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艺术与投资 |2011年总第66期 > 既熟悉又陌生的东南亚艺术

艺术与投资 |2011年总第66期

期刊名称

《当代艺术与投资》&《艺术与投资》杂志社
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号798艺术区
电话:010-59789041
传真:010-59789041
邮编:100015
邮寄信箱:100015-87信箱
编辑信箱:cnysytz@yahoo.com.cn
网站:www.ai-magazine.cn

广告总监:白瑶
广告热线: 13911531909 / 010-59789530-857
广告信箱:iloveartbaiyao@126.com

广告代理  ADVERTISEMENT AGENTS
上海佰思伯乐广告有限公司
Shanghai Bestpro Advertising Co., Ltd.
Tel: 021-63010499


征订信息

一、邮局汇款
邮购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号798艺术区
 100015-87信箱
邮编:100015
发行信箱:cnysytz@yahoo.com.cn
征订热线:010-59789531-618
传真:010-59789041

二、银行汇款
开户名称:北京伊德赛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开  户  行:北京银行酒仙桥支行
帐  号:01090332000120109057940

定价  PRICE
CNY10  HKD50  USD15  NT120
每月1日出版  Published in 1st per month


主管主办:内蒙古日报社
社址:内蒙古呼和浩特市新华大街61号
出版人  高平   邱晨枫
总编 夏季风
副总编  左靖  卢迎华(特邀)
执行主编  董冰峰
编辑/记者  常旭阳、王昱臣、 谷静
设计总监  黄立慧
美术编辑  齐学芮  灿飞

国际标准刊号  ISSN1003-9341
国内统一刊号  CN15-1078/Z
广告许可证号  1500004000260
法律顾问 戴和平(浙江浙联律师事务所)
 

既熟悉又陌生的东南亚艺术

2011-06-24    编辑:[周杭瑜]

核心内容: 中国是最早同东南亚诸国交往的国家之一。最初的接触是在周代初年。《后汉书》中记载了一个名叫“越棠”的国家曾在“周公居摄六年”献贡,这个越棠国就是今天的越南。南北朝时,中国与东南亚开始了较为密切的贸易联系,文化交流亦不断加深。中国文化渗透进去,成为东南亚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



古拿湾  蛇舞者  1634万港元 香港苏富比 2011年4月4日

 

文_杜卡    图片_佳士得、苏富比

对于国人来说,东南亚艺术既似曾相识,又充满异域风情。这片土地到底孕育出怎样多元而独特的艺术?有着殖民历史和正在经历“后殖民”的东南亚,其现代和当代艺术呈现出怎么样的不同?东南亚艺术的市场收藏潜力如何?让我们慢慢进入这块绚丽的艺术沃土。

香港佳士得在今年春拍的北京预展中,首次呈现了3件东南亚作品。佳士得东南亚艺术部主管龚若灵,特别挑选了泰国尤塔瑞(Natee Utarit)的《贪婪之球与幻想三号》、印尼巴姆汉姆(Pramuhendra)的《自画像》、泰国康莎古(Kensaku)的《108条通往虚荣之路》,这些当代年轻艺术家的作品估价从5万到20万港元不等,可见对拓展内地市场的用心。

而香港苏富比2011年春拍中,东南亚艺术专场的总成交额首次突破1亿港元,超越拍卖前估价三倍,创苏富比该专场拍卖历年来最高总成交额。印度尼西亚艺术巨匠古拿湾(Hendra Gunawan)于1977年创作的 《蛇舞者》成为拍卖会上的最贵拍品,以1,634万港元大幅超越估价(120万至220万港元) 。



德国 史毕斯  巴厘岛传奇  1690万港元 香港佳士得 2010年11月29日

荷兰 邦尼  市集  1152.75万港元 香港佳士得 2007年11月25日

此画的灵感来源于画家在1940至1950年代期间,一次欣赏蛇舞表演的经历。画面中的舞者,身着靓丽衣衫,双手分别握着两条蜿蜒的细蛇,并尽情扭动着肢体。旁边的小女孩则托着大盘,接收观众的赏钱。形形色色的围观者,有的看得目瞪口呆,有的拍手叫好,神态各异。画面中那生动无比、截然不同却又相互平衡的创作元素,在动感线条和斑斓色彩中满载着人们的生活热情。



