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 体强力弱的中国影像市场

体强力弱的中国影像市场

2011-08-26    编辑:[周杭瑜]

文/宋继瑞

现在,中国影像艺术独立的市场体系已经初现端倪:经营中国影像艺术的画廊越来越多,艺术北京博览会也开辟了独立的影像艺术单元——影像•北京,现身拍卖公司的影像作品屡见不鲜,连州、平遥国际摄影节声势渐大。但是,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影像艺术在庞杂的中国艺术品市场体系中,始终不温不火,处于相对边缘化的位置。中国影像艺术市场体系健全,架构完整,涵盖一级市场、二级市场、艺博会、艺术节,看似庞大。但中国影像艺术市场本身并不如意。庞大的体系与孱弱的市场,让中国影像艺术叫好不叫座。但正是有着庞大的体系做支撑,让我们对未来的中国影像艺术市场充满信心。

拍卖市场,稳住是关键!

我们先看看孱弱的中国影像艺术市场。中国艺术市场非常特殊,拍卖公司总是抢画廊风头,当代艺术如此,影像艺术亦如此。笔者最早关注影像艺术市场,就得益于拍卖公司。2007年,中国当代艺术市场风起云涌,影像市场搭着市场大势的顺风车,开始兴起。当时,北京华辰、中国嘉德、北京诚轩三家拍卖公司,都各自推出了中国影像艺术专场,形成了中国影像艺术在拍卖市场上三足鼎立的格局。

2007,影像艺术在拍卖市场上突然火热起来,北京华辰在2006年秋季率先推出国内第一个影像艺术专场拍卖,最终以63.49%的成交率、237.02万的成交额圆满落锤。这激发了其他拍卖公司的热情,2007年,中国嘉德和北京诚轩先后跟进,造就了影像艺术在中国拍卖市场上三足鼎立的格局。当时,中国嘉德以观念摄影为主,北京诚轩以观念摄影和老照片并重,北京华辰则是偏重观念摄影,兼顾纪实摄影和老照片。但是,这种格局并没有持续多久。随着经济危机的来临,中国艺术市场开始调整,最先受到影响的便是影像艺术。北京诚轩只在2007年推出两场影像艺术专场拍卖。2008年,这个专场便销声匿迹。中国嘉德在2007年春季和秋季、2008年和2009年的春季推出四场影像艺术专场后,戛然而止。四年来,只有第一个吃螃蟹的北京华辰还在坚持推出影像艺术专场。

2009年春季是北京华辰影像艺术专场的调整季。在2009年春季拍卖会上,北京华辰没有推出影像艺术专场。2009年秋季拍卖会,影像艺术专场再次进入北京华辰时,拍场面貌已经发生改变。在此之前,观念摄影和老照片、纪实摄影的比重差不多。在次之后,老照片和纪实摄影的比重大幅提升,观念摄影的比重微乎其微。从成交结果上,成交率和成交价最高的都是老照片和纪实摄影。从中我们可以看出这次调整对于北京华辰影像拍卖的意义。但每季的总成交率基本上都保持在50%上下,成交总额稳定在250万左右。整体来看,既没有壮大,也没有萎缩。

拍卖市场是中国艺术品市场的排头兵,也是最前沿最敏感的市场前哨。现在,影像艺术专场已经在北京华辰站稳脚跟,苏富比、佳士得、中国嘉德、北京保利、北京匡时、上海泓盛等拍卖公司,也时不时有影像艺术上拍。如果看海外影像艺术的拍卖市场,我们会惊诧不已。目前,世界上最昂贵的照片是美国摄影大师辛迪•舍曼在1981年拍摄的《无题96号》。这幅作品在刚刚结束的纽约佳士得春季拍卖会上,以389万美元的天价成交。世界著名杂志《图片收藏家》总裁罗伯特•彼斯凯把1975年以来拍卖市场中的图片价格与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进行比较,发现后者上涨了481%,而前者上涨了675%。

但是回到国内,对于中国影像艺术市场而言,现阶段最重要的是稳住。现在,中国影像艺术已经在拍卖市场上占据一席之地,但是如何稳住这来之不易的市场地位,才是关键。

画廊市场,壮大是趋势!

