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 100 马堡中:景观社会的政治隐喻

100 马堡中:景观社会的政治隐喻

2011-11-24    编辑:[周杭瑜]


重合的片段

采编/王静 张瑜洋

刚刚故去的批评家邹跃进先生对于艺术家马堡中曾经有过这样的评述:在中国当代美术格局中,马堡中占有一个独特而重要的位置,这表现在他总能在主流和潮流的边缘地带,与其形成一种有意义关联的对抗关系。在今天,我们几乎可以把它的这种艺术态度和立场视为一种本能性的艺术意志。在“9.11事件”十年之际,对“9.11”的反思成为一个世界性的话题,马堡中也以他个人独有的对历史和当下的理解视角,提醒我们与世界的关系,在名为“十年”的展览中,艺术家以“9.11事件”为基础,以与历史上的艺术家伊里亚•叶菲莫维奇•列宾,卡斯帕•大卫•佛里德里希,小汉斯•荷尔拜茵,伊凡•尼古拉耶维奇•克拉姆斯柯依“合作”为手法,混构出他对这一事件发生十年来的感受。

东方艺术•大家:看了您的作品发现您的作品题材都是涉及历史战争、政治性隐喻等题材,可以体会到您对后冷战很敏感。你关注的基点是什么?十年对于一个历史而言是短暂的,但是对于一个人而言则是漫长的,您是用什么样的心情一直坚持画9.11事件的作品到现在?

马堡中:十年是持续的。每年都画。其实我对政治还是挺敏感的,只有它能点燃我创作的热情,不管以后我的作品怎样改变,哪怕做抽象或者是让人看不出政治的意图,可能点燃点也是政治。

从我规划的要求和对世界的现象的一种看法,我觉得我单纯的从绘画的角度来说不太追逐表面的光鲜,亮丽,唯美这个词比较广,我还是喜欢背后有深刻的意义和价值的那样一个现象。把一个物象刻划到那个程度的时候,我觉得心满意足。小的时候我们经常看文革之前的作品,特别是1975年那时候文革之后,有一批比较好的作品,那个时候对我的影响很大。那时候我的审美已经形成了,后来到了美院也只是一个技术的学习,美院有技术的高度,对艺术要求的一个标准,但是主题上的倾向性不是很大。

东方艺术•大家:说到趋于政治的风潮,现在是有这么一个倾向,去政治化,在这样一个语境倾向下,你怎么看待?

马堡中:我想爆燃点很重要,任何一个艺术家他产生创造的冲动或者是制作的冲动的时候,他肯定要有一个能够让他去爆的那么一个点,或者是那个时刻,这个时刻我刚才也讲了,对于我来讲可能是不会放弃对于政治,历史的关注。因为单纯的艺术形式和结构,是非常单薄的。还有比如说在我们中国的现实中不存在太多的创造力,这是从艺术本身来说。从形式来说,它也不存在太多的创新。把我们中国所谓的观念艺术,行为艺术还有等等的新媒体,放在世界艺术的框架下很多基本上是站不住脚的。如果没有对我们生活环境的反映的话,那肯定是不行的,我是这样看的。所以我要做的,肯定是要基于我的认识,基于我对生活和中国已有的现实和历史形成的文本,形成的图像,形成的所有的我们能够感知到的东西。然后加上它是一个当代的艺术的提纲,至于有什么太强的创造性或者是领先于世界的语言体系的话,目前还是不足的。

但是如果说使用一种别人或者是以往中国的语言体系当中少有的东西,那是可以的。但是如果说有太大的创造性,目前来说是没有的。

东方艺术•大家:其实对绘画本身的创造,它不会是一个人能够完成的,肯定是要以某一种思潮的推动。

马堡中:思潮的推动,我觉得还是全部社会结构要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才会有艺术,科技,政治理念,哲学等等。要不然的话就会变成毛泽东那样了,他是一个伟大的人,但是他在思想结构上他太大意了,像游击战早就有了,那就是毛泽东有了一些,用那个东西取得了革命的胜利。作为中国的历史,中国的革命,中国的社会推进他是可以的,但是作为整个军事史游击战是什么时候产生的,是毛泽东时期产生的吗?不是的,以前就有了。但是作为他个人,他所要取得的目标,最后作为他的成功。

