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文物鉴定与鉴赏 |总第20期 > 极具收藏价值的“红色宣传画”

文物鉴定与鉴赏 |总第20期

期刊名称
主管:安徽出版集团有限公司
主办:时代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社长:钱洲胜
主编:徐敏
执行主编:常松
国内统一刊号:CN34-1312/K
国际统一刊号:ISSN 1674-8697
国内邮发代号:26-228
定价:20元/册
出版日期:每月6日
投稿邮箱:wenbocc@163.com
编辑部电话:0551-5690909
传真:0551-5690898
杂志社地址:安徽合肥濉溪路333号
邮政编码:230041
广告代理:安徽五千年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电话:0551-5690819
广告经营许可证:3400000000091

极具收藏价值的“红色宣传画”

2011-11-28    编辑:[周杭瑜]

广告画、海报之类的绘画,原本属于招贴画范畴。后来被赋予为政治服务的使命,配合政治运动宣传鼓动、制造社会舆论和政治气氛,一般都带有醒目的、号召性的、煽情的文字标题,形象鲜明、主题突出、风格明快、富有煽动性。宣传画一般都张贴或绘制在引人注目、人群集中的公共场所,直接面向群众,影响人心,同时发挥政治宣传作用。
特别是1949年以后的历次政治运动,宣传画都发挥了不可替代的冲锋陷阵的巨大作用。文化大革命中,更是把宣传画的发行和张贴推到了“红海洋”的极致。凡是那个时代过来的人,只要看到“红色宣传画”,就会勾起对往事不堪回首的记忆。因为历次运动、以及文化大革命的各个不同阶段,都有铺天盖地的“红色宣传画”,先声夺人地冲击着人们的视觉、刺激着人们的神经,使人们被运动所裹挟、不得不顺势而动,唯恐跟不上“革命形势”,被“大浪淘沙”……

“红色宣传画”涉及的题材较广,有政治、军事、外交、体育、农业、工业、国防、妇女、儿童等。文革时期的宣传画题材较窄,绝大多数是反映文化大革命的运动进程、歌颂伟大领袖毛主席、开展革命大批判、狠抓阶级斗争为纲,因而正面人物的色彩大都是“红、光、亮”,形象“高、大、全”。几乎每张宣传画都是“万岁不离口、语录不离手”,其时代烙印相当明显。这些题材单调的文革宣传画,成了为个人崇拜思潮推波助澜的工具。在艺术上则多公式化、概念化,用大拳头、瞪眼睛和装腔作势的形象表示“革命”,成为政治附庸而走入艺术歧途。正因为文革宣传画遵循的是样板戏的“三突出”创作原则,所以造成极左的程式化、表面化的文革模式。其主要特点:首先是没有商品气息,当时画家以空前的热情和忘我的奉献投身到《欢呼毛主席革命路线的伟大胜利》、《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打倒美帝!打倒苏修!打倒各国反动派!》、《无产阶级专政万岁》、《我们战斗在广阔天地里》等等宣传画创作中,是作为政治任务来对待的,其虔诚的创作态度是史无前例的。其次,作品开门见山、立意直露,深深打上了鲜明的“文革”时代烙印。让观众感受到“万岁不离口、语录不离手”的“红海洋”以及“拿起笔,作刀枪”的“斗争哲学”。再次,作品有极强的视觉冲击力和精神鼓惑力,画面色彩鲜明、亮丽,领袖和英雄人物形象突出,以感化和诱导群众融入到轰轰烈烈的“文革”中去。特殊的年代、特殊的题材成就了文革宣传画特殊的价值观。

“红色宣传画”在当时有很大的影响力。一旦有新的宣传画问世,就会分发各地,全国上下党、政、军、工、团各级组织都会发动起来,并作为一项政治任务来张贴于车站、码头、街头、院校、车间、教室、军营、村庄等场所。还有很多“革命群众”也会张贴在家里,与宣传画朝夕相伴,表示对“伟大领袖”的一片忠心。

在“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的旗号下,宣传画为“文革”推行的极左政治服务,充当了革文化命的急先锋。艺术创作必然走进“假、大、空”的歧途,失去了作品的人文价值。因此,技巧再高超、画面再绚丽,也会因其作品的欺世愚民、贻害历史的极左内涵而在美学和社会学意义上受到负面的评判,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既是艺术的悲哀,也是画家的悲哀。二十世纪八十年代,随着“文革”的“寿终正寝”,附庸于政治的宣传画逐渐走向衰落,作为政治宣传工具的“红色宣传画”也就逃脱不了“兔死狗烹、鸟尽弓藏”的命运,当代宣传画史上的畸形发展和极度辉煌时期就此结束。

