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艺术世界2012年6月刊 > 图像世界里的金发现象

艺术世界2012年6月刊

期刊名称

出品人: 郏宗培

主编: 龚彦
主管: 上海文艺出版总社
主办: 上海文艺出版社
承办: 《艺术世界》杂志社 复旦大学视觉艺术学院
国内统一刊号 CN31-1128/J
出版时间: 每月5日出刊
定价: 人民币20元
订阅方式:
1. 通过杂志社订阅

邮局汇款: 上海市徐汇区五原路252弄9号《艺术世界》杂志社 
邮编: 200031
银行转账
开户名: 上海人达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开户行:建设银行上海松江新城支行
帐号:31001937719052502376
注: 北京四环线内可上门订阅 
联系电话:15101155387(李先生)
2. 通过邮局订阅
您可以随时到全国各地邮局办理订阅手续,《艺术世界》邮发代号: 4-306,全年订价 240元

《艺术世界》联系方式:
编辑部
邮箱: artworldedit@gmail.com
电话: 021-64079995
媒介部
邮箱: artworldshanghai@gmail.com
电话: 021-64073787
网络部
邮箱: artworldnet@gmail.com
电话: 021-64476075
传真: 021-64476075
地址: 上海市徐汇区五原路252弄9号
邮编: 200031
网址: www.yishushijie.com

图像世界里的金发现象

2012-06-20    编辑:[周杭瑜]

核心内容: 沃尔夫冈·提尔曼斯拍摄的杂志封面上满是“HELLO!”和“OK!”之类的杂志名称,似乎是对坚持着无限荣耀的、异 性恋的、正确的、金发白肤的当代美学理念的礼赞。提尔曼斯就这种固化观念在媒体图像中的主导地位进行了调查,他将它称为社会的“金色恐怖”。


克里斯特贝尔•斯图尔特(Christabel Stewart) | 文
栾志超 | 译


 
赛斯•普瑞斯和约瑟芬•普瑞德
 
赛斯•普瑞斯,《“塑像”的展览请柬》(Seth Price, invitation for Sculpture ),2006
Courtesy Seth Price and Galerie Isabella Bortolozzi, Berlin

美国艺术家赛斯•普瑞斯(Seth Price)2006 年在柏林伊莎贝拉•波特罗兹画廊(Galerie Isabella Bortolozzi)举办了一场个展。他找了张 20 世纪 50 年代的经典照片放在展览的邀请函上,照片上的女人把头发染成金黄色,嘴角露出浅笑,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她寡淡的脸上那双空洞无趣的眼睛。人们很难说出这 个女人究竟有何魅力或者能带给人怎样的愉悦。她袒胸露乳,但在图片上乳头被涂去了。透过展览的标题,普瑞斯对这个女人裸露的身体进行了描述:《塑像》 (Sculpture )。从这个意义上,普瑞斯的展览对艺术领域区分裸露的人体(the nude)和赤裸的肉体(the naked)的古典二分法进行了探究。

普瑞斯塑 造的女人从生理学上来讲并不成立,她看起来几乎是不真实的;然而,英国艺术家约瑟芬•普瑞德(Josephine Pryde)翻拍他人摄影作品的一件作品,却模糊了有生命之物和无生命之物间的界限。普瑞德在德国的一个公车站发现了一张广告海报,画面中,一个金发女郎 轻抚着一个金发女性人体模型的胸脯。普瑞德将这张作品收入了她 2011 年在布伦史瑞克艺术协会(Kunstverein Braunschweig)举办的个展“塞丽娜(Serena)”中。普瑞德感兴趣的是照相机如何将对象转换为商品。通过对日常中找到的广告海报进行重 拍,普瑞德让活生生的女孩和商店衣架模特看起来就像是一对相似且怪异的金发克隆人。


 
约瑟芬•普瑞德,摘自《塞丽娜》(Josephine Pryde,from Serena ),2001
由 Kunstverein Braunschwei出版,Courtesy Josephine Pryde and Kunstverein Braunschweig


弗朗西斯•皮卡比亚和马克•莱奇


 
弗朗西斯•皮卡比亚,《黑发女郎与金发女郎》(Francis Picabia, La brune et la blonde ), 1941-42
Courtesy Francis Picabia and Hauser & Wirth

弗朗西斯•皮卡比亚(Francis Picabia)在 1941 到 1942年间创作了绘画《黑发女郎与金发女郎》(La brune et la blonde )。直到不久之前,这幅作品还被认为是他最过时的艺术作品。策展人艾莉森•金格拉斯(Alison Gingeras)在展览“‘亲爱的画家,为我画像吧……’——自皮卡比亚晚期作品以来的人像绘画”(“Dear Painter, Paint Me…”Painting the Figure Since Late Picabia,蓬皮杜艺术中心,2002)中,试图对这幅老式的肖像画作品重新进行语境化。在展览中,皮卡比亚投射爱欲的人像绘画(画中画了一个裸体的 黑发女子和一个衣衫凌乱的金发女子)与其他的当代肖像画并置在墙上,比如伊丽莎白•佩顿(Elizabeth Peyton)创作的尼克•雷尔夫(Nick Relph)和迈克•克拉克(Michael Clark)的素描。

