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艺术财富 |2011.07 > 看破 放下 自在——张耕源艺术生涯的点滴记录

艺术财富 |2011.07

期刊名称

订阅方式
1、刊社订阅:杭州下城区朝晖路209号中山花园风荷苑31D座 邮编310014
2、网上订阅:大艺术网www.zgbigart.com

征订热线
联系人:施琴
联系电话:0571-85173625

汇款地址
户名:中国工商银行杭州朝晖支行本级业务部
账号:622202 1202029563815
收款人:张文浩

邮局汇款
汇款地址:杭州下城区朝晖路209号中山花园风荷苑31D座
邮编:310014
收款人:艺术财富杂志社

看破 放下 自在——张耕源艺术生涯的点滴记录

2011-08-23    编辑:[周杭瑜]

回忆起与张耕源老师认识的过程,不得不从六年前谈起,六年前的我刚刚踏入艺术领域,第一个采访的艺术家便是张耕源老师。记忆定格在2005年夏天午后,禅意绵绵的佛音中,张老师儒雅健朗,德高望重。佛理中有那么六个字:看破,放下,自在。平平淡淡,简简单单,可蕴含的禅意却是无穷无尽的。从张老师的身上我可以深切的体会到这六个字的精髓,放下分别心,是非心,得失心,执着心。那么艺术之路也和佛法之道一样广阔,无边,无量。

艺术财富:(一下简称艺)张老师,您好!众所周知,您对书、画、印各方面都有涉略,并都很有建树。能和我们简单的谈谈您几十年艺术生涯中,对书、画、印的一些感悟吗?

张耕源:(一下简称张)其实我的艺术道路基本上是遵照古训,遵照以前老先生的教育来做的。特别是潘天寿当时就提出很明确的主张,要“诗书画印”俱全。艺术也是文化的一部分,艺术家也是文人,文人就要有文人的素质和修养。所谓文人的素质和素养就是“秀才不出门能知天下事”,心里能装天下,对世界万物他都是有所了解并有他的认识。具体落实到艺术,美术方面,作为中国的艺术绘画,所谓“诗”,广义的来说就是文学修养,要有诗心诗意,要有诗的感情。所谓书即画,书画同源,书法和绘画本身就是一个东西,指的是对中国笔墨的使用,再具体一点就是线的运用。对中国画的一个评判标准是要有很强的笔墨意识。画是笔墨功夫,书法也是笔墨功夫,要求和标准基本上是一致的。 “印”其实和“书法”和“画”也是一体的。“印”里面包含着除文字学方面等外,线条的处理方面和构图的处理方面的内容也极其重要。诗书画印俱全,全面的发展也可以互相交融,互相增补,互相促进。所以潘天寿提出这个四全的说法是有真知灼见的。且看吴昌硕、齐白石、黄宾虹等大师绝大多数都是俱有诗书画印全面造诣。

艺:书画书画,在我看来书和画缺一不可,是相得益彰的。一幅好的画再添上一个好的题字和落款是画龙点睛之笔,如虎添翼呀。您不仅擅长篆书,现在又在潜心攻研钟鼎文,您是怎么考虑的?对此您有哪些感想和领悟吗?

张:我从事比较早的应该是篆刻。学习篆刻必然会关连到篆字,篆书。篆书之后慢慢延伸到隶书,楷书,行书……我篆刻喜欢刻比较古一点的,秦以前称为古玺。秦往往都是用大篆,我觉得这种文字很适合我发挥。所以对他的原作拓本也有兴趣。现在大篆保留下来基本上都是在钟鼎等古器物上面。写大篆的人目前恐怕比较少,而我写的大篆和其他人也有不同。以前的老先生写的比较规整。我是用吴昌硕草篆的意思来写,比较肆意,讲究一些变化趣味,效果也鲜明一点。篆书的线条比较有画意,字形结体有一种图案性,形象性,对画面总体也是一种提升。

艺:和您的认识中我了解您的爱好很广泛,喜欢紫砂、青瓷、宝剑、兵器模型这些工艺品。对现今流行的电视剧,像《远征军》等您也有兴趣观看,这都说明您对生活的方方面面都很有热情,细心观赏,这对您的笔下的人物刻画、肖像篆刻创作有什么帮助吗?您的每一方章都非常生动,逼真。我们想了解一下您在创作每一方肖像印之初都做什么前期准备及素材收集?

张:艺术创作不是工业生产,按规程就能做。而是每时每刻都在做积累做思考。艺术家都是性情中人,在艺术创作高度兴奋状态经常会有废寝忘食的时候。刻章和书画一样,在某些情况下促发了创作灵感,例如看到很好的字,很好的句子或者是人物形象就自然而然想要通过书画或者篆刻把他表现出来。这就是先有条件后有创作。有时候虽然没有先决条件,然而有种冲动自然而然的想要去创作,所以说艺术创作不是一个很机械的,而是随时随地的。国外说灵感,我们说的就是创作冲动。书画艺术,最怕的是心里空空的,没有创作欲望,但是因为什么任务逼着要去创作,一般说就没法创作出满意的作品。艺术创作是有机缘性的。

艺:近来我们慢慢了解了您在木版水印这一领域也是曾经有过卓越的业绩。您很早就开始参与木版水印的创作工作,能否简单地介绍一下木版水印的一些技艺和流程?

