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集珍 |2011年6月刊 > 忽如一夜春风来——福建古典家具“第一拍”的启示与思考

集珍 |2011年6月刊

期刊名称

主管:人民日报
主办:人民日报出版社
联办:福建省民间艺术家联谊会
国际刊号:1009-5950
国内统一刊号:CN11-4138/D
邮发代号:2-641

主编:李玉山
执行主编:陈灿峰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杨桥东路19号寿山石文化城二楼
邮编:350001
电话:0597-88212636  87518561

投稿:artblog@sina.cn(编辑部)   lyshtch@hotmail.com(主编)

忽如一夜春风来——福建古典家具“第一拍”的启示与思考

2011-08-03    编辑:[周杭瑜]



酸枝木仿古家具《梳条矮柜》-福建东南拍卖

文/王中杰

桃李春风又一年。

不久前落幕的“福建东南2011春季艺术品拍卖会”上,寿山石田黄、印章、雕件、把玩件和当代工艺珍品,琳琅满目、精品荟萃,为艺术品市场奉献了一场难得的盛宴。让人稍感意外又充满惊喜的是,有七件(套)高仿精作的古典家具闪亮登场,随着清脆的落槌声接连响起,就此为本地制作的古典工艺家具的“第一拍”历史书写了浓墨艳彩的绚丽开篇。八闽大地上,古典工艺家具的春天正翩然而来!

忐忑的憧憬
  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当本次春拍首次将现作古典工艺家具征集为拍品的讯息传开,宛如一阵春风吹拂过艺术品市场,荡漾起一圈圈的涟漪。

福州做传媒的杨先生说:多年前他就在大明会典艺术馆邂逅过那些做工精细、线条流畅的明式家具,着实喜欢,但当时嫌贵另择厂家买了一套红木家具。结果没多久家具上白皮毕露,摆在家里“闹心”,扔掉又不甘心。新近购买了新房,决心添置高品质的古典工艺家具以满足多年的夙愿,但这些家具毕竟价格不菲,市场能承认吗?将来如想出手有渠道吗?心中不免忐忑。正好,拍卖会提供了评判市场认可度的很好平台,机会难得,一定得去参加,这样心中更有数。

爱好古家具的许女士表示,近期经常在北京处理商务,这次回来恰逢拍卖会,就是冲着古典家具去的。投拍的厂家作品这么多年看下来,自然心中有谱,但在福建参加拍卖,是破天荒的头一遭,心中不托底,惟祈盼古典工艺家具能从中走出市场公认的品牌。



酸枝木仿古家具《透雕皇宫椅》-福建东南拍卖

对明式家具情有独钟的黄先生对人说,本地现作的古典家具第一次出现在拍卖会上,这是福建红木家具业振兴史上值得记录的事情,不管结果如何,迈出这第一步很可贵,很有意义。

 拍卖会是市场的晴雨表,人们走进拍卖会,当然都有所期待。作为进场竞拍者,无论是收藏还是投资,或二者兼而有之,都希望以合适的价位竞得自己想要的拍品,拥有升值空间,同时又能有把握的规避风险。而投拍委托人当然期望自己的作品或藏品有理想的成交结果,在收获高回报的同时提升知名度。但他们内心更纠结的是拍卖会更像一个无情的考场,自已的投拍品完全在公众和传媒的注视下去进行充满悬念的跳跃,有幸越过高点的将被市场所拥抱,倘若不走运掉下来,跌碎的不仅是拍品,一同破碎的很可能是梦想、声誉和品牌。因此,能够到拍卖会上去展现身手的,应该是有追求、有能力、有眼光、有勇气的人。

尤其在现作古典工艺家具遍地开花、比比皆是的大环境下,在对市场究竟有没有能力和眼光接受高品质的现作古典家具的困惑中,能够毅然决然地把对古典家具的挚爱和创造行业品牌的责任放在前面,将自已的作品送进“第一拍”考场的两家产家和它们的主创者,我们应该表示赞赏和尊敬。在前一段纠结的时日中,他们也许没有睡好觉,而现在他们已经证明了自己。“第一拍”的历史再一次证明,成功只将机会给予那些有准备的人。

拍卖会的帷幕已经拉开,让我们去一睹风采吧。

市场的拥抱
“关关睢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求之不得,寤寐思服。”

5月29日,星期日,春光明媚,是个好日子。由福建省民间艺术馆、福建东南拍卖有限公司联合主办的“福建东南2011春季艺术品拍卖会”,在福州西湖大酒店华宴厅举办。上午九点,酒店二层已是人头攒动,气氛热烈。侧厢服务台前不断有竞买人在出示有效身份证件、登记并交纳10万元人民币的竞买保证金后领取了竞买号牌。

