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看艺术2012/04月 > 春拍征集为何这么难?

看艺术2012/04月

-回款问题集体爆发

期刊名称

春拍征集为何这么难?

2012-04-17    编辑:[周杭瑜]

在往年的这个时候,想必大家手头已经能收到不少拍卖公司春季大拍的图录了,但今年人们则突然发现,往年早早到来的春拍图录姗姗来迟了。究其原因无非是今年春拍征集的难度太大。去年秋季拍卖突然而至的行情盘整打了大家一个措手不及,不少高价位的拍品流拍或仅仅在叫价两三口之后便草草成交。该卖掉的没卖掉,该飙高的没飙高,想必不少藏家对此都颇为不满,再想让他们送拍就可谓是难于上青天了,其实这也是人之常情,之前大家在高价位购进,除非万不得已很少有人会选择贱卖手中的藏品,所以今年人们惜售造成不少买家都持有观望的心态,这种反复犹豫不定的心理是让拍卖公司纠结不已。另外一个观点尤其鲜明,中国拍卖发展了近二十年,在去年终于挤掉美国成为了全球艺术品市场最重要的城市,注意,是最重要,没有“之一”。短短近20 年的时间走过了别人一百年的路,或多或少都会透支一些明天的资源,所以现在出现征集难的情况自然也就不奇怪了。在这次话题的讨论中,老生常谈的不付款问题依然占据了极其重要的地位。买了拖着不给钱,虽然时间长,但好坏还是给钱,最可恶的则是买完不付款的人。按照中拍协发布的报告,在2010 年竟然有近50% 的过千万元未成功交割,这个比率不能不说有点高的吓人。那2011 年如何,在这里就不提了,想必好也好不到哪里去。于老师和曹总都着重提了这个问题,更是把回款问题提升到了关乎艺术品生死存亡的高度,我认为也是如此。就像曹总所说,这个行业与其他行业不同,在金钱交易之外还将就信誉,自古买卖双方就是在信誉基础之上进行的交易,但现在如果信誉丧失,就关乎这个行业的基础了。在上期杂志里,新疆广汇的包老师直言,如果要走出艺术品市场的困境,应该关掉70% 的拍卖公司和裁剪70% 的拍品数量,这一观点得到了大家的认同,小编想想也是,动辄上千件的拍品,除非是碰到势在必得的东西,谁会从头盯到尾呢?场内人少,买气自然就稀少,所以又回到了卖家惜售和资源透支的问题,说到底这也是个恶性循环。我们这个选题的选择,就是想讨论出一个有益于市场健康稳固发展的途径,减少拍品数量,提高拍品质量,寻找强有力的制约回款问题的方法,是眼下最应当去做的事情。

颜明 征集难也有好的一面

对于春拍征集难这个问题,颜明老师有着自己的自己的见解,凡是都有两面性。对于拍卖公司来说头疼要死的征集问题,也在一定程度上有好的一面。征集难,作品数量的减少恰恰保持了市场中的饥饿感,无形中是一种饥饿的销售方法,刺激了买家的购买欲望。有多少人愿意卖小编不敢说,但今年春季肯定有大批的买家愿意买,进行建仓补货。另外海外本土拍卖的兴起也在一定程度上分流了原本就稀少的艺术品资源,这无异于雪上加霜,看来想要度过征集难这道坎儿,还真是不容易。

看艺术= 看 颜明= 颜

一分为二的看征集难

看:你怎么看春季拍卖公司的征集困难?颜:这个情况我们要分两个方面来看,拍卖公司春季的征集困难固然是不乐观,但也有好的一面。这样一来,反倒会让市场有一种饥饿感,在一定程度上会刺激拍场上买家的购买欲望。类似苏富比每次上拍的作品数量都很少,春秋两季大拍一本书200 多件东西拍得非常好。这就是一种饥饿的销售方法,所以我觉得今年春季市场的价格反而跌不下来。看:征集困难的原因有哪些?颜:最大的原因肯定是卖家的惜售。而卖家的惜售则是由多个方面造成的。首先是结账难,拖欠款现象太严重,在拿不到成交款项的情况下,藏家很难决定再次拿出作品上拍。第二是对市场经济形势的信心不足,一些藏家认为今年市场处于调整期,市场行情的波动难以达到他们对于作品价值的期望,自然也就对拿出作品上拍显得犹豫不决,大多数选择了以观望为主。另外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内地艺术品市场的外围,特别是内地公司的征集重镇日本和美国,当地不少本土拍卖公司拍得不亦乐乎。像纽约苏富比在古画上下了很大功夫,征集的作品很不错,估价也相对较低,上次古画的首拍非常成功,我相信这次也会拍得很好,甚至好于上一次。这样外围本土拍卖巩固了之后,吸引了很多当地藏家送拍,尤其是美国的一些藏家。他们对于拍卖公司的选择相对谨慎,加上本身对内地艺术品市场颇有疑虑,不少人选择了在本土送拍,消化了一部分的藏品资源。在内地征集越发困难的情况之下,日本、美国藏品资源分流无疑加大了内地拍卖公司征集的难度。