中国当代艺术也是这样的,像抽象画,抽象也是一样的。抽象是大家感觉上都想做一点抽象的东西,中国的艺术史或者是艺术的发展应该是有这一部分的。没有这一部分,所有的写实的,我们现在画的写实的这一部分容易什么?容易是前写实的语言。

我现在也是在做一些其他的。我心里没有太多的底,因为这个东西它也有专业性的,就像我们搞绘画一样的它也要有专业性的。因为中国之前做了很多的东西,至少专业层面是还达不到,就谈不到专业层面之上的很纯粹的艺术的作品,因为中国更多的人是凭感觉做东西的。中国似乎现在也有纯艺术的现象,艺术是什么。

单纯追求艺术的话中国现在还没到那个时候,得全民有福利,不担心吃喝的时候才能是纯艺术的时候了。就像有一些作品那样,把它拿过来直接就说这是艺术,那也不对的,深刻的揭露社会的弊端,直接拿过一张图片,拿过一个什么东西来就说那是作品,那是不行的。再震撼也是生活的震撼,那不是艺术的震撼。

东方艺术•大家:您的作品中,似乎始终在关注一个宏大目标下,产生的悲剧人物或事件,不知这么说准确不准确?这种悲情的悲悯时常闪现在你的作品中?

马堡中:对,所以在面对一个事物的时候,一个历史的事实,现实事件的时候我往往都会跟他们看法不太一样。这个不一样就基于这样的一个认识,或者是认识的一个途径。其他的人可能就是杂志或者是媒体怎么做他们就怎么做,因为他们生活在现实中,我生活在历史和现实之间。历史上它是什么样,大众是生活在现实中,看到它就完了,我是生活在历史和现实中。历史给了我很多的经验,我在看现实的时候有一些不一样的观点。对于我们现实的现象意义,我希望艺术能够看到社会最本质的东西是什么,而不是说由于大众怎么说,大众怎么看,我们就怎么说。因为大众的看法往往是我们官方的一个政治的说法,由此导致的大众化,其实是需要谨慎对待的。

东方艺术•大家:我看你之前有的访谈,您就提到实际上您自己对于后现代的艺术也是有一个很多的自己的一个思考,包括您自己的作品当中也有这方面的尝试,就是绘画要有一个转化,您对后现代的问题包括落实到您自己的工作当中,您是怎么表现的?

马堡中:假设说是一个平面的一张作品,一张画,那么它一定是有一个真实的出处或者是有一个哪怕不真实,但是一定是要有一个出处。那么多数的绘画作品大概也是有一个形象的,但是后边或者是后边不多,我强调后边一定要有一个跟它联系的点。

东方艺术•大家:这个出处是指什么?

马堡中:一个现实或者是一个历史的事件,或者是一个时间跟它产生一个关系。还有就是在表达的形式上我的主观感受要选择最恰当的一个形式和角度去表现它,这跟我以前不单纯是一个形式的做法。现在我也采取各种各样的办法,但主要的还是依据我对一个我要表达的事件或者是现实的一个思考得出的一个结论,这个结论是什么,这个结论需要我做什么,或者是说采取一个已往没有采取过的形式,或者是对于我自己能够做的方式来做。那么这个方式,我尽量的让它新颖,但是最终还是要表达对我要表达的事件和物象,宗旨,我是怎么看的。

