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文物鉴定与鉴赏 |总第20期 > 歙县博物馆藏林良四时花翎大堂赏鉴

文物鉴定与鉴赏 |总第20期

期刊名称
主管:安徽出版集团有限公司
主办:时代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社长:钱洲胜
主编:徐敏
执行主编:常松
国内统一刊号:CN34-1312/K
国际统一刊号:ISSN 1674-8697
国内邮发代号:26-228
定价:20元/册
出版日期:每月6日
投稿邮箱:wenbocc@163.com
编辑部电话:0551-5690909
传真:0551-5690898
杂志社地址:安徽合肥濉溪路333号
邮政编码:230041
广告代理:安徽五千年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电话:0551-5690819
广告经营许可证:3400000000091

歙县博物馆藏林良四时花翎大堂赏鉴

2011-11-25    编辑:[周杭瑜]

文/方晖

明初院体花鸟在画坛中占据主导地位,其代表人物有边景昭、林良、吕纪等,而以林良最具代表性和开拓性。他的花鸟画在继承宋代传统中又有变化,多取南宋画家的观察入微,描写精细,又能弃其萎靡柔媚之处,擅作大幅,构图饱满完整,动物饶有生意,常把花鸟置于特定的环境中,用工写结合的手法使细丽的花鸟与粗放的木石互为映衬,在富丽堂皇中不失浑朴端严,显示出一种博大有力的效果,开明代水墨写意花鸟之先河,对后世花鸟画产生重大而深远的影响。歙县博物馆珍藏的林良“四时花翎大堂”四轴,其构图顶天立地,布局饱满;笔法工写结合,层次分明,形神俱佳。融水墨写意和工笔重彩于一体,将四季的景色特征描绘得有声有色。且尺幅巨大,堪为珍品。

林良(约1426-1495年)字以善,广东南海(广州)人。正统至成化间供奉内廷,官锦衣卫镇抚。其初从颜宗学山水,从何寅学人物,后专攻花鸟。所画花果、翎毛,设色简淡,造型严谨。其水墨禽鸟、树石,继承南宋院体画派放纵简括笔法,遒劲飞动,有类草书,墨色灵活,有宛转顿挫之致。为明代院体花鸟画变格的代表作家,也是明代水墨写意画派的开创者,尊为岭南画派始祖。明•李梦阳赞道“百余年来画禽鸟,后有吕纪前边昭;二子工似不工意,吮笔决眦分毫毛。林良写鸟只用墨,形缣半扫风云黑;水禽陆禽各臻妙,挂出满堂皆动色!”。

 歙县博物馆所藏林良“四时花翎大堂”按四季分别为《垂柳孔雀图》、《松日双鹤图》、《枯荷白鹭图》和《枯木雄鹰图》四轴,画面上方裱塘中配有新安吴守愚的题诗。现依次予以介绍:

《垂柳孔雀图》,水墨绢本大堂,纵161.2厘米、横113.5厘米。图绘春天山野一隅,画面右上画一株老干垂柳,树下的岩石上立有孔雀一对,一正一侧,姿态优美,羽色鲜丽。旁衬几株修竹,左上柳枝条上,一只小喜鹊正在喳喳鸣叫。左上落款“寓善庆堂,林良写。”下钤“蓬莱仙史白文圆印”、“水月山房”朱文方印。上部裱堂配诗:“绿柳丝丝拂云烟,芳馥红紫各争妍;此心勿使生蟊贼,始信东风理一原。竹庵吴守愚书。”根据画上的落款,我们可以断定是画家为寓善庆堂的主人所画。(图一所示)


图二  林良松日双鹤图

《松日双鹤图》,水墨绢本大堂。纵162.2厘米、横113.8厘米。画右上作一轮红日,左下苍松株干,上立双鹤,一只低头正专注梳理胸羽,一只回首望日作引颈长鸣状。左上方松枝藤蔓,参差错落。右中下处款署“林良写”。钤“蓬莱仙史”白文圆印、“水月山房”朱文方印。上部裱堂题诗云:“上达治民。红日团团正上升,九皋振翮鹤长鸣;人能自处无偏暗,普照乾坤万国明。竹庵吴守愚书。”(图二所示)

《枯荷白鹭图》,水墨绢本大堂。纵161.2厘米、横114.5厘米。图绘一萧索秋景,画面右部绘残荷、芦苇、浮萍水藻。残荷、芦苇在骤起的秋风中狂舞,两只白鹭游与池中,一只在低头戏水,另一只正仰天长鸣,水面上方的荷茎上停有一只雀鸟,正抬头对着天空中飞来的同伴嘁喳鸣叫,像是呼唤它的到来。给萧廖的秋季带来几分热闹。左下方款署“林良”。钤“蓬莱仙史”白文圆印、“水月山房”朱文方印。上部裱堂题诗云:“感时休息。枯荷覆下鹰熊风,入眼萧萧景弗同;人老自知非昨日,好将诗酒养踈庸。竹庵吴守愚书。”w(图三所示)


图三  林良枯荷白鹭图

《枯木雄鹰图》),水墨绢本大堂。纵161.2厘米、横 113.5厘米。图绘一寒冽的冬季,画面左侧画一株虬曲枯木,两只雄鹰立于枝间,一蹲一站,尖喙利爪,目光犀利,仪态威严。枝叉纷披的枯木,零乱稀疏的羽毛,衬出了苍鹰在严酷的环境下强悍无谓的气概。双鹰纯用水墨,勾勒、没骨相间,以淡墨干勾皴出柔细的身羽,用浓墨阔笔点染出正羽和尾羽,羽翼再施加浓墨,使坚实的翅膀极富质感。喙、睛用焦墨勾点,鹰爪勾勒后略晕淡墨,亦富刚利感。右中款署“林良”。钤“蓬莱仙史”白文圆印、“水月山房”朱文方印。上部裱堂题诗云:“彤云密布散严寒,雄立岩鹰倚故山;始信英豪从古今,终能坚节历艰难。竹庵吴守愚书。”徐梦秋在《林以善画角鹰歌》中赞道“林良写鹰但写意,腕指森狞欲成崇……谛观画笔细于发,一一纤筋入寒骨。”此评价是最为恰当的了。(图四所示)


图四  林良枯木雄鹰图

中国花鸟画的发展,经历了勾勒填色法,没骨法,兼工带写和写意几个阶段。这个过程,实质上也是由对自然界的客观表观向对人的情怀意向的主观表达的发展和提高。林良开创的写意花鸟画在技法上脱去了工笔画的层层渲染的工序及工致,细腻的刻求拓展,发挥了笔墨笔触痕迹的表现力,强化了笔墨在运转流动中所自然体现出来的韵致。吸收了书法的用笔之道,融书画为一体,在形象刻画上提炼,重神韵意向,从而形成自己鲜明特色。歙县博物珍藏的林良“四时花翎大堂”是于上世纪七十年代在乡下祠堂的“废物堆”中被发现并征集入馆的。相传为吴姓徽商巨富在外重金购得,每于祭祀之日悬于吴家宗祠。征集时画面已残破不堪,经国家文物局拨专款重裱抢救后重放光彩。故宫博物院徐邦达先生看后大为称赞:“观林良的画,叹为观止。”据专家统计,全国各地国有收藏单位收藏林良的画,大幅的均不多,歙博拥有四副大堂,可谓“独一无二”。此画之幸哉,国家之兴也哉!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