工制作的方式来图说关于世界的整体观念的话,那么在当代艺术中,尤其是在二战后的艺术中,画家的作品和正在创作的作品,确是置身于能量爆发所产生碎片的中心位置。一种内在的能量持久地主宰着绘画,通过细节的碎片喷涌与散落,呈现持续的力量。
非形象绘画的行为源自一种浪漫的冲动,它旨在通过对无数残片般的问题持续不断的质疑与实践,试图重新建立关于世界的整体观。即便世界有意避闪了整体的目光,画家也以自己独特的充满活力的绘画行为,在现实断垣残壁之间重建一种静谧与激情的链接。 
 绘画的形动成为一种孤独的具有仪式性的神圣之地,在此,使绘画从历史的否定性中救赎出来具有了可能性。现实生活在艺术创造的瞬间得到升华与净化,这也证明艺术与日常生活的不可兼容性。只有艺术,可以通过一种真正非日常的典型性方式来救赎生活常态的惰性。由此可见,艺术和生活不可避免的处于对立与冲突状态,很难找到妥协的可能。所以,一方面我们要欣然面对艺术与日常生活分野所产生的裂痕,另一方面更需要时刻警惕两者的断裂。
         艺术——即使是非具象艺术,都必须通过具体的形式语言的滤网,祛除仅仅由心血来潮和即兴发辉所产生的结果。形式语言有着它内在的逻辑,影响着艺术作品的进程。绘画的行为不能避开这一命运,艺术家借助奔 放的激情通过绘画的表皮自如挥洒,加速了自己作品的进程,也在表达的行动中,找到自己独特的对形式语言的理解和运用尺度。
       谭平以其不同时期的作品穿过了当代艺术探索的许多节点,进行了不停顿充满扩张性的创造。节点不一定就是目的地,在这里所观看到的作品,不是作品完成的最终结果,也不是画面凝聚的美的形式,而是对以往作品的超越的持续过程。他总是恒久地将时空中的节点相切于平面绘画的表皮之上,在符号和色彩的领地中浪子般涂绘、以开放和持续不断的观念去创作。
        绘画的表面是他大显身手的起点,也是图像最终呈现的场所。表面看来,图像之外别无它物,只有以符号和色彩在绘画的平面上转化为深不可测的无意识。他的抽象绘画他人无意识。他的抽象绘画他人无从禁忌和审查,也拒绝自身领地之外的意义介入。谭平以其原始的本能,放任形式和色彩自由宣泄于画布之上,真正的意义从绘画的表皮"深处"隐隐浮现。  
        简约意味着给予绘画一种言犹未尽的可能性,一种竭尽全力不断释放自身力量的可能性。谭平在持续不断的迸发自身的能量,不断地绘画接着绘画,绘画材料与非绘画材料也比肩接踵,交替从未停止。众所周知,艺术不断地前行,绘画也不可能停滞于固定的程序之中。这是谭平绘画不断变化的核心元素,它们呈现于他众多不同时期的作品之中。
 
 
         他的作品是一种美的聚精会神,这种聚精会神在威尼斯画派的色彩传统中可以找到它的根源。经典色彩与瞬间感觉两者的关系尺度精心加以平衡,这种尺度的把握从不依据和屈服于图像纯粹的视觉愉悦。谭平有能力把作品控制在色彩和它在画面空间铺陈的两极之中,而表达的欲望恰恰体现在这种能力中。他的画面图像永远那么放松,但又从来不脱离支撑这一图像的张弛有度的张力。
        艺术家深知绘画如同脆弱的玻璃建筑,随时随地都有可能暴露在恶劣天气之下。所以,艺术家挥动的画笔要以游牧般的心态,细致入微地抚慰画布的表皮,而不暴力化地维持它的生命。绘画诞生于绘画演变的历史,也是个体艺术家内心情感与细微制作有机契合的产物。绘画并不是一个显而易见、戏剧化的表演,不仅仅需要外在的行动和带有攻击性的表达,更需要内心美的愉悦和语言的精炼。
 