上午九点半,“当代工艺珍品专场”首先起拍。宽敞明亮的拍卖会场除预留位外座无虚席,门口仍有人探头希望找到空位。这场拍品中有不具款识的两件(对)紫檀仿古家具和标明“大明会典”款识的五件(套)红酸枝、海南黄花梨仿明式家具。当这些高仿精品华丽登场时,引发了全场浓厚的兴趣,每一件拍品都需要历经一番激烈的竞价后,才槌下有声。

随着拍卖师职业化的导拍声音和熟稔手势的指向,场内应价举牌此落彼起,节奏之快捷,竞买阶梯价上升之迅速,让人目不暇接。

究竟会以什么价位落槌?最后花落谁家?全场既兴奋又有点紧张。当这次参拍的唯一一件用海南黄花梨制作的明式夹头榫云纹牙头独板平头案(81×36.5×88CM)推出时,大家眼前一亮,全场为之振奋。

此案造型经典,四腿为一木所开,可全拆装。线条简洁凝练,极为古朴素雅。整体海黄老料制作,独板案面纹理彷如天然山水,奇趣盎然,实为不可多见的珍品。从36万起拍,竞价举牌交替上升,全场只听到拍卖师的声音:“左区,45万,好。”“右区,50万,还要吗?”“60万,60万还要吗?是你的,请亮一下号牌。”随后拍卖师扬起左手“啪”的一声落槌,名花有主了!加上12%的佣金,该件海黄平头案以67.2万人民币成交。三件套酸枝木有束腰带托泥透雕皇宫椅,形制典雅大气,做工十分考究,靠背、扶手、足部做卷草纹透雕装饰,尽显优雅高贵。此款皇宫椅4万起拍,以16.8万成交。另一件明式老挝花枝木三屏风独板围子罗汉床,榫卯结构精巧,可全拆装,进口老料精制,线条流畅,古拙清雅,韵味浓郁。该件从5万开始竞拍,最终成交价为22.4万元。

是次登场拍卖的七件(套)现作古典工艺家具,在竞拍者的热烈追捧下全部落槌成交,场上余兴未尽,场下热流涌动。来自北京的吴先生拍得罗汉床后十分开心,他说:“我举号牌的手不放下来,那张罗汉床30万也要!”参加竞拍海黄平头案的杨先生则有些失落,他不无遗憾的说:“第一次参加竞拍,觉得起拍价可以接受,当场阶梯价上升很快,举到45万时,犹豫了一下,没想到很快以60万落槌了。”

而提供家具的大明会典林家毅先生,在拍卖会后虽然有如释重负的欣慰,但实际上心情并不轻松。他反复说到“责任”两个字,表示“现场气氛感人,虽然都卖出去了,更有责任把家具做好。王世襄老先生生前曾当面叮嘱我,说要做好家具。明式家具要研究它的榫卯结构和力学,最重要的要把它的韵味做出来,这些教诲我不敢忘记,这就是责任。做人要有责任,做古典家具也要讲责任,讲良心。”话虽朴实,但掷地有声。但愿我们现作古典工艺家具的从业者,都能多一些继承传统、弘扬古家具文化的责任感,有一颗为振兴古典工艺家具业而上下求索、矢志不渝的赤子之心。

拍卖会的场景已渐行渐远,但“第一拍”的槌声仍在耳际萦绕着。它能告诉我们什么呢?

启示与期待

古典工艺家具讲究“贵木精工”,着重体现的是设计和制作的灵动精巧。材质是基础,工艺是手段,文化是目的,内涵是灵魂,这几方面综合起来才能创造美。单一的追求依赖材质,而忽略了创意与文化内涵,这是远远不够的。

“第一拍”告诉我们――

其一,精品才是硬道理。

所谓艺术品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符合和蕴含了中国的审美精神,即形而上者为之“道”,形而下者为之“器”。能成为经典的,是因为“器中有道”,即在所作之器中融入了更多的人的情趣、品味、感悟和艺术审美追求,也就是人文价值。可以说承载着“道”的器物已经不是简单的器物了。譬如平常的瓷碗不裂不破可盛物就行,寻常家具结实能使用就可以,但要让你看着赏心悦目、用着称心舒服,而且天天看着都舒心,用着都舒服,十年百年后还要让人满意开心,这里面就有“道”与“器”的区别了。只有体现了“道”的作品才能称为艺术品,否则只是普通的实用器。

真正的艺术品应该表现的是艺术,艺术是灵魂。艺术家、工艺师的任务是如何通过技艺和材料的结合,将艺术的意境和美生动的表现出来。因此说,做得好的器物,有道存焉,其文化审美价值超过实用价值,既可使用也可收藏,如古典工艺家具精品。某些至美的器物,它的文化艺术价值会被无限的放大,有的甚至使用价值完全被收藏价值所取代,变成有无限价值的“无用之物”,如精美的粉彩、珐琅彩碗杯,你会拿它盛饭喝水吗?