比利时 勒迈耶 三个巴厘岛女人在花园里  229万港元 香港佳士得 2007年11月25日

有一种风情叫东南亚

中国是最早同东南亚诸国交往的国家之一。最初的接触是在周代初年。《后汉书》中记载了一个名叫“越棠”的国家曾在“周公居摄六年”献贡,这个越棠国就是今天的越南。南北朝时,中国与东南亚开始了较为密切的贸易联系,文化交流亦不断加深。中国文化渗透进去,成为东南亚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 



越南 黎谱  白衣少女  170万港元 香港佳士得 2010年11月29日

尽管如此,中国对东南亚的影响比起印度来还是小得多。印度的商人首先发现东南亚这块广阔的市场。他们在频繁的贸易中,凭其强大的经济力量,在东南亚地区取得了支配性地位。随之而来的是印度的僧侣,有佛教的、也有印度教的。他们同商人一起成为文化的传播者。佛教(主要是小乘佛教)、印度教在东南亚成为国家宗教。佛经的初始文字梵文、巴利文被普遍使用。东南亚各国的古代美术也是以表现宗教内容为主。譬如雕塑的对象主要是佛陀、湿婆或毗湿奴,建筑又以寺院塔庙为最,壁画则大多是画在寺塔内壁上的佛经故事。

从文化传播来看,东南亚虽深受印度与中国的影响,但并不能说就是“印度化”或“中国化”了。相反,这片民族丰富的地域,文化内涵正如这亚热带多样的色彩一般绚烂。

台湾著名词人、音乐制作人姚谦,15年前便开始钟情于收藏东南亚艺术品。他说:“我对东南亚美术的注意,其实是跟关注华人创作基本上是同时开始的。大约是在1997年,有一次商务出差,在新加坡看了某国际公司东南亚拍卖展览,给我很大的刺激和惊艳。在那不同纬度生活的艺术家们,他们跟我们一样,一直在艺术里前进着,不一样的是因为生活、文化和时事的差异,有着完全不一样的创作。也许对我们华人来说东南亚只是一个轮廓的印象,事实上那里头有着不同的语言、不同的文化、不同的生活、不同的宗教、不同的历史和价值观存在着,当然同时也产生着不同的内在与风格的艺术。”姚谦还特别分享了这些作品带给他的乐趣与感动:“那些认真而可爱的艺术家们,他们都说着人性对美好的追求,挖掘着当代人心底更深层的追求。在这一件一件令我惊叹不已的作品里 ,我看到了东南亚美丽热带风光下,跳动的心。”

(小贴士)东南亚国家

东南亚中国古称“南洋”或“南海”。东南亚是现代地理学与地缘政治学概念,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期才出现的一个新的地区名称,。该地区共有11个国家:越南、老挝、柬埔寨、泰国、缅甸、马来西亚、新加坡、印度尼西亚、文莱、菲律宾、东帝汶(2002年5月20日,东帝汶民主共和国正式成立),分布在中南半岛与马来群岛,面积约457万平方公里,人口约5.6亿。

东南亚现代艺术                                     

东南亚无论在地理、人种、文化或宗教上,都是一个多元、多彩的区域。源自印度、中国和阿拉伯等古老文明的风俗文化,印度教、佛教、基督教、伊斯兰教和原始崇拜的多重影响,加上欧洲殖民地统治者遗留下来的西方文化与制度,在这里相遇、碰撞、融合,构成了东南亚现代美术的独特面貌。

 东南亚艺术家似乎拥有天赋般的强烈感官接收力与深刻感性,种种欢愉的、欲望的、宗教的、幽默的、批判的、思辨的、冲突的元素,都能在深厚的母体文化熔炉以及艺术家个人深具弹性的转化能力中,化为直觉而流畅的艺术语言。

旅居印尼的欧洲艺术家群:西方人眼中的巴厘岛

在前几个世纪里,整个东南亚,除了泰国(泰国之所以逃过一劫,是由于当时的皇室屈服于英、法两国的压制,将自身六个府的土地忍痛割让后才未被沦为英、法的殖民地,笔者注),都历经过西方国家长期殖民的沉痛历史。这也在客观上造成了大批欧洲的艺术家来此旅行或者长期旅居,以至于深受当地气息的感染,创作了大量反映当地风土人情的作品。特别是印尼的巴厘岛附近,聚集了一批欧洲的文化人士,比如来自比利时的画家勒迈耶(Adrien Jean Le Mayeur de Merprès; 1880-1958),德国的史毕斯(Walter Spies;1895-1942),荷兰的邦尼(Rudolf Bonnet,1895-1978),墨西哥的寇瓦鲁毕亚斯(Miguel Covarrubias; 1904-1957) 等等。这些西方艺术家的作品,日后成为东南亚现代艺术中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也是拥有良好国际市场的独特板块。

