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当代艺术与投资58期 > 徐累: 另一张面孔

当代艺术与投资58期

期刊名称

《当代艺术与投资》&《艺术与投资》杂志社
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号798艺术区
电话:010-59789041
传真:010-59789041
邮编:100015
邮寄信箱:100015-87信箱
编辑信箱:cnysytz@yahoo.com.cn
网站:www.ai-magazine.cn

广告总监:白瑶
广告热线: 13911531909 / 010-59789530-857
广告信箱:iloveartbaiyao@126.com
唐哲  13621224324  邮箱tangzhe2008@gmail.com

广告代理 :上海佰思伯乐广告有限公司
主管主办:内蒙古日报社
社址:内蒙古呼和浩特市新华大街61号
出版人  高平   邱晨枫
总编 夏季风
副总编  左靖  卢迎华(特邀)
执行主编  董冰峰
编辑/记者  常旭阳 王昱臣  谷静
设计总监  黄立慧
美术编辑  齐学芮  灿飞


国际标准刊号  ISSN1003-9341
国内统一刊号  CN15-1078/Z
广告许可证号  1500004000260
法律顾问 戴和平(浙江浙联律师事务所)

 

徐累: 另一张面孔

2011-10-10    编辑:[周杭瑜]


纸本策划:朱朱 Organized by: Zhu zhu

在2010年纽约个展的画册扉页上,徐累征引刘勰的一句“秘响旁通,伏彩潜发” 1,为自己的审美旨趣作了注解。以幻美的视觉辞藻勾连起来条条曲径,去接通古典传统的幽深意蕴,正是徐累以水墨示与人的面目,是他的“正典”,相对而言,他还有一条不为人熟知的线索,或说,另一张面孔,那便是装置类创作(姑且这么言之),这部分的创作动用了新型媒材和形式,成果不多,零散地分布于漫长的时间跨度里,虽然不构成他的主体,却在他个人风格的形成与扩展中,担负着勘探、调校、印证的功能,使现代主义的理念与质素得以内化,同时,亦为我们理解他的整体提供了方便之门,它们因而也兼有罗兰•巴特所言的“自传微素”(biographemes) 2性质。

得以被保存的最早一件作品《心肺正常》,完成于1986年,那正逢现代主义在中国的狂飙突进期,艺术家们唯恐自己的姿态不够“先锋”、作品的意义不够“深刻”,尽管这件作品由此种氛围催生,但分明已泄露了他的个人趣味——“越接近美丽就越接近死亡”,留意到蝴蝶的形状与医院透视检验报告上加盖的印戳之间的形似,进而加以悖论式的叠合,这与当年追求集体叙事和终极关怀的普遍风气构成落差,相反,是日常的联想、细节的沉迷和超现实的梦呓,在情调上倒更贴近古代文人们对于双关语和谐音字的爱好,仿佛刻意在优雅的智力游戏里消磨时光,在意义与无意义之间的边界上流连忘返;而在稍后的《裂变》(1987)里,他以宣纸拓印下马路裂纹,生成的图形近似风化、残缺的传统碑刻,也仿佛在有意无意之间预演了后来风行一时的“实验水墨”或“抽象水墨”的花样。此种“现实还原”的做法背后,隐现着杜尚的影子,而另一个深切影响到徐累的西方艺术家,则是勒内•玛格利特。这两件参加了1989年中国当代艺术大展的早期作品看似对当时风气的追摹,其实是个人化的消解,同时,从修辞学的意义上声张了他的特质:意象的挪借,超现实的组合,形式主义的激情——你可以发现他并不发明什么,而是拼贴、剪裁、嫁接;及至他画中那出了名的青花马,正是这种修辞术发展的高潮;不仅如此,它们也彰显出他以传统方略完成现实透视的能力,是他深受T.S.艾略特《传统与个人才能》的影响,携带“异质”进一步归返传统的明证。

相比之下,《空城记》(2002)已是他个人风格成熟之后的即兴演奏,绘画中的观念性在此延续,老照片的使用增设了作品的历史感,图像内容之间的跨度则含有时空剪辑的意味;他以自己那标志性的帷幔笼罩在老照片之上,构成一处深度空间,看似简单,却留下了遐想的余地,漫漶难辨的景观处于追忆的调式之中,被强化的是追忆本身的困难。这组作品里的大部分图片取自民国时代的南京,可谓他秉承“金陵怀古”这一传统母题所做的感伤表达,也应和着他同期绘画中对于空幻主题的观照。

2007年为威尼斯建筑双年展创作的《照会》在作品形态上呈现出更为复杂的组构,是他借当代媒介还古典之魂的凝练操演。这件装置以活动模具套合了一组喷绘于透明薄片上的照片,每幅照片的边框形如园林的洞门与空窗,在合起和拉开的过程中,模具的前后组合产生了“移步换景”的变化,照片可以在叠印中形成景致的纵深,也可以在同一平面上并置铺陈。这些照片本身来自于一些旧址的拍摄,亭子、长桥、松树、远山??图像宛如一种遗梦般的静帧式存在,不过,他采取的装置形式本身,赋予了这些图像比怀旧更为积极的言说价值,因为,这件装置最有意味的不是让我们重新看到了恍然隔世的风景,而是重新看到一种传统审美方式的观看,那就是古代园林建造术中的“移步换景”。

面对这件装置,我们可以以手动方式代步,完成一次假想中的园林漫游,照片的边框所对应的门窗,在园林中本就既是空间的屏隔与边界,又是借景的银幕,被借之景在此叠印,构成观看的“刺点”与变幻多姿的形式感——“开窗莫妙于借景”3,先人的这种精深的审美构想在此被复述,被一件便携的装置所传播;而珍爱自我的文明如他,一定被持久地赐予源头的活水,纵然身处这满目疮痍、变化迭至的现实,仍能留住优雅的作风。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