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艺术财富2013年8月7日 > 宁静、安逸、质朴之美——评管建新的绘画(三)

艺术财富2013年8月7日

期刊名称

订阅方式
1、刊社订阅:杭州下城区朝晖路209号中山花园风荷苑31D座 邮编310014
2、网上订阅:大艺术网www.zgbigart.com

征订热线
联系人:施琴
联系电话:0571-85173625

汇款地址
户名:中国工商银行杭州朝晖支行本级业务部
账号:622202 1202029563815
收款人:张文浩

邮局汇款
汇款地址:杭州下城区朝晖路209号中山花园风荷苑31D座
邮编:310014
收款人:艺术财富杂志社

精选文章

宁静、安逸、质朴之美——评管建新的绘画(三)

2013-07-26    编辑:[庙丽丽]

/王文杰

一、 艺术的切点

假如把一个艺术家比作不断自转的圆,那么,只要他贴近生活广袤地地平线,就必然有一个闪光的切点。管建新以其诗性观照的审美之维切入生活。于是内心清纯的情感湧泉和现实澄净的生活湧泉喷流而出,交汇成他唯美、浪漫、写实而富有人情味的油画系列作品。

也许系列绘画更能强化一个人的风格;也许系列绘画更能承载艺术家的情感负荷;也许系列绘画更能触动观众的创作。

除了早年就读于浙江美术学院时和刚毕业那会儿,处于技巧和手法不断禅递的探索期,管建新制作了一些独立成幅的作品,后来他就以系列的方式创造了他的艺术世界。

他的系列绘画可分为风景和人物两大块。

风景画汲取法国巴比松画家柯罗的浪漫色彩的图绘风格,以丽水本土景观为题材,组成石板小桥,树殪林荫、农舍民居、牛羊鸡犬等朴实而明丽的风景线。

人物系列又有三个时期的区别。

1) 散发浓鬱田野气息的山里材姑系列

八十年代中期,管建新把笔触伸向农村,创作了《山里秋天》、《收获》、《李花》等作品,在“89’首届中国油画情入选作品《山里秋天》中刻画了一个朴实、健美的农村少女在一棵粗大的古槐树前小憩的情景,远景是深褐色的山峦,地上的毛豆让人嗅到秋天的气息。在姑娘的眼眸中蕴含着秋果一样的思虑、秋风一样飘飞的幻想。《收获》在画面结构上与《山里秋天》遥相呼应,远山近树衬托着人物,画上的姑娘斜倚着肩膀,与略微扭动的腰肢形成很有节奏感的立姿,肩上着一篓沉甸甸的油茶果,眼睛里扑闪着希望的神采。《李花》也以远山和李树为背景,只不过多了一道农墙,着背心的小女孩在农墙前片刻小坐,从服饰和表情上以及画面的色彩上都荡漾着幸福,李树上洁白的花与她纯朴的眼神相映生辉。

2) 表现单纯恬静色彩的城里少女系列

大概在八十年代末到九十年代初,管建新开始注意身边的人並创作了反映纯情色彩的城里少女系系列,模特均为稚气天真的女学生。

那涓涓的目光流向远方,那潺潺的情怀微微荡漾,那翩翩的想象翱翔蓝天,那甜甜的笑靨驻留唇边。雅致的室内,一坐一卧的两个少女,脸上洋溢着浅浅的笑意。这不是《蒙娜丽莎》神秘的微笑,也不是《吉卜赛女郎》的畅怀大笑。少女的目光是无邪的,未受过世俗的浸染和异化;方桌上的台布是洁白的,无任何摆设的点缀和装饰;墙壁的色调是单纯的,仅有一现代瓷盘作壁挂。作者将诗歌中置喻的手法引入绘画,产生了非同寻常的艺术效果,恰如秀拉将不同色彩並置,经观众的视觉综合而产生的光感效应,台布的洁白无暇与情感的天真无邪恰成对应,互为衬托,经观念的直觉意合,作品的主题” 便和盘托出,形成意念上的格式塔(完形)。

