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 108 香港潜力再迸发_Art hk 12 调查报告

108 香港潜力再迸发_Art hk 12 调查报告

2012-07-06    编辑:[陈芳]

文/王静

5月,最引人瞩目的艺术盛事当属声名日隆的ART HK12的开幕,其影响力已从亚洲范围辐射到了全球艺坛,引来无数关注。头顶“巴塞尔艺博会”的光环,在提升了国际知名度的同时,引来了众多全球一线画廊以及近70000名的参观者,自然,此次艺博会的销量也是非常可观,而且观众人数创下历史新高,成为了有史以来参观者最多的亚洲艺博会。在一系列利好优势的作用下,Art hk 12显示出了令所有艺术市场人士称道的上升动能。

成交报告

5月21日Art hk 12官方公布的成交情况称,众多参展画廊的销售热络,其中来自香港De Sarthe Gallery以超过300万美元售出中国艺术家朱德群的作品《No. 313》(1969),买家为一位东南亚收藏家,同时该画廊还以40万美元将Hans Hartung的作品《T1966-H32》(1966)销售给一位新加坡收藏家。 Tornabuoni Art卖掉了Alighiero Boettih个人展览中的五件作品,包括以100万欧元成交的《Mappa》(1984)。Bernard Jacobson Gallery以100万美元售出Robert Motherwell的作品《Elegy to the Spanish Republic No. 45》(1960)。白立方以50万欧元售出巴塞利茨的作品《Stalin und Woroschilov pissen von der Kremlmover》,买家同样是一位亚洲收藏家。 Hauser & Wirth(伦敦和苏黎士)以45万美元将Paul McCarthy的银雕《Western Mash Monument》(2006/2011)售予一家拉丁美洲收藏单位。 Sprüth Magers(柏林和伦敦)以15.5万美元将Sterling Ruby的作品《SP191》(2011)销售给一位澳洲收藏家;另外还以15万美元售出 George Condo的作品《Toy Head》(2012),买家为一位亚洲收藏家。来自洛杉矶的Blum & Poe以每幅7万美元的价格售出中国艺术家朱金石的两幅作品《No.5》(2006)和《Thick Strokes》(2006),买家同样为一位亚洲收藏家。

多家参展的大陆地区画廊在本届香港国际艺术展也都有满意的成绩,大未来林舍的刘炜个展,15件作品标价在100-400万之间,全部售出。18号下午在展会现场举办新画册首签仪式的赵刚,在其长期合作的德国画廊CHRISTIAN NAGEL推出个展,共展出作品8件,价位在11万-35万人民币之间,亦有至少4件作品售出,其中两件被欧洲藏家购买。据说Boers-Li画廊一件陈彧君长5米2的大画在VIP之夜就被一位亚洲藏家购得,同尺寸的另一件作品虽未展示,也被法国藏家买走。在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里,Boers-Li还卖出了宋琨的两件绘画作品、以及仇晓飞、薛峰、张伟的作品。站台中国带去的是马轲、秦琦、宋元元的绘画,VIP当晚秦琦大画售出,至19日马轲的一件作品也被售出。索卡展位的李晖、毛旭辉、洪凌、饭田桐子和王易罡,至18日已售出四件。aye画廊售出三件牟柏岩、一件陈文骥、一件王亚彬。阿拉里奥的闫珩作品全部售出。北京公社展位马秋莎、胡晓媛、刘建华、梁远苇、王光乐、谢墨凛都各有销售。参加Asia One单元的禾木空间带来的是徐渠个展,VIP当晚已有销售。C空间展示的是余极作品,VIP当晚售出两件。Art Future单元里空白空间展位呈现的是何翔宇个展,重达200斤的门状合金作品《Sorry》一共三版,全部售出。上海艾可画廊参展艺术家来自香港的李杰获得Art Future单元“未来大奖”,去年获奖的是魔金石空间代理的艺术家高伟刚。

