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库艺术2012年总第29期 > P66_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品读彭斯近作

库艺术2012年总第29期

期刊名称

 主办机构: 中国库艺术网,江西美术出版社,北京盛世景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社长: 陈政
主编:江涛
联系电话:010-84786155
传真:010-84786155
电子邮箱:kuart@126.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号北京时尚设计广场(D—PARK)D座一层

P66_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品读彭斯近作

2012-07-06    编辑:[陈芳]

采访人_与 谙

迟暮行吟图 50cm×70cm 布面油画 2010
 

库艺术(以下简称“库”):近期的这些大幅的北方风景在你以往的作品中好像是很少见到的,这是否是近几年一个新的尝试?

彭斯(以下简称“彭”):对,可能最主要的原因是希望在画面中追求一种很坚实、厚重的感觉。跟以往的作品相比,想让作品看上去更加结实、严谨,这也是我在主观上的一个追求。

库:感觉你是将中国山水画的意境、空间与西方式的写实糅合到了一起,有的地方刻画很具体,有的地方却又充满意象,为什么要这样处理?

彭:因为我着迷于中国画,所以无意中审美上的倾向会偏于中国绘画的厚重与灵动。而我本身又是学西画的,对文艺复兴时期的大师,拉斐尔、提香等也非常崇敬,所以自然会将两者结合到一起,这不是有意的,而是顺其自然的事情。

库:中国山水画传统中虽有“搜尽奇峰打草稿”,但与西方相比还是不强调“写生”,你近期的横幅油画风景似乎也不完全是真实风景的再现,而接近于“胸中之丘壑”?

彭:从我个人来讲,我很强烈地感受到写生对我创作的必要性。特别是我把家搬到昌平的山脚下之后,我更加深刻的体会到外界的春夏秋冬四时交替和日月星辰的变幻对一个艺术家创作的重要性。当我置身于这个环境之中所得到的体会,是在画室中无论如何想象不出来的,这也就是石涛所说的“搜尽奇峰打草稿”。现在我更情愿我的画有其真实的自然来源,而不只是“胸中丘壑”。因为自然本身已经很美了,抓住这种美,并能将之提炼出来,我觉得对一个喜欢土地的画家来说,是一种很好的创作方式。我从前年又开始关注颜色,以前更多是讲求造型,觉得色彩只要恰如其分就好。但现在我觉得色彩本身就具有非常美妙的一面,当我们的眼睛直观的去面对所处的环境时,会发现大自然的颜色本身是非常动人心魄的,美的色彩与美的造型结合在一起,可以把一种精神更加完美地呈现出来。尤其我在后来追求一种既厚重又灵动的很纯净的感觉的时候,色彩就变得非常重要了。
库:你在油画风景中的笔法似乎也离传统油画的塑造方式越来越远,而是接近了中国传统绘画,这是否也与你对宋元山水笔墨的借鉴有关?

彭:是,比如说中国画在用线上所讲究的如“屋漏痕”、“锥划沙”对我的用笔、用线影响很大。其实我们去看乔托、弗朗切斯卡等欧洲早期大师作品中的线条也非常地道,在这个层面上中西绘画并不冲突。

我在近两年的作品中,更多运用了中国传统中的“苔点法”,“苔点法”是从元代文人画兴起之后发展起来的,这在黄公望的作品中非常明显。但我运用“苔点法”并不是要模仿中国画的效果,而是我觉得用这种方式去塑造树干、山石甚至人物会产生一种非常丰富、厚重的效果,这也是我个人的一种体会。

库:文人的情怀在您的作品中越来越浓重,近期的作品中总有一个宽袍大袖的孤独的古人背影,为什么要这样安排?

彭:我原来是画的很像中国传统绘画,而现在我更想追求中国画中的境界。当我在四处游览的时候,也会产生与古人一样的情感,比如我写了很多的古体诗,对气候、时节、景物的感怀与古人并无二致。当有这种情结的时候,在面对山川树木是就自然不一样了。当然这与我远离现在的艺术界也有关系,我更愿意保持一种独处的感觉与状态。我们常说的孤独带有一种凄凉的味道,但当孤独本身成为一片诗意的土壤,从而诱发出对于生命和人生本质的体认,孤独就成为了一种趣味。

库:你现在创作的出发点和兴趣点是否更多是和中国传统绘画有关?

彭:现在不完全是这样。以前中国的古代画论我基本上通读了一遍。像荆浩的《画山水诀》我都看了多次,反复体会。但这几年更多是在观察自然,观察一年四季的时节变化,树木的生长凋谢。

库:近期的作品中,《十三陵的秋色》感觉有点特别,它看上去更像是一张写生之作?

彭:这张画从去年秋天画到了今年入夏,跨度时间很长。这张画跟我以前的作品不太一样,它比较直接地表达了我对十三陵秋天的感觉。在表达的过程中,我更多是在追求树的形状,画面的结构,颜色的安排,回到了一种类似于塞尚那样的绘画状态。我自己认为画的还算比较厚重,但还不是外在的简单的厚重。画到最后跟真实的景象已经不太一样了,我画的是十三陵秋天的感觉,画画有时是可意会不可言传的。

库:你的作品堪称油画中的“逸品”,你的生活状态感觉好像也与城市生活自动的拉开了一定的距离,在郊区过着半隐居的生活,这是否也直接影响到了你的作品气质?

彭:肯定跟生活有关系。我是从乡下出来的,跟土地是有感情的,更愿意回到田园的生活方式当中去。再就是与审美上的追求有关,这种美不是“唯美”,而是厚重的、永恒的美。我们画的题材与画家的生活往往是相辅相成,相互促进的。我们在追求美的过程中,自己的心灵也会受到美的影响,这一点是绘画与其他职业相比所不同的地方。

库:从画中感觉你一直保持了一种非常沉静、内敛的生活与创作状态,这在当今这个充满诱惑的浮躁代无疑是非常困难的,你是怎样做到这一点的?

彭:这其中可能有从乡土走出来的孩子本然的一种淳朴性。这跟城市长大的孩子是有区别的。从乡村出来的人对土壤、河流有着一种亲切感,能从中发现美,而不止是一种“猎奇”。当画家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时候,自然会对土地和耕作在土地上的劳动感兴趣,从而发现它的美,并提升美的精神,作为一个朴素的画家会有这种感觉。中国画中就经常出现樵夫、渔夫之类的形象,米勒也画了很多很美的劳动场景。

库:这两年来没有见到你的个展,是否是因为新作画得很慢?

彭:对,相比原来画的慢得多了。现在横幅的油画风景都画了持续一年以上的时间,否则我会感觉画得不够结实。所以准备展览的时间自然也就拉长了。我不喜欢频繁地做展览,我希望每个展览都会有一些新的追求,让观众感觉不是在重复自己。新的个展会安排在明年。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