3) 追忆逝水流年的黛绿年华系列

在完成《两个少女》系列之后,管建新还创作了《着古装的女子》等古典风绘画,创作这一幅画使管建新一度陷入尴尬的窘境,他既想表达一种怀古情调,又不愿画成古代仕女肖像,使作品成为古董。在二难处境中,他走了一条折衷的路子。给现代女子着上古装。 显然,管建新不满意这样的画法,然而正是这一幅画成了他创作历程的转折点。经过一段时期的沉思和探索,他找到了情感的载体,创作了黛绿年华系列,江南小城民居庭院生活中的万般风情,跃然于画布上。 这时的文坛和画坛都以热衷于后现代文本的创造。后现代商业文化的特点是:瞬间的快感性,抛弃了一切超越性行动,追求零散化、平面化的片刻,于是出现了许多文化快餐,以慰籍世纪末浮燥、落漠的情绪。对世俗日常现实生活趋向认同。后现代艺术由形而上的姿态(关注于终极价值、人生意义、存在境遇、历史理性、生命理念)彻底下落到形而下的日常姿态。

可是,管建新在对寻常生活作细致入微的描绘时,仍未放弃诗性观照的审美视角和现实关怀的人文视角。他的黛绿年华让我们重新回味和咀嚼某种怀旧情绪和古典韵味。画面提供的宁静庭院中,人们得到了暂时的精神寄托和灵魂休息。这比起后现代文快餐带来的情绪宣泄更有其迷人的魅力。

《清清的早晨》描绘垢是晨起梳妆,画上的少女远眺窗外,目光迎接初生的太阳与霞光应声相撞,她抿嘴深深地呼吸第一缕清新的空气,思绪与长发一起飘逸。白里透红的脸颊含而不露的微笑在透入窗扉的初阳的柔光中,富有抒情而明朗的格调。稍稍后倾的身体,微微鼓起的胸线,是很美的梳妆姿态。

《沉思的片刻》、《和风》、《暖冬书声》等作品,描绘了屋檐下、门槛上、木窗旁等不同场景中的妙龄少女,在四合院封闭结构的高门厚墙围成的自足如意的小天地里,在那天于小庭园和曲径回廊牵出的独善其身的小世界中,门和窗以及屋檐下的阳台都是与外面世界交流的桥梁。门、窗、阳台背景下的少女正做着阳光地带的梦,翩然的遐想从眼睫上放飞,她们有一个共同的姿势,胳膊肘支撑着下额,这正是一个做梦的姿势。

如果说《童年往事》、《南窗旧事》勾引起的是一种对铭刻于心的往事印象的缅怀和追忆,那么庭院深处的读书声、读报声、读信声更让人感到庭院宁静却不寂寞的生命朝气。《远方的来信》、《家书》、《内心深处》、《倾听》、《闻啼鸟》中,她们读的已不是《父辈读过的书》吧?她们像舒展的枇杷叶,吐蕾的玫瑰花,延伸的葡萄藤静静地承接阳光、雨露一样,承接着处面世界的信息,阅读着外面世界的精彩,内心深处泛起情感的微澜。《闻啼鸟》中的少女读的也许是春天里的童话吧,身体前倾,头微仰,侧耳聆听小鸟的啼唤,那么专注、那么痴迷、那么沉醉,已然置身于一个童话的国度了,大概正幻想着于天使们嘻戏呢。瞧《倾听》中的她,正全神贯注地倾听来客的诉说,透亮而好奇的眼睛中流露出讶异的神情。双手闲适而舒坦地摆放在膝上,让人感到是多么富有耐心、莞尔、含蓄而略带腼腆的笑容中让人感到她是多么善解人意。她不会烦燥,她也不会打断您的长篇大论,她也许会适时给您一个不错的建议。

黛绿年华中大多描写的是小家碧玉的纯情与温婉,也有几幅画的是大家闺秀的高雅雍容。《凝笑》、《春节的暖意》、《走过从前》、《细思》等即是。雕镂的窗棂、悬垂的画轴、古老的瓷瓶与灿烂的鲜花以及绣花滚边真丝着装、宽舒如意适宜的长裙,无不烘托出高贵典雅的书香门第的氛围。这些作品中的少女似乎更显得矜持与成熟。

