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艺术与投资 |2011年总第72期 > " 色彩"——蓬皮杜中心可移动博物馆

艺术与投资 |2011年总第72期

期刊名称

《当代艺术与投资》&《艺术与投资》杂志社
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号798艺术区
电话:010-59789041
传真:010-59789041
邮编:100015
邮寄信箱:100015-87信箱
编辑信箱:cnysytz@yahoo.com.cn
网站:www.ai-magazine.cn

广告总监:白瑶
广告热线: 13911531909 / 010-59789530-857
广告信箱:iloveartbaiyao@126.com

广告代理  ADVERTISEMENT AGENTS
上海佰思伯乐广告有限公司
Shanghai Bestpro Advertising Co., Ltd.
Tel: 021-63010499


征订信息

一、邮局汇款
邮购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号798艺术区
 100015-87信箱
邮编:100015
发行信箱:cnysytz@yahoo.com.cn
征订热线:010-59789531-618
传真:010-59789041

二、银行汇款
开户名称:北京伊德赛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开  户  行:北京银行酒仙桥支行
帐  号:01090332000120109057940

定价  PRICE
CNY10  HKD50  USD15  NT120
每月1日出版  Published in 1st per month


主管主办:内蒙古日报社
社址:内蒙古呼和浩特市新华大街61号
出版人  高平   邱晨枫
总编 夏季风
副总编  左靖  卢迎华(特邀)
执行主编  董冰峰
编辑/记者  常旭阳、王昱臣、 谷静
设计总监  黄立慧
美术编辑  齐学芮  灿飞

国际标准刊号  ISSN1003-9341
国内统一刊号  CN15-1078/Z
广告许可证号  1500004000260
法律顾问 戴和平(浙江浙联律师事务所)
 

" 色彩"——蓬皮杜中心可移动博物馆

2011-12-06    编辑:[周杭瑜]

 蓬皮杜中心流动博物馆 展厅设计草图 建筑师Patrick Bouchain 版权:法国乔治蓬皮杜国家艺术文化中心

文、图_彭子琪

10月中旬,蓬皮杜中心的15件重要馆藏作品,在法国中部一个两万多居民的小镇Chaumont免费展出的公益活动引得法国各家媒体争相报道,甚至盖过了同时期举办、往年独领风骚的法国当代艺博会FIAC的风头。名为"la couleur (色彩)"的展览在特别设计建造的巨型帐篷内面向广大民众,预期接纳10万参观者。Chaumont城以及周边城镇居民人人都有一览名师巨作的机会。这个涵盖现代、当代艺术的蓬皮杜中心精华作品流动美术馆在欧洲且属首创。

法国乔治•蓬皮杜国家艺术文化中心(简称“蓬皮杜中心”)在2011年10月18日Chaumont镇上开幕了名为《色彩》的蓬皮杜中心流动展览三年计划(Centre Pompidou mobile)。蓬皮杜中心慷慨的展出了馆藏的包括毕加索、马蒂斯、亚历山大•考尔德、伊夫•克莱因、布鲁斯•瑙曼等14位现代艺术大师的作品以及1件当代艺术装置。

建筑师Patrick Bouchain以游乐场加马戏团的构思设计了这个拥有3间展厅占地650平方米的可移动帐篷美术馆:第一个展厅用于接待参观者和团体,其余两个展厅展出15件作品。轻巧且可塑性强,这个可移动帐篷美术馆能够容易适应各种环境并不需要过多的建设资金投入。如在Chaumont的展览,当地政府圈出3000平方米的地皮就足够让为期3个月的展览正常运行。

