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艺术财富2013年03/04月 > 从齐白石说起

艺术财富2013年03/04月

期刊名称

订阅方式
1、刊社订阅:杭州下城区朝晖路209号中山花园风荷苑31D座 邮编310014
2、网上订阅:大艺术网www.zgbigart.com

征订热线
联系人:施琴
联系电话:0571-85173625

汇款地址
户名:中国工商银行杭州朝晖支行本级业务部
账号:622202 1202029563815
收款人:张文浩

邮局汇款
汇款地址:杭州下城区朝晖路209号中山花园风荷苑31D座
邮编:310014
收款人:艺术财富杂志社

从齐白石说起

2013-05-10    编辑:[沈绿洲]

核心内容: 齐白石的解脱,是彻底的,是“直指人心”的,是通俗易懂的,是为大众所喜见的。他不经雕琢的天性,灵光一闪,直接通向了“心底澈明”的“无挂无碍”。

/金心明

小时候,在火柴盒上看齐白石的虾,青蛙,小鸡,觉得墨色好看,清新,可爱。

后来学画,学《芥子园》,那些树石,皴法,仕女什么的,就不再觉得齐白石的画有多么好了,嫌太简单,不够难,没有挑战性。

再到后来,小朋友学画学齐白石,老年人学画学齐白石,就更加地疏远他了。那两笔三刷的,心里不屑,小儿科,太没追求了。

而今自己也学了三十多年的画,东涂西抹的,作了很多的探索。说快乐也好,痛苦也好,估计今生也就只能做画画这么一件事了。于是,再仔细地看看齐白石。一个是阿西编的《齐白石精品集》;一个是浙江美术馆展的北京画院藏品。

齐白石和我一样,一辈子没做什么别的营生,几乎都在画画,从小开始,仕女,山水,花卉,鸟兽,应有尽有。一方面是兴趣,一方面是谋生。做喜欢的事,还能活命,和现在的我们一样。

他在前面几十年的艺术探索上,也很苦恼,走不出路,内心很挣扎。

一个农民,却追求文人画的旨趣。他不太看得上匠画,什么四王,元四家,宋画,在他眼里似乎都和工匠差不多。四百年来画山水者,余独喜玄宰、阿长,其余虽有千岩万壑,余尝以匠家目之。时流不誉余画,余亦不许时人。固山水难画过前人,何必为。时人以为余不能画山水,余喜之。”“余少时不喜名人工细画,山水以董玄宰、释道济外,作为匠家目之,花鸟徐青藤、释道济、朱雪个、李复堂外,视之勿见。”“余自少至老不喜画工致,以为匠家作,非大叶粗枝、糊涂乱抹不足快意。学画五十年,惟四十岁时戏捉活虫写照。虽然如此,他还是在早年画了大量的仕女和工虫,这种无奈,这种取悦于人的索求,可以想见的苦痛。

    不知是他的眼格天生高,还是因为自己本来就是一个工匠,耻于和匠人为伍?或许还是后者的成分多一些。齐白石的追求,虽然在各种各样的社会生存压力下,经历着各种各样的世俗历练。难能可贵他那颗不受束缚、自由散漫的心,表现在他的画笔下那荦荦大方的墨色和线条。不言,自现光芒。不肯委屈了自己,岂能迁就于他人?于是,余作画数十年,未称己意,从此决定大变。不欲人知,即饿死京华,公等勿怜,乃余或可自问快心时也。

获观黄瘿瓢画册,始知余画犹过于形似,无超凡之趣,决定大变,人欲骂之余勿听也,人欲誉之,余勿喜也。就这样,齐白石作为一个凡人开始了超凡的艺术探索。基于他多年在画画这条路上的苦苦摸索,终因未称己意,走投无路,心灰意冷之后,决定大变。关键在于,此时的齐白石已经做好了铺垫,毅然决然地走向自问快心的解脱之路上去了。管你喜欢不喜欢,我就这样了。于是,他的天马行空,横涂竖抹,势不能挡。竟如飞蛾扑火,快何如哉?也或许,没有前面几十年的焦虑、抗争、痛苦、和愤懑,一再地表态,一再地失望,究竟不能走到涅槃的边缘,也就无缘最后的蜕变。

回到了孩童的状态。不画未见之物,这是齐白石的原则,是实事求是的原则。不造,不作。不再迷信任何的古人和今人,哪怕是宋元,只选不多的几个孤傲不羁的叛逆者为心仪的对象,终生崇拜,视为己身。齐白石跳出自己,审视,看到了历史长河中自己孤寂蹀躞的身影。

没有了哪怕一丁点的所谓的艺术追求。无为的心是真正自由的心,自由的心是真正创造的心。作为,卖画,勤奋,积极,任性,张扬,世俗,怪诞,这种种的作为都是齐白石的自由,看不见的作为,不自觉的作为。写诗,没了辞藻;画画,不见矩矱;作书,恣意纵横。当时的画坛大佬们,个个肩负文化责任,历史使命,从老祖宗那几根线条里读到了千头万绪的文脉。战战兢兢,诚惶诚恐地享受着古人的赐予。于是,时流不誉余画。于是,余绍宋斥齐白石画为。在那些世家名门的学人眼里,学问,平和,正统,有为,无疑是立身之本,生存之道,岂可毁伤?

齐白石的解脱,是彻底的,是直指人心的,是通俗易懂的,是为大众所喜见的。他不经雕琢的天性,灵光一闪,直接通向了心底澈明无挂无碍

从齐白石的身上观照自己,就像齐白石看八大、石涛一样,看到了太多的感悟。自己这么些年在画画上的努力,显得异常的苍白和乏味。我的骨子里也是一个地道的农民,是那种看到田地,闻到柴火都会莫名激动的农民。一个自由不能束缚的灵魂,学得跟大家一样,苦苦追寻高贵繁华的影子,攀爬那空中的楼阁。四望,诗情画意,飘飘欲仙,如梦如幻,海市蜃楼。我不敢确定,自己是否真正属于这里,因为害怕失去这足可留恋的良辰美景。人的贪欲,无穷的魔窟。铅华洗去,我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副什么皮囊。

我是怎样的一个自己?终究将回到哪里?

或许,我这些年所谓成熟的画,也该走到尽头了罢。只是,我还不知道该去向何方。踟蹰前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归宿,心的归宿,即是画的归宿。

子游为我做画册,罗列这些作品,可以清晰地看透我自己这么些年来试图在画画上鼓努为力的历程。山鸡自爱其羽,自己执着于画画这件事,满足着我作为社会人的虚荣心,不能自拔。我是这个社会的一枚棋子,学了一门画画的技术,做着一个有用的人的样子,得着意,忘了去想,那归去的路。

其实,我们的生活中,引领我们的路标无处不在,只是,我们不作迟疑的眼睛却轻易看不见它。

我总觉得,出书也好,办展览也好,其实都是做给自己看的。书还没出,自己先看到了诸多的问题,让我思考到平时思考不到的犄角旮旯。要算的话,这才是真正的收获。

权作如是想。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