诚然,家具的使用价值是它的本质属性。但是,当一件简洁飘逸、洒脱空灵、浑然天成的经典明式家具摆在面前,它散发出的那种精神内涵大于一切的文人气息,那种绝世而独立的清静高雅,那种可言而不可言尽的美的愉悦,让你会有不止于静到沉静、静到深处身心释然的感觉。有如参禅悟道,淡去了烟火气,内心生出自在的欢喜。大道无形,美是思想,美是文化,美是传统,这就是文化艺术的魅力。似乎看不见摸不着,但却无处不在的精灵,是我们必须孜孜敏求的根本,应怀敬畏虔诚之心。

器物制作,大有讲究,材料和艺术的价值比重可见高下:主要靠材料者为工匠,其次为工艺师,上者为艺术家。
 是次参拍的家具以高于市场价数倍的价格成交,根本原因是它们都是精品,是文化内涵居于压倒性优势的高仿精作,因此家具所体现的价值和价格才能同步高企。

可以说,真正的精品一定会被市场所拥抱,能夺市场眼球的一定是精品。这是大白话,也是不争的事实。

其二,拍卖会是精品的“T台”。

拍卖会毫无疑问是艺术品市场的风向标,也是展示和检验艺术品的高端平台。拍卖活动的公开、公平、公正性及其广泛的影响力,在评判市场的认可度和引领市场发展中,有其独特的不可替代的作用。

经过这几年的风风雨雨,艺术品和高端工艺品市场在逐步趋向理性,“两极分化”的现象愈加明显,即名品、名作、名家更加受追捧,真正的精品才会引发竞拍者的激烈拼争,而次品则越难以次充好。那种鱼龙混杂、泥沙俱下的情景,已难以再现。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张平认为,由于艺术品市场毕竟有较高的门槛,因此新入市的资金肯定涉水就占高端,贵的东西即便不是最好的,也差不到哪里去,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规避艺术品市场独有的风险。

说得在理。

艺术品和高端工艺品都是很有魅力的,可以说每一件的背后都有其独特文化艺术底蕴。何况接触艺术品是陶冶情操、增长知识很好的途径,就算是抱着做投资的心态购买艺术品,在购入和出手过程中,一定会做很多的了解和学习,对提升个人素养和品味很有裨益。

中国传统文化载体中,影响面最广的当首推古典家具。它集实用性、观赏性、传承性和审美、伦理文化于一身。质量上乘的仿古硬木家具,不仅仅是精美的用具,更深层的是其中蕴含着中国几千年的文化,是承载了中国传统思想的艺术品。而明式家具那融合生活的经典式样、精湛的制作工艺和内敛含蓄的风格,极致的文人品味,是中国传统家具中的瑰宝,堪称是中国灿烂的家具工艺文化的最高典范,也是世界经典家具宝库中的奇珍。

高仿精作的古典工艺家具,使用起来既舒适耐久又赏心悦目,还可以收藏并有可观的升值空间,它们将有更多的机会出现在各个拍卖会上,展示迷人的风采,引领家具市场以精品为主导向多元化发展。高仿精作的古典家具将占据高端市场,中低端市场将突出实用性功能并进一步规范化,而粗制滥造的产品产家将被淘汰出局。

古典工艺家具的明天会更好
    小荷才露尖尖角,就有青蜓落上头

福建现作古典家具闪亮现身拍卖会,是顺理成章、水到渠成的事。一花放,而知春,来的正是时候。

中国家居和家具文化,源远流长、博大精深。中国传统文化追求唯美的境界,我们的先人把自已的灵魂赋予在与家居息息相关的家具上,不仅表现出对享受生活的追求,更透出对造物的理解和崇拜。只要用心体味,每一件古典家具上的韵味,都是那么的悠长、厚重,它的典雅与空灵,足以让你心生感动。当你与古典家具不期然相遇,相信从此会一生与它有缘。中国人那种对传统文化的喜爱是与生俱来的,深深的流淌在我们的血液中,深埋在骨子里。因而古典工艺家具的复兴不是简单的轮回,而是缘于人们对自然、传统文化和工艺审美的向往与欣赏,对返璞归真和对恬淡静雅的生活方式的渴望与追求。

今后会有更多的人在都市的繁华与浮躁中反思,走向对传统文化生活的认知和回归。会怀着一种敬仰、虔诚、推崇的心情,去喜欢、欣赏、研究古典家具。如同参禅悟道,参悟愈深,愈觉知自己的浅薄和禅理的深厚,顿悟愈多,愈明白自我的渺小和禅的博大。

古典工艺家具集实用、审美和收藏价值于一身,体现天人合一、大道自然。它们有大美而不言,有成理而不说,有大德而不争,沉静而隽永,对现代人有独特的魅力和感召力。

“天生丽质难自弃,回头一笑百媚生。”这就是古典工艺家具明天的市场。

“第一拍”向我们昭示,高仿精作的古典工艺家具人们需要它、喜欢它、追捧它。

这就够了。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