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集珍 |2011年6月刊 > 是投资还是赌博——艺术品市场的悖论

集珍 |2011年6月刊

期刊名称

主管:人民日报
主办:人民日报出版社
联办:福建省民间艺术家联谊会
国际刊号:1009-5950
国内统一刊号:CN11-4138/D
邮发代号:2-641

主编:李玉山
执行主编:陈灿峰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杨桥东路19号寿山石文化城二楼
邮编:350001
电话:0597-88212636  87518561

投稿:artblog@sina.cn(编辑部)   lyshtch@hotmail.com(主编)

是投资还是赌博——艺术品市场的悖论

2011-08-03    编辑:[周杭瑜]

不久前,“股神”巴菲特的旗舰企业——伯克希尔公司召开年度股东大会,世界各地逾4万股东前往朝圣,只为一睹股神真颜,可谓投资界的一大盛事。会上有股东提出一个问题:为了应对通胀,股神为何不投资黄金等大宗商品?巴菲特笑称:几十年前,每盎司黄金的价格曾经与每股伯克希尔股价差不多,而现在金价要赶上我们的股价还差得远呢。随即股神抛出了这样一个观点:购买任何不能用于生产的资产,期望会有人出更高的价钱从你这儿买走,都只不过是赌博,最典型的例子就是黄金。

在当今的艺术圈里,主流概念是“颠覆”,到处都是颠覆一切的架势,所以即便真是神袛说出来的话也可以忽略。不过对于投资者来说,股神的话还是需要重点关注,巴菲特的观点中,将“黄金”置换成“艺术品”同样成立,目前艺术品市场价格飞涨,也让艺术品有了“大宗商品”特质,作为资产,与黄金一样不能用于生产,而最重要的,投资者也确实把收益寄望于会有人出更高的价钱把东西买走,那么艺术品投资是不是一场筹码比较高尚的赌博?

一直以来,艺术品市场的参与者们都有意无意的片面宣传艺术品的投资价值,由于国内经济环境稳定增长,艺术品的市场环境非常好,也的确有一部分投资者获利颇丰,现身说法言传身教,投资艺术品俨然成为规避通涨应对货币贬值的不二法门。然而笔者看到,更多的投资者其实是不成功的,究其原因,一方面是投资者没有掌握艺术品鉴定评估的能力,另一方面,就是把艺术品仅仅当作商品倒手贩卖的方式,也让不少投资者铩羽而归,甚至在转让过程中找不到下家接手,直接“套牢”被迫成了“收藏家”。

艺术品属于精神层面的消费品,在任何时期都是奢侈品,都是最贵的,若要在此基础上获得投资收益,成功的案例大都是以时间换空间,甚至是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的故事。经济学家张五常曾以复利的概念阐述投资艺术品收益,他认为,只要买的对,并长期持有,投资艺术品“不会输钱”,在艺术品投资市场中,若以每年复利8%来计算,200多年就会上升6000多万倍,就算剔除通胀因素,艺术品投资市场每年仍然有5%的复利。而一组比较确切的数据是:据梅摩艺术品指数统计,美国艺术品市场在1960~2010年期间,艺术品以高达9.3%的年回报率,远远胜过住宅5.5%的年回报率,成为更高收益的长期投资资产。

更具体的案例当属尤伦斯和刘益谦。尤伦斯,这个可爱的外国老头用了20年的时间投资中国当代艺术,捧红了一个又一个艺术家,直到今年清盘离场,获得不菲的收益后计划转战印度。刘益谦,被誉为法人股大王,同时也被认为是中国艺术品亿元时代的重要推手之一,今年春拍出售齐白石《松柏高立图•篆书四言联》,以4.25亿元成交。刘益谦购入《松柏高立图》的时间是05年,成交价格500万元,购入《篆书四言联》的时间是09年,成交价格1500万元,中国艺术品市场也正是在这一年进入大牛市行情。刘益谦历时6年时间完成这套作品的投资过程,而媒体与大众关注的焦点在于,刘益谦时隔一年,以较之成本上涨20倍惊人回报,净赚3亿!这是多么诱人的数字,足以另投资前仆后继!殊不知,刘益谦参与艺术品投资也已近二十年,并且一直是以购买者的角色出现,这是他第一次高调出售,如果套用股票炒作的手法看,刘益谦用了十几年时间“建仓”,直到近期才进入“出货”的阶段。

张五常给出200年6000万倍的理论数据,相信没有人有这份耐心去等;尤伦斯与刘益谦用20年时间完成一项投资同样遥不可及;哪怕时隔一年也太过漫长,这就是当前投资者的心态。每次拍卖都有不少上一轮拍卖的熟面孔,今年春拍更盛,这就是一场赌博,赌的就是还有人出更高的价格,之后继续鼓吹这是一个高风险高收益的领域,直到没人接盘,那么高风险零收益,泡沫就此破裂。

艺术品的收藏和投资其实是两种方向性的选择,收藏当果断,投资需谨慎。股神巴菲特崇尚价值投资,笔者认为这个理念同样适用于艺术市场。收藏本身就是寻找价值的过程,这个价值涵盖艺术、文化、历史等多个范畴,如今在市场中创出天价的藏品或多或少均包含这些内容。然而拥有高、精、尖的藏品,只能说是成功的收藏,不见得是一项完美的投资,高昂的成本已经透支了未来的潜力。以日本为例,在日本经济最景气的时期,日本收藏家收购了大量欧洲艺术品,最著名的当属凡高的《向日葵》,随后日本经济一路衰退,这些艺术品大多代替房产、证券,充当固定资产折价抵押或变卖,顶级藏品若是在当下出现,以国外艺术品市场的现状看,其价格未必会比当时更高,那些二、三流的东西依然没人接盘。

而价值投资的理念是以低于投资标内在价值的价格买入,待市场发现并深入发掘其价值之后买出,这与按自己的成本加价卖出是截然不同的概念,其核心在于发现价值。随着市场的持续高温,倒买倒卖赚取差价的短线方式早已不适合普通投资者,那么集中优势资源做好长期持有的同时,还要发现别人没有发现的价值。但无论如何,当众人以股票术语阐述艺术品市场的时候,都说明当前的艺术品市场的确有些过火了,作为普通收藏爱好者,只有通过长期积累,不断提高自己的鉴赏水平,果断地持有高品质藏品,才能做到“不输钱”,尤其初涉收藏,更应减少逐利之心,单纯作为喜好,深入研究,藏自身所爱,或许能够暗合“价值投资”之道,为未来收藏一份惊喜。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