史毕斯(Walter Spies )的名字经常出现在与印尼巴厘岛艺术有关的书籍当中,为传统的巴厘艺术注入了崭新的现代元素。这个19世纪末生于莫斯科的有点害羞的德国艺术家,在1923 年,带着他在欧洲所学到的现代哲学思想、早期电影文化的熏陶,以及他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被软禁俄罗斯乌拉尔地区时所接触的游牧民间艺术的印象,越洋前往印尼。凭着高超的音乐造诣,他旋即获任成为日惹苏丹王欧洲管弦乐团的指挥,并把欧洲音乐,包括巴赫 (Johann Sebastian Bach)的经典改编成适合印尼乐器演奏的乐曲。1927 年,史毕斯搬往巴厘岛,并全心投入展开本土文化艺术的交流推广。他积极举办美术展览、改编本土音乐、重编民族舞,自然地把本土的视觉艺术及庙宇中的梵文神话雕刻相融合,多方面地推动了巴厘岛文化的新发展,也让西方对这里的风貌与文化产生浓厚兴趣。同时,他自己也在不停地进行绘画创作,以西方的技法将巴厘岛的纯朴精神与勃勃生机,展现于画布上。

绘于1929年的《巴厘岛传奇》是史毕斯巅峰时期的作品,展现了艺术家对疯狂动作的设想,并折射出巴厘郊区的朴实田园生活中蕴藏的充沛情感和对生活的欲望。(图2)在2010年香港佳士得秋拍中,此作以1690万港元创下艺术家个人拍卖纪录。这几乎是史毕斯此前于2008年靠《爪哇人还乡》创下的938万港元的拍卖纪录的两倍。在他生前一封仅存的书信中,他兴奋地向朋友提及该画“充满幻想”,且有“与世上骤然不同的景观……作品完全是非自然的,但却是以近乎现实的风格画成,展示出俄罗斯壁画的元素,又或是与亨利•卢梭相关联。”这幅画作的熟练笔触、光线和阴影的巧妙处理,以至景观轮廓,都反映出他受贴近现代主义时期的战后欧洲艺术所影响。

荷兰艺术家邦尼(Rudolf Bonnet )也对巴厘岛绘画的发展具有深远意义。邦尼的绘画比较自然主义,为巴厘岛带来解剖和肖像画法,在光影的晕染技巧上更前进了一大步。他的巨作《市集》,描绘岛民赶集的热闹场景,人物众多、姿态逼真、构图严谨,在2007年已达1153万港元。(图4)

比利时的勒迈耶(Le Mayeur),其作品大多沉迷于热带动植物和光影无限调和的可能性。画面中,阳光通过茂密的树冠倾泻而下,充满了浪漫色彩。拍场上,《女人和供品》、《三个巴厘岛女人在花园里》等作品,极好的反映了他的风格。(图7)
    
不过,由于他们的创作在当时当地没有市场,他们是为日渐蓬勃的观光客所创作。巴厘岛形象的塑造也在这个时期渐渐形成。可以说,这些欧洲艺术家的确对于巴厘岛民艺术美学的发展有所影响。但是也有批评指出,许多优秀的艺术家因为作品不符合欧洲品味而没有受到赞扬、推广。

越南仕女画:温婉东方美

东南亚现代本土画家中,越南艺术家尤其值得关注,譬如在拍卖场上颇受欢迎的黎谱和武元谈。他们深为女性的妩媚而醉倒,喜爱描画女人的嫩颈纤腰和玲珑曲线,用暖和光线和轻柔笔触,把女性的万般温婉表现得淋漓尽致。这也是越南传统对女性美的最佳演绎。

武元谈(1908-2000)于1931年在印度支那美术学院(Ecole des Beaux Arts d’Indochine)毕业后移居法国,随后1949年定居法国南部,并与法国艺术大师夏加尔(Marc Chagall)为邻为友。他作于1939年的水墨水粉绢本画《在花园中交谈的贵妇》,描画了五位衣着高雅缤纷的妇女盘起秀发,露出优美的颈项,静坐在花园中谈天,神态闲适。这幅大画在2008年首次现身拍场,便创下205万港元的成交价,为市场带来积极信心。

