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艺术财富2012年03/04月 > 谦逊·洒脱·善学·真挚·愉悦——王晓斌先生的书法人生

艺术财富2012年03/04月

期刊名称

订阅方式
1、刊社订阅:杭州下城区朝晖路209号中山花园风荷苑31D座 邮编310014
2、网上订阅:大艺术网www.zgbigart.com

征订热线
联系人:施琴
联系电话:0571-85173625

汇款地址
户名:中国工商银行杭州朝晖支行本级业务部
账号:622202 1202029563815
收款人:张文浩

邮局汇款
汇款地址:杭州下城区朝晖路209号中山花园风荷苑31D座
邮编:310014
收款人:艺术财富杂志社

谦逊·洒脱·善学·真挚·愉悦——王晓斌先生的书法人生

2012-04-11    编辑:[周杭瑜]

王晓斌

编辑/施琴

晓斌自白:

这么多年来,我深切的感受到,书法就像恋爱和对待你的恋人,是件既快乐又痛苦事情。快乐缘于,有意或无意间写出自己感到满意的作品,每每此时,会有一种深刻的和难于言表的快乐体验,且极想与好友和同好分享,有时这种畅快感甚至能持续多日,但这样的时刻实在太少,更多的日子是缺憾和不满足。因而,常常与好友一块感叹:书法太难,欲想把字写得好一点、另类一点,的确不是件容易的事。因为古人已将书法的法度的建构和造型推向了极致,留给后人的开拓空间实在是太窄。即便完整的继承传统,步古人后尘已经极难,要求变创新更是谈何容易。 ——王晓斌《由杂而专——我与书法》

王佩智说:

晓斌谦虚。他常与书道的朋友说,学书道艰,难在求师。而自己却每每自称学书无师,其实他是很用心地学书,也很用心地不断求师,逢师便拜,大有集百家后而自成一家之概,为求积累,不计名份,安心板凳坐得十年冷。细想想,这似乎矛盾的言行其实是统一的,只不过跑到他一人身上去了,这是他为人谦逊忠厚的惯性表现,责怪不得的。因而,我理解揣摩他说这话的意思,并非无师自通的自我肯定,只是怕因自己学书不精,误了先生的门声,故以无师而自谦。在讲究门派、大师遍地的书道环境里,敢说自己无师是需要勇气的。我见过他先前在不同期刊上发表过的许多书法作品,有些还获了奖,事后他仍不满足,依然拿著作品满世界寻师求教,追求完美。还有这本册子里有那么多大师为他题词勉励,说明他在孜孜不倦地拜师求教,便是明证。安得大师寄剑胆,更幸慧眼识琴心,晓斌福气。这本册子就连我这么好的朋友都未能成为第一个读者,分明又是拜师求艺去了么!——王佩智《道是无师却有师——读王晓斌书法作品》

杨宇全说:

 “北碑南帖”之说自然有其历史渊源,但一味地“尊碑抑帖”或“尊帖抑碑”都是矫枉过正的极端做法。前者虽得到了“气”与“势”,却失却了书法艺术特有的含蓄蕴藉的“韵味”;后者虽得秀雅之姿,却失去了雄强跌宕的骨力。独追前者或后者都有失偏颇,极易带来一些令人欲说还休的“习气”,而只有二者兼顾,才能相得益彰,雄秀兼得。晓斌兄虽说学书较晚,却很好的感知到了这一点。他认为“音乐是离书法最近的一门艺术。书法应如音乐一样抒发性灵,宣泄情绪”。因之,他偏爱畅性抒情、张弛跌宕、充满节奏韵律的行草书,并对张旭、怀素、米南阳、王孟津等先贤遗墨情有独钟。他“取法乎上”,既“师刀”亦“师笔”,多年来一直浸淫在“碑学”与“帖学”之间,自得其乐,流连忘返。因而其腕下之作灵动而不失沉稳,就连写篆隶都多了几分行草书的飘逸与洒脱,这的确是殊为难得的。——杨宇全《健笔凌云意纵横——王晓斌书艺浅谈》

嵇亦工说:

对于书艺,天分与灵性固然很重要,然而文学素养的积累,审美意识的提升,更是不可或缺。这一点在晓斌身上显得尤为突出。晓斌好学且善学,对于各艺术门类都颇感兴趣,也略通一二。工作之余我俩常常扎在一起闲聊,海阔天空,无所不及。更多的是我向他讨教书法,他向我谈诗说文。有时加之小酒助兴,他的才情越发不可遏制。从诗经、楚辞、汉赋,到唐诗、宋词、元曲,你说什么,他背什么,不仅令你拍手叫绝,而且让你汗颜不止。晓斌说,通过习书练字,使他逐步发现了中国汉字篆、隶、真、行、草等诸体之美,也让他深刻领会到中国文学诗文词赋等语言之美。我深信,他能够如此这般地广读博学,日积月累,日后的书法技艺必定会有一个突破性的提升与长进。——嵇亦工《王晓斌印象》

薛年勤说:

晓斌的书作之所以具有感染力,关键在“书如其人”,在于其为真性情的流露。他的作品不做作,不卖弄和顾弄玄虚,落落拓拓,笔笔自然,墨硫玉雪,伸展如意,如诗似画,展示的是一种意境之美,是作者才情、学识、修养的外化和感性显现。

美是艺术创造的根据,任何一种艺术是因为适应了一定的审美需求而兴盛,都是在美的范围内根据美的规范进行有意识的创造。因为人们希望把美带到生活中去。美其实是一种本原现象,它反映到创造精神的无数不同的表现之中,他和自然一样丰富多彩。——薛年勤《艺术见性灵——浅谈晓斌的书艺与为人》

后记:

初识王晓斌先生时,我便已感觉到其性情爽朗,襟怀豁达,为人真诚,这兴许是他二十余年的军旅生涯所造就的,或许是长期从事艺术文化创作而所成修养。作为长辈,他坦言:“书法已成为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内容,甚或毋宁说是一种生存状态。那种状态可以乐己,当别人喜欢,便可娱人。书法不仅可以陶冶情操,更能让人身心都得到锻炼。”所以,当朋友邀请他为公园牌匾题字时,他都会毫不犹豫答应下来,西溪湿地公园“放鹇亭”、半山公园“吟风亭”等都留着他的笔墨,传递着不拘一格的书法之美,传递着只有在杭州所能见到的文化。
他是一位有独立思考和独特见解、有开拓和创新精神的艺术家。他的书法是人文美和自然美的一种诠释。他长期从古人留下的发帖和经典中寻找他所愉悦的包含那些艺术语言和艺术形式以外的东西,当这些东西被他沉淀下来并得到新的描述的时候,他是兴奋并快乐着的,然后赋予了一幅书法以新的感觉和别样的造型。

他常言:“书画相通。从古至今,凡是真正优秀的画家,其书法也是有独到之处的。”所以,即使之前曾学画画,但如今他已不再急于画画,而是沉下心来研究书法。他相信,当时机成熟让他再次用起画笔的时候,那一分火候已是早些年远不可比拟的。而我们也更愿意相信:写字如画画,画画像写字。当谦逊、洒脱、善学、真挚这些品质在书法世界中得到发挥并升华之后,他的书法人生早已充满愉悦之情。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