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当代艺术与投资 | 2011年<总第59期> > M 型思维

当代艺术与投资 | 2011年<总第59期>

期刊名称

《当代艺术与投资》&《艺术与投资》杂志社
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号798艺术区
电话:010-59789041
传真:010-59789041
邮编:100015
邮寄信箱:100015-87信箱
编辑信箱:cnysytz@yahoo.com.cn
网站:www.ai-magazine.cn

广告总监:白瑶
广告热线: 13911531909 / 010-59789530-857
广告信箱:iloveartbaiyao@126.com
唐哲  13621224324  邮箱tangzhe2008@gmail.com

广告代理 :上海佰思伯乐广告有限公司
主管主办:内蒙古日报社
社址:内蒙古呼和浩特市新华大街61号
出版人  高平   邱晨枫
总编 夏季风
副总编  左靖  卢迎华(特邀)
执行主编  董冰峰
编辑/记者  常旭阳 王昱臣  谷静
设计总监  黄立慧
美术编辑  齐学芮  灿飞


国际标准刊号  ISSN1003-9341
国内统一刊号  CN15-1078/Z
广告许可证号  1500004000260
法律顾问 戴和平(浙江浙联律师事务所)

 

M 型思维

2011-11-16    编辑:[周杭瑜]


1River Crossing Puzzle by Ohmet Ogut

2workshop by chinese artist Xu Tan

人类对于平衡感的追求是与生俱来的,这个平衡协调的需求如同人体具备的生理节律,如心跳、呼吸等,这种生物节律会和环境的变化之间产生自然的互动,构成调和的关系,以维持健康的持续状态。平衡的概念牵涉到内省与外观,同时具备有主观及客观条件的相互关系,一但一个稳定的相互关系遭受新的外力影响,就会对于平衡产生破坏而引发危机,此时调节便开始产生作用。

“2011亚洲艺术双年展”以“M型思维”为主题,结合了两个M符号为首的关键概念:“斡旋调解”(Mediation)和“静思调息”(Meditation),所主张的正是危机状态中,自我省觉、重新调适以及趋向平衡调和的人文精神。这两个关键词汇指出今日亚洲M型趋势发展下,面对冲突、协调变迁,如何自处与共处的必要课题,并提出深具沟通机能的文化态度,以及面对冲突的调解之道。

“M型思维”衍伸自国际趋势专家大前研一,对于亚洲经济和生活型态所作的M型社会分析。“M型思维”和亚洲地区多元歧异的文化特质有关,更和M型趋向的变动现实有着密切的关联。大前研一从经济现象所观察到的是:亚洲日益密切而频繁的跨界发展、区域内大量移动的人口、越来越多跨国性的合作,再加上数字媒介的信息流,这些种种现象已经造成现代传统里中产阶级以及菁英思维的撼动(注1)。取而代之的是,流动性和多元化所挑起的差异冲突、全球化市场竞态,和跨国型态的生活交涉。M型时代打开了亚洲内部与外界之间的市场经济,透过身体和信息的旅行,文化与文化的交遇和冲击,逐渐变成了我们日常生活里必须经历的适应哲学。流动性的疆界意味着围绕“亚洲”的文化议题,需要跳脱疆域的限制,深层讨论其发展的关系性,以及互动和协调。

这个M型趋向的社会背后的危机效应是,大家对于奉为生活标竿和典范的传统价值开始产生动摇。随着亚洲的跨文化型态圈逐渐成立,各种新的社会連结正在急速发生,疆界的模糊制造出关系的紧张感,直接的冲突将正面迎战,许多情感和社会知识的传统架构因为他者的介入,而必须重新开启价值和意义的协商。这表示我们所经验的日常片刻,将从生活的常态规律中脱离,生活的真实将走向无数个的断裂,以及缝合的心灵协调过程。

“M型思维”作为我对亚洲当下文化状态的观察论点,内容着眼于社会功能性的“斡旋调解”(Mediation),关注艺术家创作意念和行为的“社会介入”特质,同时,从创作如何回归自我实践的心理面向,去理解“静思调息”(Mediation)的精神意义。这两个概念要共同探讨的是文化里的互动关系(Cultural Inter-relationship),和冲突意志的协调。调解的介入,许多时候并不是以绝对的价值和标准,来对于争端的两方进行评断,而是从差异的两端,中介开放出一个价值交换、权力制衡的转圜地带,从断裂性中开发出一种中介价值链接的可能。在这个调解的过程,必须正面迎向冲突,承认彼此差异性的存在,允许自我意识和疆界倾向模糊化的可能。在此同时,也不免必须面临其双方权力及利害关系的角力牵涉其中。在调解过程中所磨合出来的语言表达和沟通知识,与冲突两方之间的互动共识有关,因此,若这个调解者在跨文化的冲突事件里,要作用其沟通功能的话,那么表示,他/她必须同时理解两种以上不同文化背景、思维逻辑、生活习俗等内容(注2),并且具备分析其双方/多方的权力及利益关系的能力,才能在有效的沟通过程中,达到协商、调和及平衡的意图。