黎谱则是同时期另一位有东西合璧风格的越南画家。他1907 年生于越南,2001 年卒于法国,其肖像绘画技法与法国沙龙艺术家的风格十分相似。在2010香港佳士得秋拍中,他的《白衣少女》(170万港元)堪称一幅笔法精炼流丽的佳作。(图11)这幅作品描绘一名稍事休息的女子,身穿白色越式旗袍“奥黛”(丝绸长袍陪衬宽身长裤的服装),一边手腕上搭着淡蓝色的薄纱,轻轻倚靠在画工雅致的枕头上。与此类似的“美女”画,还有他的《年轻少女与鲜花》(168.75万港元)。依然人物优美、线条纤细,色调柔和,轻薄的透明头纱更增添了少女的含蓄美感。

南洋画派:浓浓中华情

除了巴厘岛风情画和越南仕女画,南洋画派也是东南亚现代艺术中的重要风貌。一批以刘抗、陈宗瑞为代表的华人艺术家,在新加坡提出了南洋画派的概念。南洋画派以东南亚作为一个整体的文化区域,以融汇各民族文化、沟通东西方艺术为基础,创造了包涵西方美术技巧、中国传统美学及本土文化影响的南洋风格。南洋画派艺术家们的前瞻性观点,奠定了他们在东南亚美术发展史上的地位。

李曼峰正是其中的活跃者。其作品多数为印尼总统府珍藏。在当地藏家的心目中,他的地位与徐悲鸿、吴冠中等中国大家基本处于同一水准。以收藏吴冠中作品为我们所熟悉的印尼收藏家郭瑞腾,就是收藏李曼峰最多的私人藏家。他收藏多件李曼峰巨幅油画及历史性的万隆会议素描(有周恩来等人签名)。

李曼峰1913年生于广州郊区农村,原名李绍昌。3岁在新加坡受中英文教育。少年丧父辍学,后到印尼等多个国家生活和创作。19岁迁往雅加达工作。1941年初访巴厘岛,作品因富有南洋色彩而深获好评,同年与徐悲鸿结识。徐悲鸿对他的潜质与才具非常激赏,称他“才艺使人动心”,并鼓励他立志成为一位大师。李曼峰的画作巧妙地融合了东西方概念的画法,并富有浓郁的东南亚气息。而2010年4月,李曼峰作于约上世纪60年代的《巴厘民采》以2530万港元在香港苏富比成交,在创下画家之个人世界拍卖纪录的同时,也刷新了任何东南亚艺术品的世界拍卖纪录。(图9)《巴厘民采》中,李曼峰透过明快的笔触,细腻刻画巴厘岛民平静安逸的日常生活。此作糅合了中西两种截然不同风格之精髓:画作的主体以富西洋意味的构图作安排,并用油彩逼真地描绘出来,而背景则充满了中国水墨画的色彩与意境,两者形成强烈对比。

金鱼和骏马也是他喜好的题材。他的油画《群马图》,在2009年以818万港元拍出。(图13)这幅油画,无论线条或颜色都是传统水墨画的韵味,神似徐悲鸿毛笔下的骏马,左上方还有行楷题款并加盖红色印章。背景的群山则很接近中国的岭南画派。在近年来的拍卖市场上,许多投资者对于他的作品青睐有加,特别是中国投资者,更是看重其与岭南画派的渊源。比如2004年德国的一场中国艺术品拍卖会上,他的一幅《印尼裸女图》估价仅1,500欧元,却以42,560欧元的成交价成为书画部分的最高纪录。
东南亚当代艺术                                        

东南亚地缘文化有着共同的悠久历史。每个国家的传统根系都扎得很深。但面对当下数字化、全球化的世界,他们将怎样行动?并如何运用各自的本土文化去对抗呢?……事实上,东南亚当代艺术家的身份已由两大历史背景构成:一是后殖民文化,二是本土文化。
                                                                                           

东南亚独特的宗教环境、地域特色和后殖民文化的影响,在全球化的冲击下所呈现出的多元融合以及强调个性的思考,无疑是东南亚当代艺术的意义所在。与此同时,在1997年遭受金融风暴之后,东南亚各国经济已经得到恢复的环境里,当地艺术家的创作开始走向国际舞台,东南亚当代艺术市场也不断升温。旅泰艺术家张可欣说:“东南亚金融风暴之后,经济带给民众失落的同时,却也升华了民族文化精神的珍贵性。换言之,只有这种国家与国民的整体自我省思情境,方能有机会去认识自己个性的这一面。”