提高买家佣金造成消极影响

看:这样一来算是内外交困了。颜:是,除了刚才说的,还有一个不能忽视的因素。从去年开始,拍卖公司提高了买家佣金,这对市场也产生了一定的影响。这无疑对艺术品的价值兑现产生了消极作用。交易成本过高让人对投资艺术品有了望而却步的心态。看:但是佳士得、苏富比的佣金好像更高吧?颜:这个问题其实可以深入探讨一下,佳士得、苏富比的佣金确实不低,而且比内地现在的佣金水平还要高不少。但佳士得、苏富比的海外运营和交易成本大约是国内公司的5 到10 倍,所以他们的佣金会高一些,但就书画而言国外公司一场拍卖几个亿可能就满足了。而内地拍卖公司书画部分占到了总成交额的70% 到80% 左右,不可能像苏富比那样每年四五个亿的成交额就满足。加上佳士得、苏富比拍品征集的范围是全球,很多东西来自海外,具有相当的竞争力。人们在考虑品质好、价格低的同时,对佣金的考虑自然就弱了许多。而内地的艺术品市场主要以投资为主,所谓投资就是在短时间内不断在拍卖行换手变现,这样一来交易成本自然逐次提高,对买家的积极性必然会产生消极影响。

寻求“生货”增加征集难度

看:这几年随着市场发展,拍卖公司的数量也增加了不少,这也是征集困难的原因之一吧。颜:这个数量大,其实是两个“量”,一个是拍卖公司的数量大,另一个就是拍品数量大。拍品数量多,但其中一部分是意义不大的东西上拍,上期杂志包铭山说减掉70% 的量是很有道理的。这些新成立的公司跟市场中的藏家或多或少都有些关系,很多藏家会碍于情面拿出一些东西支持他们。这样一来,藏家手中的东西就分流了,拍卖公司自然就会征集困难。另外随着市场的发展,一些大公司也不大愿意接受周期过短的艺术品上拍,因为拍卖公司都明白这些作品经过多次转手,市场曝光率过高,所以买家接受程度不高,很难卖出一个很好的价钱,寻求“拍场生货”自然也在无形中加大了征集的难度。看:面对征集难的情况,该如何做呢?颜:我认为在这个时候,媒体不要再过分关注总的成交额和成交率如何,而是应该去关注单件作品的成交价格。以前上拍3000 件作品卖了2 亿,现在上拍1000 件卖了1 亿,这样在成交价上其实并没有降低,只是在拍卖公司的营业额上有所降低。所以今年即使成交额比起去年有大幅缩水,也只是营业额上的变化,并不是像一些人所认为的市场要崩盘、要萧条了,这是一个误区。单件作品的成交情况是最考验拍卖公司能力的。

马德光-征集难, 买卖双方都有顾虑

从事书画收藏十多年的马老师,收藏主要以近现代书画为主。他认为在去年那样的市场环境之下,今年春拍的征集难也是人之常情。面对不少藏家都头痛的回款问题,由于多年来和拍卖公司的良好关系,并没有遇到太难接受的回款时间。对于市场,马老师认为到了今年秋季或者明年春季市场肯定会有一个比较好的转向。

看艺术= 看 马德光= 马

拍卖公司与藏家都有顾虑

看:基本上今年各个公司的拍品征集都多多少少出现了征集难的问题,你怎么看?马:征集难在意料之中,也是人之常情。我认为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市场的问题。在去年秋拍中不少拍品没有成交,或者一部分成交拍品的价格并没有达到藏家们的心理期望值,对于这些藏家来说肯定不愿再拿作品出来拍卖。另外对于今年作品的征集,我估计各大拍卖公司肯定不会定高价,这样一来持有惜售心理的藏家肯定不在少数。一件大标的,拍卖公司不敢接,而藏家也不想送,双方都有各自的顾虑,互相担心,这样征集困难的局面就出现了。看:现在不少公司纷纷海外征集,这是一个出路么?马:这并不是完全的解决办法,我昨天看保利十六国征集的展览,他们从海外征集了不少东西,但是真正特别顶级、特别好的作品也不是太多。海外藏家的送拍意愿也同样与中国艺术品市场和中国宏观经济的发展挂钩,现在经济大环境不好,地产持续调控,人们手中的闲置资金有限,今年春拍要像2010 年年底和去年年初出现那么高的价格是不可能了。看:今年肯定也有拍卖公司来找你征集,你给了么?马:是有人来找我征集,我也给了几件送拍。但也仅限于一些小件,大件作品没有给,这也是双方的原因,他们不敢接,我也不太想卖。看:不想卖的原因是舍不得还是对目前市场行情没信心?马:我觉得还是市场的问题,对目前的市场行情持观望态度。看:这几年回款情况越来越凸显,有这方面的顾虑么?马:这个问题确实这几年比较突出,特别是一些高价位的拍品。一个是回款周期很长,短时间内拿不到钱,另外就是买完不付款的问题了。但对我个人来说,毕竟我和拍卖公司接触了这么多年了,在回款的时间上我还是可以承受的,这有一个大家互相照顾的问题。但对于市场中特别高端的拍品,他们的时间长短我不是太清楚,我认为各大拍卖公司给我的时间,还是可以接受的,并没有其他人说的那么严重和复杂。看:你选择拍卖公司的依据是什么?马:其实没什么依据,也没太多可考虑的。这么多年朋友,来征集的话,如果想卖大件了就给一两件,如果不想卖大件就给点小东西。我是比较看重感情这方面的培养,毕竟人是感情动物,大家互相扶持才能发展。像保利、嘉德、匡时、翰海这些公司,我都委托过他们。