公益举动、免费展览

法国文化产业的中央集权化导致除巴黎外的居民很少有机会和艺术品亲密接触。在这些地区,又有像Chaumont这样的艺术“特贫户”:2.8万人口的Chaumont镇位于香槟省和勃艮第省之间,最近的一间现代艺术博物馆在100公里开外的奥布省首府特鲁瓦市。为了让更多鲜少与艺术扯得上关系的群众前来参观并受到熏陶,蓬皮杜中心流动展览抓住亲民、趣味、引导、教育等基本方针,从色彩缤纷富有趣味性的展馆设计上抓住阖家出行的意境 (图3) ;从作品选择上采用明星效应——就算从来没亲眼见过毕加索的作品,但至少耳闻过这个名字;从作品布局上避免过于华丽复杂的巴黎调调,而采用简洁直观的陈列方式;最重要的,能免费参观20世纪14件艺术珍宝。建筑师Patrick Bouchain说:“这个可移动的博物馆是蓬皮杜中心的一部分,在游乐场外观包装下的它在法国各地巡回,这是我人生最重要的作品之一。”蓬皮杜中心负责人Alain Seban说:“如果在一个小镇上或一片农田上,搭起太奢华、设计感太现代的建筑,反而不协调。我们不需要太“潮”的建筑设计,流动博物馆这个概念本身已经足够强大了。”法国教育部部长吕克•夏岱尔(Luc Chatel)肯定到:“这是Chaumont镇的历史契机。国家为了启动这个计划大量斥资,地方政府及私人机构也积极配合,如今终于能在第一站顺利开幕,能看到毕加索和马蒂斯,这是无价的。”


蓬皮杜中心流动博物馆 2011-2014七个城市展览流程图 版权:法国乔治蓬皮杜国家艺术文化中心

 蓬皮杜中心流动博物馆 Chaumont站展馆外景 版权:法国乔治蓬皮杜国家艺术文化中心

举办者的理念在此,那参观者们买不买账?一位9岁的小男孩说:“我以前从来没有见过真正的艺术品,毕加索是我的最爱!”当地某公务员不理解道:“这有什么意义?”一位药剂师和他的夫人兴奋的说:“我们这里总算盼到了与艺术有关的活动了,一定要积极参与!”所有对学校参观开放的时间段已被全部订满。负责接待的Aurore Zahnd女士信心十足的说:“孩子们来参观后会对家长说,流动帐篷不远的地方就有一间政府行政机构,口口相传和大家的好奇心都是此展览大众宣传的中坚力量。蓬皮杜中心可移动的博物馆是一个革命性的创举,它让艺术走向人民。”

一半法国人从来不参观法国的博物馆!

蓬皮杜中心负责人Alain Seban说:“流动展览计划源自于2007年,当时统计数据显示2个法国人中就有1个从来没去过博物馆!我们便有了把艺术带到文化产业相对稀疏区域的想法。”为减小法国社会文化差异,蓬皮杜中心联合政府及私人机构赞助,“精选”法国7个艺术特贫城市,在2011年至2014年搭起它的流动帐篷。在Chaumont之后2012年2月流动展览将落户于法国北部省的Cambrai,其后在5月是下加莱省的Boulongne-sur-Mer,2012年年末将抵达吉伦特省的Libourne。2013年,彩色的帐篷会到达有“巴黎外港”之称的勒阿弗尔市(诺曼底地区),然后是大西洋卢瓦尔省的省会南特市,最后在法国南部Aubagne画上句点。(图2)免费机制下展出大量价值连城的作品背后又有什么精打细算呢?首先是蓬皮杜中心,仅从数据上来说,蓬皮杜中心是非常慷慨的:3个月的展览、10多件艺术精品、深入到最缺乏文化陶冶的人群中。表面上看起来蓬皮杜中心在认真贯彻它的职能:将现代、当代艺术展现给所有人。然而从今年3月份蓬皮杜中心发布的对过去10年参观群众的分析报告中显示《虽然参观人数有长足的增长,但是参观者群体并不多元化》。如何吸引社会各层的的参观者?蓬皮杜中心流动博物馆强调免费制度、每周开放6天、针对学校参观而备的启发性讲解??在流动博物馆巡回的过程中,每一站的预期参观人数都超过10万。其次,负责投资的私人机构非常乐于参与蓬皮杜流动博物馆计划:在提高社会声誉的同时有幸与蓬皮杜中心这样的大户合作,接下来的大鱼(展览、收藏、商业合作等等)肯定少不了。最后,每一站的地方政府掏出去的本来就是各地文化预算内的款项,在建设文化艺术产业的同时又能拉动当地服务业、旅游业等行业发展,一箭多雕,何乐而不为。Alain Seban补充说:“目前已有更多的地方政府在与我们流动展览项目洽谈,只是在资金投入方面我们还未达成协议。我认为Chaumont展览的顺利开幕将给我们带来一长串翘首以盼的合作者。”