与韩国艺术家在材质研究上的别具一格、日本艺术家在漫画语言上的大胆运用不同,东南亚艺术家的作品透露出一股清新的自然感觉,艺术家对森林、动物、日常生活中的元素大量运用。如印尼艺术家Putu Sutawijaya对原生态舞蹈姿态的沉溺;Budi Kustarto偏爱以个人形象入画;泰国艺术家Natte Utarit对自然生物的匠心描述……艺术家在切入被关注事物时显得灵气十足。与亚洲其它经济发展迅速的地区相比,许多东南亚艺术家居住在传统文化保留良好的小镇或岛屿中。正是这种本土文化气氛浓厚、商业气息淡薄的环境,孕育了东南亚当代艺术的独特色彩。

明星大腕儿:米斯尼亚迪 

在众多的东南亚当代艺术家中,有一批被收藏家公认为明星。这其中,最为人所熟知、市场表现也极成功的应属年轻的印尼艺术家米斯尼亚迪(I Nyoman Masriadi)。戏剧性、挑衅感、黑色幽默和精彩话语,是米氏作品不可忽略的特征。

米斯尼亚迪1973年出生于巴厘岛,毕业自日惹的印尼美术学院。他一直在作品中巧妙地渗透讽刺和哲学元素,着力重新定义、诠释他周边的世界。他以当前敏感的政治、社会题材入画,并在作品中运用不少动漫、电影与电脑游戏的形象元素。那些带有动漫风格的作品,与人们熟悉的日本式动漫不同,在讽刺之余流露着画家独有的幽默感。很多时候,画家所讽刺的对象是现代社会的普遍现象,而让观众忽略掉地域差异。比如,他对人性贪婪、都市物欲的反讽。

实际上,米斯尼迪亚从日惹回到故乡以后,开始用黑色画画。他说:“黑色是我最后的武器”。其作品中的人物胖大,人们称之为“大只佬”。整个风格颇得哥伦比亚著名画家博特罗(Fernando Botero)的神韵。比如一个又肥又胖的壮士跳水员,所穿竟是一条碎红花游泳丁字裤;一名满身刺青的胖子站在一个不成比例的洗脸盆上开水龙头,而脸盆还没他一只臂膀大。种种反差使人忍俊不禁。

的确,他以戏剧化样貌与漫画式张力、让那些身体黝黑发亮、肌肉壮硕、经络发达的男男女女呈现在观众面前。《JULING (CROSS-EYED)》,就是一个很好的诠释。画面上的男人女人都在目不转睛地盯着各自的手机,直观表达出画家对这种人被物所异化的现象的不满。此作在香港佳士得2007年秋拍中以265万港元成交,而2011年4月的香港苏富比春拍上,此作的成交价已然上升至386万港元。

近作中,他还加入了颇有舞台感觉的文字游戏与视觉谜语,以讽刺和揭示形形色色的强横、无理与霸道。不过,胖大和强横之下的虚弱可笑,显露无遗。他的《对不起,英雄,我忘记了》是2008年香港苏富比秋拍中的一匹黑马,在长达10分钟的竞价后,最终以10倍于估价的482万港元成交。《对不起,英雄,我忘记了》不能仅看画作正面。这幅200×300 厘米的油画是蝙蝠侠和超人坐在厕所上的对话(用的是印尼口语)。蝙蝠侠说:“我不明白,每一次我救他,他都不跟我道谢。”超人说:“你指的是那疯子吗?不要多想了,算了吧,迟一点再想吧,就这样吧。”而画的背后是:“对不起英雄,我忘记了。”这让任何站在画布背后的人,都变成了说这句话的人。于是,观者跟画作、蝙蝠侠和超人之间便产生了有趣的对话。如此极强的外延感,颇有装置或行为艺术的味道。

《伸缩喇叭》(266万港元)则是描绘一位衣冠楚楚的男子探身窗外,在劳斯莱斯轿车上欢欣地奏着长号。乍一看,他仿佛在炫耀他新到手的乐器,这幅作品像是要笑他在自吹自擂。然而,只要细看文字部分,便会发现画中的女士正大声训斥他:“你到达后再玩可以吗!”那男子卑恭地回应:“是的,夫人。”米斯尼亚迪敏锐地营造这视觉把戏,以图解展示出这种微妙的人际关系,不禁令人思考在表面风光背后,究竟谁才是真正主宰一切的人。