今日我们所谈论的亚洲艺术,创作者所面临的多元文化交涉,和当代美学的社会议题,皆脱离不了一个趋向文化调解的过程。亚洲文化的“M型思维”,具体响应到今日当代艺术的发展状态,可以称为是一种“文化斡旋”的美学过程。艺术家本身就像是调解机构里的“中介者”(Mediator),在创作的实践上,他/她在全球化的文化竞态中,寻求传统价值与现代文化发展之间的中介接合之处。

法国哲学家、艺术批评家和策展人尼古拉斯•波瑞奥德(Nicolas Bourriaud, 1965~)针对21世纪的移动性、跨越性、和充满暂时状态的文化现象,提出了“另类现代性”(Alter-modernity),他认为今日艺术家在全球化艺术和文化景观自由穿行,并在多样性的符号、格式、表达和沟通形式之间创造“路径”(Pathway)(注3)。这个穿行的路径,我认为是艺术家在多样性的文化符号,和多元价值里所协商沟通出来的调解之道,所谓这些当代创作的特色是跳脱一个既定的时空场域,而突显出身体和意识状态的旅行以及经验交换的文化轨迹(trajectory)及过程。

“跨文化的国际性展演空间”是亚洲当代艺术发展里的重要特质,1990年代之后,如雨后春笋般开始出现的亚洲地区大型双年展活动,还有伴随着这些活动的国际性论坛,这些国际性的展演空间,造就了“亚洲当代艺术”的急速发展,连带地,培养了今日许多亚洲标竿性的当代艺术家,影响了区域间艺术家的创作型态(注 4)。在他/她们的创作里展现了复态的“双重视角/多重观点”,兼具了他者与自我的互相凝视,双重性的凝视,交融了彼此的文化观点,并在其中产生价值观念的交换作用。这双重性/多元性在创作过程,不可避免地互相抗衡、对话。在国际性的展演型态,艺术家开始离开自己的文化环境,旅行到其他地方,和其他人进行在地性的合作方案,或者将自己的作品带到其它地方展示。不论是艺术家本人还是作品,在一个跨文化的国际展示空间里,来自许多国家的艺术家和作品同时并列,自我身分如何展现?艺术作品的概念和语言如何传达?这些提问会在一个文化冲突的交界处,对艺术家以及观看者产生自觉性的反诘。

亚洲地区的艺术创作正在发展一些有趣的实践方式。“亚洲”的疆界持续在开放性的讨论和调解中,不断发生异动及改变,如此环境下的艺术性思考和美学经历,本身即已经存在着他者与自我之间协商的危机,还有区域间互动机制,及平衡关系的权力议题。艺术家越来越意识到文化身份的视觉展示策略;装置作品倾向了更具场域感的空间哲学,强调开放的包容性,以互动性的观众参与,实践多主体的集体意识(Collective Consciousness of Inter-subjectivities)。非主流的灰色价值,以灵活的生活机智和应变能力,反应生活中的快速变化。M型时代里,艺术家的日常实践/自我实现的创作过程似乎说明了,艺术家和环境的关系变得更密切了。他们的美学观点不再望向遥不可及的理论高度,反而更关注他/她们与生活环境之间的关系。

灰色地带,指那些被排除在正规典范标准外,或者是普遍性价值无法裁决的中间模糊区域。灰色地带没有明确的界定,也就是它是属于社会空间里的无疆界,社会的规范在此失效。它的存在解释了生活的即兴应变和街头策略,往往比正统的社会知识和法规系统还要切合变动的生活需求。来自越南的艺术家黎光顶所创作的“边陲地带的招牌与符指”,运用在胡志明市路边收集而来的对象,还有这些街头营生者利用对象的即兴策略作为启发,发展出这一系列耐人寻味的美学语汇。一只装有霓虹灯管的机车旧轮胎,或吊在树上,或插在棍子上,就代表是修理摩托车的地方;砖块上贴着一张卷成漏斗状的纸,表示这里有商家在贩卖汽油。这些就地取材的谋生方式,是应变生存的权宜之计,反映边缘性的文化状态,这些处在边缘状态的非典型对象,巧妙以隐晦的象征,另外,将它们从路边移到美术馆空间里,这些街头即兴的抽象主义,艺术家刻意让它们对杜象、纽曼的美学形式产生一个跨文化的对话。

