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艺术财富2013年8月7日 > 时尚中的古典——张铨花鸟艺术简析

艺术财富2013年8月7日

期刊名称

订阅方式
1、刊社订阅:杭州下城区朝晖路209号中山花园风荷苑31D座 邮编310014
2、网上订阅:大艺术网www.zgbigart.com

征订热线
联系人:施琴
联系电话:0571-85173625

汇款地址
户名:中国工商银行杭州朝晖支行本级业务部
账号:622202 1202029563815
收款人:张文浩

邮局汇款
汇款地址:杭州下城区朝晖路209号中山花园风荷苑31D座
邮编:310014
收款人:艺术财富杂志社

精选文章

时尚中的古典——张铨花鸟艺术简析

2013-07-25    编辑:[庙丽丽]

文:王维明

看张铨的画,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 “静”。他在自己的画中营造出了一种远离现代都市嘈杂之声的艺术空间,在这个空间里处处洋溢着百草的芳香,处处散发着主人好古的气息。“酒不醉人人自醉,花不迷人人自迷”,但看张铨的画人会在不知不觉中为之陶醉。盆栽、花篮、竹帘、鸟笼、青瓷、石岩、飞禽等等物象,在他的画面中统归于一,被一种时隐时现且充满神秘色彩的光线笼罩了起来,在这种特殊光的作用下所有的一切获得了美的新生——古典西方静物画的静穆典雅与中国传统花鸟画的高情逸趣相融而焕发出的具有时尚气息的古典美。

西方古典静物画追求的是一种静穆的美感,企图按照自然本来的面貌(包括透视,光影,色相等等)来反映现实的真实。在张铨的画中,对于一些古设物造型的处理非常讲究前后的透视关系及明暗效果的处理,花篮及花朵的处理也散发着油画静物的光泽,色彩的应用既亮丽而又不是古朴素雅之情。此外,对于逆光效果的生动表现又当是张铨绘画中的一大亮点,它改变了传统中国花鸟画在空间处理上的阴阳关系。

较之于西画的静穆典雅,中国花鸟画更追求“趣”的东西,即使是最求真的宋代院体花鸟,同样非常重视画面的趣味性。在具体创作过程中中国画家一般都是按自己的理解来表现宇宙万物,这在张铨的画中我们同样能够清楚地感觉出来,通过对画中描绘物象的超现实重组已取得更佳的形式美感,也就同时达到了“趣”的目的。但“静气”往往也是中国文人画家所崇尚的一种重要艺术境界,它反对狂躁、放纵的笔墨,更视其为“恶俗”。文人画讲求“墨戏”,在这种挥笔弄墨的过程中得以达到修身养性的目的。中国古代流传下来的经典之作数以万计,但真正有个性的无非两种:一种如南宋四家及明初浙派之山水,令人观后热血沸腾,精神焕发,英雄豪壮之气也随即顿生;另一种则引人入 “静”,给人以如坐春风般的惬意之感,看着看着,自己也仿佛成了一位文质彬彬的君子,甚有高逸之风,此类诸如宋代院体之花鸟画以及元四家之山水。张铨的画占住了一个“静”字,实质上也就把握住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所在。《易经》上所讲的矛盾的两个方面,就是一静一动,尽管运动是绝对的,但静能制动,静者大、静者深、静者远,静是我们应当守住的东西。孔子很早就讲了:“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拱月。”何也?北辰恒定不动,众星唯有绕其环转不止。所谓“以不变应万变”,及“非宁静无以致远”大抵亦是同理。观张铨之画,似乎有一种思辨暗含其中,我们面对那些花草设物的时候总会有那么一两只飞蝶或其他禽鸟突然闯入我们的视域,它犹如能够穿越时空隧道的使者一般能将人的思绪从现实的真实恍惚间带入千年的封尘。

在《芙蓉蛱蝶》中,近处是一盆素雅的芙蓉花盛放于几案之上,采用晕染的方式细致入微地表现出了花瓣圆润娇嫩的质感,惟妙惟肖。又几片墨叶点缀其旁,更见花之美貌。远处悬空而挂的花篮中仅插花一束,以与前面的花形成空间上的对比处理。蝴蝶经不住芙蓉芳香的诱惑,而不禁为之翩翩起舞。在这幽静的空间里,我们几乎能够听到蝴蝶挥翅的丝丝声响。在运笔象形上,张铨是严谨细致的,属工笔一路,但在画面的整体格调上他却营造出了写意的浓郁气息,可以说,他是用求真的笔法获得了只有“墨戏”方能达到的艺术效果。

另外从花枝不断回时春》、《花香倚屏绝纤尘》、荷影醉人》、《春院静》、《故宫春事》等一系列唯美而精致的佳构中我们不难发现,张铨画中所表现出的气质与其所追求的“东方神秘气韵”似乎已经不远,以及他想要达到的“那一份属于赋予视觉感观上的那一点,和隐约可见的那一点 ”也好像是预期而至了。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