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艺术与投资 |2011年总第71期 > 瑶浆密勺漆羽殇

艺术与投资 |2011年总第71期

期刊名称

《当代艺术与投资》&《艺术与投资》杂志社
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号798艺术区
电话:010-59789041
传真:010-59789041
邮编:100015
邮寄信箱:100015-87信箱
编辑信箱:cnysytz@yahoo.com.cn
网站:www.ai-magazine.cn

广告总监:白瑶
广告热线: 13911531909 / 010-59789530-857
广告信箱:iloveartbaiyao@126.com

广告代理  ADVERTISEMENT AGENTS
上海佰思伯乐广告有限公司
Shanghai Bestpro Advertising Co., Ltd.
Tel: 021-63010499


征订信息

一、邮局汇款
邮购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号798艺术区
 100015-87信箱
邮编:100015
发行信箱:cnysytz@yahoo.com.cn
征订热线:010-59789531-618
传真:010-59789041

二、银行汇款
开户名称:北京伊德赛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开  户  行:北京银行酒仙桥支行
帐  号:01090332000120109057940

定价  PRICE
CNY10  HKD50  USD15  NT120
每月1日出版  Published in 1st per month


主管主办:内蒙古日报社
社址:内蒙古呼和浩特市新华大街61号
出版人  高平   邱晨枫
总编 夏季风
副总编  左靖  卢迎华(特邀)
执行主编  董冰峰
编辑/记者  常旭阳、王昱臣、 谷静
设计总监  黄立慧
美术编辑  齐学芮  灿飞

国际标准刊号  ISSN1003-9341
国内统一刊号  CN15-1078/Z
广告许可证号  1500004000260
法律顾问 戴和平(浙江浙联律师事务所)
 

瑶浆密勺漆羽殇

2011-11-16    编辑:[周杭瑜]


和田白玉西汉勾连谷纹饕餮纹羽觞 14.2x10.7x3.3cm 器身外壁琢勾连谷纹 两端琢饕餮纹

清康熙 黑漆嵌螺钿香几 《大清康熙癸丑年制》楷书横款

清乾隆 剔红锦地书卷盒 高24cm

羽觞

文/马可滢

古时天子用爵,公卿以下为羽觞。《楚辞》有“瑶浆密勺,实羽觞些。”《汉书•孝成班健伃传》:“酌羽觞兮销忧。” 羽觞是古代盛酒的一种器皿,比今天的酒杯要好看,器形椭圆、浅腹、平底,有时有饼足或高足,因其两侧有耳,形状如鸟之双翼,故名“羽觞”。羽觞始于战国,后来延续至魏晋,其后逐渐消失,并渐渐地俗称为“耳杯”。因羽觞多为漆器。故又称漆羽觞。

羽殇之漆

说道漆器,用漆涂在各种器物的表面上所制成的日常器具及艺术品等,一般称之为“漆器”。在中国,从新石器时代起就认识了漆的性能并用以制器,比丝绸和陶瓷的发明还要早许多,是中国最为悠久的艺术品之一。

在中华文化的进程中,有两种树对我们产生过比较大的影响,第一是茶树,第二就是漆树。漆树受伤以后分泌出来的黏稠树脂就是漆器所用的漆,后来古人发现这种树脂有防腐作用。比如我们熟悉的琥珀,就是松树等植物的树脂形成的,里头还经常有小虫子,甚至知了、螳螂这种大型昆虫也会包在里面,最后形成化石。漆树分泌树脂,首先是用来保护自己。树跟人一样,它也是一个生灵,一旦受伤以后,人是流血,漆树就流树脂。古人通过长时间观察,慢慢发现它的这个特性以后就开始加以利用。

漆有两个功能,一开始就一个目的——防腐,后来又增加了一个目的——装饰。这跟今天有点儿不一样,今天一说漆器,我们的第一反应是装饰,而不是防腐。但古人一开始使用漆的时候,先想到的是防腐,要利用漆的特性避免东西腐烂。在防腐的基础上,装饰功能才逐渐产生,并发展为一门艺术。其后,历经商周直至明清,中国的漆器工艺不断发展,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

中国的漆工艺非常复杂,我们只能大致划分一下种类。第一类就是素漆器,只有一个颜色;第二类是描绘漆器,带有画意;第三类是雕刻漆器,动刀装饰;第四类是镶嵌漆器。漆羽觞应该多属于素漆类。

素漆的历史非常悠久,都是单色。那么漆的本色是什么呢?深棕。在强光下,刷的遍数少,漆就是深棕色;如果多刷几遍,漆层稍微一厚,就变成黑色了,所以成语里有“漆黑一片”之说。那么,在漆里加入朱砂以后,漆就会变成红色。棕、黑、红,就是漆最早的三种颜色。

中国早期的漆器,大都在黑、红两色中做文章,一般是髹朱饰黑,或髹黑饰朱,其中所表现的渊穆幽深,震慑心魂,代表了中华上古文化的精髓。比如今天大家都能看到的楚国漆器,典型代表有曾侯乙墓出土的220多件漆器。这些漆器是楚墓中年代最早也是最为精彩的,而且品类全,器型大,风格古朴,体现了楚文化的神韵。其中一件鸳鸯盒,就是黑红两色,纹饰非常灵动。从战国到汉,漆器都没有出离这个框架,就是黑红两色。关于漆器的记载,比较早的有韩非子的《十过篇》:“禹做祭器,黑漆其外,而朱画其内。” 从中我们可知在虞舜、夏禹时代也就是至少在夏朝我们的祖先已能使用黑漆和朱漆了。