有趣的是,龚若灵透露说:“米斯尼亚迪的动漫灵感并非来自漫画,而是来自于电子游戏。因为画家本人是一个非常喜欢玩电子游戏的人。”而事实上,无论是漫画、电子游戏、还是手机,这些城市文化的组成部分必然影响到这一代的艺术家。

从市场表现看,米斯尼亚迪无疑是非常成功的。龚若灵回顾:“米氏作品第一次进入香港拍场还是在几年前,当时的估价只有4000美元,但一登场即有两三万美元的价位。之后,他的作品价格水涨船高。现在,最高价位已经达到100万美元 (2008年10月,米斯尼亚迪的《班图尔人(最终回)》以782万港元在香港苏富比成交,笔者注)。只要有新的作品出来,拍卖行的估价基本上以10万美元开始。”这与米斯尼亚迪对自己作品的市场控制不无关系。“米斯尼亚迪对画廊的规范行为很有认知。有些艺术家会私下买卖自己的作品或将作品直接卖给收藏家,或是同时与很多画廊合作。这样做的结果就是造成市场上出现多种作品提供来源,难以控制作品价钱。但米斯尼亚迪从不如此,他选择只跟Gajah一家画廊合作。最近几年,他的声誉雀起,也从不滥画,作品数量始终控制在一年只有十几张。所以,即使是新作,拍到30或40万美元也没有问题”,龚若灵介绍。

同辈新秀:温杜拿、苏普塔拉、曼度凡尼

除了如日中天的米斯尼亚迪,还有相当一部分著名艺术家也生于70年代早期,包括印尼“窗小组”(Jendela Group)艺术家鲁迪•曼度凡尼(Rudi Mantofani),苏普塔拉(Handiwirman Saputra),尤尼扎(Yunizar),以及来自菲律宾的朗奴•温杜拿(Ronald Ventura)和杰拉丁•哈维尔(Geraldine Javier),他们的作品也折射出当下东南亚的艺术思潮。

2011年4月,菲律宾艺术家朗奴•温杜拿(Ronald Ventura;1973年生)的《灰色地带》在香港苏富比刷新了东南亚当代艺术品的世界拍卖纪录。《灰色地带》起价30万港元,经过约50口热烈叫价后,最终由一名电话竞投者以842万港元的高价投得。此作品拥有152.5×396厘米之巨型尺幅,内容充斥着高度写实主义的画风,却同时满载涂鸦元素,就“何谓艺术”这一观点挑战观者的思维。画中描绘两道迎面相撞的力量—— 说得明确一点,是两组昂然向相反方向飞奔的群马。画面疑幻似真,中间部分留下极大的空白—— 仿佛在说,没有任何事是真实,但任何事都可能发生。那是两股什么样的力量?中间的深渊和留白代表艺术吗?温杜拿亲自把观者引入这个极富虚无意味的乐园,领略这谜一般的意境。

以怀疑的态度来审视日常生活的寻常物事,一直是印尼艺术家苏普塔拉(Handiwirman Saputra,1975年生)最关心的题材。苏普塔拉的作品倾向简约主义,画家喜欢把一些寻常物件置于素净的背景前。然而,如此简单的构图,每每却满载复杂的涵意。这些物件看来如此熟悉却又如此陌生,让观者联想起日常生活中种种常见、却不曾细看的物品。在苏普塔拉的作品中,这些物件的外形和功能,与我们平常的理解几近矛盾,令观者不得不抛开对它们的固有认知,重新审视。苏富比今年春拍的作品《平面影子系列》之《木棉之一》(146万港元),便是艺术家这超然物外的独特风格之最佳示范。

印尼画家曼度凡尼常常以树木、符号化的生命,以及大自然的睿智等,构成富有寓意的作品。在《水平线 #3》中,可以看到蔚蓝的天空被苍翠茂密的森林裁剪成不规则的轮廓,一道灿烂的彩虹色篱笆遮掩着绝大部分画面,成为作品的重心。曼度凡尼在此画中用上逾百种颜色,却没有一种是重复的,这正代表画家认为任何生命或经验均是独一无二的信念。画家凭着这个构图,或许是在发掘无种族性的主题——无论我们身上的肤色为何,大自然的树木仍无分别地为当下与将来展示仁善、美好和希望。2007年完成的《水平线 #3》,虽为新作,但在2008年春季就成为香港苏富比拍卖的焦点,并以228.75万港元售出。

