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画廊2012年6月刊 > 016 人人都爱Frieze纽约

画廊2012年6月刊

期刊名称
·杂志名称: 《画廊》
·主办机构: 广东岭南美术出版社
·社长  : 徐南铁
·出版  : 广东岭南美术出版社
·杂志社地址: 广州市广园快速路汇景路汇苑街17号
·联系电话: (020)22131512
·传真  : (020)34114312
·电子邮箱: HL

精选文章

016 人人都爱Frieze纽约

2012-07-16    编辑:[陈芳]

编译:陈 烨 by Aithne Chan

应该没有哪个国际大型艺博会如此地让人“攀山涉水”了,首届Frieze纽约艺术博览会(Frieze New York Art Fair)在纽约曼哈顿举办,却让人几经周折。场馆位于曼哈顿西端、连接东河和哈莱姆河的兰德尔岛(Randall's Island),从中心城区出发,需要穿越肯尼迪大桥、跨过水域,即使有多种交通工具——轮渡、计程车、公交车、地铁等,仍让人觉得交通颇为迂回。然而,这些周折一点都没有削减人们对这个新兴艺术盛宴的热情,宾客如期蜂拥而至。

从5月4日开幕,至7日结束,为期4天的Frieze纽约艺博会有来自30个国家的超过180家画廊参加,带来的作品吸引了众多艺术家、收藏家、策展人、媒体等,接近5万的参观人次使这次的博览会盛况空前。

一辆辆艺博会VIP专车和计程车驶入,空旷的陆地上,那个耀眼的“帐篷”正是参观者心中的殿堂。场馆设计十分独特,预制结构的临时搭建,以及自然光线的采纳,虽然场馆貌似不会长久保留,但漫步其中的舒适并没有让人觉得拘束。出入口、指示、咨询台、休息区设置合理,宽阔的场地没有以往大型艺博会的拥挤,空间的开阔同时也为各画廊机构的展示提供很好的条件,光线柔和自然,更是为欣赏艺术品带来极好的视觉环境。与时俱进的会展还提供贴心的APP服务,为参观者提供了不少便利。

本届Frieze纽约被誉为“新兴艺术”,展览分为两大版块。其一名曰“聚焦”(Focus),为世界上最为出色的画廊所承办,而且所有画廊都是于2001年以后开幕的,并且展过三位以上艺术家。这其中有7间来自纽约的画廊,包括James Fuentes画廊与Alexander Gray Associates。另一部分名曰“架构”(Frame),由独立画廊承办,它们以个展的形式出现,帮助一些不太出名的艺术家去获得更多的关注。显然,这里是明日之星的升起之地,难怪会场上看到不少重量级人物在穿梭,收藏家Alberto Mugrabi、Stavros Niarchos、 Andre Balazs、Simon de Pury、Glenn Lowry以及Stefano Tonchi等在预展上的表现都相当值得注意。

作为此次艺术博览会成员的意大利画廊管理人,同时也是本届艺术策展人的塞西莉亚•阿勒曼尼(Cecillia Alemanni)说道:“在所有展出新作品的画廊中,有些十分出色,例如来自纽约Alexander&Bonin画廊的美国艺术家John Aheam,他给我们带来的作品是South Bronx Hall of Fame(2012);还有生活于洛杉矶的艺术家Joel Kyack的作品Most Games are Lost,Not Won(2012)。这座城市现在已经充斥着艺术家,收藏家以及策展人了。” 塞西莉亚此前一直担任独立策展人和批评人,与多个艺术机构合作,例如泰特美术馆、芝加哥当代艺术美术馆和纽约现代美术馆,最近她作为客座策展人参与Performa11项目并且促成这次的Frieze纽约。

虽然是首届,但是Frieze 纽约艺博会却好评如潮,让我们一起听听来自各方的声音:

来自画廊的赞赏

“Frieze优先考虑艺术家,从其出发,我觉得这是使艺博会和作品完美结合的做法。我从没听到过如此多来自藏家、策展人和作家的好评,这绝对是纽约曼哈顿艺术文化的源泉和巨大宝库。我们的销售极好!”——纽约303画廊的Lisa Spellman

“这个艺博会太好了!也许这是我参加过的最好的博览会了!整个场馆有梦幻般的感觉,我非常喜欢这里的宽敞以及展位的设置。我们的主打作品——Elliott Hundley的作品在第一天就卖出去了,我还可以说什么呢?”——纽约的画廊代表Andrea Rosen

“Frieze找到了一套属于它自己的方式,我们都达到了很好的销售,遇到了很多人。场馆设计非凡,使这里充满了富有活力的气氛。作为一个欧洲的画廊,在美国寻找一个地方展示是很重要的,于是我们来这里,发掘美国藏家,包括南美和加拿大。”——都灵的画廊代表Franco Noero