        绘画行为的内在性诞生于具有时空观念的艺术家失衡状态下的不断适应。时空观念并不仅仅简单地存在于外部日常生活中,或仅仅做为日常行为的依靠与约束。在日常生活之外,在艺术的天地之内,时间和空间是内设的尺度,是想象力的栖居地和承重墙。它们以错综复杂和内在的方式,在梦幻的本质中获得生命。
        内在性意味着不确定性、失衡、动力和不连续性的运动,意味着跨入一种新的没有边界的时空。在这里不存在安全的屏障和预设的答案,也充满了不稳定的偶然因素。因此,时空的连接穿过了图像,不再是僵硬的框架,而是揉进了由经纬编织的视觉事件之中。时空不仅参与到图象的表达行为中,而且在呈现图像的同时显现着自身。谭平的绘画力求将时空内在化,从传统的行动绘画注重外在表现 的程式中挣脱,专注于表现内在时空的路径,将绘画中的偶然与必然产生的痕迹很有分寸感地的融为一体。
        时间和空间以这样的方式使他内心欲望得以扩展。内心欲望在图像呈现之前不存在任何预设定义,相反这种定义的扩展与图像呈现同时存在,它们与视觉实质三位一体,交融在一起。对于谭平来说,空间似乎是以气体的状态存在,是种流动的的非物质形态,只有通过艺术的方式可以将其转变为具体和充实的物质。只是时间与空间并不能在同一时刻全部显现,也很难在一个完整的形式化的图像中被捕捉到。相反,时间与空间需要不断运动的位移,在一个不确定和不稳定的视野里去感受。只有在艺术家欣然融入这种不确定性的状态中,把它当作唯一可行的出口,才可以泰然自如地面对这一具有巨大能量的领域。谭平就是这样地欣然进入这一空间,在其中刹那间得以顿悟。因此,在他作品的中,符号不分层次分布在画布的表面,共时性地主宰了图像。同时,图像的舒张和收缩集中到唯一感性的时间,形态的生理呼吸与视觉的愉悦互动共生。
 
 
 
 
        绝非偶然,在谭平的绘画里不存在深度之维,而是永远在绘画的皮肤之上创作。深度之维意味着空间和时间的层次,只有在二维的平面上才能得到共时和瞬间的感知。二维平面是谭平解决他对时空的顿悟式问题认识的试验场,在这里,他的有关时空尺度的宇宙意识才能更好地延续与流动。作品未成形之前空间和时间似乎并不存在,好像艺术家生活在绝对的真空中,工作在无边际宇宙中。
        作品是见证爆发的场所,这里同时倾注了空间和时间在哲学意义上的碎片。它们就像一种不可触摸,不能捕捉的物质,但它们只是轻轻地、不动声色地尘落在画面上。形象地描述,画面上呈现的最终空间,其开放的形状如爆炸后瞬间的静止,这种不确定状态永远意味着一种中间状态的情欲,它不会萎泄,但也没有高潮。
         哲学意义上的随机性主导着谭平的作品的走向,他对主题和图像是一视同仁的。一切都可以成为绘画的动机,因为一切都处于时间和空间的掌控之下。形态在绘画的表皮,从未受到限制,一边在成形的同时,一边又拒绝固定的形态,它稍作停顿,同时又蠢蠢欲动。它的显现不是为了被观看,也不存在正确或错误的判断。它不遵从人类观看的常识,而是渗入到画布的正反两面之间。在时间和空间相遇时,图像拥有了运动和欲望。图像在几何的僵硬符号之外得到收缩与扩展,并超越了绘画的机制界限之外无限的延展。这种延伸的驱使是一种内心暗示,它从来不是有意为之,不是理性策划使然,而是生动的绘画行为,是艺术触角在画布上有节制地颤动和轻轻掠过的结果。谭平的作品在依据艺术创造自身规律的同时,依靠本能欲望的驱使,创造力得以爆发。
 
 
 
 
 