这个作品同时呈现出街头的语汇,还有美术馆的美学形式,两者皆涉及了观看与语意传达的议题,只是黎光顶的作品不仅仅谈美学的策略,也谈生活的策略:“边陲地带的招牌与符指”在谈的是生存—面对一个企图控制物品与想法流通的系统,你要如何智取利益;也谈生存策略,以及如何面对审查制度和自我审查。(注5)

亚洲许多国家都存在着像这个作品中所触及到的灰色经济,例如中国各种充斥地下市场的山寨货品、许多亚洲国家都有的流动摊贩和街头的夜市文化,这说明了一种非正统的社会知识,常民即兴的互动和调适,是这个区域里文化蕴生的一种独特创意动力。

灰色地带的出现证明了在急速变化的日常生活里,非正统的协商管道总是比学理架构还要吃香和管用。它最直接关注的永远是我们最在意的生活议题。中国艺术家徐坦的“关键词”计划,已经持续了好几年,他以实际和观众对谈的方式,收集和我们现在这个当下最切要相关的词汇,这些词汇不是来自于我们书店架上已经编辑好的标准辞典,而是透过不同族群、不同人群的互动交流,一次次在聊天和讨论的过程中所建构起来的社会词汇,这些词汇将是最符合生活议题的关键语言。徐坦的计划将语言回归到生活中的实际讨论,以及它最自然的社会功能:和人群沟通。从这样一个实际考察的社会性研究和计划,或许可以将至高于专业学者间的文化论坛,回归到常民的文化论坛,响应生活最真切的关注。

我们所生活的亚洲和世界成了不可分割的一体,全球化不可预测的种种动态性变因和连环效应,牵动区域内M型趋向的各种流动状态,改变了我们的生活型态和思维模式。危机的状态,触动了调节的机制,创造了替代性的种种方案。亚洲的文化面貌和艺术样态在互动关系的网络中,一起参与了集体的焦虑,在安全稳固的结构逐渐崩解后,游移在边界的个体,依靠着分析大环境的动向,即兴而机动的调适力,创造出自我实践的灰色地带。艺术家透过创作过程,来内观省视,寻求自我身心的平衡和出路,对外,他/她以因应改变的意识作为,反映他与社会之间复杂的互动关系。“M型思维”的提出,希望能够对于变动中的亚洲和文化状态,提出开放性的诠释,如同本次展出的土耳其艺术家阿赫曼•奥古作品“渡河之谜”中的机智谜题,在充满限制和危机的条件下,我们如何启动“M型思维”的沟通机制,找到自我平衡的生存哲学。在传统价值典范松动的文化现状中,如何在反思及权变的过程中寻求“文化斡旋”的调解空间,进而确立自我的身分定位,这将是亚洲当代艺术所要持续面对的必要课题。

1。大前研一,2006,《M型社会:中产阶级消失的危机与商机》,商周出版社。

2。John Barkai, “What’s A Cross-Cultural Mediator to Do? A Low-Context Solution for A High-Context Problem”(2008). Cardozo Journal of Conflict Resolution, Vol. 10, pp. 43-89, 2008. Available at SSRN: http://ssrn.com/abstract=1434165       Bruce E. Barnes, Culture, Conflict, And Mediation in the Asian Pacific (2006) for a focus on cross-cultural differences for Asian and Pacific cultures.有关跨文化调解的议题,John Barkai及Bruce E. Barnes在文章中皆强调理解文化差异,是发展跨文化调解的至关条件。John Barkai并提及不同的地区和文化的思维和语言习惯在调解机制和方法的运用上,呈现出明显的文化差异性。文中也就文化调解的形式,分析出关于群体与个人关系、语言使用方式、逻辑组织模式、共识性结构等不同差异性。

3。Nicolas Bourriaud, “Altermodern Manifesto”, RAS Magazine online. See http://www.artsandecology.org.uk/magazine/features/nicholas-bourriaud--altermodern-manifesto             法国策展人与理论批评家Nicholas Bourriaud的书「关系的美学」,1998年初版,2002年翻译成英文,是艺术评论相当具有影响力的著作。Bourriaud提出的关系的美学为:「评判以表现、制造或者推动人的关系为基础的艺术作品的美学理论。」他主张注重关系美学的艺术家并不是因为形式、主题或图像相互类似,把他们联系在一起的是他们的理论共识——即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2009年Bourriaud以「另类现代」(Altermodernity)为题在伦敦泰德美术馆策画展览,并讨论全球化之下的艺术创作特质。

4。Melissa Chiu, “Asian Contemporary Art: An Introduction”, Oxford Art Online. www.oxfordartonline.com/public/page/asiancontintro.Meiqin Wang, “Reflecting on International Biennials and Triennials in Asia. Asia Art Archive. www.aaa.org.hk/newsletter_detail.aspx?newsletter_id=562

5。引用自黎光顶(Dinh Q LE)创作自述。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