庭院里是少不了花的,海棠、玫瑰、茉莉、兰菊,仿佛整个画面都弥漫着芬芳。这些开得那么美、那么写意、那么悠然自得,充溢着祥和平安的气息。不正是有人细心呵护吗?不知道《海棠花暖》中的小女孩已在茉莉花前佇立的多久,她是要等待所有的花苞都绽放了,她的心花才悄悄地开放?《星期日的早晨》,阳光的跫音已踏乡庭階,对于大院的女主人来说早起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花盘端到太阳底下,让细嫩的花草吸吮和沐浴新鲜的空气。她端花的动作是那么小心翼翼。惜花、憐花、爱花,恰恰是她纯洁心灵的写照。

黛绿年华中色彩非常抒情,笔触也很有诗意,而且脱尽新古典画的精雕细琢,在构图安排上也很自如潇洒,抛却了古典要求严谨、统一的戒律。经常可以看见隐约的三角形的画面上支撑起沉而宁静的构架。人物的动态和神态与背景也没有刻意的象征,而是自然的湊泊,了无造作的痕迹,非常和谐。随意地撷取生活的一隅,体现着画家主体价值追求中的静美纯情和诗性超越。

眉目可传情,手势也能达意。作为肖像画,手势往往是内在情绪的表露、心灵状态的外化、潜在意识的符号。它传迅出一种不可言传的意向信息。就像一种舞蹈家的语汇、一种哑语。《细思》一画惟妙惟肖、细致入微地刻画了一双玲珑小巧的手,仿佛手指与手指对语、一个我与另一个我漫谈,手指不只是手指,它扮演一个角色、内心的角色,含情脉脉的视线向着指传迅着难以名状的内心安逸和悠闲。《深思的片刻》,姑娘双手合十,是否在为生活的美丽而默默的祈祷和祝愿呢?《家书》中掀过一页信笺的手,是读到无视主祝福时喜悦心情的流露。传神写照的手势也往往是整个人物动势的契机,《远方的来信》、《深思的片刻》、《和风》、《春节的暖意》等画作中,手势还是构成三角形图式的不可或缺的语素。

黛绿年华是管建新绘画生涯中的里程碑,也是写实画苑中的又一奇苑异卉。

二、 风格的定位

黛绿年华系列的成功创作既是画家风格形成的标志,又是其艺术观念成熟的标志。这绝非一蹴即就的偶然。回首管建新的创作历程,从徘徊到定位,他走过了一个从表现、印象、象征到新古典最终到抒情写实这么一条曲折的路。

管建新1977年考入浙江美术学院油画系,得到一批著名画家的指导並与他的同窗一道潜心研究油画传统的流派,被理论界称为中国第三代油画家。他们相继找到各自的绘画语言和风格。

管建新似乎徘徊的时间很长,我见过他早年画的点彩风景,笔触豪放,色彩眩目,斑斑点点的钴兰、桔黄、淡黄,简直是他心灵中叛逆的一族,招摇过画布,现在看来,这时期的画与他潜意识中的伊特(本我)相抵悟。

我也见过他进行新空间的尝试,《野外的风》就是。这幅画在构成上比较独特;远方的城市有如钢筋水泥的树林,兀立于晴空,中景有一块镜子的般嵌于草地上的水泽、画面的主体是一个仰卧于草地的青年,手臂遮挡着正午的阳光,是一种被抛的孤独与无奈呢?抑或是一种任凭风吹日晒的浪漫与洒脱?野外的风是一种象征,正是它弥合着城市、原野与人的间离与张力,因为野风与阳光一样是大地与人类共享的给养。然而,当他作完《一个人来了》之后,他发现绘画中的哲理与文学这些他律因素与他内心的恬静相忤逆,渐渐使他厌倦。他转而汲取古典画法。高贵的单纯、静穆的伟大温开尔曼这句金科玉律时时萦回他的耳际。他画了《着古装的女子》等画。古典风过后,管建新才真正悟到绘画的真谛,那就是忠诚于内心,走内在超越之路而不随大流、追新潮、赶时髦,只有将自在自为内心外物真实地融为一体,才能创作出形神皆备的精品。他不赞成照搬西方后工业社会由于人不满的异化而形成的艺术上的反叛,那种反讽、渲泄和玩世不恭或无病呻吟,更不愿步他人之后尘,他说:我们有自己的文化背景,而中国传统文化中浓郁的人情味才是最值得珍惜的。管建新确立他自己的美学原则,那就是真实地再现审美对象,这里的不是概念的抽象的,而是生活的有血有肉的,雨雪不是气象学中的雨雪;鸟兽不是标本房中的鸟兽;风景不是显影液中的风景。管建新站在写实主义的回归线上很道地且很有份量地画出了一批作品,黛绿年华系列尤为成功。这一组作品利用明朗乐观的色彩,伦勃朗似地豪放笔触,表现出追忆似水流年的恬淡之情和黛绿少女的青春向往。