咬着牙也要补仓

看:就眼下的市场行情来说,你会买一些东西么?马:作品和价格都合适肯定会买。目前出现征集难得情况,可能会没有太好的作品上拍,但也不一定。有好的作品,咬着牙也要买。2010 年、2011 年买得高了,在如今这种行情之下,大家咬着牙也得买,得补仓,这跟炒股的道理是一样的。买家也需要平衡一下,不能老是在高价位买东西,如果一直高买,哪个藏家也承受不了。我个人比较倾向于书画,特别是近现代书画,其中我大多买齐白石、张大千、徐悲鸿这三个人的作品,不管市场如何,我认为这三个人的行情对于市场来说已经是相当成熟了。看:拍卖公司不太喜欢征集“熟货”而追求“生货”,这对征集难的影响也很大吧?马:这几年以投资为目的进入市场的人士越来越多了,他们运作的周期比较短,换手率较高,你会发现很多作品是春拍成交的,秋天就又拿出来上拍了。这些作品沉淀的时间不够,即使拍卖成功,价格也不会太高。但还是由于艺术品资源的稀缺性,虽然这些作品换手率高,但是拍卖公司如果不征集这部分资源,等你回过头来再想的时候就不一定能征集到了。当然,我也认为好的作品应该空置一段时间再拿出来卖,这样会比较好。看:加上现在的买家出手都比较谨慎了。马:买家为什么出手谨慎呢?都怕买了之后被市场给套牢。04、05 年曾经有一段时间市场特别火爆,那个时候买了好多,紧接着08 年金融危机到来,都以为被市场套牢,赔的血本无归。但谁知道09 年秋拍,10 年,11 年行情一下又起来了,甚至突破了之前的高度。所以我觉得玩艺术品是需要靠时间的,只要能够挺住最后都能取得胜利,挺不住的自然最后也赚不到钱。今年春天大家都在观望行情的走向,到了秋季和明年春季市场就应该恢复买气了。

朱绍良-不仅拍品难找,质量也在下滑

作为书画的知名藏家的朱绍良,对中国拍卖业近20 年的发展感触颇深,他认为现在市场最大的问题不是东西不好,也不是没有东西,而是在这短短近20 年中,数量可观的经典作品已经各就各位,有的被大藏家收入囊中轻易不肯示人,有的则被公私博物馆收入馆中,仅故宫、上博、首博等国家级博物馆这几年中就多次出手,行使优先购买权购入了不少名品佳构,在如此条件之下,征集拍品难寻、水平下降显然难以避免。在众多公司一窝蜂海外征集热火朝天之时,朱老师也表示了截然不同的观点,认为海外征集作用有限。

看= 看艺术 朱= 朱绍良

重要作品绝迹市场

看:今年春拍,内地不少公司都出现了征集难这个问题,你怎么看这个问题?朱:中国拍卖已经发展了18 年,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发展,艺术品的资源自然会变得愈加稀少,拍品质量也是无法同以前相比。这些年我们在拍场上见到的拍品,都是在市场中经过几轮换手后依旧拿出来上拍的,这些拍品已经被市场定性了,这些是现在大部分公司所能征集到的东西,自然难有上佳的表现。看:也就是说不仅是拍品的资源难找,拍品的质量也在成下滑趋势。朱:对,就拿嘉德1994 年第一槌时的拍卖图录和现在的拍品图录相比,拍品的质量形成了一个质的区别,当然不仅是嘉德,还包括翰海、朵云轩等等。在以前的拍卖中还能看到一些好的作品,而现在这些作品经过多年市场的流通,已经各就各位被人收入囊中。另外一部分经典的高古书画、瓷杂、古籍善本也都被公私博物馆收藏,这部分艺术品的数量是很可观的。像是近几年故宫、上博、首博这些国家级的博物馆和一些私人博物馆都从拍卖这个平台收购了不少东西。看:经典作品被这些公私博物馆收藏之后,基本上是不可能再出现了,所以拍卖公司征集是越来越难,都说要挖地三尺。朱:拍卖这个平台,是从西方引进的一个交易方式,这和我们1949 年以前民国时代的换手是不同的,那个时候多以一对一的交易为主,而现在则是在一个比较公平公开的竞价环境下来达成的交易。艺术品的资源是稀缺的,但是拍卖在中国实验了几年之后,拍卖公司就像雨后春笋一样越来越多,这必然就造成了一个僧多粥少的局面。当然虽然公司很多,但大部分的拍卖公司是不行的,真正能在市场中站住脚,获得市场和藏家肯定的公司数量十分有限。经过这十多年的发展,我们不是说征集不到作品了,也不是我们作品不好,而是这些作品已经各就各位了,这才是最大的问题。比如朵云轩的第一槌、嘉德翰海的第一槌,他们当时很多作品都是被博物馆收购的。例如嘉德石涛的《高呼与可》和隋人《出师颂》,翰海张先的《十咏图》、沈周《仿黄公望富春山居图》等等,你说这些好的作品已经各就各位了,那拍卖公司还能征集到什么?看:这样看来,这也是拍品征集难和拍品质量下降的一个比较直接的原因?朱:是,为了征集拍品,大家就只有把标准降低了,不能像以前一样追求高级别的一级文物,就只有追求二、三级文物了。比如现在市场比较热门的齐白石、张大千和傅抱石的作品,和当年嘉德傅抱石《丽人行》、齐白石山水册页这些东西相比是完全不一样的,水平在下降。拿今年春季的征集来说,嘉德和保利都纷纷海外征集,力度越来越大,但是成果有哪些呢?保利这次的十六国观摩展,最好的作品就是乾隆的书画合璧册页、黄宾虹的山水四屏,还有文徵明的《吴中十二景》,这已经是很不错了,据说也是花了很大代价,仅十六国的征集费用就有2000 万,所以征集是很辛苦的。像嘉德也是,在台湾待了十七天的时间,然后又去美国,在美国征集又能得到什么呢?我相信也不会比保利强多少。

