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画廊2012年7月刊 > 052 那些年,这些年——当“中国红”遭遇“德国黑”

画廊2012年7月刊

期刊名称
·杂志名称: 《画廊》
·主办机构: 广东岭南美术出版社
·社长  : 徐南铁
·出版  : 广东岭南美术出版社
·杂志社地址: 广州市广园快速路汇景路汇苑街17号
·联系电话: (020)22131512
·传真  : (020)34114312
·电子邮箱: HL

052 那些年,这些年——当“中国红”遭遇“德国黑”

2012-07-25    编辑:[周杭瑜]

核心内容: 德国人素来不喜炽烈的张扬之色,不同于邻邦法国,日耳曼民族骨子里的厚重与深沉折射出对所谓的“浪漫”不屑一顾。沉重的历史包袱一直压抑着这个高傲的民族,他们不断在自信和自醒两个极端体中进行抗争。

专期策划:李念奴 撰文/采编:李念奴 陈 颖 李 迪 刘筱石

德国人素来不喜炽烈的张扬之色,不同于邻邦法国,日耳曼民族骨子里的厚重与深沉折射出对所谓的“浪漫”不屑一顾。沉重的历史包袱一直压抑着这个高傲的民族,他们不断在自信和自醒两个极端体中进行抗争。二战后的德国艺术领域,一批以乔治•巴塞利兹、约尔格•伊门多夫、马库斯•吕佩尔兹、A-R•彭克为代表的艺术家创造了“德国新表现主义”潮流,成功获得了世界影响力,并迅速恢复和加强了德国的文化地位。德国哲学家阿多尔洛曾说过:“用最好的艺术来信守对幸福所作的承诺,是因为它无情而逼真地表现了现代人所受的苦难。”

即使一样苦大仇深,中国人却显然没有德国人那样过于深沉和纠结,中国人是个喜欢热闹,又善于承受“痛并快乐着”的民族,但有时却过于沉浸在自娱自乐的状态里,在向外推广自己的时候又表现出不该有的“不自信”和“扭捏”。在2001年“柏林亚太周”中国主宾国的活动中,第一次在柏林汉堡火车站做了“中国当代艺术展”。那是中国官方第一次支持一个当代艺术的展览,这对于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及其在海外的推广具有划时代的重要意义。

2012年的德国整年里看上去都“很中国”。这一年恰逢中德建交40周年,中国政府在德国举办“中国文化年”,是40年以来中国在德国举办的规模最大、参与项目最多、影响范围最广的活动,预计将在德国各地将举办音乐、戏剧、舞蹈、文学、电影、艺术展览、对话论坛等领域共150个项目、超过500场活动。作为回应,在2012年10月,德国大使馆将邀请德国文化艺术团体及个人,在中国举办各项文化艺术活动。

“中国文化年”近几年的确大有“泛滥”之势,中国政府正以前所未有的姿态,积极向国外展示体现当代价值观的正面的全新形象。在这次德国的“中国文化年”里,有一个特殊的展览项目,即《中国东西》,不仅让德国人开了天眼,也令中国人自己看得回味无穷。

但究竟什么才能代表中国?是指所有中国制造的东西吗?应该不是,因为所有的电视机、冰箱、太阳能板、便宜家具和iPad平板电脑,都不像是一般认为具有中国特色的东西。中国近几年来在经济、社会和文化上的巨大变迁已经改变了世界,不过更重要的是,这些也剧烈改变着中国自己。在这个背景之下,《中国东西》这个计划是一个自我肯定的行为,并评价各种对今天的中国有特殊重要性的物件。每一样物品都伴随着精简的中文解释。因此,这个展览提供了有关这个国家日常生活物品的一个绚烂多样的文化史。

《中国东西》的展览内容出自波普客2008年编著的多国语言版本图书《中国东西》,包含了视觉审美研究和社会学思考,并完成了从图书到展览的蜕变。本次展出的120余件富有特色的中国日常物品,除了物品本身的审美特征之外,还包含了强烈的民族性偏好、“够用主义”、灵活的变通性等有趣特点,从而还原了物品里的中国生活以及最真实的生活细节,传递出一种开放、包容和质朴的中国式审美观念。《中国东西》展览在德国法兰克福应用艺术博物馆展出三个月,5月底结束,之后将在欧洲其他城市巡展。

当炙热的中国红,遭遇严谨的德国黑,究竟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那些年,我们对西方如饥似渴,虽流年似水一般远去,但带不走的是关于某些永远铭记的片断;这些年,西方对中国却也投下了万般好奇,展现之余,便是对自我重新审视的开始。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