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画廊2012年5月刊 > 山村幸则:创作我所见之物

画廊2012年5月刊

期刊名称
·杂志名称: 《画廊》
·主办机构: 广东岭南美术出版社
·社长  : 徐南铁
·出版  : 广东岭南美术出版社
·杂志社地址: 广州市广园快速路汇景路汇苑街17号
·联系电话: (020)22131512
·传真  : (020)34114312
·电子邮箱: HL

山村幸则:创作我所见之物

2012-05-25    编辑:[周杭瑜]

《画廊》:您参加过哪些驻地计划?是如何获得这些驻地计划的邀请的?

山村幸则(一下简称“山村”):参加过很多国家的驻地计划,我从2002年开始参与驻地计划,至今参加过二十多个项目。这些计划有邀请的,也有申请的。申请的话要先看你的计划方案和之前的一些作品,如果你的方案跟这次项目的主题吻合,就会邀请你参加这个项目。

《画廊》:您参加过很多国家的驻地计划,各个机构的驻留机制有哪些异同?

山 村:这些机构一般都有提供住宿之类的,对创作一般没有要求和限制。

《画廊》:这些作品是给当地收藏吗?

山 村:有给机构收藏的,有直接放在户外作为公共作品的,也有展览结束后就肢解的,按照作品的类型而定。

《画廊》:在驻留计划中,艺术家获得了什么?有没有报酬?

山 村:在这个过程中,我更关注的是体验,到各个国家去了解他们的风土人情,与不同的人相处,可以激发我创作的灵感,并把各个城市的特色融汇到我的作品中,这对我来说是不错的体验和经验。在我看来,报酬反而是其次的,不是那么重要的东西。我有自己的工作,在学校当老师,这些收入能支持我的生活。


《画廊》:每个城市的文化和环境各异,在您看来,是不是每次的驻留项目都是独立创作,相互之间没有内在的联系呢?
山 村:因为驻地计划需要跟当代的文化特质相联,大部分的作品都有独立性,所选用的材质更加接近当地。但这也要视情况而定,现在越来越多的艺术家会把他们的理念延续在作品中,并与当地文化有关。

我想做一些作品,是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做过的作品,虽然大家所看到的作品好像是不同的,但是每次做作品的时候都会有一些想法和思考,这些思考都会存在自己的心里,虽然大家看到每次的作品材料和表现的方式都不一样,但是在我心里会有一种连在一起的感觉,储蓄在一起,然后再使用,在内心方面的感觉只是大家看不到,但是却是有的。

《画廊》:您到过很多国家或地区参加驻地计划,您是如何把当地的环境与您的创作思维联系起来创作的?您是如何从陌生的环境中获取灵感的?

山 村:我到达一个国家之后,都会先到当地跟当地的人们接触,文化吸收、消化后再创作,这是驻地创作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像这次这样,我不带任何东西过来,都是到了当地再买,这是我跟当地人接触的一种方式。因为我希望能全心投入到新的环境,感受当地的文化气息。这些接触和感受,给我创作的灵感。对我来说,到当地体验也是我作品的一部分。从这些生活体验、人与人的交流中发现我的Idea。在我看来,驻留项目主要是构思Idea的过程需要消耗比较长的时间,而创作反而很快。我一般都是创作我所见之物。

《画廊》:一个艺术家到达新的环境,所见所闻的新鲜事物在当地人看来也许是习以为常的,也许出来的作品对当地来说可能是一个特别的文化注入,可能是奇特的,却也可能不一定充满新意,您如何看待由文化结合或冲突产生的作品?

山 村:虽然这些是很日常的东西,但是对于艺术家而言却是新鲜的,同时可以激发当地的人们从另一个角度看待这些问题或现象。

《画廊》:您觉得驻留计划的魅力在哪里?

山 村:驻留项目的魅力在于人与人的交流,在这些交流中激发我的创作。

《画廊》:您觉得驻留项目和在工作室创作有何不同?

山 村:驻留项目更讲究的是Idea;在工作室,更讲究的是技法,可以无限地研究各种创作方式。我也有工作室,在工作室里,我会慢慢创作一些作品,看看如何把作品做得更加好。但驻留项目给我另一种不一样的创作体验,每到一个城市,我都会有无限的陌生感。不是只是去一个地方,而是去世界各个地方,而且现在一直还保存着这种陌生的感觉,这种陌生感很好地激发了我的创作。

《画廊》:驻留项目不像一般的创作,而是有一定的时间限制,您是如何在有限的时间里完成您所想的作品的?

山 村:是的,这的确是个很大的问题。在不断地参与这些项目中,随着体验的增加,自信也增加,我在创作作品的时候比较自信,对时间的拿捏比较有把握。

《画廊》:53这个展览,您是如何获得邀请的?接到邀请后来到广州之前,您已经开始构思作品吗?能详细说一下您的创作过程吗?

山 村:这次参展的作品是我到了广州后才开始的,其中有一个作品是关于“福”的作品。这件作品中的元素是我这几天在广州生活后感触最深的,我去了喝茶、去了公园、去了商场。我觉得饮茶文化、盆栽在他们的生活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而“福”也是广州人很喜欢的一个字,也是我非常感兴趣的一个字,所以创作了这件作品,把在广州所有感受到的幸福集合起来综合为一幅画。这件作品大概是3米×3米,是由一万张写着“福”字的小卡片组成,拼成一个大大的“福”字。观众可以摘下这些小卡片,幸福都会到大家的家里,在“福”背后写着“壹拾叁亿”。在开幕的前一晚,我还在赶工完成这件作品。其他的日本艺术家已经把作品做好了,就过来帮我,是我们一起把这件作品完成的,非常感谢他们。(采编:何妍婷 by Ivy He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