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库艺术32期 > 石良:俯身的高贵

库艺术32期

期刊名称

 主办机构: 中国库艺术网,江西美术出版社,北京盛世景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社长: 陈政
主编:江涛
联系电话:010-84786155
传真:010-84786155
电子邮箱:kuart@126.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号北京时尚设计广场(D—PARK)D座一层

石良:俯身的高贵

2013-01-16    编辑:[周杭瑜]

人之惑1

口述:石良  采访人:于海元

一、在新的时代语境下去考量写生的意义与价值 

写生的好处和益处就不用多说了,它的必要性和益处大家都很清楚。我觉得更重要的是,艺术家必须要思考在现在这样一个文化环境里,应该怎样选择我们时代的语汇去写生,让写生在中国当下的语境中生发出新的意义与价值。写生是尊重自然的,也是尊重自己内心感受的,同时也包含了自己的形式语言和思考。中国的许多艺术家在这方面已经有很好的尝试,这跟19世纪印象派那种对自然简单的再现,已经有很大的不同。

假如把中国最优秀的写生画家集中起来,一起画写生的话,他们画同一个景物呈现出来的效果会是完全不一样的。这不是一个简单的艺术语言和画面效果的问题,实际上体现了不同的艺术家在运用写生这个手段时,每个人不同的文化判断和艺术思考。

我个人是很反对走马观花式的写生方式的,我觉得没有任何意义。弗洛伊德如果要想画英国乡村的美景的话,那就太容易了,从伦敦开车20分钟就找到那样的景色,但弗洛伊德一辈子没有出画室,他在画室里面画人体,画小院,画狗,他的艺术造诣也很让人尊重,跑遍千山万水的画家不见得有这个成就。一个艺术家愿意去哪儿找灵感就去哪,这是个人的事情,没有必要统一化。

比如说,我就没法画农民工,因为我和他的情感完全不一样,我画农民工的话,会带着城市人生活的眼光去看这个农民工。而如果忻东旺来画的话,他会带着自己很特定的生活经历去看农民工,他画的可能就贴切,我画的可能就不贴切。写生的方式有很多方面的承载,有人文方面的,有艺术思考方面的,有对社会现实思考方面的,很多因素促成艺术家选择从哪个角度去找自己的表达方式,这个就是我们需要分析的。

写生肯定有它存在理由和价值,不管对我们今天艺术创作本身,还是对整个文化艺术层面也好,通过典型的艺术家的创作做一些剖析,艺术家谈一谈自己对写生的理解,从深层次里挖掘一点东西,这可能会有一些启示意义。

二、中国的艺术家不是输在技巧上,而是输在人上

前一段时间弗洛伊德去世了,我觉得这个时代用写生的方法画画的年轻人,没有一个人不会想到弗洛伊德,也没有一个人不会受到他的启示和影响。为什么呢?因为弗洛伊德是一个人的战争,他实际上是很孤独的一个艺术家。虽然他在中国有很多的同道和崇拜者,但是在精神层面上,在观念的表达上,他真正的知音并不是很多。

我看了他的两个回顾展,我觉得中国画家不输在技巧上,而是输在人上。我们中国人对技巧的东西把握从来不是问题,特别是小技巧。但是在真正大的理性思考和文化思考上,和实践结合在一起,能够笃定而执着走一生的人太少了。其实不管是写生还是其他的方式,这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他用这种方式做了什么,他用一生做了什么,这个才是当代艺术家所必须要思考的问题。

我认为学术就是水平加良知。你没有水平的话,谈什么学术,你有水平没有良知也谈不上学术。为什么这个时代出不了大师?实际上问题就在这儿,我们冷静下来看国内艺术家的作品,认真剖析这个艺术家的内心,看他的作品表达到底要表达什么东西,有多少艺术家是你看了他的作品之后,从心里觉得他是一个值得尊重的人?并不是很多。像靳尚谊先生所说:“中国艺术家数量巨大,整体水平不高”。中国的艺术家在心态上还是不像弗洛伊德这些艺术家那样纯粹,甚至是简单。他们没有那么复杂的想法,但是花费毕生精力去思考终极的问题,我觉得这是非常有意义非常有价值的,他是在几十年的绘画过程中把它当成了一种生命状态,甚至是一种生活方式。我们中国的艺术家可能很少有人能够做到这一点。

