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库艺术33期 > 2012年度最具社会关注度人物——刘小东

库艺术33期

期刊名称

 主办机构: 中国库艺术网,江西美术出版社,北京盛世景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社长: 陈政
主编:江涛
联系电话:010-84786155
传真:010-84786155
电子邮箱:kuart@126.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号北京时尚设计广场(D—PARK)D座一层

2012年度最具社会关注度人物——刘小东

2013-04-24    编辑:[沈中秋]

核心内容: 刘小东最近几年来一直以户外写生作为自己主要的创作方式,2012年,他率领团队走入新疆和田,在这里展开新的创作。和田作为一个以玉石著称的少数民族地域,在商业与民族等多重话题的叠加之下,具有了敏感而多重的身份属性。此番和田与画家刘小东的碰撞,在一开始就引起了社会上的广泛关注。最终刘小东从他对新疆人文生态的独特感受入手,以个人化的视角,呈现了一个看上去与玉石、民族等宏大课题无关的和田。刘小东以艺术家的敏锐捕捉到了和田人的生活节奏与生存状态,并用泥土般亲切的绘画语言进行了贴切的表达。

刘小东最近几年来一直以户外写生作为自己主要的创作方式,2012年,他率领团队走入新疆和田,在这里展开新的创作。和田作为一个以玉石著称的少数民族地 域,在商业与民族等多重话题的叠加之下,具有了敏感而多重的身份属性。此番和田与画家刘小东的碰撞,在一开始就引起了社会上的广泛关注。最终刘小东从他对 新疆人文生态的独特感受入手,以个人化的视角,呈现了一个看上去与玉石、民族等宏大课题无关的和田。刘小东以艺术家的敏锐捕捉到了和田人的生活节奏与生存 状态,并用泥土般亲切的绘画语言进行了贴切的表达。

 

刘晓东 宝藏网

2012年10月《新周刊》推出刘小东专题。

2012年11月刘小东肖像登上《芭莎艺术》杂志封面。

2012年10月意大利顶级画廊马西莫·德卡洛在米兰为刘小东与著名华人艺术家严培明举办了双个展。

2013年1月刘小东将在今日美术馆 举办名为“刘小东在和田”的巡回个展。

刘小东今年有点火大了。在地铁站、马路边的书报亭、广告灯箱里,都能看到花花绿绿的杂志海报 上,刘小东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珠子瞪着来来往往的路人。像他这样 一个惯于观察别人,喜欢择出来看事情的人,突然被无数不相干的人“观察”,想必也是一件不比画画容易的事情。这种公共人物的光环与压力,必定会压缩他个人 的私密空间与日常生活,特别是当你成为了别人注目的中心时,就很难再像一个县城走出来的快乐小伙子一样,东瞄西瞅,躲在一旁一脸坏笑。这对于刘小东这种以 “生活”作为自己艺术源泉的艺术家来说,肯定不是一件好事。

我想在很大程度上,刘小东现在已经没有了以前出现在他画中的“生活”,他的生活有被“成功”“商业”“明星”架空的危险。这种被媒体和商业所包围的生活,可能是这个时代的新闻人物所必须面对与适应的,但刘小东实际上接受的是社会主义式的艺术教育,他的人生与这个国家一样,一直在“高速铁路”上行驶,不适应是难免的,不适应甚至是值得夸奖的,如果今日的刘小东拥抱了这一切,在某种程度上也就逐渐走向了自己的反面。这是否意味着刘小东已经走到了艺术生涯的顶点,他作为一名艺术家的历史使命已经完成了呢?

宝藏网


宝藏网

时至今日,每当我看到站在街边抽烟的男人或是蹲在土坡上的少年时,还是会想到刘小东的画。《白胖子》和《烧耗子》已经足以为那个开始变得有些遥远的年代代言。如果说艺术家就是为人类提供一种全新的观看世界的角度的话,那么刘小东早在画出《田园牧歌》的时候就已经建立起了自己个人的观察角度与艺术框架,这种框架不是来源于文化的累积,事实上这个国家的文化经过几十年的颠簸摧残,已经很难再为新一代的艺术家注入新鲜活力,他所依凭的完全是野蛮生长的生命力与对眼前生活的确信不疑。在他的画面中只有瞬间,没有回忆与未来,永恒更是他所排斥的对象,可能也正因为如此,人们才觉得他画得“真实”。这种真实不是“客观”,而是有点像最近几年流行的“伪纪录片”,所谓的“真实”其实是被制造出来的。所谓的“视网膜艺术”其实只是一种包装,内里的东西永远具有强烈的个人立场与主观性,否则我们就很难理解为什么国内有这么多的“现实主义”艺术家,而刘小东只有一个。毕竟技术的真实是容易达到的,重要的还是艺术家发现了什么,以及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以我从前对刘小东的认识,一直觉得他是一个非常随性和直接的艺术家,说话也没什么艺术家腔调,甚至感觉他有点怀疑被定义了的艺术。但从他开始以户外大型写生的方式创作起,我的看法开始改变。2005之后中国当代艺术的兴起,使得艺术圈变得越来越热闹,因为商业化的缘故以及国外藏家的青睐,与社会主义时代生活方式与情感经历有关的“图像绘画”开始占据各大展览的主流。事实上,刘小东的创作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也是以参考照片为主,但他选择在这一时刻重拾写生这一古老的绘画方式,并且以这种极具仪式感的方式进行创作,说明他对整个中国当代艺术的现状有着极为全面与深刻的认知,作为一个典型的学院派艺术家,他在思考怎样在融入的前提下为中国当代艺术带来只有自己才能带来的东西。由此,他将写生,这一学院派的技术当做一种价值观重新提示了出来,这种价值观的意义首先体现在行为冲动上,而不是技术上。绘画则充当了刘小东观察世界,将自己所遭遇的一切强行留住的一种写作方式。画成为了一个点,画的之前,周围,与之后都同样重要,因此才有了电影记录的介入,所有这一切将“刘小东写生”包裹成为了极具看点的当代传奇故事。刘小东也不再是一个“自传体”的学院画家,他成为了一个知识分子化的当代艺术家。