卖家惜售,行家高位套牢

看:除此之外,卖家的惜售也是一个很大因素吧?朱:对,卖家的惜售是一个很关键的因素。这几年艺术品市场的发展一直呈持续上升的态势,藏家对作品本身都有一个很好的期待,不愿意轻易拿出来拍卖。加上现在经济大环境的原因,房地产、股市不景气,只剩下艺术品市场还可以做,我想大部分的藏家回去选择买东西,而不会在这个时间卖东西,所以藏家惜售就凸显出来了。看:这买和卖的矛盾就很明显,买家愿意买,卖家却不一定愿意卖了。朱:对,真的就是想买,但卖家却未必肯卖。另外一些真正的大藏家,他们对于一些经典的作品肯定是不会轻易卖的,这代表了他的一个身份和在社会上的地位,同样也代表了在收藏上的品味。比如刘益谦买的作品,你说宋徽宗和应真图他会拿出来卖么?赵心的大阅图会拿出来卖么?肯定都是不会的,这些人买了好的作品之后,已经在收藏界奠定了他的地位,他是不会轻易出售的。看:除了这两个因素之外,还有什么其他因素么?朱:我觉得春拍征集难的第三个因素就是拖欠款造成的,这个问题是很严重的。这个问题实际上是左右这次春拍征集难的一个主要问题。比如一些拍卖公司,很多成交作品的款项都没有到账,怎么会好意思再去藏家那里征集呢?作为藏家来讲,到现在都没有和我结账,这次征集怎么还会给你作品?肯定会画一个问号。所以拍卖公司由于拖欠款问题导致了他们在一些藏家、行家手里拿不到货,就造成了征集困难。说到行家,一些行家由于买的东西不好,或者价格高位套牢,他们对市场的期望值过高也造成了他们所买的东西再换手拍卖很难成交。看:对行家来说,行情可能是最纠结的问题了吧?朱:例如2010 年春季100 万买了齐白石,秋季能卖150 万,那作为行家肯定乐意出手。但现在不同了,你2011 年买的齐白石300 万,而现在可能连200 万都卖不出,那作为行家肯定不愿出手,这就是我们说的高位套牢,也是行家不愿把货拿出来的最主要原因。但我还是相信一点,今年的春拍可能会很出乎大家意料,如果有好的作品出现依旧会创造出好的价格。我们对好东西的定位是这件作品是否会被大家追逐和受到国家认可。任何一家国家级博物馆,肯定不会去拍场中买齐白石、张大千,因为馆里有更好的作品存在,而如果是一件精美的瓷器或者古画,那国家肯定会乐于收购,所以有国家在做后盾,这个市场还有什么可害怕的?

拍卖公司数量众多,僧多粥少

看:拍卖公司越来越多,也是一个很大问题吧?朱:这是第四点,拍卖公司太多了,特别是海外征集,原来只有保利、嘉德在做,现在却有十几家公司在做,资源好比一碗饭,抢的人多了,每个人碗里的自然就少了。另外即使有一些好作品,由于拍卖公司众多,拍品分散,质量不集中,有些可以做成一个专题或专场,但由于作品分散不够一定的量,就只有分开拍卖,这样不少好作品也就淹没在海量的拍品中了。看:现在不仅拍卖公司多,每个公司的拍品量也够吓人的了。朱:拍品量是多,但大部分都是不值得买的,甚至百分之九十五都不值得买,只有百分之五的精品可以买。所以任何一个拍卖公司都会有好东西,就看你是否有慧眼去认识了,不能随着市场热潮去买,那肯定不行。

