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艺术与投资 |2011年总第65期 > 柏林当代艺术生态报告( 下)

艺术与投资 |2011年总第65期

期刊名称

《当代艺术与投资》&《艺术与投资》杂志社
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号798艺术区
电话:010-59789041
传真:010-59789041
邮编:100015
邮寄信箱:100015-87信箱
编辑信箱:cnysytz@yahoo.com.cn
网站:www.ai-magazine.cn

广告总监:白瑶
广告热线: 13911531909 / 010-59789530-857
广告信箱:iloveartbaiyao@126.com

广告代理  ADVERTISEMENT AGENTS
上海佰思伯乐广告有限公司
Shanghai Bestpro Advertising Co., Ltd.
Tel: 021-63010499


征订信息

一、邮局汇款
邮购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号798艺术区
 100015-87信箱
邮编:100015
发行信箱:cnysytz@yahoo.com.cn
征订热线:010-59789531-618
传真:010-59789041

二、银行汇款
开户名称:北京伊德赛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开  户  行:北京银行酒仙桥支行
帐  号:01090332000120109057940

定价  PRICE
CNY10  HKD50  USD15  NT120
每月1日出版  Published in 1st per month


主管主办:内蒙古日报社
社址:内蒙古呼和浩特市新华大街61号
出版人  高平   邱晨枫
总编 夏季风
副总编  左靖  卢迎华(特邀)
执行主编  董冰峰
编辑/记者  常旭阳、王昱臣、 谷静
设计总监  黄立慧
美术编辑  齐学芮  灿飞

国际标准刊号  ISSN1003-9341
国内统一刊号  CN15-1078/Z
广告许可证号  1500004000260
法律顾问 戴和平(浙江浙联律师事务所)
 

柏林当代艺术生态报告( 下)

2011-05-19    编辑:[周杭瑜]



新国家美术馆

文_柏林IFSE(Insititute for Strategy Development)   
编译_周雪松

 

形式多样的艺术空间

柏林有类型多样的艺术展览空间,既有临时性的实验空间,地区政府的展示空间,也有像马丁•葛罗比乌斯博物馆(Martin Gropius Bau Museum)、世界文化宫(Haus der Kulturen der Welt)以及新国家画廊(Neue Nationalgalerie)这样的大型建筑。

公共的美术馆并没有自己独立的采购预算,而必须依赖于公共或私人基金为收藏和展览提供项目资金。因此,公共艺术机构之间存在着竞争关系。譬如汉堡火车站美术馆中有德国企业家马克斯(Marx)、弗里克(Flick)和马尔佐纳(Marzona)的收藏捐赠;最近,柏林画廊(Berlin Gallery)接受了Gasag收藏捐赠,这些重要的私人收藏弥补了机构经费的不足。有句很生动的话形容这样的关系:“柏林‘收藏’收藏家(Berlin collects collectors)”。



新国家美术馆内空间

另一种支持美术馆收藏及展览的方式是联合赞助的方式,如新国家画廊拥有超过1500位赞助人,他们共同向美术馆出资,2004年纽约MoMA200件现代艺术精品来到柏林新国家画廊展出正是得益于这种形式的资助,这个展览吸引了超过100万观众的参观。

在柏林还有一种公共组织叫艺术协会(Kunstvereine),它们的定位是为艺术爱好者提供接触艺术的场所,以及创造多种形式讨论艺术和社会话题。艺术协会认为自己对社会是负有责任的,因此相对于大型的政府艺术机构更注重知名艺术家的定位,艺术协会可以尝试更实验性的艺术方向。

1969年成立的新柏林艺术协会(Neuer Berliner Kunstverein),首要关注交流与对话,包括艺术人士和公众间的对话,以及艺术协会的工作人员与观众的对话。除了举办展览外,新柏林艺术协会提供免费出借其艺术图书馆中四千多件上世纪和本世纪世界各地艺术作品的机会。图书馆文献阅览室中收藏有超过1000多张艺术视频。“新柏林艺术协会的工作是为了激发批判性的思考。在以智力参与文化进程的背后,是反对将文化视为消费产品的思想。”新柏林艺术协会的总监Marius Babias说。协会同时为柏林艺术大学的年轻艺术家提供艺术项目的短期展示空间。

在新柏林艺术协会成立之后不久,1969年6月13日,新造型艺术协会(Neue Gesellschaft Fur Bildende Kunst)也成立了。草根性质的自我组织结构是新造型艺术协会和其他艺术协会不一样的地方,位于Kreuzberg区的展览空间中的项目都是由协会成员自行策划。“我们希望推进艺术的边界,将其他学科带进艺术领域,鼓励艺术家尝试解决新问题。”新造型艺术协会总监Leonie如是说。



新国家美术馆展出杰夫.昆斯“庆祝”系列的雕塑作品

著名的当代艺术中心KW(Kunst-Werke-Institute)同样也是一家艺术协会,通过展览和论坛来发展艺术理论。KW创建于1991年,由非常活跃的年轻策展人Klaus Biesenbach发起,Klaus同样是柏林双年展的发起人之一。现在KW已经是拥有2000平方米的5层展览空间。通过与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和PS1的合作,KW比其他柏林的当代艺术机构更加国际化。

