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库艺术33期 > 2012年年度经典人物——李象群

库艺术33期

期刊名称

 主办机构: 中国库艺术网,江西美术出版社,北京盛世景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社长: 陈政
主编:江涛
联系电话:010-84786155
传真:010-84786155
电子邮箱:kuart@126.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号北京时尚设计广场(D—PARK)D座一层

2012年年度经典人物——李象群

2013-04-25    编辑:[沈中秋]

核心内容: 2012年中国当代雕塑大师李象群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了自己从艺三十四年来首次个展《行人——李象群艺术展》。展览既有李象群的标志性代表作,又结合了大量文献、资料和视频,从横向和纵向展示了李象群庞大的雕塑世界,呈现他雕塑领域在艺术语言与思想上的新突破。他的《大紫禁城》展开面积近二百平米,耗时六年终于完成,在美术馆与观众见面。

推荐理由:2012年中国当代雕塑大师李象群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了自己从艺三十四年来首次个展《行人——李象群艺术展》。展览既有李象群的标志性代表作,又结合了大量文献、资料和视频,从横向和纵向展示了李象群庞大的雕塑世界,呈现他雕塑领域在艺术语言与思想上的新突破。他的《大紫禁城》展开面积近二百平米,耗时六年终于完成,在美术馆与观众见面。

宝藏网

“行人——李象群艺术展”开幕式-2(摄影:索延军)

此外2012年他参加了法国《卢浮宫国际美术展》;英国《肖像雕塑年度展FACE2012》;中国国家博物馆《国博百年•中国雕塑百年作品展》;柏林中国文化中心《中国当代美术精品展》;澳大利亚国家博物馆《新境界——中国当代艺术作品展》;匈牙利国家美术馆《开放与共融——中国当代艺术展》及《第五届中国北京国际美术双年展》等展览。李象群,中国当代雕塑的领军人物,也是亚洲首位荣获英国弗瑞克里奖(Freakley Prize)的艺术家。他在雕塑领域的忘我创作和探索使他成为《库艺术》2012年度经典艺术人物。

“行人——李象群艺术展”研讨会 宝藏网

“行人——李象群艺术展”研讨会(摄影:索延军)

李象群是中国当代雕塑的领军人物,他的独特性在于他对雕塑语言的当代性探索以及他对人类生命本身、人类社会最广泛问题的关注和思考。他拥有强大的雕塑写实功底而在此基础之上那种批判性、观念性的引入拓宽了具象雕塑的范畴,更显示了他作为一个当代艺术家的艺术责任和社会责任。

宝藏网

李象群的人物雕塑系列特别是历史人物雕塑作品大多带有对权威的去魅化,更注重人物本身性格的确立,从人的角度去消解人物身份所给予人物的多重束缚。例如创作《毛泽东》系列他多选择建国以前的形象。在李象群自己看来他只是表现一个人,一个普通人的个人奋斗。“就像我做《阳光下的毛泽东》,过去人们常常把毛泽东看作是太阳,他照着万物,现在我做的是太阳照着的毛泽东,把毛泽东还原成人,所以说他乐了,观众也就乐了。”在艺术中处理特定的历史人物形象,往往亦落于高大全的窠臼,或者就是带有商业消费性的后现代波普叙事,李象群从人性角度的回归即源于他艺术的纯粹性,更源于他对当代艺术语言的建设性思考。当代艺术与玩世不恭、辛辣讽刺、破坏性渐行渐远之后,应该回到一种思考的、关注的、建设性的状态。

宝藏网

1《堆云·堆雪》 Heaping Cloud & Snow  90cm×80cm×140cm 铜着色 Copper Colored 2006-2008

宝藏网

1行者Spiritual Practitioner白铜 White Copper500cm×200cm×200cm 2012

宝藏网

宝藏网

当代著名批评家、策展人栗宪庭在展览现场

体现李象群艺术的这种当下性和思考性莫过于他最近的《堆云•堆雪》、《大紫禁城》等作品。正如他谈到“行人”展览时所介绍的那样,“我希望能够引起观众的思考,比如说当下这种人性的缺失,希望能够在人性这方面给大家提出一个问题。”《堆云•堆雪》可以说是李象群近年来最具注目的作品之一,引起了观众很大的争议和误读。作品中的人物形象虽然大家想当然的认为是慈禧,但李象群并没有给出一个肯定的答案。这种人物身份的模糊化处理增强了这个符号的能指。这种对正统叙事的解构,从审美语言上来说是比较具有跨越性的。在具象雕塑的范畴之内,作品所具有的观念性、批判性彰显了李象群近期作品的当代性气质。在部分观众以一种庸俗的伦理眼光看待这件作品的时候,李象群本人更强调一种有机物跟无机物的对比。屏风以及明式家具的圈椅所带有的权力象征是一种冷冰冰的属性,而人是活体,是个女性。(至于是什么人,每个人有不同的解读,也无所谓是什么)服饰在某种程度上是和象征权力的椅子屏风相衔接。这种截然不同的两种材料的对比形成一种强有力的心理冲击和视觉冲击,也是对我们一贯看待问题的方式的反思,对当下价值评判体系的一种反思。我们平时看到的可能更多的还是屏风、椅子、衣冠服饰而没有去关注这个人本身。《行者》中他把古代智者的形象做了一个融合的处理。“人之初,性本善”在中国教育体系中流传了上千年的句子,在当下的语境下是否还能引起人们的思考,我们在匆忙的人生行进过程中是否认真关注过我们自己本身。《江山》更是他对整个人类社会生存现状和未来的一种关照和思考。在耗时6年完成的新作《大紫禁城》中李象群完成了一种文化、历史、政治的多维度叙事挑战。白铜的材质和颜色与紫禁城以往给我们的那种红墙黄瓦的感性认识大不相同。紫禁城在中国特定的历史位置决定了这个符号的复杂性,李象群把《大紫禁城》放置于美术馆大厅之内,行人往来期间,消解了它的封闭性、权贵性,形成观众与这个建筑的一种平等对话。当观众在里面穿行的时候,观众本身也成为作品的一部分。李象群认为观众其实也是穿行于历史之中。在历史之中有我们每个人的影子,我们都在走,都在历史当中。在紫禁城的作品结构中还有不少脚手架和还没有建好的房屋,李象群以此预示着历史、文化、政治上的某种不断调整、不断构架。他为我们展示了一个历史、政治、文化的动态过程。