很明显,印尼当代艺术家积极参与世界的意识在东南亚十分突出。印尼是世界穆斯林国家中人口最多的大国,目前国家政治体制改革渐显成效,正在步入民主化路程,也为当下信奉伊斯兰教的国家,如何在自己神圣精神疆域,去效仿西方体制提供了一个途径。同时使一些西方国家在现今与伊斯兰教势力不尴不尬的处境下,好似找到一次“握手”的机会。正是这种局面促使印尼的政治及文化思想领域空前活跃,令印尼当代艺术的触角更加敏感,其所属的社会功能性也调到高点。

众里寻他千百度的价值洼地                        

不论是现代还是当代板块,东南亚艺术都是极具吸引力的新兴收藏领域。在中日韩和印度等周边艺术市场活跃的环境下,东南亚艺术或许正是还未被充分认识的价值洼地。
                                                                                               

目前,东南亚艺术品的收藏家一半以上来自印尼、香港和新加坡,而其中大部分又为当地华人。因为在东南亚,华人多是富裕阶层,所以主要藏家也普遍为当地华侨。“以前这些华人藏家买东南亚老画家的传统油画。这两年,他们看到新兴的当代艺术发展起来,而且价钱又不贵,就也买一些。” CIGE中艺博国际画廊博览会总监王一涵说。此外,中日韩和欧美的藏家也正在日益关注这些蓬勃的艺术品。所以龚若灵预见会有更多新的来自东南亚的收藏家参与,同时也会有全球那些一直搜寻具有更新鲜天才的亚洲艺术家的收藏家加入进来。

龚若灵的信心一方面来自东南亚艺术不可抵挡的魅力,一方面也来自拍卖行对这个板块的经营策略。佳士得在2002年,首次把东南亚艺术品拍卖移到香港,并逐渐在拍卖中引入东南亚当代艺术作品。这个做法是来自于佳士得如下的信念和视角:把全亚洲的艺术板块放到同一个屋檐下。这样一来,一个收藏者就可以在他/她所处的本土市场之外同时看到来自全亚洲的艺术拍品。而中日韩和印度艺术市场的红火,有效带动了整个亚洲艺术市场的人气和关注度,其中当然包括东南亚。2008年春拍,香港苏富比也采取同样策略,把东南亚艺术拍卖从新加坡移到香港,共同推进东南亚艺术品市场的全亚洲化,乃至全球化。如今,这种全亚洲艺术拍品交互交易(cross-buying)的积极效应,的确鼓舞人心。以台湾地区为例,苏富比东南亚区董事莫锦川说:“台湾藏家2010年收藏东南亚艺术品的金额较2009年成长1倍,跟2007年比更是成长230%。”莫锦川还分析,东南亚艺术除了受台湾藏家肯定外,也在欧洲市场获得认同。2010年下半年欧洲就有6大美术馆或是基金会,如法国吉美博物馆以及路易•威登基金会等机构,举办了东南亚艺术展,其中多场以印度尼西亚画家为展览重点。

索卡艺术中心是在中国境内最早开始推介东南亚艺术的画廊。2007年4月,在新加坡举行的苏富比拍卖会上,索卡艺术中心老板萧富元大量买进东南亚当代艺术作品。“当时只有我们和欧美的人在买。我们那场大量买进,是觉得价格太便宜了。拍完第一场,就有传言说,索卡要用一千万美金收购东南亚当代艺术,甚至有些画廊说这是一个资本家掠夺市场。于是,大家开始跟着买——这无形中把它的市场价格拉高了”,萧富元说。东南亚著名拍卖行“雷莎蒂”的行政总裁、新一代艺术商人丹尼尔•高青山(Daniel Komala)也印证了萧富元的观点,他说:“过去5年,东南亚艺术品的整体价格上升约两到三倍。买家仍以印尼等东南亚收藏家为主,同时也有越来越多的台湾收藏家参与,近年亦出现一些欧洲的买家,中国内地收藏家也刚开始加入了。”

不过,东南亚艺术品在中国会有良好市场吗?萧富元对此的看法很坚定:“中国势必成为世界强国,一个强国关心的范围是国际,艺术也是。只要中国有真正收藏家出现时,这个潜力是无穷的。 ”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