举例来说就是这次9•11的展览,后来的作品都是我和历史家在一起,几位艺术家合作的形式。我就想拉登他是一个很另类的一个人物,就拉登这个人物定位的时候把他定位在一个什么样的人物比较的适合呢?他是一个浪漫的也不行,他干了很多很残酷的事,你说他是很残酷的他生活的情绪也不是一般人的感觉。那最后把他定位是一个痴迷某种事业或者是兴趣的那么一个人,那么在怎么来表达这个人物的时候我是画一个这样的一个人物也可以,但是我想在历史上有没有类似这样的一种状态的画面,原来我想画一张拉登战斗在阿富汗的富士山脉上,就像我们帕米尔高原那样,帕米尔高原就是冰山一点红。拉登如果是漫步在那上面,但是这样可能就是直接现实的一个表现,或者是一个浪漫的表现。就像我们原来创造出来的现实主义加浪漫主义,但是真正的一个回归,我们创作真正的一个回归是回到我们以往的创作的思路。

列宾的拒绝忏悔,他的作品背景是什么呢?就是德国十月革命之前有资产阶级革命,革命走向失败,就像孙中山一样的,失败者就被抓住了,在绞刑之前他们有牧师就说要忏悔呀,但革命者坚决不忏悔。那么我把革命者的形象转借成拉登,在那儿坐着坚决不忏悔,布什让他忏悔。我想说的是什么呢?两个宗教是不一样的,不可能达成妥协的。

比如说我们都信佛教,我要忏悔,你如果是伊斯兰,你是听不懂的,这是两个文明之间不可调和的信仰。伊斯兰和基督教文明之间是不可调和的,从这个角度去讲,9•11事件是必然会发生的文明冲撞。那像荒野上的基督,那张画原来的意思和我们现在的状况很像,德国发生革命,真理和原则,还有现实,金钱的诱惑处在一个十字的交叉,俄国知识分子怎么来面对这样的一种转折,他这张原画的原注是这样的。换成了拉登是面对着基督教和原来的宗教,基督教现在是全球化了,那和他原来的宗教之间是什么关系,原来他的信仰之间他要进行思考的。实际上这些跟我们中国的现实都有一些关系,就是中国的知识分子目前需要做什么。

东方艺术•大家:其实我觉得你思考的角度更多的是在于一些冲突,包括各种势力,不同的势力之间的一种抗衡。

马堡中:这是我思考的一个线索,我得给大家转达一个线索。最终人他应该怎么面对他的家人,面对他所处在的一个生活空间,他采取什么样的态度来对待他的行为,他的一切。我现在更多的是把最后的解释放在这个层面上,以前我还是放在一个政治冲突和集团之间,人与人之间那样的,现在我把它还是放在人最本质的关系上。但是这些前面一定要有一些线索,我最后目的的人通过这些线索。他可能就想冲突之后是什么,文明之间的冲突它又是为什么呢?还是落实到人与人之间。每一个行为的关系。

东方艺术•大家:您在做展览的时候,画面背后的您要说的话其实更多一些。艺术表达的充分和合理是艺术家首先面对要解决的,现场比如说看展览的观众会想要主动的问你,你想表达的是什么吗?
马堡中:这次问的相对少,这次看的人基本上能够看懂的。这一次我画的有七幅是一样的,头是拉登的头,有一支枪,整个画面都是子弹打他,打的就像蜂窝一样的。作品的名字就叫墓室里的基督加三个字,展览就是放在地上,就是拉登打死在地面上,大家都明白那个意思的,或者是大概说一下都知道了。那拉登这一次死了,恐怖主义就死了,或者是说和拉登同样信仰,有着同样意念的人他就“死”了。

东方艺术•大家:你对艺术作品的价值判断中,你认为什么样的艺术作品是上乘之作?

马堡中:实际上我一直是比较的关注于内在的东西,比较深刻的东西。有人会骂我,这个东西也没有我是深刻,你的东西就不深刻,我只是说我是什么,我的思想,关注点在什么地方。我也不是说我要把它变深刻之后我要改变世界,改变别人。我就喜欢一块儿腊肉,我就不喜欢吃肥肉。你喜欢奶昔,那你就吃奶昔。中国现在好像奶昔果冻是当下流行的,腊肉是过时的,60后,70后,80后就这么分的。这么分的原因就是中国在不断的现代化,每个人思想的差异,社会变化太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