海外征集作用有限

看:现在看来,海外征集是个趋势,海外征集真能征到好东西么?朱:我看未必,1984 年开始国内一些鉴定大家们都陆续远赴重洋去海外看一些作品,基本上来讲藏品是相对集中的。比如美国可能集中在翁万戈或者洛克菲勒、迈克•冯这些家族里,其他人偶尔有那么一件两件好作品作为点缀就已经不错了。并且即便是这些重要藏家手中的作品水平也是参差不齐,精品数量相当有限,比如日本“有邻大观”里仅有两成是精品,像迈克•冯、王季迁这些家族的精品也不会太多,更不要提公开征集能碰到的精品了。所以海外征集我认为只是壮壮声势,像匡时收到元人手卷的这种机会,是比较难得的。看:他们今年又征集到吴之镇的《种菜诗》。朱:是,匡时在古代书画所下的力度和功夫我认为在这几家拍卖公司中最好的,首先是董国强个人对古代书画的热衷,他有他的独到之处,这是其他拍卖公司都应该去学习的。这次的《种菜诗》我认为是我们近18 年来拍场出现的一件很难得的作品,这不在乎于他是宋元明清,而是它给我们提供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史料价值。这幅作品在其他公司未必会有匡时拍卖的成绩好。看:香港苏富比、佳士得也有征集难的状况吧?朱:拍卖是一个特殊的行业,不能像银行、地产公司、律师事务所那样按部就班的去做,香港佳士得、苏富比相反现在要向内地的一些公司来学习,我和他们交流过,他们也面临一个征集难的问题。随着内地拍卖市场的发展,他们的客户资源有一部分是和内地公司冲突的,特别是在中国书画方面。内地公司书画一直是强项,所以佳士得、苏富比在征集上并不占优,但瓷器方面他们的优势还是很明显的。像油画方面其实保利嘉德也已经逐渐超过佳士得、苏富比了,我觉得内地拍卖公司其实不要一窝蜂的海外征集抢资源,其实没有必要。看:就是因为国内征不到,才朝海外走的吧?朱:国内征集的确是困难,但只要不做那么多数量,把作品本身也研究明白,就会有不错的收获。像匡时学习,把功夫做到家,搞特色,不要征集来的东西库房里一放就不管了,不管五千万还是一个亿让市场去检验,考大家的眼力,这是不行的,一定要把作品研究清楚。董国强为瑞鹤诗出了一本书,没有人能说作品不好,书里写的很到位,所以人家拍得很好。所以这个时候面对征集困难的局面,一定要修炼拍卖公司的内功,把功夫做到家,海外抢资源并不能解决征集难的问题,拍卖公司还是要从自身上找出解决问题的方法。

在采访完朱老师不久,纽约苏富比打响了2012 春季拍卖的第一枪,一时间不知多少目光都转向了大洋彼岸的纽约城,虽然那边举槌,但却牵动着内地艺术品市场不少大佬的心。正如朱老师在采访中所表达的观点,今年的市场会有一些出乎意料的行情出现,果不其然,纽约苏富比的中国书画专场拍卖就有了出乎意料的兴奋点。共163 件中国古代书画精品,有119 件成交,专场总成交额3516.2 万美金,成交率则达到了73%。其中南宋四帝所书的团扇和斗方则达到了568.2 万美元,被一台湾买家摘得。这次古代书画的行情爆发也可以说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次回归,在市场调整的今天,古代书画的价值逐渐被人们所认同。

米景阳-征集难并不是市场不好

画家、收藏家米景阳先生对于征集难的问题直言是由于经济大环境的问题,不少藏家会选择观望来应对今年的春拍。而对于结款难的问题,米老师认为是整个拍卖市场需要规范,同时学习苏富比、佳士得的经验,采用法律手段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这样才能让市场养成一个良好的风气,从而让市场继续健康发展。同时,近几年来拍卖市场快速发展,拍卖公司数量和拍品数量直线上升,这也给艺术品市场带来了后遗症,米老师的观点是如果大拍卖公司和拍协都发挥一些作用,这个市场会更好。

看艺术= 看 米景阳= 米

藏家观望影响春拍征集

看:对于今年拍卖公司的征集,你怎么看?米:征集应该比较难吧,这是经济大环境的问题,可能市场确实是不如去年春天那么好,但不能说市场不好。对比艺术品市场发展的状况,像国外市场发展是很缓慢的,因为艺术品在的流通时间非常长,一个藏家买了一件作品之后会放置很久,轻易不会再拿出在交易。而对于国内的艺术品市场来说,由于整个经济大环境的发展很快,所以艺术品市场也是在飞速的往上发展,市场有起伏波动是很正常的,无非是我们起伏得强烈了一些,但总的来看这几年也趋于稳定了,一些人买的东西也能存得住。海外总说中国没有收藏家,买卖换手的很快,但这真的只是一部分人的表现,有钱有懂得艺术的人并不是这样。看:去年秋拍确实波动挺大。米:去年秋拍确实是一个转折点,流通在艺术品市场中的资金很紧张,所以造成了今年春拍不如去年春拍那么猛,很多人产生了观望的想法。所以今年春季拍卖公司找藏家、行家去征集,这个过程就变得有些困难,但肯定不会难到无法展开征集的程度。到现在这个时候,各大拍卖公司的图录还没有发下来,这和征集难肯定也是有一定关联的,征集的时间就要比过去久一些。今年藏家拿出作品来上拍,确实很大一部分人观望的想法比较浓。

