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库艺术2012年总第29期 > P174_名家解读三川

库艺术2012年总第29期

期刊名称

 主办机构: 中国库艺术网,江西美术出版社,北京盛世景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社长: 陈政
主编:江涛
联系电话:010-84786155
传真:010-84786155
电子邮箱:kuart@126.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号北京时尚设计广场(D—PARK)D座一层

P174_名家解读三川

2012-07-06    编辑:[陈芳]

陈孝信
 

陈孝信:以南京三川当代美术馆为代表的民营美术馆的崛起是一件十分利好的事情。

库艺术(以下简称“库”):这次是怎么样一个机缘促成了您和南京三川当代美术馆的合作?

陈孝信(以下简称“陈”):上一次“文脉中国”的展览在北京当代艺术馆举办时,南京三川当代美术馆的馆长刘菁看完后比较认同我的思路和想法,以及我选择的艺术家。明确表示愿意承办这次展览。就这样很顺利地达成了合作关系。现在中国崛起了一批民间文化投资人,而我和文化投资机构和文化投资人之间对“文脉中国”这个认识达到了高度的认同感。大家站在一个时代制高点上达成一种共识,联合起来去推动这个事业。这个也说明我们现在的文化发展形势比以前好了。现在有一些投资人是有文化战略眼光的,他们也在思考中国艺术的出路在哪里?他们也希望中国的艺术能够崛起,他们也是希望世界看中国,这是很多人的梦想,也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梦想。

库:您刚才提到民间投资人、民营美术馆现在逐渐开始多起来,您怎么看待这种现象?

陈:以南京三川当代美术馆为代表的民间文化投资力量的增加和民营美术馆的增多,是一件十分利好的事情,这改变了我们原来一元化的体制,改变了主流权威的一元性,真正地实现了艺术的多元发展。我觉得这才是我们真正建设自身当代艺术的一个强有力的支撑点,所以从体制建设的高度来讲,这是一个十分的利好的消息。没有这个的话,就不会有众多新艺术的发展和崛起,因为仅仅利用一元化的体制和主流的平台,是远远不够的,甚至是受到限制的。如何不受限制,获得在展览上和交流上的自由度,就必须要有民营投资的介入和民营美术馆的介入,能为我们搭好施展伸手的平台,使我们获得资金上的保证,所以,这个肯定是大好事。

库:您对像三川这样的中国民营美术馆的发展有什么建议?

陈:民营美术馆首先要明确做什么,选择什么,选择我们这个时代最好的东西,我们一定要有一个紧迫感,我们不是自娱自乐,而要回应世界,让世界重新承认你,重新看待你,这样,我们的文化才能强大起来。同时,做这个事情毕竟是高度专业性的,所以必须有一个专业精神,有一个专业性团队才能使得这个事情坚持下去,而不仅是一个短期效应,这两点非常重要。

靳卫红
 

靳卫红:有更多的资本投入到文化领域,这应该是件好事情

南京三川当代美术馆是一家民营美术馆,我首先觉得这无论如何是个好事情,中国现在有钱了,能够把更多的钱投在文化领域,这应该是件好事。同时,做美术馆,是一个跟兴趣,或者往深说,跟文化建设有关的事情,它要考虑的是长期的效益,要能耐得住三十年甚至五十年的等待。
三川举办的这次“文脉中国”展览中所谈到的问题,是在一个全球化语境下产生的,它的本质还是一个“文化身份”的问题,这跟20世纪90年代的那次身份定位有关联,但这次介入的姿态跟当时不一样了:当时中国人只是忙着学习西方的各种艺术样式,而现在,我们开始能冷静地思考自己的文化身份了,虽然在这方面,还谈不上有多少建树,但至少这个工作已经开始了。

杨劲松
 

杨劲松:做民营美术馆需要有文化理想

“南京三川当代美术馆”是一家以民营形式投资的文化机构,刘菁馆长在筹划成立的“三川”的时候,并不是看重短期的经济回报,而是把这作为她的理想来坚持,这也说明中国文化的发展形势比以前好了,并开始出现一批具有文化战略眼光的投资人。

随着30年西化的过程,中国人富裕起来以后,却发现灵魂漂了、没了,越来越找不着自己了,这时候我们就会开始想我在哪里?我的根在哪里?我的本性在哪里?

所以“文脉中国”一提出,就被不断地充实和落地,就是因为中国人自己也开始觉得温饱问题已经解决的时候,要有精神需要了。大家都在找中国性,中国文脉,这种寻找是一个否定之后的否定,陈老师的“文脉中国”就是在不断地被添加、删除、充满、丰厚,所以今天已经提出来少谈主义多谈案子,谈我们自己做了什么,这就是越来越落实了。这也是今天中国人从繁华落尽以后,开始落地生根的时候。所以为什么他的活动会来这么多人,过去我们太急于求成,导致我们只能在表象上拷贝别人,最后成为“复制大国”,或者叫做“山寨大国”,但是随着原始积累的过程完成之后,情况就不一样了。所以“文脉中国”的坚持以及像南京三川当代美术馆这样的民营美术馆的加入,其实都反映着中国开始进入到一个新的历史阶段。

张方白
 

张方白:“南京三川当代美术馆”的定位很准确

南京三川当代美术馆举办的这次“文脉中国”展览,整体效果很完整,选题也切中了当下中国艺术的一个核心问题,那就是如何使中国传统艺术中的精华当代化,让它在当今时代,重新焕发光彩,同时,这次展览在艺术家的选择方面,也做得非常成功,可以说,这是一次高级别的展览,这也体现了举办这次展览的三川高度的专业性和敬业精神。最近,民营美术馆在中国呈现一种雨后春笋的形式,这是大势所趋,当民营美术馆开始增多时,大家要比的一是谁做的早,二就是谁站得住,这是一个定位的问题。对美术馆来说,硬件设施和资金很重要,但是选择一个好的定位,同时又能在这个时候收藏一些有价值的作品,才是未来美术馆的核心竞争力,所以说,定位很关键。

三川当代美术馆定位的“中国性”,在中国可以说是非常有号召力的,“中国性”不只是照搬过去,而是同时要有“探索性”,从中国过去的文化中去寻找一种资源,也可以说是当代中国艺术选择的一个方向。所以把“文脉中国”作为“南京三川当代美术馆”开馆的温馆展,也体现了“三川”的文化战略眼光和思想高度。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