张:我当初接触木版水印是服从组织分配。当时的人对本职工作都非常敬业。木版水印复制的都是一些高档的国画,大名家的代表作。我们当时的的制作过程第一步是对原作非常深入细致的分析,研究,然后做。把画分解成许多套版,称为饾版,要依据原画的用笔,色彩的使用,进行精细入微的理解之后再开始复制。当时木版水印的流程有描,也就是摹,是非常非常逼真的摹下来。然后是刻,在版子上镌刻出来,对刀法技法要求也是非常高的。当时我主要负责的就是这两道工序。接着就是印和装裱。而我们当时从事木版水印工作还有一个有利条件,就是我们四个同学都是附中毕业,在专业上面已经打下了很深的基础。我们美术基础方面的扎实功底,让我们上手很快,水平也比较高,能够完美地再现画作的精神。当时木版水印的技艺也是和人有关,肯学,坚定的专业知识,肯静下心来。但木版水印到现在在技艺传承的过程中有断代之虞,急待有识之士来继续。

艺:前段时间我看过张爱玲的一篇文章,里面有那么一段“年轻的人想着三十年前的月亮,该是铜钱大的一个红黄的湿晕,像朵云轩信笺上落了一滴泪球,陈旧和模糊”。看到这段话,我脑海中就浮现出您创作的那些淡雅纯净的画笺,园林、仕女……西游记中的人物细致入微的线条,刻画的极其唯美和精湛。那时候的木版水印技巧很能让人产生美的共鸣?

张:我们当时创作的木版水印的作品是相对来说比较逼真和精湛。这些作品的创造一个是当时工艺的原因,还有一个也是当时从事木版水印的人都具备较高的素养和对事业的认真负责。对各自的工作是非常用心和努力。描版描的好,刻版刻得好,然后印的时候也有加工,也要有功底,综合性的素质对作品的精湛程度是起决定作用的。现在木版水印的水平达不到那个时候的状态。但是要扶持。这本身就是工艺性加修养。

艺:佛语:知福福常在,随缘缘自来。很精深,但又很通俗易懂。您在我看来就是知福淡然的人。进了您家首先是佛音绕耳,然后再是您的泰然处事风格。但您的作品又色彩鲜亮,形象生动,笔墨有气势,给人很有激情,年轻,积极的感觉。这应该说是性格上的两个极端,这怎么理解?

张:年轻的时候我是一个很争的人,很有锋芒。后来慢慢的磨掉了火气,大概是岁月的作用吧。我喜欢西游记孙大圣讲的一段话,“杨木性格甚软,巧匠取来,雕成圣像,万人烧香礼拜,受了多少无量之福。檀木性格刚硬,油房里取了去,做成楔子,使铁锤往打,受了多少苦楚,只因刚强”(大意)。其实这就就说明一点,柔能克刚。老子的道德经非常推崇水的精神,水是最柔的东西,但又是无所不能,水滴石穿。所以我就觉得做人应该是柔,但这个柔不是柔弱,而是和水一样,要有韧性,要有水滴石穿这种精神,不怕任何艰险,不达目的永不罢休。这是我生活中几十年不断经历,不断体验出来的。你能够忍受,能容忍很多东西,本身也说明你的意志很刚强。还有一种就是有很执着的追求,为了追求人生目标而牺牲了很多。有志气的人可以抛弃很多暂时的虚浮,到最后得到大的成功。不争其实是一种长远的争。很多事情要辨证地去看,去理解。有得必有失,有舍才有得。眼前的东西不能代表长远。这是需要岁月的积淀。明确追求目标,你为什么而活,你的生活价值是怎么体现。那么你就会明白你要坚持什么而舍弃什么。

艺:我们做艺术类杂志,现在都在考虑一个问题:艺术市场是大众还是小众?包括《艺术财富》现在也提出了一个口号“让企业家收藏第一张画”就是旨在将艺术大众化。从艺术圈中慢慢走入企业圈,再走入千家万户。我们觉得艺术本不应该只在象牙塔中,应该让大众关注,大众参与,这也是生活品味,文化程度,国民素质的提升。

张:本身艺术就来源于大众,是从人民的日常生活中发生的,以后被一部分人所占用,变成帝王贵胄的专宠。其实艺术跟人民从来都没有脱节的,还有许多民间艺术存在。因为人民有艺术上的需求。所谓高雅艺术最终必然回归人民大众。艺术大众化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推进艺术走向民间也是一个长期的工作。这需要一步一步来实现,长期坚持下去收效也会越来越大。这就比如一个人念佛,每天念,每一句每一句都是在记录,慢慢的境界也会越来越高。修行是点滴的工夫。

艺:最后,请张老师对《艺术财富》谈谈您的寄语吧?

张:首先,客观上面来说你们是非常努力,做得也很好。我对自己一直以来都有一个要求:就是不满足,不断努力,不断追求。一幅作品创造出来的时候看看比较满意,第二天再看总觉得还可以更好。我把这句话送给你们,希望你们在艺术道路上永远不自满,不断努力,不断追求。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