2012年,刘小东去了新疆和田,这一汇聚了历史、商业、欲望与种族的敏感地域和刘小东充满质感的笔触与颜色的碰撞,从一开始就成为了一个媒体事件。拜现代发达的交通与通讯方式所赐,刘小东在和田的行程与活动,低调而又总能透过种种渠道吸引媒体的目光。媒体寻找新闻的本能以及唯恐落于人后的竞争性,使得大家一同将刘小东的出走以及写生描述为了一种带有故事性与寓言性的当代传奇,人们争相从中寻找自以为新鲜而深刻的体会,而刘小东则在远方一边扮演着自己一边努力找回自己。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刘小东当年为了寻求艺术上的突破所选择的这种户外写生的艺术方式,越来越演化为刘小东对媒体与新闻的拒绝与逃避,背后的深层原因则是一个艺术家对被定义与被主流价值观招安的不安。但在不久之前的过去,这一切难道不是包括刘小东在内的每一个人所热切期望的吗?

宝藏网

“成功”之后的刘小东看上去并没有更加快乐,当然也没有不快乐,我不知道,瞎猜的。除了让更多的人认识了他之外,不知道“成功”给他的生活和绘画带来了怎样的影响。他看上去好像更加严肃了,总是满怀心事的样子,很疲惫。我们当然不是要得出“成功让刘小东好累”这样省事的结论,每个人都在承担他所必须承担的,得到他所应该得到的,刘小东也不例外。作为一个多年来喜欢刘小东作品的人,总觉得他在2000年以前的作品更加快乐,更加自由,现在的作品则更像大师了。我至今难忘初次与刘小东的画相遇时的那种触动,这种触动说来也简单:绘画原来可以让眼前的平庸生活点石成金,绘画原来可以让生活中的细节充满质感,绘画原来可以让一个人过得更加有价值,绘画原来可以让平视变为一种尊重。因此,每当我在三元桥地铁站门口无意中瞥见广告橱窗中刘小东瞪着的大眼珠子时,总庆幸自己认识一个未被媒体与商业“塑造”之前的画家刘小东。

宝藏网

库艺术=KU:你自己怎样看待现在这种现场写生的创作方式?

刘小东=L:我是个实践者吧。去实地劳动而已,和他们在一起生活,然后画下来。画画一方面是受被画人的启发,当地的景观、气候都会影响到我,另一方面画家终归还是画他内心能够理解的那一部分。

KU:与团队一起工作,与个人创作相比是否会更加不自由一些,在项目的进度上、协调上是否会对你的创作产生一定的压力?

L:有这种压力反而会激发你的感情,画完就完了,画完晾一晾,就要等待公众们去评判。

KU:当艺术家面对一种异域风情的时候,是否会产生一种想要美化它的冲动?

L:美、丑这些概念在我脑子里都没有了。我们很幸运,每天早上起来都可以看见,睁开眼看到的事物都是美的。绘画还是一个即兴的产物,我尽量做到自然,与当地相协调。

KU:阿城在他的文章中谈到你近年来有将自己的画作文本化的倾向,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这也是绘画之外的信息量。这也对得起观众大老远跑一趟,能多看点东西,多想点问题。

 宝藏网

KU:图片与到现场画画之间最大的区别在什么地方?

L:图片那么小,现场那么大,它对你的刺激肯定是不一样的。现场对你的刺激是五颜六色的,照片对你的刺激是很理性的。我觉得这两种方式都是可以互补的,没有非此即彼的。我不认为这两者哪个好,哪个不好,我觉得无论根据什么手段,一个艺术家达到你的自由状态是最好的。

宝藏网

KU:你以后还是会继续这种“在路上”的写生方式吗?

L:应该是吧。我没有硬性地规定自己要干什么,我觉得自由很重要,这么画我觉得自由,我就这么画。哪天觉得这么画有点卡壳了,失去了自由的意义,我就不这么画了。

KU:2013年有什么新的计划?

L:今年有可能跟侯瀚如去以色列,继续深入这个项目,当然会是陌生的领域,陌生的地方。我希望在路上吧,未知是人生一种好的状态。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