曲水流觞

漆羽觞在历史上最惊艳的亮相就是“曲水流觞”这个典故。在王羲之的《兰亭集序》中写道:“永和九年,岁在癸丑,暮春之初,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修禊事也。群贤毕至,少长咸集。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引以为流觞曲水,列坐其次。虽无丝竹管弦之盛,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 

王羲之说的“修禊”是一个源于周代的一种古老习俗,即每年农历三月上旬“巳日”这一天,人们相约到水边沐浴、洗濯,借以除灾去邪,古俗称之为:“祓禊”。后文人饮酒赋诗的集会,也称为修禊。春日踏青有“春禊”,秋日秋高气爽,文人怎能辜负这大好时光,自然会有“秋禊”,时间一般是在农历七月十四。而“曲水流觞”就是古时上巳节中派生出来的一种习俗。那时,人们在举行祓楔仪式后,大家坐在水渠两旁,在上流放置酒杯,任其顺流而下,杯停在谁的面前,谁即取饮,彼此相乐,故称为“曲水流觞”。逸诗有云:“羽觞随波泛”。

东晋穆帝永和九年,即癸丑年(公元353年)三月初三“上巳节””,时任会稽内史的右军将军、大书法家王羲之,着急筑室东土的一批名士和家族子弟如谢安、谢万、孙绰、王凝之、王徽之、王献之等名士共42人,于会稽山阴之兰亭溪畔(今浙江省绍兴市西南十许公里处)举办了中国历史上著名的兰亭修禊。会上做流觞曲水之戏,引为千古佳话。而羽殇可以像船一样在水上慢慢地漂动,这种情景真是至雅,今天的我们只能去想象,谁也没有经历过。虽然羽觞常见的也有如青铜、陶瓷、银、玉等各种材质。但在兰亭这么风雅的聚会中,所用的羽觞一定是漆的,因为只有木胎体轻的漆杯才有可能漂起,其他材质的杯子都不足以漂在水面上,一搁上就沉底了。

流觞曲水儒风雅俗,各人于兰亭清溪两旁席地而坐,借宛转之溪水,以觞盛酒置于溪中顺流徐徐而下,觞停于某人之前,其必即席赋诗。据史料载,在这次流觞曲水之戏中,有十一人各成诗两篇,十五人各成诗一篇,另十六人无诗,各罚酒三觥。后来王羲之汇集各人的诗文编成集子,并写了一篇序,这就是前面提到的著名的《兰亭集序》。细心的看客会发现,当时还有十六位没做出诗来的,其中就有大名鼎鼎的王献之。王献之乃王羲之的公子,同是东晋著名的书法家,与其父并称“二王”。乾隆皇帝的三希堂所藏三件他最喜欢的法帖,其中王献之的名帖《中秋帖》就是其中之一。看来名气再大的人到跟前一着急,也做不出诗来。据说清代还有一人写了一首打油诗来讥讽王献之,其中写到:“却笑乌衣王大令,兰亭会上竟无诗。”“乌衣”指乌衣巷。唐代诗人刘禹锡著名的诗:“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说得很清楚,乌衣巷是东晋王、谢两大家族居住的地方。“大令”是官名,“王大令”就是指王献之。这位仁兄说了,您王献之一大名人,在这么隆重的兰亭会上居然连诗都做不出来了!

流芳后世

王羲之这次兰亭聚会,虽也举行修禊祭祀仪式,但主要进行了“曲水流觞”活动,这种饮酒咏诗的雅俗突出了咏诗论文,饮酒赏景,历经千年,却一直盛传不衰,对后世影响很大,此后,宋代文豪欧阳修和他的学生曾巩等人在《醉翁亭》也曾搞过曲水流觞的文酒游戏。而漆羽殇也成为其中的典型符号而流芳后世。

到了清代,那位收藏王献之名帖《中秋帖》的乾隆皇帝是为书法发烧友,对于王羲之所书《兰亭集序》帖深表赞许,而文人雅士游兴会稽古兰亭及曲水流觞这事其更是非常欣赏。所以他在故宫的乾隆花园里修了一座禊赏亭,在亭子抱厦内地面象征性地挖了一个转来转去的小水渠,曲廻盘折,号称是“九曲十八弯”,取“曲水流觞”之意,叫做“流杯渠”。但乾隆的这个意思跟最开始兰亭的意思就差远了,估计他当年也就在槽里搁一杯子,自个儿坐在那头儿等它过来,再做首诗,诗也是头天晚上做好的。

诗仙李白的一首著名的送别诗《金陵酒肆留别》中说“金陵子弟来相送,欲行不行各尽觞。”,意思是说要走的,不走的,都把酒杯里的酒喝干了。在马未都先生的文章中他也提到:如今虽然大家很少作诗了,但写诗之人多愿在举杯之时说“觞”,可见羽觞这种饮酒容器对中国文化尤其是酒文化可谓影响深远。

窥探漆羽觞的精致魅力,如同一首慢慢吟诵的诗歌。虽然没有极细腻精致的工艺,其仍然可以超越技法的堆砌,具有古朴和洒脱的韵味。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