回款问题不容忽视

看:由于市场原因,不少藏家都惜售。也有很多藏家是出于收藏的考虑不轻易放货,这也会造成市场艺术品稀缺吧?米:国外有一些人买了东西不会轻易拿出来,肯定国内也有这么一部分人。但收藏家都会对自己的收藏体系做一个梳理,每年都会根据市场上出现的作品重新规划,在这么多年的收藏当中,人们的学识也在发生变化,对很多作品都有自己的重新再认识,所以也会拿出一部分作品进入市场来进行调换,这是一个必然的过程。这样也会有艺术品不断的进入市场,而且也都是放置了一段时间的作品。这对市场来说也是个正常现象。收藏其实就像流水一样,不断地起伏向前走。看:市场中的结款难,也给藏家带来了不少疑虑吧?米:对,那是当然,这个原因是非常严重的。这是我们这个艺术品市场发展20 年还不够健全的一个现象。尤其是在去年下半年资金方面比较紧张的时候,这一点会体现得更加明显。我们的拍卖市场还没有进入到一个完全规范的程度,比如像海外市场那样,七天不付款就会给你点颜色看看。而现在的情况是,去年未付款的比例还是相当大的,你说去年的款项还没有结清,今年我可能还拿东西出来拍卖呢?我们这个市场还是需要更加的规范。对于这一点,拍卖公司应该强硬起来,你只要签了字却不付款,我马上可以告你,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问题。这样时间久了,人们就会养成按时付款的良好习惯,这需要一个过程。拍卖公司现在是越来越多,如何来管理拍卖公司,现在是拍协来管,拍协在制度上各方面不严格起来,那市场肯定会比较混乱,所以市场不管是不行的。看:拍卖公司越来越多,上拍数量越来越大,但整个市场的资源有限,这样一个狼多肉少的局面也造成了征集的困难,竞争太激烈了。米:其实在这一点上,拍协可以很好的发挥作用来引导拍卖这个行业。大公司、小公司分别可以拍什么,大概一场拍卖会最多能上拍多少件拍品这都是可以做出规定来管理的。像是现在不少大公司,一季大拍20 多本图录,这怎么拍?藏家怎么有功夫看?加上不少小拍卖公司还有整体假的现象,这个市场自然就不太好做。如果大拍卖公司节制一下,二三级的拍品就可以流向小公司上拍,这样小公司也不会整体拍假,分工明确,对市场也有好处,买家到哪里能买到什么样的东西也就十分了然。看:国内征集难,不少公司纷纷奔赴海外征集,你怎么看?米:海外征集起不了太决定性的左右,其实并不能完全解决征集难的问题。要解决征集难只有依靠时间了,比如近代书法主要的藏品资源还是再国内,这就要看国内的藏家什么时候愿意拿出来了。

于丰胜-征集难缘于买家惜售和回款

于老师认为征集难的原因很复杂,由于去年的行情的调整,会有不少买家对市场缺乏信心。并且不少人是在较高价位的情况下购买的书画,在如今春拍形式并不明朗的情况下让他们出货显然不太可能。但于老师还是对市场很乐观的,这点从纽约苏富比和现在最近嘉德四季的拍卖中就能看出,这个市场依然是买气旺盛,各路买家摩拳擦掌。

看艺术= 看 于丰胜= 于

征集难的原因是复杂的

看:今年拍卖公司征集这么困难,你怎么看?于:征集难是多种原因造成的,一个就是藏家的惜售,由于去年年底秋季拍卖行情的波动,藏家在高价位时买的拍品此时显然不愿在此时拿出来拍卖,对市场信心不足。另一个是现在艺术品市场中拍卖公司多,拍品的数量也多,拍卖公司的服务和拍品的质量同样是良莠不齐,在无形当中造成了行业的竞争混乱。但和此相反的却是今年市场中的买家,各个摩拳擦掌等着买好东西。像前几天纽约苏富比拍卖和这几天的嘉德四季,买气都是相当旺的。所以征集难是有多种原因,但市场是没有问题的。主要还是藏家因为行情调整的犹豫不决,一般进入市场买画的人都并不缺钱,真正遇到问题的是把艺术品当做股票来炒作的人,这种人用股票手法进入艺术品市场,在行情调整的时候就容易遇到资金链断的问题,所以征集难的情况是比较复杂的。看:现在有种海外征集的大趋势,你怎么看?于:其实海外征集已经进行了很多年,相信剩下的资源也是很有限的。从去年年底的市场调整中,我们可以吸取一个经验教训,就是熟货,经常在市场中参与交易的作品已经很难被买家所接受了。所以拍卖公司在今年春拍的征集中就想方设法、挖地三尺的寻找很少,甚至是从来没有再市面上出现过的作品。这类作品当然在海外可能会更多一些。海外虽然有不少高精尖的作品,但与内地相比相对较为分散,所以征集的费用就太大了。现在各个拍卖公司在举办每季大拍中都必须准备几个镇场子的作品来撑起一整场拍卖,如果缺了这些亮点,拍卖公司就很难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立稳脚跟。特别是熟货人们都看惯了,在拿那些东西去卖就比较难了。