三、坚守心灵的纯粹与绘画的高贵

今天影像的发展,在视觉信息的传播上与绘画有着很大的重叠甚至是冲突,这确实是客观现实。但我个人认为不管影像、图像发展到什么样的水平,它都无法取代绘画,为什么这么讲呢?因为绘画本身有它特定的方式,这种方式是图像产生的过程所没有办法取代的。绘画可能会逐渐变为一个更为小众的东西,在更高端的层面里面去显现它的价值,而图像会越来越大众化,给今天人类的生活方式提供一种绘画所不能给予的便捷。但是绘画本身它自己的独特性、唯一性——甚至就是那一点点我们所喜欢的趣味性——就彰显出了绘画自身的高贵。

没有挑剔的食客,哪有好的厨师和好的餐馆。今天谁在给艺术买单?真正的欣赏者是一个什么样的群体?他们的精神诉求、文化诉求是什么样的?你了解完了不由的倒吸一口凉气,是很粗糙很不讲究的,这是挺可悲的。这个时代的文化艺术特征第一是不高级,第二是语言上面不纯粹。因此,缺少真正的高度。

那么怎么办?第一艺术家要有责任感,审美层面的培养需要过程,但是艺术创作本身不能简单的去迎合,而是要不断提供有价值的思考和有价值的实践。另外,可能真是要把心灵变得纯粹一点。艺术家活在现实生活里面,完全拒绝现实对他的诱惑,这个我觉得是不可能的,没有一个人能够做到,但是起码让自己尽量变得更纯粹一点,底线要坚守。

事实上今天整个中国文化艺术的发展不是游离在整个世界格局之外的,我们今天的整个发展本身,不管是政治、经济、文化、艺术其实都在和世界发生千丝万缕的关联,一方面我们在受到他们的影响,另一方面,在这个影响过程中,我们可以看到中国艺术家在文化心理上面的逐渐成熟和觉醒,中国艺术家有能力也有责任在这个时代,用我们的艺术创作给时代留下一个烙印,事实证明这是可以做到的,中国人是会画画的民族。除了聪明之外,我觉得中国艺术家最需要的是一份执著。

四、从我的画中你可以看到我对生活的态度和对生命的感悟

首先我非常尊重自己的内心感受,每一张画都是我内心某一个阶段的生活感悟和生命体验。我并不拒绝在绘画背后有所承载,我既不是在用画来讲一个故事,也不是简单的生活片断的记录,看似画的是某一个生活的瞬间,其实它背后凝聚着我自己对生活与生命的一种体悟。这种体验是很丰富和复杂的,包涵了生活经历、情感经历,对生命的残酷性的感悟,对命运某种不可预知性和不可琢磨性的感受等等……这种东西有的是来自于自身的感受,有的是来自于对身边的人和环境的观察。

就是这些对生活中点点滴滴的体验与感悟,会让你的作品中有态度。我很希望我的每张画都是自己生命进程当中的一个印记,尊重当下,既不会追溯过去,也不会用我的画去表达所谓的未来,画本身就是我对当下生活、现实、生命的感悟与表达。虽然我没有直接去表达今天的社会现实,但是我画面里面的人物都是活在当下的。我不愿意用一个阶层或者社会属性去做一个归类和定义,我希望他(她)最后还原成为一个人,一个生活在中国当下的抽象而具体的“人”。

五、我们往往忽略了人在内心最需要的,往往是一种质朴和单纯的交流

我去年和前年都画了八张用一个形象去表现不同人生体验的作品,一个叫做《人之惑》,一个叫做《非礼勿视》,基本上是我前两年人生体验里面的一些东西。看过了虚妄与悲剧性的东西,我用一个人物形象去表达这种感觉。

在展览方式上我也没有采取传统的方式,而是将八张画钉在一个立方体上,摆放在展厅中,像一个装置一样。我不太希望画看上去像挂在博物馆里面的东西,事实上我们看到的所有的古画,最初都不是挂在博物馆里面的,都是放置在特定的环境里,跟环境之间有一个关系。我特别希望看画人以这样一种方式去感受现场的那种互动,这种互动来的越自然,越贴切,越直接,越没有障碍越好。我觉得这是艺术家最快乐的时候,说明你的作品说话了,在与人进行交流了。至于互动交流的答案是什么,那是因人而异的,我只是提供一种让你进入这种感悟与思考的通道,当然这里面也会有我的态度,但我的态度和结论并不是你的,最后结果在你这儿。我们以往对待艺术的时候,挺愿意看一些高高在上的东西,恰恰忽略了人在内心里面最需要的东西,往往是最质朴最单纯的一种交流。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