今天,“红色宣传画”之所以具有很高的收藏价值,是因为它把1949年至改革开放初近30年间所产生的以运动历程、政治事件、社会思潮等我国发生的重大历史事件记录下来,堪称一部画史。而且随着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政治运动的烟消云散,这些曾经辉煌一时的“红色宣传画”,经过几十年的风雨洗刷,保存下来的实属寥寥。正所谓“物以稀为贵”,这些被打上鲜明政治烙印的红色收藏品,其价格自然被推高。如当时只卖毛把钱的《光辉的榜样 伟大的创举 毛主席第八次检阅文化革命大军》,几年前也不过8千元,现市场价位2万元,成为“红色宣传画”的“画王”,而且还有极大的升值空间。

当时风靡一时的“八个样板戏”:中国京剧院的《红灯记》、北京京剧院的《沙家浜》、上海京剧院的《智取威虎山》、《海港》、山东京剧团的《奇袭白虎团》、北京舞蹈学校实验芭蕾舞团的《红色娘子军》、上海舞蹈学校的《白毛女》、中央乐团交响音乐《沙家浜》,如今集齐这“八个样板戏”的宣传画难度很大。

“文革”初期,“毛主席八次接见文化革命大军”的“红色宣传画”:《毛主席接见红卫兵和革命师生》、《毛主席和百万文化革命大军在一起》、《毛主席第三次接见百万革命小将》、《毛主席是我们心中的红太阳 庆祝建国十七周年》、《毛主席第五次、第六次检阅文化革命大军》、《毛主席永远和我们心连心 毛主席第七次检阅文化革命大军》和《光辉的榜样伟大的创举 毛主席第八次检阅文化革命大军》,由于在当时大多数都被张贴过,能完好无损保存下来的寥寥无几,幸存下来的已成为珍稀藏品,如能集全这“八次接见”宣传画更是不易。此外,“文革”初期十分少见的宣传画如《北京支持你们》、《全国山河一片红》、《将革命进行到底》、《伟大的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万岁!》、《大海航行靠舵手》等,其市场价格也非同一般。这些见证了那个特殊时代的“红色宣传画”,随着时间的推移,其史料价值和收藏价值正逐渐彰显出来。

当前,“红色宣传画”在国内外藏家的推动下,价格扶摇直上,如《在继续革命的道路上夺取更大胜利》上海出版系统出版革命组创作(1969年),是文革宣传画的代表作。场面之大,人物之多,气氛之热烈都属上乘。而且印刷版面是三张,实属少见,价位万元左右。《祖国建设花怒放,提高警惕防虎狼》盛此君创作(1965年),印数25万,在2001年苏士比的价位500—800美元。《伟大的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万岁》(1971年),曾在2001年苏富比拍卖会上以1035美元成交。《紧跟毛主席在大风大浪中锻炼成长》唐小禾、程犁夫妇创作(1976年),印数12.5万,在香港中文书库网站标价220美元。《大力支援农业》沈阳革命委员会出版(1970年),在2001年苏士比拍卖会上成交价460美元、2003年拍卖会标价632美元。《提高警惕保卫祖国随时准备歼灭入侵之敌》关琦铭创作(1970年)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此画做为1970年北京举办的珍宝岛自卫反击战展览的宣传画,放大后竖在展馆门口,是当时军事题材宣传画的代表作,在2001年苏士比拍卖会上标价400-600美元。

一些行家指出,即使现在这些宣传画的价格已经很高,但无论是从国际市场近年来的走势还是国内市场的升值空间来看,宣传画应是一个值得长线投资的品种。

收藏“红色宣传画”就是收藏政治运动史、就是收藏阶级斗争史、就是收藏文化大革命史,可以让后人以史为鉴,从历史的经验教训中得到启示,从而推动社会的进步。因此,作为历史的见证和缩影的“红色宣传画”,不仅具有欣赏价值和市场价值,也具有历史价值和文物价值,成为收藏市场的新宠更是势在必然的。(文/曾立平)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