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艺术财富2013年8月7日 > 张铨和他的新院体花鸟画

艺术财富2013年8月7日

期刊名称

订阅方式
1、刊社订阅:杭州下城区朝晖路209号中山花园风荷苑31D座 邮编310014
2、网上订阅:大艺术网www.zgbigart.com

征订热线
联系人:施琴
联系电话:0571-85173625

汇款地址
户名:中国工商银行杭州朝晖支行本级业务部
账号:622202 1202029563815
收款人:张文浩

邮局汇款
汇款地址:杭州下城区朝晖路209号中山花园风荷苑31D座
邮编:310014
收款人:艺术财富杂志社

精选文章

张铨和他的新院体花鸟画

2013-07-25    编辑:[庙丽丽]

王文宾

张铨的画极精美,究其源有二,一是他膜拜天造地设的自然精华,二为其顶礼中华艺术的传统神髓。欲穷其极,不急不躁,孜孜以求,趋之若鹜,勾勒敷彩于方寸之间的,是他生命的脉搏,青春的足迹。因此,他可绘蝶之恋花,人可作花间之蝶,“才伴游蜂来小院,又随飞絮过东墙。长是为花忙”。

我的极少作序之类之故也有二,一是不善,二是心存疑虑。不善,不说也明白,这疑惑在于以自己的积习推及他人的感受。一本好好的画册,一堂好好的画展,其真诚美奂尽在不言之中。呆板的文字无法为其点睛开光,也无能为其添彩增色。我们通常都是一目略过直奔画前品味,连目录的作用也不如的;再就是极易产生鸭子上架的尴尬,被人误以为名流通才或显贵大家,徒然变成玻璃窗花或纸糊的高帽。在古代,峨冠顶戴乌纱是钦定的品级,屈原为之离骚,太白为之佯醉,满清时间的汉人也趋之若鹜。现代人是除了军警,百姓早已不戴,因偶尔可以遮阳之外是绝不会给人带来任何光彩的。故我疑其为一陋习,当属于应取消之列的。

我尚不能免俗,因为张铨是我友人的友人,我视之为友人。观察他的画作之后,如有闲暇,随便读读,一如与友人交谈。不谈也罢,因为好的全在张铨的画上,不在俗文之中。

张铨生在姑苏,束发之年便正经拜师从名家习画,继而执教于工艺美校。他为了追求更高的艺术探索,毅然扛起行李考进中国美术学院,在中国画系专攻花鸟艺术。毕业之后,重返故里,成为苏州国画院的专职画师,性情安定,生活质量甚高。

其实,张铨在考入中国美术学院的时候,就已经极能画,这得益于少年时便在笔墨上练过功夫。其实,张铨在他的毕业创作《春野》图中,就已展现了融会技艺和情趣的才能,大有“烟敛寒林簇”,“芳草连空阔”的意境。谁得其此作,我以为即似得其童贞之贵。

然而,张铨走进了大自然,他着迷似地寻花之芳踪,问柳之消息,踏春意的盈盈,觅秋风的清清,真所谓“南国正芳春,船上管弦江面绿,满城飞絮滚轻尘,忙煞看花人”。天造地设的自然美色中的每一个空间,一年四季里的每一处生机,张铨尽情入画。他的荷,他的梅,他的雏菊飞蝶,他的芙蓉归燕,风情万种,端庄绰约,仪态雍容而风流倜傥,容颜娟秀而潇洒飘逸。无声的芳草嘉木,一如带露含笑的掩面,微启绛唇的细语,婀娜多姿的曼舞,轻步摇曳的回眸。盈盈满幅风动之间,似闻长箫短笛,娇喘脆笑,疑有遗簪坠珥,珠翠纵横。张铨的画,在这段时间,渐有无言的诗的神韵。花非花,草非草,那好处,有口里说不出来的意思,看去却是逼真的。他的情感,亦渐近自然即性情与人及花鸟共生命的境界。他的作画不快,却似木之成林,次第形成,未敢拔苗,静候其盛。

作为画家,在这样的状态下,张铨为桐花烂漫,艳杏烧林,湘桃秀野所迷醉,已经到了“对佳丽地,信金馨竭玉山倾,拼却明朝永日,画堂一枕春醒” 的地步,这是相当动人的。

到得去冬今春,张铨似有了新的感悟。这标志,便是他的《花香倚屏绝纤尘》系列。

痴迷于自然美色三载有余,归来洗却风尘,细察回味审视,他重新追溯中国传统绘画艺术的渊源,吸取西方美术造型的技艺,萌动再造自然重组美感的意念。这种自觉,应该是“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的必然。从“应物象形”,“随类敷彩”“传神写照”到“创意立体,妙合化权”是中华千载传统艺术表现的至理真言。经之众多,取之精粹,览之纯熟,“远望之以取其势,近看之以取其质”,在“大象”“大意”中统一把握自然的精神,才能达到以神遇而不以目视,以个人品操与审美对象的精神相融合,把画作的品格升华到独创性的美学层面,这也是花鸟画创作题中应有之义。

中国画历来都是十分讲究技艺的,着笔敷彩,极重功力。张铨当没有忘记潘天寿先生的话“画事之用笔,起于一点,虽形体细小,须慎重从事,严肃下笔,使得画面上增一点不得,少一点不成,乃佳。”中国画又历来注重变法,张铨当没有忘记黄宾虹先生的话:“舍取不由人,舍取可由人,懂得此理,方可染翰挥笔。”张铨应当感激中国美术学院深厚的美学栽培,是严格的训练和广阔的修养,使他在对自然美和艺术美的顶礼膜拜中不断地融会贯通,有潜力在每一个创作阶段迸发新的熔岩,铺成美的长卷,形成随遇发生,随生即盛,随类而兴,“生意各别而无不具足”的个性风貌。

张铨是勤勉的,从他的“篮花”系列中可以看出这种品操。画家的品操既关乎表达,也关乎修炼。参悟美的真谛当然是一辈子的事,但既已投入,便无法回避,无从逃逸。在花鸟画的创作中投入自我生命的感悟,融化一己性情的真诚,张铨既已把对美的崇敬溶化为画的血脉精神,他便踏上了构建个人风格的不归路,在艺术之神的引领下,义无反顾去做一名虔诚的信徒。我们避开画如其人的大道理,单从创造美从而与大家共享美这一富有独特性的个人行为去臆想,张铨应当是其乐无穷的,虽然免不了要苦其心智和倾尽心力。

大凡凡世俗人,总脱不了人生难免的某些苦涩与烦劳,于是乎有梦,有向往有对美的崇尚,有接近艺术神祗的企盼。在皇天后土东南一隅繁衍生息的子民们是有福的,潺流千载的清泉孕育了花盛林茂的繁华之地,生机灵动的无尽秀色陶冶了张铨一流才艺各具的传承之辈,我们于是乎情有所系,心有作乐。此生若有所愿,此文若有所托,那便是将“独乐乐”化作“与民同乐”的世俗心绪抽丝一般绵绵的交付于同道之间,纤纤相连,悠然而不绝。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