“许多新的藏家对我们的艺术家有很高的兴趣,我们每天都有交易,直到最后一天。在兰德尔岛举行这次的艺博会是十分明智的选择。”——科隆的画廊Galerie Daniel Buchholz

“我们会见了来自美国各地的收藏家,和许多机构接头。我们推出了两位在美国仍为陌生的艺术家Aleksandra Domanovic和Oliver Laric,然而这对搭档十分给力,并为我们促成了不俗的销售。”——柏林的画廊代表Tanya Leighton

来自艺术顾问的声音

“Frieze成为一次宝贵的研究尝试,它向全世界的观众首次展示了许多新兴的或者被忽视的画廊和艺术家,也向我们展现了今天的当代艺术实验的多样性。”——策展顾问Tim Saltarelli

“它已经确立了自己的重要地位,尤其是Frame部分,成功地将研究、交易、发掘融合在一起,策展人、收藏家和其他专家都乐在其中。”——合作顾问Rodrigo Moura

“Frieze纽约为艺博会如何成熟提高了横竿。展位布局合理,展开的走道和位于其间的休息广场,偶尔可以瞥视外面的景观和前面的河流,还有美味食物招待,这些都为观看艺术提供了彬彬有礼的体验。在名为‘Frame’的由年轻画廊举办个展的部分,也有更精细的经验,这是我见过最好的博览会中的专注环节。这个版块与博览会主流有所区别却依然紧扣主题,当我漫步其中,觉得自己似乎是游走于一个策划精良、展现极具魅力的来自世界各地年轻艺术家风貌的现场。我学到了很多东西并沉浸其中。”——艺术顾问艾伦•施瓦茨曼(Allan Schwartzman)

来自藏家的评价

美国著名藏家杰里•斯派尔(Jerry Speyer)表示:“Frieze纽约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将智慧和创造力结合得天衣无缝,使有幸参加的人都宾至如归。场地为这次的博览会提供了独特的背景;建筑设计和细节的深思熟虑,也为艺博会创造了美妙的环境。这次的艺博会成为新的里程碑。”

以迈阿密为基地的美国藏家Rosa de la Cruz也乐在其中,评价道:“我非常喜欢Frieze选择了兰德尔岛,找到这么一个地方,就像在伦敦那样,让我们仿佛置身于一个公园之中却又贴近城市。画廊都有很开阔的空间去展示它们的艺术,那些作品都非常杰出。这是一个特大的惊喜!”

捷报之喜——主办人谈Frieze纽约
Frieze纽约艺博会完满落幕,带来的是一连串的话题,而它的成功,则被许多人看待为与军械库艺博会的竞争开始,这个来自欧洲的当代艺术博览会,有着无穷的魅力。许多画廊都表示他们的参加,除了看准场馆的高质量和高规格展位之外,还为了主办人阿曼达•夏普(Amanda Sharp)与马修•斯洛托夫(Matthew Slotover)的策划,看来,这两位主办者也功不可没。阿曼达与马修组成黄金拍档,使他们在20年之内成为世界上最主要的竞技者,作为Frieze的创办人、同名艺术杂志《Frieze》的出版人,“新鲜”、“好玩”一直被他们作为核心理念。
现在,让我们一起来看看他们对这次展览的一些评述吧:

《画廊》:你们进军纽约,是不是觉得军械库艺博会已经不能胜任了呢?

阿曼达•夏普和马修•斯洛托夫(以下简称“阿曼达和马修”):我想我们只是为纽约带来高质量的国际艺术,这是我们的初衷。军械库是一个很不错的艺博会,但是我觉得在Frieze纽约上,你看到的是与之不同的另外一批参展画廊,我们之间没有重复,我们是不一样的艺博会。

《画廊》:与伦敦相比,纽约这边的情景有何不同?

阿曼达和马修:这里的环境因素和背景都不一样。曼哈顿是一个非常小的地方,一个街区也许就有30个展览,这意味着在看展览多消耗的时间上与伦敦是完全不同概念,在伦敦,你去下东区、布科威尔或者黑人住宅区,感受会很不一样。无论人在哪里,都要融进当地不同的文化和品味之中。伦敦和纽约有着很不一样的历史、不同类型的收藏。在纽约,对当代艺术有着十分出色的收藏深度,这个可以追溯到几十年前,而这点,在伦敦是没有的。但伦敦也在逐渐改变之中。

《画廊》:首次Frieze纽约艺博会完美落幕,各界好评如潮,对此,你们有何感想?这是你们预料之中的效果吗?

阿曼达和马修:对于首次纽约艺博会的热烈反应,我们无法形容心中的激动。虽然在开幕之前我们都对本届艺博会很有信心,因为我们有很好的场地、参展画廊和组织,艺博会必定能够成功,但是所有这些元素在紧迫之下促成这次的活动的完美呈现,却超出了我们的预期。参展画廊带来很高质量的作品,藏家们给予很好的反响,所有这些使整个博览会呈现出一派极富创造力和专业精神的气象。

《画廊》:你们本来对这次的Frieze纽约的期望是什么?