库艺术=KU:您今年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了《行人》展览,既有34年来的代表作,又结合了大量文献、资料和视频,从横面和纵面来做了一个比较庞大的展览,能不能谈谈这次展览的主脉络?

李象群=L: 这次展览的题目叫“行人”,主要表达一种穿行历史的意思。这种穿行,就是把某一方面作为一个载体,用当代的语言来说话。我希望能够引起观众的思考,比如说当下这种人性的缺失,希望能够在人性这方面给大家提出一个问题。

展览主要包括我的几组作品:一组是《行者》和《江山》,一组是《毛泽东》系列,一组《堆云•堆雪》系列,还有一组是《大紫禁城》系列。我把这个《大紫禁城》作为最后的交点。这个交点是更大的符号,这个符号包容性很大,里面传递的东西也更多,《大紫禁城》里面最终还是体现一种人性化的问题。

KU:您刚才提到了《行者》那件作品,能不能谈谈这件作品,为什么会如此塑造孔子的形象?

L:我是在做一个孔子的形态,其实做的还不完全是孔子,实际是做得像智者。孔子、老子、孟子、庄子,这几个人的形象都融合在其中。我把他做成一个中性的人,脚下踩着一张纸。这张纸的后面是竹简,上面写着“人之初,性本善”。我在智者旁边放了一个小枕头。这个小枕头预示着一种觉醒,人的觉醒。就像后面写的“人之初,性本善”,我希望引起人们对人性的思考。

Ku:您是中国具象雕塑的大师,您是如何实现雕塑和艺术的当代性的完美结合?

L: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我早期做过一个石头和水的作品,石头是硬的、冷冰冰的,水是用布来做的,是软的,流淌下来。人穿行其中,正如生命体在凹槽里淌来淌去。后来又做了一些包裹着布的人体,我想表达一种束缚的问题,生存环境的束缚,但是总觉得没有找到一个很好的点。后来我慢慢地发现一些符号,从《堆云•堆雪》开始,到后来的《大紫禁城》都是我想要表达的一种符号。还有后来的两块大浮雕《江山》,《江山》我是运用两幅明代山水画,把它们解构做成我的座标,上下装裱都是按照国画的装裱来做的。内容上看似一样,但仔细看就不一样。其中一块浮雕,我在小船上面放置了一颗导弹。这个导弹是一种威慑,人与人的威慑,地域与地域的威慑,国与国的威慑,都存在这个小的导弹上面。在一个应该是冷兵器的时代,我做了一个现在的高科技。这个高科技不能用,一旦用了,这个船就要沉掉,这个山水的环境也就全都没有了,彻底消失,但有了它就可以做一个平衡。上面所有的树,树上面的叶子,我全用硬币做出来。另一块浮雕,我想说的是未来。我在上面做了一个UFO,然后树上、石头里面都是钱币。江山是美好的,里面有很多财富,有宝藏,但是我们要保护它,爱护它,关注它,否则人类就不存在了。

KU:2012年最大的收获是什么,或者说有没有什么遗憾?

L: 最大的收获就是我做了《行人》这个展览,我从事雕塑专业34年,在2012年举办了自己第一个个展。通过这个展览和这段时间做的这些作品,我发现符号展开的可能性还有很多,我庆幸自己没有走到一个单纯为符号而符号的死胡同里,我更清晰我的路怎么走。遗憾的是没有看到美好的春天和夏天,花香、草香我都没有感受到,就不知不觉进入到秋季了。在这期间我几乎一直在工作室里,都没怎么见到阳光。

KU:您作品中批判性越来越显著从历史人物的写实肖像到现在的这种带有批判性和解构性,能不能谈谈今后的创作方向?

L:我还是会沿着人性化的角度走下去。我觉得人性化是一个永恒的主题,我会继续对人性的挖掘。

KU:2013年有没有什么展览的规划?

L: 现在基本上确定的有威尼斯双年展的平行展。英国的有一个肖像展,是我每年必须参加的。另外在台湾、德国可能也会参加一些展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