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库艺术 |2012年<总第26期> > 薛松:重返家园

库艺术 |2012年<总第26期>

期刊名称

 主办机构: 中国库艺术网,江西美术出版社,北京盛世景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社长: 陈政
主编:江涛
联系电话:010-84786155
传真:010-84786155
电子邮箱:kuart@126.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号北京时尚设计广场(D—PARK)D座一层

薛松:重返家园

2012-01-18    编辑:[周杭瑜]


与马列维奇的对话 150cm×180cm 布面丙烯 综合材料 2003

文_子  贤

 我对薛松的作品产生兴趣,是从“我的艺术来源于火”开始的,当视线不断停留在这些用“材料”拼贴制作的作品上时,我才知道,原来这些图像背后,竟然隐藏着一个与火有关的故事,“我的艺术来源于火”是一个再真实不过的现实,这句朴素、真挚的话让人隐隐感到些许浪漫与悲情。

十多年前的一场大火,几乎烧掉了薛松的全部家当,整个工作室在顷刻之间变作废墟,包括他精心绘制的艺术作品,都化作残片与灰烬。这场突如其来的浩劫,让这个对艺术充满热情与渴望的年轻人变得悲伤,也产生了恐惧,同时还带着震惊。命运是如此无常,它让人从来都是无能为力,只能默默承受它的悲与痛,快乐抑或忧伤……薛松也只能在时间里抚平那记忆之痛,一切都过去了,一切还得从新开始,而岁月的流逝恰恰是治愈伤痛最好的良药。其实,“福祸相依” 自古以来都是指导国人的生存哲学,它戏剧性的是发生在薛松的身上,而且是那么的深刻。早在20世纪80年代末,薛松就开始了涂鸦和拼贴等艺术形式的实践与探索,努力寻找着独属于个人的艺术语言,在那个火灾现场,薛松意外的发现了一种新的“材料”,即火烧过的纸的残片,他把这个代表沉重记忆的现成之物,挪用到了画布之上,借用拼贴的形式,在多年的实践后,意外又必然的得到了作品的语言创新与突破,从而形成了延续至今的、成熟的艺术风格。其作品获得了国际、国内批评家、收藏家的广泛认可,而火却是这场艺术变革的催化剂。


至上-与马列维奇对话 150cm×120cm 布面丙烯 综合材料 2010

人的成功绝不仅仅是一场又一场偶然的巧合,也绝不是一个又一个生命的必然!在一系列的偶然与必然不确定的交集中,人类个体遭遇着各自或悲或喜的命运,这就是人生的无常。多年前,火曾经让薛松悲痛不已,多年以后,又是火让薛松得到福祉。在薛松的艺术和生命里,火的确是一个偶然,如若人坐等无常,生命也就失去了些许意义和精彩,正如薛松的成功历程中,火只是一个导火索,更重要的是他身上所具有的敏锐的艺术嗅觉,以及对艺术的不懈追求,那份执著,那份勤奋,那份严谨更是促成薛松艺术获取成功的必然。薛松早期作品中出现的镂空形象,便是他敏锐艺术嗅觉和艺术天分的象征,这是从生活中提取有价值元素运用到创作之中的能力。说起作品中的镂空形象,无论是马、人,还是其他,形的意象来源于薛松在一个拆迁现场的所观所想,正是那眼前瞬间倒下的雕塑带来的一种强烈的视觉和心理震撼,启发了他的思维。他把抽离出来的意象用细节来填满,创造出了那些生动有趣的形象,改变了我们的视觉经验。薛松的创作有一套严谨的程序,从收集素材到制作完成,像写一篇论文,或做一场考古那般谨小慎微!艺术的热情让成功在这偶然与必然之中悄然发生。

