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库艺术33期 > 不会做装置的策展人不是好教师

库艺术33期

——邱志杰专访

期刊名称

 主办机构: 中国库艺术网,江西美术出版社,北京盛世景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社长: 陈政
主编:江涛
联系电话:010-84786155
传真:010-84786155
电子邮箱:kuart@126.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号北京时尚设计广场(D—PARK)D座一层

不会做装置的策展人不是好教师

2013-04-25    编辑:[沈中秋]

核心内容: 邱志杰戏称自己做上海双年展的总策展人是“被逼无奈”。前辈老师的信任,自己做为当代艺术家所取得的国际声誉,以及可能是最重要的策划、写作、协调的能力,这些看似很难在一个人身上汇集的东西,邱志杰统统都有,而且每一行都干到了抢别人饭碗的程度。于是,上海双年展的总策展人看上去非他莫属了。

邱志杰戏称自己做上海双年展的总策展人是“被逼无奈”。前辈老师的信任,自己做为当代艺术家所取得的国际声誉,以及可能是最重要的策划、写作、协调的能力,这些看似很难在一个人身上汇集的东西,邱志杰统统都有,而且每一行都干到了抢别人饭碗的程度。于是,上海双年展的总策展人看上去非他莫属了。

父亲邱志杰 宝藏网

实际上,从早期做录像艺术,再到后来策划“后感性”等一系列展览,邱志杰都是出于“莫名”的“责任感”,自己筹钱找人,四处张罗,一直到他觉得国内开始有比较专业的策展人了,就把“组织部长”的职位交出去了,转而一心从事“性价比”更高的艺术创作和他所热爱的教书事业。也多亏了他在中国美院总体艺术工作室带出了一批中国当代艺术的“实战部队”,本次双年展在100多天的筹划时间内,从提出概念到邀请策展人、艺术家,一直到最后展出成型,如果没有邱志杰所带领的这个团队,国内可能很少有独立策展人人有这个能力,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如此大型的双年展摆到台面上。从另一方面来说,本次双年展也为“邱家班”提供了一个极为难得的实践“总体艺术”的机会。

邱志杰在答应接过上海双年展这幅重担的时候,提出一个条件,就是要允许他实验做”城市馆“。做成了,就为上海双年展提供了一个新的展览模式,可供未来的双年展沿用。提出这个方案,邱志杰是经过深思熟虑的,首先“上双”的经费非常有限,分到每个参展艺术家手里,可能只有一个勉强能把作品做起来的成本费用,要想做好做到位是远远不够的。而如果作城市馆,会让参展的艺术家因为竞争心理有更大的主动性,他们会自己去找钱,拉赞助,好让自己的城市馆不被别的城市比下去,这样就减轻了组委会的压力。而且他们会在当地的媒体上大做广告,等于为“上双”在世界范围内造势,这样就连宣传费用都省掉了,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这就是邱志杰所谓的“火锅模式”,以后“上双”只要准备“底料”就好了,“主料”就由各个城市自己带过来,总会有做得好的城市,“上双”也永远不会缺少亮点,策展人就可以集中注意力将主题展办好。按照邱志杰最初的估计,能有十几个城市参加,城市馆的概念就算是成立了,如果能够有二十个城市参加就已经成功了。而最后的结果是,有三十多个城市参加,而且有很多都是自掏经费,连邱志杰自己都没想到第一次尝试就这样成功,他将之归功于世博会之后,上海国际知名度的大幅度增加。他坚信,今年“上双”开了个好头,下一届“城市馆”肯定会有世界上更多的城市主动要来上海做“城市馆”,到那时“上双”在国际上的位置又会上一个新的台阶。

邱志杰从决定担任上海双年展总策展人一开始,就明确地提出上海双年展要走出美术馆,将当代艺术展览与上海的城市空间完美的结合,这也与他的“总体艺术”的观念一脉相承。为此,他甚至别出心裁的用自己手绘的“概念地图”来代替一般展览前长长地文字阐释,就是为了让更多的老百姓能够看懂自己的策展意图以及对展览节奏的安排与规划。此外,他还大胆地将城市馆安排在上海最繁华的南京路展出,让更多的上海人看到家门口举办的当代艺术展。结果双年展刚一开展,就赶上了国庆黄金周,南京路每天一百万的人流量把国外艺术家都给吓傻了,公安局也特别紧张,这么大的人流量一旦涌进展厅,几乎是不可控制的,幸好最后没出什么安全事故。但不断地有艺术家来跟邱志杰投诉,有的作品的电线被偷了;有的录像作品的播放器被人拿走了;有的观众嫌看的不过瘾,自己动电脑重新播放,结果黑屏了;还有的雕塑上面布满脚印,原来是家长抱着孩子站上面合影……用邱志杰的话来说,就是“观众的彪悍让人咋舌”。邱志杰谈到这些的时候,哈哈大笑,一点也没有抱怨或是嘲讽的意思,我甚至觉得这一切都是在他预料之中的,对一位艺术家来说,能在这样大的规模里实践自己的艺术理念,在他心里肯定是觉得非常刺激的。

作为一名当代艺术家,邱志杰显然有着超出一般艺术家的沟通与协调能力,特别是当应对审查的时候。事实上每一届上海双年展总会有被毙掉的的作品,而这一届几乎没有。邱志杰明白,一遇到问题就撂挑子不干了,可能会给自己留下一个“悲剧英雄”的清名,但对事情本身来说却是于事无补。因此,他竟然奇迹般的掌握了与官员打交道的方式,同样的话这样说就能通过,那样说就通不过;跟这个人说就没问题,跟那个人说可能就黄了。熟谙这一切的邱志杰在与体制斗智斗勇的过程中,最大程度的保证了观众能够看到最鲜活的当代艺术作品,冲这一点,他作为一名官方当代艺术双年展的总策展人就善莫大焉。

2012年,邱志杰几乎没有时间从事自己的创作,但他为“上双”所描绘的“概念地图”手稿却意外地抢手,很多美术馆都希望拿他的地图去展览,有的最后只能拿到复印件。邱志杰甚至还将地图卖掉,为“上双”筹措经费。邱志杰笑称自己真正的身份就是“绘图员”,他认为所有的绘画最早的起源很可能就是地图,包括中国的穴位图和山水画。他要将自己的对艺术的理解和总体艺术的理论用“地图”的方式展示出来,先期计划是100张。对于认为他摊子铺得太大,头绪太多的质疑,他一如既往的不屑一顾,认为自己是“以一法贯众法”,“一通百通”,这才是中国文人的修行方法,否则王阳明怎么会是一员战将,曾国藩怎么会带兵?他将自己这种修行方式称之为“搭建金字塔”,搭建基座的时间可能要比别人长一些,慢一些,但会越来越快,而且越来越稳固。看来邱志杰是打定主意要在“全能”的道路上狂奔下去了,当然,在受过哲学训练的邱志杰那里,我们是无法找到自圆其说上的漏洞的,那就等到他的“金字塔”收尾的时候,我们再做分晓吧。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