一些由私人设立的项目空间同样活跃在柏林,譬如由建筑师Ingo Pott、设计师Marc Naroska和摄影师Stephan Erfurt创办于2000年的空间C/O(国际视觉对话论坛),几乎都由私人资金支持,只有展览项目可以申请公共基金。在这样的私人空间中,关注的对象集中于正生活创作于柏林的艺术家。

文化政策

推广提升文化在德国首先是一项国策。而作为首都,柏林的艺术机构理所当然地获得联邦基金的支持。2007年,首都文化基金(Capital Cultural Fund)建立,用以单独扶持柏林的艺术项目。2010年,首都文化基金拥有986.6万欧元,纯艺术及相关项目得到了80.4万欧元的支持。

纯艺术得到的支持占联邦政府的文化支出中最小的部分,排在歌剧和舞蹈、博物馆和纪念性文化设施、音乐、文学和图书馆之后。在柏林,艺术家得到的最主要的支持是“工作室租赁项目(Ateliermietprogramm)”,项目本身提供368个工作室可供艺术家使用。每平方米的价格是每月3到4欧元。另外,还有一些其他组织自发提供工作室,因此整个“工作室租赁项目”一共有大约700间艺术工作室。

除此之外,柏林联邦政府每年有2个艺术奖金:汉纳•贺赫奖(Hannh Hoch)30,000欧元,以及柏林艺术奖45,000欧元。2010-2011年的文化预算还有60万欧元支持艺术博物馆的发展。除了州联邦政府以外,柏林十二个区的联邦政府也在促进文化事业发展。



2010年比利时艺术家卡斯顿.霍勒(Carsten Höller)于柏林汉堡火车站当代艺术博物馆展出大型装置作品《Soma》

如今文化创意产业已经成为经济发展的重要成分,也催生出很多其他的支持方式,譬如上院经济部正在把工作向文化产业特殊基金的发展方向推进,其中包括支持艺术市场。柏林投资银行(Investment Bank Berlin)自2009年起向创意产业投放贷款,画廊也可以申请。柏林全国画廊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Galleries in Berlin)也以资金形式支持柏林的艺术博览会及参展画廊,甚至柏林的画廊参与国际艺术博览会时也能申请支持。

个人及公司赞助支持

个人和公司的赞助支持对当代艺术的发展至关重要。直接的支持是购买艺术品,间接的支持譬如对于展览空间的赞助。德国博彩基金会(Deutsche Klassenlotterie)在柏林非常重要。2009年,博彩基金为“柏林艺术协会”拨款83.4万欧元,为“新造型艺术协会”(Neue Gesellschaft fur Bildende Kunst)拨款68.1万欧元。对这两个机构来说,这就是他们一整年的预算。他们还为KW、森林湖之屋(Haus am Waldsee)和贝瑟尼艺术家之家(Kunstlerhaus Bethanien)支付了大楼的清洁费。2008年,有28件总计价值250,000欧元的艺术品被博彩基金会购买,并且捐赠给了柏林画廊、市立基金会博物馆(Stiftung Stadtmuseum)、新柏林艺术协会和铜版画陈列馆(Kupferstichkabinett)等几家博物馆。在私人赞助下,Wedding地区的Uferhallen艺术区建立了,工作室的租金是4欧元/平方米,并不比政府的工作室租赁项目价格高。

总结:对柏林的建议

柏林文化艺术现状的特点在于它的多样性,从古典音乐到现代电子乐到对城市空间的各种设计可能性。相比其他艺术大都会,柏林有廉价的空间,大多数区域的生活消费甚至低于德国其他城市。一个描述这种状况的著名的说法是“贫穷但性感”。与此状况相关联的一个政策就是,这个城市充分抓住了短期机会而忽略了长期的愿景,柏林的经济背景导致大的工程往往无法实现。当代艺术要发展得好,就不能仅仅把它作为功能性的政治思维方式中的一个部分,而应该被视为一个独立的发展方向。因此,第一个建议的行动是,把当代艺术视为独立于又支撑政治进程的发展方向。

柏林的艺术产业并没有强大到让政府视之为独立的产业,柏林的艺术市场提供了6600多个职位,这并不是一个庞大的数字。而且柏林的艺术交易量也不能和伦敦、纽约相媲美,可以说当代艺术对柏林经济的发展并没有显著的作用。但是当代艺术为柏林吸引了大量的游客,活跃的当代艺术为这个城市带来可国际声名。因此,第二条建议就是考虑将当代艺术视为柏林的重要文化资产,而不能简单套以纯商业的盈亏计算模式。

当代艺术发展建立在所有参与者的共同努力的基础上。柏林墙倒塌之后,一些先锋艺术家和画廊家对当代艺术生态的发展起到了关键作用,但这也成为柏林的弱点,即一些参与者有时把个人利益放在最前面,而没有看到群体的利益为艺术发展创造的新的可能性。因此,第三条建议是,柏林当代艺术的发展计划必须以10年为期来制定目标。

目前当代艺术的参与者们通过非正式的网络联系着——工作、艺术博览会或者个人关系,即使是圈内人对很多情况都不是很了解。因此,第四条建议是,加强当代艺术从业者之间的相互联系。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