也许是源于薛松的人生经历,也许是薛松的性格使然,他的作品里总是展现出一种思辩精神和自身的方法论,正如他自己所说:“我喜欢表现相互矛盾的内容,然后将它们统一起来,这样更有意味”。无论书法系列、山水系列、与大师对话系列,还是都市题材系列,作品之中都蕴藏着对立统一的哲学,有一种诙谐与幽默,有一种温和的批判,还带着一种调侃的真诚。薛松对有记忆的图像是极其敏感的,对他来说,把这些大家熟悉的图像作为符号,是一种沟通与交流的桥梁,这是一种对现成品图像的自觉运用,也是在极力寻求隐藏在这些图像背后的意义,尤其是它们在自己作品中的意义,更是薛松努力探求的目的所在。在书法系列和山水系列中,薛松用自己的带有波普形式的语言,从历史、社会、文化差异,以及语言本体等不同方面或角度,向传统发问,虽然是近乎碎片化的追问,但都有理有据,发人深思。如《地盘》作品中,薛松将不同的书法字体,用拼贴的形式组合在一起,形成一个“群雄割据”的军事地形图,既独立、又共生,似乎也暗藏着重重杀机,地盘的大小似乎是可以变动的,犹如人类历史上,国与国之间的界限与争锋。对话系列《新山水》中,波普的拼贴形式只是语言的表面,薛松将玛丽莲•梦露的经典形象置身于中国山水画中,与画中的人物遥遥相望,游艇在水中行进,战斗机在天空飞翔,这一破碎的现实与乱象,穿越时空,穿越古今,他为这不同的形象重新创造了一个新世界,至于这世界到底在诉说什么,观众大可以发挥自由想象,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四君子》中,薛松将梅、兰、竹、菊字体作为作品的主要形象,每个字体里又描绘着自身物的现实形象,虽然看上去略显平淡,俨然体现着作者本人的另一个层面的思考。在《与马列维奇的对话》里,薛松将自己的拼贴语言与大师马列维奇的艺术创造相结合,既是一种重读,又是一种故意的误读,也是一种消解与重建。薛松的作品是冒险的,也是快乐的,他的思维和实践超越了时空的限制,自由穿梭于没有界限的人与物之中,不停地发问,从微观到宏观,从抽象到具体,无所不包。


拜石图  200cmX100cm  2011年

山高水长  240cmX120cm  2010年

薛松的近作正悄悄的发生着转变,从作品的模糊性、多义性的追求,到现在致力于作品的简化和明确性表达,都与艺术家的思想转变存在必然联系。年轻时代的薛松是叛逆的,批判传统的,而现在的他正重回传统,汲取传统中的养分,重建文化的自信。也许是源于年龄渐长的原因,也许是渴望艺术创造的突破,也许是中国的政治与经济崛起形势下的文化自觉,反正,薛松的心态变了,思路变了,作品也就自然的变了。近作《山石图》、《拜石图》、《奔前程》等作品中,图像更加明确、清晰,没有过多附加的含义,不做作,碎片化的现实感已不再强烈,作品有着质朴与浑厚的特点,是一种理性的传统的回归,给人真实、自然、亲切的感受,批判性已经逐渐从画面中消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对传统的亲昵与暧昧。

近年来,薛松的个展很多,几乎每年都有一到两个,他参加的群展更是为数不少,如此积极的作为,在艺术家中是不多见的。2011年6月份,薛松“穿越历史与时尚——1988-2011回顾展”在上海美术馆拉开帷幕,这既是他对自己20多年艺术实践的有效梳理,也让观众更加直观的目睹了他艺术创作演变的全部历程。薛松曾被西方诸多艺术思潮和艺术流派深度影响,为寻求自己独特的艺术语言,他孜孜不倦的做着各种可能的尝试,从未懈怠过。从对传统的质疑与批判,到今天重回传统,都表现出薛松一往无前的探索精神和勇气!在如此浮躁和唯利是图的今天,薛松对待艺术的态度无疑是一个时代的榜样。

访谈

库艺术(以下简称“库”):在工作室的一次意外大火后,你发现了火烧拼贴的“材料”对吗?

薛松(以下简称“薛”):其实用了很多方法去探索和寻找,但是,因为火更独特一点,火的痕迹是绘画很难达到的。从火灾里面拣东西,很有激情,有点像科学家做实验一样,通宵达旦的,我感觉到会有新的东西出来,但不知道是什么样的。

库: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薛:这是经过很长时间才发现的,那个时候其实很痛苦。

库:你的作品既是温和的,也是批判的。为什么选择这种温和的方式?

薛:可能跟个人的性格有关。

库:你现在作品的“材料”基本都用火焚烧对吗?

薛:前面要经过焚烧,剩下的灰也会用到作品上面去。

库:你用火烧材料的时候很讲究,技术上有没有一定难度?

薛:需要有更多新的技术,现在感到越来越难。其实,有些问题在以前遇到的时候没有解决,现在正一步一步完善,然后把问题解决掉。

库:你的作品里有太多的信息量,似乎有很多的隐喻在里面。

薛:选的图片会帮着我说话,材料本身也会帮助我,尤其是一些深入的问题。像常玉的油画透露出中国骨子里的气质,我很难达到,我只是在皮毛上靠,真正骨子里面的传统精神仍待进一步挖掘。

库:要向传统文化回归?

薛:是的,随着年龄的增长对它越来越感兴趣,它毕竟是血液里流淌着的,没有办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