回款问题会拖垮市场

看:其实快进快出对市场伤害是很大的。于:对,买艺术品和买股票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艺术品不能频繁交易。中国艺术品市场发展了近20 年,就看现在真正的大赢家来看,都是一些传统的大藏家。他们十分沉得住气,以前很便宜买的东西放了几十年之后都有了不错的回报。快进快出就在无形中降低了艺术品的身价,最近石油的涨价必然会带动许多行业一起涨价,所以艺术品市场必然还是呈一个上涨的趋势。只要能够沉得住气,最后肯定都是大赢家。书画的价格肯定还是要涨。为什么苏富比、佳士得每次拍卖无论市场的好与不好数量都保持在二三百件左右?这就值得我们去学习,国内每场拍卖的拍品数量太多了,而且质量参差不齐,供过于求,问题就出现了。看:回款也是影响今年春季征集的一个重要因素,拍卖公司都很纠结。于:这是个大问题,对市场的影响非常大。像我在拍场上买画,全都是当天付款和提货,从不会拖款,无论是之前在嘉德买的七百万的货还是在杭州买的将近一千万的货,都是马上交钱,绝不拖延。回款难的问题我认为是特别的严重,会对市场的发展造成相当恶劣的影响。我个人是最反感拖款甚至是不付款的人,如果你不举,叫价前一口的人没准付款却很好,你这就严重干扰了拍场的成交。你在拍场上举得豪气,一口叫价好几百万,在场上也算是风云人物,但最后却不交钱,这真的是很恶劣。这种风气一旦兴盛起来,是会把整个艺术品市场拖垮的。相比内地公司,苏富比、佳士得这类公司在对不付款或欠款的问题上就比较坚决,基本上都会采用法律手段来解决,内地公司则很少会采取这样的措施。其实香港苏富比、佳士得他们的客户和内地公司的客户相比还是有很大不同的,他们的客户很少会用借贷来的钱进行买卖,而国内这种投资的意味可能相对较为浓烈一些。你去年卖的还没拿到钱,今年你还会送拍么?这是一个连锁反应,回款问题直接影响着这个行业。看:于老师,你有被不付款的经历么?于:有,有一次成交了一幅1500 万的作品,买的人不付款,在拍卖会后找到我说要撇开拍卖公司交易,省掉佣金。我当时就说你给我多少钱我也不卖,我在这一行做了这么久,和各个拍卖公司的关系都很好,我要真这么做的话,拍卖公司得有多恨我啊,所以我肯定不能答应他。所以拖款这个问题不仅拍卖公司讨厌,卖家也是很讨厌的。看:今年春季肯定也有人找你征集,你送拍了么?于:没有,没有给他们。我先是舍不得,然后我还一直在梳理我的藏品,准备在以后做一个专场。比如我还有几十张齐白石的作品,张张都是精品,所以这一次没有送拍。

曹向东-回款问题严重影响春拍征集

对于今年春拍的征集难,曹总认为有两个原因。一是去年市场行情的调整让一些买家惜售,另外就是关乎拍卖公司生存的回款问题。他认为这才是影响今年春拍征集的最大原因。虽然征集比较难,但对于今年的春拍行情曹总认为钱在货也在,唯一值得考量的就是行业间的信誉。今年敬华春拍会有一些调整,首先时间推迟到了六七月左右,然后作品也减少了数量,求稳是今次春拍的首要目标。

看艺术= 看 曹向东= 曹

回款难影响拍卖公司生存

看:对于征集难,作为拍卖人你是怎么看的?曹:今年春季的征集难,我认为是由多个原因造成的。首先是去年秋季开始出现的调整,整个艺术品市场的行情走势滑坡。行情走低主要是这几年随着艺术品市场发展,涌现了很多的拍卖公司,加上拍卖公司上拍拍品数量的扩大,供大于求和拍品质量下降行情下滑的主要原因。第二就是人们一直都在说的买家拖款问题,不付款和拖款是造成今年春拍征集难的最大原因。因为去年的春拍是这几年艺术品市场发展的最高峰,不少人认为今天买明天卖就能赚钱,所以不管手上是否有流动资金或者闲置的资金,就盲目的去买,所以到了秋季就出现了很多资金链的问题,资金紧张,供应不上了。看:作为拍卖公司来讲,也是很难做的吧?曹:拍卖公司现在实际是市场中的弱势群体,没有丝毫的保障。第一就像很多大老板、企业家都不是用自己的身份证办理号牌,一般会找一个小伙子拿二三十万的保证金办理号牌。这个小伙子首先没钱,你要追款都没有办法,这就给拍卖公司带来了很大的困难,我想不仅是我们公司,全国任何的公司包括苏富比和佳士得都存在这方面的困扰。我最近和一些拍卖公司的老总也在商量这个问题,这个问题该如何解决,中国的拍卖公司要如何生存下去,这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个很严峻的问题。看:这对征集的影响也是相当严重了。曹:刚才我首先说的市场滑坡,艺术品市场走低这都不是主要问题,我觉得回款问题才是征集难的最大问题。因为收藏家也好,买家也好,委托方也好,都在中国这个艺术品市场参与了很多年,对市场都有一定的经验,高行情高买,低行情低买,这在心理上对行情都是能够接受的。但回款这个问题就很严重了,拍卖行业是个很讲信誉的行业,一旦产生了信誉危机,拍卖公司就成问题了。就像去年秋拍时,有很多信誉非常好的客人为什么也不付款呢?是因为他们在别的公司委托拍卖拿不到钱,导致资金链断了。

这个市场货、钱都不缺

看:那现在征集的主要目标有哪些?曹:其实在国内,行家、藏家手上都有货,所以对于这个市场来说,其实是货、钱都不缺的,缺失的是这个行业的信誉。像一些藏家手里大名家的作品很多,如果在拍场能够很快的结款,拿到钱,我相信他们还是很愿意把作品拿出来出手,然后更换一些藏品。看:你对海外征集怎么看?曹:我觉得海外藏家首先在心态上比较好,像香港的书画藏家就比内地藏家要好一些,市场行情高一点还是底一点,他们都是保持一个相对平和的心态。因为海外征集价格会便宜,而且是生货,可能在市场上接受程度高一些,会出现一些比较好的价钱。看:在征集当中有什么困难或者意料之外的惊喜么?曹:困难也是有,每家拍卖公司征集肯定都会遇到一些困难。现在拍卖公司这么多,竞争也激烈,出现一件好的拍品肯定大家都想要。作为经营这个行业的人,特别是负责征集的人都是对艺术品充满了热爱。每征集到一件东西肯定都是很快乐的,如果没有这份快乐的归属感很难有人能够坚守在这个行业,所以是需要这份快乐来维持工作的热情。