中国影像艺术的一级市场——画廊的起步要比拍卖市场早。2003年,中国当代艺术市场尚未起步时,以经营中国影像艺术为主的百年印象画廊便在北京798艺术区开门迎客。时光荏苒,转眼九年,百年印象画廊依然在798艺术区客来迎往。与此同时,中国影像艺术的一级市场日渐壮大,时至今日,在北京地区,就有巴黎•北京、映艺术中心、三影堂艺术中心、SEE+画廊、东磊画廊、影天画廊等专营摄影作品。在上海、广州等地,也出现了鲲鲤国际影廊、M97、全摄影、比极等专营摄影艺术的画廊。此外,还有很多以经营当代艺术品为主的大画廊也兼营影像作品,比如伊比利亚艺术中心、亦安画廊、时态空间等等。这些画廊的成立,为中国影像市场的发展提供了稳步发展的基本保障。

在画廊市场壮大的同时,一些和影像艺术相关的艺术节、艺术奖和基金纷纷成立并迅速发展。平遥国际摄影大展和连州国际摄影节经过历年的发展,已经在海内外颇具知名度,对于中国影像艺术的大众化普及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现在,越来越多的海外知名学术研究和收藏机构,也开始规模性的收藏中国影像作品,比如纽约摄影中心、法国摄影中心、法国蓬皮杜艺术中心、西班牙瓦伦西亚现代艺术博物馆、尤伦斯艺术基金等等。今年法国的阿尔勒国际摄影节在三影堂艺术中心的引进下,成功登陆中国,落户草场地艺术区。与此同时,中国的沙飞摄影基金、石少华奖学金、侯登科摄影基金、三影堂摄影基金等等,为中国青年影像艺术家的发展提供了平台。国际数据集团(IDG)和海纳(SIG)等境外风险资金的介入,让中国影像艺术品的收藏进入国际平台。

即便一级市场和相关机构已经非常关注中国影像艺术,画廊市场也在日渐壮大。但是,当中国影像艺术家个体面临市场的时候,还很薄弱。除了个人知名影像艺术家能依赖市场外,大多数艺术家从事影像还是处于个人喜好。我和很多艺术家朋友交流过,在绘画之外,他们也会从事一些影像创作。但维持日常开销的,都是绘画或者雕塑,影像艺术只是他们的爱好而已,并不能成为生活的来源。

艺博会市场,平台是温室!

随着经营影像艺术的画廊越来越多,影像画廊博览会也应运而生。2008年,艺术北京组委会在艺术北京博览会上推出独立单元“影像•北京”,这是亚洲第一个影像艺术博览会。艺术北京总监董梦阳也了解影像艺术市场处于起步阶段,所以他推出“影像•北京”,也意在培养影像市场。因此,艺术北京对于参加“影像•北京”的画廊,给予了很高的优惠条件,被董梦阳称之为“温室计划”。这些优惠条件吸引了很多专营或者兼营影像艺术的海内外画廊参加“影像•北京”。尽管,首届“影像•北京”的参展画廊的销售业绩并不理想,但这对于影像艺术的推广和市场的铺垫,奠定了一个基础。时至今日,“影像•北京”单元已经成为举办四届,画廊的销售也越来越好,也见证了中国影像市场的进步。
与此同时,一年一度的平遥国际艺术大展在2008年,也首次尝试建立了“影像画廊博览会”,以期为影像艺术形成完整的产业链条,试探性的迈出一步。

影像买家,差异是现状!

近几年的中国影像拍卖市场既没有壮大,也没有萎缩,成交额和成交额基本上稳住了,这说明中国影像艺术已经形成了相对固定的一批买家。现在影像市场的买家差异非常大,一是他们买作品的类型不同,二是他们的身份和买作品的目的不同。

现在,中国影像市场的买家也来越细化,有的买家只对清末历史感兴趣,有的专门研究文革时期的摄影作品,也有人买观念摄影,但很少。据拍卖公司的人讲,现在老照片和纪实摄影已经拥有了一批固定的买家,他们非常执着,基本上场场都来,这也是拍卖公司调整征件方向的主要原因。

目前在影像艺术市场上的买家,大致可以分为机构买家和私人买家,前者注重系统的收藏和历史文化的研究,但数量很少,据了解国内不超过五家。后者则可以继续细分为三类,第一类是真正的藏家,他们可以算是影像作品的终极收藏者,基本上是只买进不卖出。据知情人透漏,国内真正收藏影像艺术的藏家或许不到十个。第二类是投资者,他们是影像市场的活跃分子,他们把作品买进后,两三年或者三五年,如果能有比较高的差价,他们就会置换下藏品。第三类是投机分子,他们有的就是从画廊买入后,转手就送到拍卖公司。

目前,由于中国影像还没有被过度炒作,市场价格比较低,所以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进入中国影像艺术市场。但中国影像艺术崛起之路,任重而道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