ART HK 12的新气象

抛开销售成绩,仅就热闹程度而言,ART HK 12从人气上进一步巩固了其亚洲地区顶级博览会的称号,给予展商和藏家足够的信心。针对上一届产生的问题,本次艺博会及时调整,版块的内容虽没有太大改变:仍划分画廊专区、ASIA ONE、ART FUTURE三个板块,但在场地规划和布局上比上届更趋合理,为了回应去年Art HK二楼画廊专区西方画廊集中,三楼则全是亚洲画廊,造成布局不均的质疑。今年组委会着意把Asia One分拆成两个部分,26家位于一楼,23家位于三楼,两层的展示空间内画廊分布均衡,知名画廊在两层中各有分布。Asia One单元被安排在场地的中间部分,与画廊专区相毗邻,这样一来使Asia One显得不那么孤立,可以与其他版块有效地结合在一起,并使参观者参观起来比较方便。同时主办方还创新性地邀请东西方画廊两两配对、一起分享它们在各自地区内的画廊实际操作与知识,还有一些西方画廊在展场外竖起了简体中文或者双语的介绍牌,显示了对中国藏家的重视。

在内容上,东西方画廊带来的作品的质量也令到场的藏家和参观者欣喜,相较于前几届,同一艺术家作品同时出现在多家画廊销售的现象减少,同时更多的参展商特别是亚洲参展商能主动感受到欧美画廊在对待亚洲市场的态度上发生的转变。原先试图使用二线或“剩余”作品试水并对亚洲市场不够重视的情绪在本届有很大改变,无论是在针对亚洲客户熟悉的作品选择上还是固有明星作品的出场上,都不乏大手笔和高质量的精心选择。ASIA ONE的49间亚洲画廊各自推出一位来自亚洲的艺术家个展,参与这一自去年起设立的特别展区。尤其是专门为优秀画廊推荐年青艺术家优质作品而设立的“Art Futures”,吸引了很多高质量的作品。

培育一个独具特色的亚洲市场

虽然早前曾有担忧的声音,担心巴塞尔的入主会使香港国际艺术展(Hong Kong Art Fair),会使ART HK与ART BASEL同质化,失去其关注亚洲市场的独特性,从而成为巴塞尔艺博会的外围活动——在博览会上将会充斥着西方的画廊,并且西方的品味会因此在博览会上占据主导。然而越来越多的参展商反馈的信息看来,亚洲藏家的参与令所有画廊开始重视这一购买力旺盛的亚洲群体趣味。去年,来自悉尼Barry Keldoulis画廊的负责人Barry Keldoulis曾表示, 他注意到亚洲收藏家数量的增加:“在过去的四年里我们注意到,销售对象已经从澳大利亚的外籍人士,转向主要是香港和北京的中国私人收藏。虽然还有一些来自居住香港的外籍澳大利亚社团、以及英国收藏家的支持,但是现在也销向了纽约,甚至销向了有潜力的菲律宾。”亚洲藏家的增加已成为ART HK逐渐显现的趋向,如何保持与亚洲市场的相关性?如何吸引当地买家?是ART HK组委会及所有参展商要共同面对的问题。当画廊看到市场上亚洲买家的增长而激动不已时,一些西方画廊却面临了尴尬的问题,某些艺术家在巴塞尔艺博会毫无销售困难,却在亚洲市场很难被认同。今年一些参展画廊积极的对此作出了应对,以迎合亚洲藏家的趣味,同时也有一些作品如来自韩国的艺术家李禹焕(Lee Ufan)、全光荣(Chun Kwang Young)的作品在亚洲和西方的收藏家中均销售良好。

在ART HK 12会场外,繁荣的香港艺术市场也热火朝天。随着全球经济重心从西方移向亚洲,中国的艺术品市场近年更是蓬勃发展,周边的日本、韩国、东南亚艺术随之产生联动效应,欧美画廊、古董商及艺术品经纪人等均蠢蠢欲动地想进入亚洲的艺术品市场。因为政策服务等的重重困境,现阶段而言,原来北京和上海在亚洲艺术中心的角逐中的优势地位,已经倾斜向了贸易更为自由的香港。位处亚洲与国际联通枢纽的香港,作为贸易自由港对艺术品的出入口都没有管制等便利的条件,使得全球的艺术品商家们将其作为试水亚洲艺术品市场的前沿跳板和立足点。众多国际知名画廊如高古轩、Ben Brown Fine Art和白立方纷纷在香港高调设立分馆。同时香港政府着意创意产业,于2009年成立“创意香港”,推动本港创意经济并引入外资在港经营。西九龙文化艺术区正式启动兴建,逐渐令香港从商贸转口港变成文化产业的交易和转口港。这样的局面,似乎都预示着香港正日益成为对全球藏家和艺术机构有着巨大吸引力的国际艺术之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