马克•莱奇 (Mark Leckey)在他的宣传照中呈现了一种富于当代性的自我肖像。2008 年,他在布伦史瑞克艺术协会举办的“居民(Resident)”展和获得特纳奖的展览中展出了这幅摄影图片。在这幅作品中,金发的艺术家身旁盈然而立着一 位戴红色假发的异装癖者。这张照片既是洛克西音乐团(Roxy Music)的专辑封面,又是对皮卡比亚绘画的风情女人的引喻(请联想 20 世纪 40 年代美国空军的美女挂图)。


 
马克•莱奇,《居民》宣传照(Mark Leckey, promotional image for Resident ), 2008
Mark Blower|摄,Courtesy Mark Leckey
 
 
雅各布•赫尔特和埃拉德•拉斯里


 
雅各布•赫尔特,《美国影像》(Jacob Holdt,American Pictures ),第 205 页,1992
由哥本哈根美国影像基金会(the American Pictures Foundation, Copenhagen)出版, Courtesy Jacob Holdt
www.american-pictures.com

雅 各布•赫尔特(Jacob Holdt)的《美国影像》(American Pictures )是本不同寻常的摄影图册。书中集结的图片都是赫尔特在 20 世纪 70 年代到 80 年代间拍摄或收集的。那段时间,他在美国过着坎坷艰难的生活。这些照片某种程度上记录了他以个人经历对种族问题的根源的体会和了解。《美国影像》这一项目 从未以艺术摄影来自居,赫尔特只是将这些图片制作成一本图书或者在时长 8 小时的幻灯片放映会来呈现它们。本段文章是对这本图书第 205 页的缩写。这页右上角有段醒目的广告词:“金发丽人拥有一切。”这句话印证着赫尔特所说的“白种人资本主义的心理学恐惧”。这种压倒性文化的主导地位导致 了某种结果,这页下方的图片上将它暴露出来。图片上,一个黑皮肤女人涂着美白乳液,正在将她自然卷曲的头发拉直。

埃拉德•拉斯里 (Elad Lassry)同样将原创的、偶得的和收藏的图片结合起来,但他的结合仅仅从纯粹的美学意图出发。拉斯里出生于以色列,现居住在洛杉矶。这位年轻艺术家透 过美国社会色彩斑斓的视觉表征来对这一社会进行思考。他在作品中,将这些视觉表征转换成艺术。拉斯里认为自己属于“后—图像”一代(post- picture generation)。他创作通俗易售的图片拼贴作品,图片来源可以是任何广告性图片。


 
埃拉德•拉斯里,《特写,女人面孔中多样的情绪与意义(第 2 册)》
(Elad Lassry,In Close-Up, the Many Moods and Meanings in a Woman's Face 2) ,2007
Courtesy David Kordansky Gallery, Los Angeles
 
 
沃尔夫冈•提尔曼斯和《艺术文本》


 
左:沃尔夫冈•提尔曼斯《英国地铁杂志亭》(Wolfgang Tillmans, Magazine Rack UK Metro ),2007,Courtesy Wolfgang Tillmans
右:《艺术文本》封面(Texte Zur Kunst covers),2004 年 3 月第 53 期与 2003 年 12 月第 52 期,Courtesy Texte Zur Kunst

沃尔夫冈•提尔曼斯(Wolfgang Tillmans)2007 年时将英国一家杂志亭堆得层层叠叠的货架拍摄了下来。一排排的杂志封面上满是“HELLO!”和“OK!”之类的杂志名称,似乎是对坚持着无限荣耀的、异 性恋的、正确的、金发白肤的当代美学理念的礼赞。提尔曼斯就这种固化观念在媒体图像中的主导地位进行了调查,他将它称为社会的“金色恐怖”。

金发男子和金发女郎有时会出现在德国激进杂志《艺术文本》(Texte Zur Kunst )的封面上。《艺术文本》杂志的主要内容是艺术批评,与主流媒体的趣味相去甚远。他们选择金发人物做封面或许是为了提高发行量,或许是试图以反讽形式激起对大众文化的反思。
 
 
约翰•巴尔代萨里


 
约翰•巴尔代萨里,《亲吻系列明信片:西蒙尼棕榈树(靠近)》
(John Baldessari,postcard of Kissing Series: Simone Palm Trees (Near) ),1975,Courtesy John Baldessari

最后要说的是,在写本篇文章的那个早上,我收到约翰•巴尔代萨里(John Baldessari)寄来的明信片。他在明信片上写道:“送你一个金发女郎……爱你的 Jb 和 ebx。”明信片上的两幅并列的人像照,再现了业余摄影手法制造金发女子“亲吻”棕榈树的错觉,它们曾被收录在巴尔代萨里在泰特现代美术馆(Tate Modern)举办的个展“纯粹的美”(Pure Beauty)之中。巴尔代萨里时常以游戏的方式做观念艺术,他的作品《将四个球扔到空中构成一个正方形》(ThrowingFour Balls in the Air to Get a Square )完美阐释了他的观念艺术。这一作品由36张系列照片构成,记录了巴尔代萨里为拍摄下四个球在空中构成完美正方形的的瞬间而做的一次次努力——这张“法国 新视觉幻法”的明信片也不例外地再现了他的游戏。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