三、 真情的流露

优越的学院技巧使他能自如表现物象的真实,而唯有真情的自然流露才是黛绿年华成功的真正秘密。管建新是多情而善感的,他的作品正是他内心世界的真切表象。

康定斯基和克利都曾用树的生长来比喻艺术家的创造。我想在此借用这个比喻来形容管建新。如果说管建新在风格上定位写实主义。那么在情感的蕴釀和生活的体验上,在素材的搜集和题材的挖掘上他恰恰定位于他的故乡的丽水。管建新喝瓯江水长大,受瓯江水的滋养和沾溉、受瓯江两岸秀丽风光的薰染和陶冶,管建新从小就有了爱美的情操,会画则是他表达内心情感的最佳选择。在他漫长的绘画生涯中一个眷恋故乡的情结,表现本土风情是他心灵深处的愿望。他把根深埋在这片美丽而富饶的土地。他像一株站立的树干,生活的汁液从根须流向他的躯体、他的心灵、他的眼睛,随着汁液流动的冲击,他将自己幻化成作品的树冠向着时空不断展延。

我们曾一起骑车到大港头、大白岩、碧湖等地去拍素材,每一次出去都是新体验。当他看到树林中或江畔头闪现一个牧童或浣衣的村姑时,他会砰然心动,说:有了人,风景就更有生气。说着便揿下快门摄取一个个富有生活气息的场景,而我知道,此时他心灵的快门已揿下,他用涓涓的情感去显影,用清澄的记忆去定影,在无意识的一隅——一个小而黑的暗房中冲洗明丽而晴朗的印象。

情感是艺术的生命,情动于衷而形于笔端。有了情感的内驱力,才会有创作的行冲动和灵感。以我观物,物皆着我之色彩黛绿年华系列中所透露出的正是一种淡淡的怀旧=清清的记忆、遥遥的遐思和静静的憧憬。深深庭院,庭院深深,院中那缠人的藤蔓,那迟日的花卉,那多格的窗棂,那古旧的门环,一切都构成很有文化氛围的背景。

对一个艺术家来说,多情是先决的,情绪体验、情感储藏以至积澱深厚的无意识情结,最后将倾注于笔端、洋溢于画表,达到震憾人、感染人、陶冶人、净化人的目的。而艺术家还须善感,诚如罗丹所说:所谓大师,就是这样的人,他们用自己的眼睛去看别人见过的东西,在别人司空见惯的东西上能够发现出美来。善感就是善于发现和捕捉那些生活中易逝的感性的、直觉的同时也是本质的物象。管建新捕捉和追逐的是笼罩于时代光影、色彩和情感下的历史、文化、传统印痕。

黛绿年华系列中,他选择了青砖灰瓦的老四合院作为他人物的场景国。有一年暑假,他回丽水,跑了好几个县城小镇,沿着那石板小巷,遍访各式庭院,那些充满民间气息的房屋造型,深深的烙在他的脑海。他从这些深闺秀阁中找到了适合他内心情愫的图式,他尤善捕捉阳光透过天窗、透过窗棂、透过门楣、透过树隙、洒落在墙上、石上、花上、椅上、裙裾上、沙发上所致的光色音符和明暗旋律及影子的韵味。把它织成如歌的行板以形建抒情的追忆和浪漫的憧憬。

黛绿年华是成功的,我们拭目以待他有更多、更好的作品问世。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