蓬皮杜中心流动展览计划启动金共投入250万欧元,资金来自于法国文化部和蓬皮杜合作的私人机构(道达尔基金会、法国电力局、巴黎老佛爷百货商店、La Parisienne保险公司)。每一站3个月的展览需要40万欧元,其中20万欧元由地方出资(市、镇、大区、省),另20万欧元由蓬皮杜中心的赞助商们投资。蓬皮杜中心提供它的专家团队,分享它巨作级的馆藏作品,“但是它只能出力不出钱,因为它没有钱”—— 中心负责人Alain Seban如是说。

法国总统尼古拉•萨科齐在在2011年10月13日前来出席蓬皮杜中心流动博物馆Chaumont站的开幕仪式。当地政府安排了一群孩子与总统共赏展览。萨科齐最后总结道:“如果在童年就能受到启发,其意义将伴随一生。”

补充报道

中国呢?

据报道,欧洲欠的外债可能不下1.4万亿美元,按照全球70亿人算,每人就得掏202美元才能补上这个缺口;“谁是世界超级大国?”——美国一所公众与媒体研究机构近期的调查发现:47%的美国人认为现在的答案是中国,但《环球时报》之前在中国组织的民调中,只有12%中国人认为中国已成超级大国。

当炫富与奢侈品成为这个经济体目前急速膨胀的国家人民用来体现自身社会阶层的方式后,众多的欧美商家都急不可耐的涌入中国市场试图分一杯羹,据外媒报道,中国现已成为Calvin Klein公司在美国之外最大的单一国家市场。即便如此,中国仍然是后发国家,除了处于全球产业链的下端原因(第三产业发展滞后),文化发展与国民素质即便是面对“破产”的欧美国家,不及是事实。

像蓬皮杜“艺术下乡”这样的公益活动,国内草根NGO组织参与的更多,官方美术馆与博物馆放下“身段”走入民间的“主动”甚少。反而是一些国外的大型企业进驻中国后,将企业文化中公益慈善的精神带来,摩根大通在中国大陆设立市场传讯部之后,与民营今日美术馆的合作包括 “流动儿童项目(为流动儿童提供具有创新性的艺术课程,多为进京务工者子女)”与一些当代艺术展览的赞助。

《时尚芭莎》杂志社主办的固定活动“BAZAAR明星慈善夜”目标为在中国精英群体和年轻人中推广慈善理念,推动中国慈善进程、面向社会捐款。事实上,这更像是在慈善的主题下——时尚、品牌、明星汇聚一堂的熠熠盛会,具有明显的社会阶层高度;各拍卖行不定期举行的慈善义拍以实用性为主,像针对汶川、玉树等灾区的灾后重建而专设慈善拍卖等行为即时而短暂;艺术家周春芽创立的“五彩基金”以扶助汶川地震中遭遇肢体残疾的孩子进行艺术教育的项目为主,流动的教师资源常年在灾区附近地域活动,在基金的努力下,扶助对象中已有人考上高校继续艺术学业,但是由于人力单薄加上对扶助对象有地域和身体条件限制,公益性影响力不够。

尽管前不久的中共第十七届六中全会中着重指出文化发展将做为下一步的发展要点之一,最先闻风而动的仍然是艺术市场,这与体制有关,更与国民观念有关——政策总是与市场息息相关,以前是股市,如今股市与楼市均无可想,艺术市场的躁动这一年来有目共睹。然而艺术终究不如股票与黄金那样的单一,相较于国外艺术市场的有律可循,国内连艺术熏陶和教育传播的基础都极度匮乏,在此之上呼吁全民参与艺术真的只是一句口号而不是其它。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