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库艺术33期 > 2012年度策展人——邱志杰

库艺术33期

期刊名称

 主办机构: 中国库艺术网,江西美术出版社,北京盛世景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社长: 陈政
主编:江涛
联系电话:010-84786155
传真:010-84786155
电子邮箱:kuart@126.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号北京时尚设计广场(D—PARK)D座一层

2012年度策展人——邱志杰

2013-04-25    编辑:[沈中秋]

核心内容: 邱志杰2012年一整年没有做作品,但为上海双年展画了12张概念地图。作为2012上海双年展的总策展人,他在短短100多天的时间内,带领着他的团队,打造出一届完全不同于以往的上海双年展。特别是城市馆的成功,为今后的上海双年展确立了一个可以继续提升的成熟模式。

邱志杰2012年一整年没有做作品,但为上海双年展画了12张概念地图。作为2012上海双年展的总策展人,他在短短100多天的时间内,带领着他的团队,打造出一届完全不同于以往的上海双年展。特别是城市馆的成功,为今后的上海双年展确立了一个可以继续提升的成熟模式。虽然在筹划的过程中遇到了资金紧张、工程进度、展厅分布、政府沟通等等方面的困难,但都被邱志杰在谈笑间一一化解,最终达成了让上双走出美术馆,将当代艺术融入城市空间的最初构想,亲身实践了自己“总体艺术”的理论体系。他相信只要沿着这条路走下去,上双肯定会成为世界一流的双年展。策展之余,由他多年苦心磨砺的《总体艺术》一书,也于近期出版。对于现在的邱志杰来说,一般的身份限制与定位已经无法归纳他的艺术活动,殊为难得的是他还能从自己所做的各种事情中相互滋养,互济共通,这就更加令人钦佩了。

邱志杰

邱志杰近照

库艺术=KU:记得你以前曾说过再不做策展人了,怎么这次一下接了上海双年展这么大的工程?

邱志杰=Q:其实我是被迫的,这是开玩笑了(笑)。我以前作为艺术家参加过上海双年展,所以我知道上双有多难做。但同时我也知道上海双年展非常重要,它有点像一个中国当代艺术的风向标,会影响到整个国内的当代艺术生态。今年因为上双搬家,所以有机会重新来设计这个双年展的体制,也就是说今年这届上海双年展,不仅是这一届,在某种程度上意味着要设计未来上海双年展的体制。从策展人人选的角度来说,国内现在这方面能干的人都各自开着一家画廊,所以要找到一个又能干,上海双年展的艺委会又能信得过的人选其实没有那么容易的。另外今年的工作要有一整个工作团队的人才做得到,那么我手里有一群学策展的博士、硕士生,每年加起来有2、30个人,才扛得起这个工作量来。  

从左至右:张颂仁、晏思·霍夫曼、鲍里斯·格罗伊斯、邱志杰 宝藏网

从左至右:张颂仁、晏思·霍夫曼、鲍里斯·格罗伊斯、邱志杰

KU:上双今年的策展思路跟你的总体艺术是否是一脉相承的?

Q:当然,我在中国美院做的总体艺术工作室,做的很多工作都是跟社会参与有关的,所以我把本来就想做的事情,很自然的放到上双里面了。我虽然说过发誓不做策展人,但实际上我把做策展人的功夫都用在教书上了,因为每个课程教完之后都要做一个展览,就等于我不停的在策划年轻艺术家的展览。做上海双年展是面对大众的,跟学院这种关起门来做实验是不太一样的,面对大众,面对政府,你的这种总体艺术的冲动,都必须妥善的落实成具体的制度设计。你要大量的跟企业合作,让企业出钱,跟政府合作,让政府接受。

KU:那是怎么想到用画概念地图的方式来代替上双的学术文章的?

Q:因为你写一篇文章,如果把它拆成四个部分,每个部分贴在不同的展厅里,人们是断开来读的,他很难把这四部分联系起来,但如果你把这张地图切成四个部分,每个展厅放置地图不同的部分,观众会很自然的将之连起来。观众观看展览虽然是线性的,但这个地图在不断的制造这种勾连,这样大家观看展览就会觉得有节奏感,就会兴奋,就会感觉到策展的思路隐含在里面。结果非常有效,有好几个艺术家是看到我的地图才决定要参展的。

KU: 你曾经提到,这次上双的目的是要将当代艺术融入到城市空间中,最后的效果你满意吗?

Q:出乎意料的好,特别是城市馆。因为城市馆设置在南京路上,刚开展就赶上国庆假期,南京路每天100万人流量,把那些老外艺术家全都吓傻了。展览又不收钱,这些人只要冲进展厅那些作品瞬间就被淹没掉了。有的观众素质很差的,什么都偷,有的父母亲抱着孩子站到雕塑上拍照,那些老外艺术家就拍下来找我们投诉,说你看作品损坏了你赔。我们就天天在展厅里面巡逻,一看赶紧救场,重新布展,就每天干这种事情。所以会遇到到很多这种很业余的事情,很有趣。反过来专业的观众也很喜欢城市馆,城市馆有一个优点,就是艺术家会互相较劲,他想要做得比别的城市好,所以他自己会非常给力,就等于是我把这套机制建立起来,开放给你们来表现你们的能力和创造力,而不是说我花钱让你给我干。所以我觉得今年的双年展,最重要的贡献是发明了城市馆。然后又做的很成熟,没有出乱子,这样的话,城市馆应该会继续往下做。上海双年展只要坚持做城市馆,一定会挤入世界双年展的第一梯队的,我有这个信心。我管这叫“火锅模式”,这等于是众人拾柴火焰高的模式,你带肥牛,你带豆腐,你带几条鱼来,我只做一个锅底,主题展就是锅底,城市馆是你们自带材料,那上双就是天下最大的宴席。

KU:最后一个问题,你在2012年12月21日,有没有一瞬间想到如果真是世界末日了,有没有什么遗憾?

Q:没有,我根本不相信。每一步都尽可能实现了你所能够做到的事情,就不觉得有什么遗憾。人需要“自己随时会死”这样的假设,很多人干一些不靠谱的事情,都是忘记了自己随时会死。如果这成为一个基本的前提,你做事情就会去追求不留遗憾。中国人从来不会追求不朽,而是追求不息,不朽的太行山碰到不息的愚公一家,结果就废了。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