阿曼达和马修:我们希望Frieza纽约可以服务于它的主办城市并且使其成为主办城市,这将会很明显地体现在本届艺博会的举办地点及其建筑上。

《画廊》:场馆的设立很特别,选址也颇出人意外,请问,你们是怎么挑选到这里的?

阿曼达和马修:我们举办这么一个大型展览,为它寻找一个合适的地点实属不易。它必须有一个相当的空间,最好有点浪漫及炫丽,基于Frieze更大程度上的创新态度,场馆的感觉要与这个理念相一致。我们不想把场馆设立在哈德逊河上的飞机库上,所以搜寻了很多新地点,包括之前听都没听过的兰德尔岛,也就是现在的场馆所在地。进出那里其实很方便,我们站在河边,开阔美丽的绿色空间上,看着这里的美景,我们发现这里的“砂砾”让人不禁想起70年代的纽约和电影《法国贩毒网》在岛上射击的一幕。所以,虽然这里不为人知,但是说来奇怪,这里让人有种熟悉感、有点神奇,但是,这里就是我们所期待的地方。

《画廊》:Frieze纽约这么成功,你们有什么感想?

阿曼达和马修:如果你举办一个展览,有很好的参展画廊,我敢说,就会有很好的藏家会来。因为藏家们都爱好的艺术。但是,如果你把它策划成一个大型的项目,那么,也许你就为更多的人打开了艺术之门,而这才是真正让我激动的事情。

帐篷下的艺博会

一个蜿蜒狭长的白色大帐篷在兰德尔岛河边上支起,造型优雅独特,白色的帆布覆盖之下的会场渗透着柔和的自然光线,浪漫的气息中带有简洁的干练。Frieze艺博会一向对场馆的设置都非常用心,从03年创办至今,每届场馆都聘请国际权威建筑公司合作,屈指一算,已有4家顶级公司承蒙垂爱:2003—2005年是David Adjaye,2006—2007年是Jamie Fobert,2008—2010年是Caruso St John,2011年是Carmody Groarke,转战纽约的Frieze,场馆设计,花落谁家?答案是:总部设在纽约的SO – IL Architects。

SO–IL建筑事务所是由10人组成的以概念为核心的设计工作室,由荷裔设计师Florian Idenburg和华裔设计师刘静于2008年在布鲁克林成立,同时也是一个凝结了具有多元的建筑、学术、艺术背景和国际视野的小型事务所。虽然规模不大而且年轻,但是该事务所的战绩颇丰:作品《大声馆》荣获2010年AIA纽约新实践奖以及美国当代艺术馆年轻建筑师设计竞赛(MoMA PS1),其作品在许多研究机构进行展示,如纽约古根海姆博物馆、洛杉矶建筑和城市论坛、纽约建筑中心、MOMA等。

“第一个挑战是如何建立起自己的标志性,同时我们希望场馆看起来让人放松且具开放性却又有着严谨的系统,于是我们设计了这个有点像馅饼形状的帐篷建筑,在五个地方使用‘楔入’的方式插入结构之中,在外观上面看,就形成这个蜿蜒、柔软的感觉。”设计师爱登伯格伉俪为我们娓娓道来设计构思。

SO–IL的设计将Frieze纽约的选址环境都考虑进来,将场馆放置于东河边上,与兰德尔岛融为一体,设计师说5月的纽约是最明亮的城市之一,可不能浪费了这美好的亮丽景色。

主办人在回应选择与SO–IL合作时指出,建筑事务所提出了一个令他们有共鸣的富于创造性的方案,Frieze一向与伦敦的建筑师合作并且因其出色设计而闻名,他们希望这点可以在首届Frieze纽约上也有延续,而SO–IL表现出对Frieze一贯理念的深刻理解并且诠释得极好。

与历届在伦敦的展场不同,场馆有两个入口,这是设计师的有意之作:“1500英尺的帐篷很长,如果只有一个正门在中间,那么,当你走到一边去之后,就必须再走750英尺才能回到入口。因此,我们决定做两个入口:一个连接渡轮,而另一个为开车前来的人或巴士抵达的人进出。

兰德尔岛上的帐篷完全暴露在视野之下,从四面八方都可以看到这个全白的设计,甚至在曼哈顿那边都可以隔河远望。设计师用白色长带作出狂欢节的装饰结构去覆盖住整个帐篷,把所有丑陋的机械部件和管子都隐藏起来。会场的底板升高了,无形中就多出了地下空间,正是在这个地下空间里,供暖、通风设备以及空调设备都被很好地安置其中。设计者的精密心思,实在让人不禁赞叹!帐篷前的水域边,贴心地安排了咖啡平台、人行道和雕塑花园,午后的漫步,真是惬意无限啊!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