 
         将符号和色彩分离是谭平作品的主要形式,即使是画面走向柔和的白色时也是如此。白色不是中立和缺少感情的色彩,而是稀释和淡化戏剧性色彩,将表达重新带回它的内心性的自然河床。绘画是它光辉历史的回声之地,回声是记忆的符号,记忆也是文化的符号。但是谭 平作品中的"回声"是一种他自己潜意识中的记忆,而不是对以往艺术史中出现过的模式的回应。"回声"意味着与曾经的模式保持距离,它能够让艺术家在他的作品中碎片式呈现艺术历史的解构状态。描绘永远是一种凭借主客观记忆作出的正确与非正确的判断。主观记忆来自艺术家的历史立场,而客观记忆则归于艺术品中都会无一例外地存在的丰富多彩的语言与风格。在谭平的绘画里,两种记忆在图像中浓缩结合,它呈现的形象成为一种不可多得、非他莫属的记忆的闪光点。
        图像不放过任何以回声的方式演绎成为绘画的元素。用这种方法,主客观记忆借鉴的事物被消化和吸收到图像之中,彻底、流畅地把绘画作为生物体的自然过程吸收在绘画中。谭平将文化记忆的符号 演化为内在创造力的符号,这种创造力更保存了蓄势待发的趋势。这种趋势产生于他的绘画中的未完成性观念,一种快速成像的急迫性,它使图像参与,使图像凝结在进一步发展的形式中,融入艺术不断生长的循环系统之中。
        艺术拥有自己的生物生长系统,它会加速,也会停止,会引经据典,也会即兴发挥,会养精蓄锐,也会随波逐流。艺术永远在乱象之中通过想象力去捕捉,这种想象力即使在形式转化为画面时,也试图保持自身的脉动。谭平很清楚,艺术的显现只是一种不可阻挡的运动在视觉层面上的暂停,如同柏格森式的思想主导着画面的时间与空间,在动态中赋予它们以尺度。
 
 
 
 
 
 
 
艺术家的动态与宇宙的动态同步,艺术家的动态是风格的逐步挪位,是表现意念上主观的突破边界和千变万化。谭平的创作运用一种灵活变动的审美理论,一种不断变化颠覆的创作纲领。他的审美理念不是传统意义上对风格和绘画材料的固执坚守,而是让形式不断地听从创作冲动的指使。艺术成为一种生命之流,为了更顺畅地流动,他选择在画布表面、即绘画的表皮由符号和色彩组成的形状在画布上闲庭漫步,它们消消停停,取道不同的方向。扩张是图像的自然产生的结果,它在空间中奔驰而不带有未来主义艺术令人陶醉的速度,但是画面的空白逐渐地形成了空间,符号也慢慢凝聚而成。在绘画中将时空挤压为扁平的形式从不使人舒适,它会呈现出曲折多变的形态。有趣的是这种扁平化形式可视为减速的时间,能够清晰分出顿挫的节奏。
        过渡成为谭平作 品的基本法则,这一运动从一幅画转到另一幅画,一种材料使用之后是另一种材料,运用一种语言和形式接着另一种语言和形式。这一运动过程也分出无数的节点直至到作品的完成。谭平运用一种偏离的态度,将画带离所有的表现固定之点和形式的陈词滥调。这种过渡并不可以简单归因于他那一代人才有的多动与典型的存在焦虑,相反,它来自一种生命的活力。这一生命力拒绝其它的实践方式,而只采用一种温柔的态度去"借鉴"语言,在"借鉴"来之后马上在风格独创的控制中颠覆这种语言。
        对于谭平来说,艺术并非一块需要征服的土地,而是穿越和运动之地。在他的绘画中从不推崇于绝对的准确和猎奇。哪里有运动哪里就不可能被征服,也无法确切与固定。在谭平的作品中存在着一种更为现代的观念,那就是运动中的捕获,是对绘画的不施暴力的使用,这使他更加接近国际上最新一代的年轻画家。因此,虽然艺术和生活确有区别,但它们都绵绵流长,同一个不可抵挡的潮流主宰着这两个各自为政的领地,把绘画推向穿越之地。一个当代艺术家在不可控制的运动之外不可能拥有另一种命运,对此,他处之泰然,因为这是任何一种艺术实践的有益身心的必然条件。为了更好地实现这种迁徙,谭平把绘画材料非物质化。这种变动还让人联想到音乐动态中充满刺激的跳跃和即兴的突发,它们标志着一种语速飞快的语言,这种语言来自一个饱满丰富、没有负重的内心世界中,也生存在两种文化的对话之中。就谭平而言,这两种文化的交融使他 能够把西方抽象艺术的语言实验与一种东方的世界观(对应的空间哲学)合二为一。
 
 
        谭平以艺术的全球观念,运用抽象艺术语言的链接,创造了东方、西方不同文化在人类感性与理性同一时空中的完美聚汇。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