敬华春拍求稳是主要目标

看:敬华方面有针对市场做出什么调整么?曹:由于公司的一些调整,我把拍卖会延迟到了六七月份。我在考虑一种新的思路来经营敬华,希望能让买家在我们这顺利付款,而卖家在我们这能顺利拿到钱,真正做一个纯洁干净的拍卖公司,我不求规模有多大,但是尽量能让作品的质量好一些。今年春拍我们先力求稳住,从质量上提高,数量上减少,求稳是主要目标。针对一些有着不良记录的买家坚决不办牌,同时提高保证金,我想得罪人得罪在前面。我认为今年的市场好的东西依然价格不菲,从昨天嘉德四季拍卖人山人海中就可以看出,今年市场的前景还是不错的。艺术品市场毕竟和其他市场不一样,行情好的时候你可以出货,行情不好的时候你留着把玩也是可以的。

吴斌-征集难是透支了资源

这几年艺术品市场发展得太快,在极短的时间内透支了未来艺术品市场的资源,这是吴总对于今年征集难的最直接感受。更是感言以前可以在一户藏家手中拿到四五张作品,而现在为了一张作品就要跑很多的藏家,工作量比以前大大增加了。并且认为这段对于拍卖公司颇为纠结的征集难岁月会持续相当的一段时间,需要对此做好心理准备了。今年恒利的春拍缩量格外明显,仅有去年秋季拍品数的三分之一,另外在全国率先举办了傅抱石专场,想必会有不错的收获。

看艺术= 看 吴斌= 吴

征集难会持续相当一段时间

看:今年春拍征集工作遇到困难了么?吴:今年征集确实困难,这是一个行业里普遍的问题。我们也有遇到这个问题,我认为是这个市场把艺术品的资源给透支了,用五年时间才能完成的工作,一年半就完成了,自然就是现在的局面。看:征集难的情况会持续多久?吴:我认为会持续一段时间。因为拍卖公司最大的供货是行家,在艺术品市场中货源的分布,有百分之六十到七十的货是在行家手中,在藏家手中的则只有百分之三十到四十。现在行家有一个最大的问题,他们手中的东西这两年已经卖得差不多了,现在还持有的大多是近期购入的拍品。这些东西一是购入时间短,二是在一个比较高的价位拿到手里的,这样一来就不适合交易,所以可供拍卖公司征集的货源就很少了。本身艺术品就是一种稀缺资源,行家手中卖了一点,没有筹码自然要补一些货,但这批货肯定不可能马上用于交易。一是时间紧,二是价格偏高。所以今年的征集特别困难,铺的面要比以前大很多,以前一个客户可能就征集四五件作品,现在征集200件作品反而需要140 到150 个客户来送拍,工作量加大了很多。

海外资源很快会消耗完

看:海外征集是解决方法么?吴:这个方法持久不了,海外的艺术品资源征集一点就少一点,没有可再生性。海外的东西大多是祖上遗留或早些年购买的,这个资源很快就会消耗完。很多海外送拍的人都是为了变现,一件底价100 万的作品卖了1000 万,他甚至不会用100 万来补货,就是一次性的消耗。当然不排除还是会有进入艺术品市场的人,但是比例非常小,属于个别现象。海外征集一两年内就会把资源消耗光,一是资源越来越少,二是所有的拍卖公司都来抢这份资源,资源少,要的人却多。看:那该如何来解决这个征集问题?马:我认为要依靠公司的品牌和工作的质量。以后拍卖公司的竞争会越来越激烈,虽然现在公司数量在增加,但我认为到2013 年会减少50 家。好东西越来越向好的公司集中,拍卖公司也会越来越细分,比如你适合拍邮票就拍邮票,你适合拍油画就拍油画,综合性的拍卖公司肯定会大浪淘沙,不会剩下几家的。我认为以后中小型的专业化公司可能会生存下来。看:今年的征集工作,有什么心得么?吴:今年是有史以来最难征集的一次,跟客户沟通相当困难,有人怕市场不好,要说服他们送拍,还要以合理的价格来送拍,工作量太大了。我是一个比较有忧患意识的人,去年春拍我就担心会有问题,因为市场太火爆了,到了这样一个点,必然需要回调一下。看:恒利这边有什么相应的调整么?吴:首先是缩量,今年春拍的目标是200 多件,只有去年秋季的三分之一。我们力求稳扎稳打,征集的东西要求可卖性,价格合理。首先对作品的要求提高了,再价格上也抓得比较紧,宁愿做的少,不愿做得多。这次我们做了一个傅抱石的专题,一共有16 件左右,之前没有其他公司这样做过,我们是第一家。看:你今怎么看今年的春拍?吴:我认为春拍市场每个公司的成交额都会有所下降,包括一些大公司,但是只要作品够好,价格就不会出现问题,精品不会下跌,中高端的作品价格要降低,而应酬的作品就没办法成交了。我有一个很重要的观点就是今年春季对于藏家来说会是一个很好的买货时机。价格合理,能买到很多合适的作品。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