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库艺术33期 > 2012年库艺术年度艺术人物-李津

库艺术33期

期刊名称

 主办机构: 中国库艺术网,江西美术出版社,北京盛世景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社长: 陈政
主编:江涛
联系电话:010-84786155
传真:010-84786155
电子邮箱:kuart@126.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号北京时尚设计广场(D—PARK)D座一层

2012年库艺术年度艺术人物-李津

2013-04-24    编辑:[沈中秋]

2012年的冬天来的格外早,刚进十二月就已天寒地冻。大家都在谈论冯小刚导演的一部新的电影:《1942》。这部电影讲述了1942年河南所发生的大饥荒,以及饥荒之中不同人的经历与磨难。通过对这个民族苦难记忆的回顾,唤起了我们对已经开始变得麻木的生活的饥饿感与痛感。人们普遍认为,这部电影的真实与生于上世纪50年代的中国人的亲身经历有关。而同样是以食物作为主题,同样是上世纪50年代生人,在今日美术馆内,水墨画家李津的展览《盛宴》也同时拉开了帷幕。为了这幅《盛宴》长卷,李津在2012年中走遍大江南北,甚至漂洋过海,边走边画,边吃边画,将各路美食一一画出,最终为观者捧上了一道味觉与视觉的“盛宴”。

同是与食物、死亡、生活、欲望有关,但李津的展览与电影《1942》在表达方式上却是截然相反。如果说《1942》动用所有电影的手段唤起了人们对“饥饿”与“死亡”的直观感受,那么李津的《盛宴》则是用如花妙笔将中国南北各大菜系甚至东南亚欧美的美味佳肴,密密麻麻的堆积在了画卷之上。各色吃食堆积拼凑,面目不清,中国画色彩在他的笔下鲜有的浓艳的近乎糜烂,强烈的视觉感受甚至会让敏感的人产生生理反应,但并不是“饥饿”,而是“厌食”。

《盛宴》的策展人阿克曼说,李津的画中“充满了无法扼制其必死的悲伤”,并认为李津是一个“具有宗教性的画家”。这种深刻的解读,李津自己是不会承认的。他开玩笑的说:“千万别把我说深了,我就是一个‘感官动物’”!对李津来说,画画是哄自己开心的事,而不是受罪去了。他不愿意在自己的画中传递完全负面或是伤感的情绪,也不愿意勉强自己故作轻松(用他的话说就是“咯吱自己”)。生存状态决定创作状态,总要先把自己侍弄舒服了,状态对了,画出的画才能感染人,打动人。因此,李津看上去总是沉湎于美好幸福的食色生活,画却又画的甜而不俗,忧而不伤,有格有调,可能这也正是别人称他为“才子画家”的原因所在吧。

众所周知,李津好吃,也喜欢画吃。甚至有很多人一说到李津,就说,奥,那个画吃的艺术家!一个如此有才情的画家非跟“吃”较上劲了,换做别人可能早就愤愤于“人不知我”,但李津却不以为然,反以为喜:“大家能记住你画‘吃’就不错了,齐白石也不光画虾米阿,反正我觉得我画的红烧肉挺文气的”!“红烧肉”与“文气”这两个词居然能相提并论,且相映成趣,不正是李津这个人的生动写照吗?一样的名酒美人,燕窝火腿,一个俗人只能用这些来填补无尽的空虚和欲望,而在李津这里,则都变成了种种生命的鲜活。哪怕是颓废与无聊,李津也总能从中提取出跌宕有趣的生动氛围,让人于俗世之物中感受到一股清凉。这种对生活带有饥饿感的占有与享用,也正是李津绘画中源源不断的灵感与想法来源。画得有境界,又懂世俗之乐,也就难怪那么多人喜欢李津的人和画了。

关于这次《盛宴》的展览,李津最得意的还不是自己的画作,毕竟他的作品已经广为人所熟知。除作品之外,这次展览最大的亮点还在于李津对展览空间的精心安排与巧妙设置。一走进今日美术馆的主展厅,偌大的展厅乌黑一片,所有射灯的光亮都投注在展厅中央放置的一条展柜上,展柜横亘整个展厅,远远望去像一条超大的灯管,闪闪发光。走近细看,李津的《盛宴》长卷放置其中,洁白的展台与温润清丽的画卷搭配在一起,画面显得愈加生动浓艳。人们需屏息低头,沿着展柜徐步移动,边走边看。这既是中国传统长卷的观看方式,又加入了李津对整个空间的把握与协调。

长卷看完,走进侧厅,发现这里才是李津真正的得意之作。原来这里摆设了一桌真正的宴席。柔和淡雅的灯光下,一张巨大的餐桌占据了大半个展厅,洁白的桌面上摆满了各种时鲜冷餐,码放整齐的刀叉餐具像是等待着贵客们的光临。烛台、鲜花、红酒衬托出一种典雅高贵的氛围。唯一显得突兀的,却又是毋庸置疑的点睛之笔,是用巨大的钢管斜插在餐桌上的三只被烤的皮焦肉嫩的肥乳猪。远远望去,三只通红油亮的可爱乳猪好像飞腾在餐桌之上,打破了餐桌上的平和与安静,看似不协调,却又有一点超现实的幽默味道。看来,假如让李津自己来操办一个饭店,李津也绝对不会闲着,也待折腾出点名堂来。

谈到这桌真实的盛宴,李津依然用他惯有的幽默语调说道:“大伙都知道这哥们画‘吃’,一旦正经搞展览了,咱也待吃出点品质来”。这就是李津的方式,他不会正儿八经的给你讲解学术问题,艺术观念什么的,而总是用有趣浅白的生活化语言来阐释自己的想法,却又做的超出常人的设想,让了解他的人惊叹“这哥们还能这样?!”。这种别出心裁的设计,看似像是灵机一动,其实是源于李津一直以来对水墨画展示方式的思考。他认为美术馆式的展示方式来源于西方,对于中国传统的水墨画卷轴不见得是最佳选择。传统的中国水墨卷轴,不是悬于中堂之上,就是挂于庙堂之中,更有文人墨客把玩交友的手卷,那又是另外一种私密感觉。总之,展示的方式因人而异,因地制宜,不一而准。李津甚至想有一天把中国的轿子抬进美术馆,然后邀请观众坐在轿子中,手捧画卷,晃晃悠悠的看,那该多有意思!

2012年对李津来说是忙碌的一年,做了多个个展,没怎么闲着,在新的一年里他想多画点画。画完《盛宴》之后,他还想再画一个关于“残羹剩菜”的长卷,与盛宴形成一个强烈的反差,那也会非常有视觉冲击力。还想画一些传统上并不入画的小花小草,以李津的方式去表达,他自信画出来又会成为人们新的看点。总之,李津认为自己是一个不会停步的画家,总有很多新的想法要去实现。2013年初,李津将先后奔赴美国、澳大利亚,展开新的创作与展览活动。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