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库艺术 |2011年<总第20期> > 越过青春的懵动,盲行渐远——邓称文体验式人生寓言

库艺术 |2011年<总第20期>

期刊名称

 主办机构: 中国库艺术网,江西美术出版社,北京盛世景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社长: 陈政
主编:江涛
联系电话:010-84786155
传真:010-84786155
电子邮箱:kuart@126.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号北京时尚设计广场(D—PARK)D座一层

越过青春的懵动,盲行渐远——邓称文体验式人生寓言

2011-05-10    编辑:[周杭瑜]




盲行30 160cmx140cm 布面油画 2008

黄昏的云影面 160cmx120cm 布面油画 2011

采访人_王  胤

库艺术(以下简称库):您的创作透出的素描功底很扎实,这和您在飞地艺术坊阶段的学习是否有很大的关系?
邓称文(以下简称邓):对我来说那是很重要的阶段,在飞地学习期间我接触到很多和艺术有关的信息,而不仅局限在考前班的学习范畴里。
库:无论您早期的还是目前正在做的作品,给人的感觉都是一种不安的凝重,这种忧虑和个人的经历有没有必然的联系?
邓:也许有吧,我这人常会忧虑,没安全感。
库:身处和平年代,生活上衣食无忧的“80后”一代,为什么不快乐,这种精神上的忧虑来自于哪里?
邓:衣食无忧更容易带来精神上的忧虑。可能是做艺术的人敏感,处处都看到荒谬。
库:毕业创作《惊诧》《当代之解剖课》,在观念上是后来“盲行系列”的雏形吗?那个时期的思想脉络是怎样的?
邓:其实一个艺术家不同时期的作品之间总会有某种联系,当一个艺术家对生活中的某个点产生兴趣,那便会持续的关注而加以思考,很自然的在作品中就会反映出这些思考。那个时候我正上大学三年级,应该是2004年。中国当代艺术正处在发展的高潮期,各种信息充斥在学院里。我试图要弄明白什么是当代艺术,那段时间看了大量的书,还三天两头从天津跑到北京来看展览。现在想起来觉得挺可笑的,很多事情其实就那么回事,但经历过很重要。
库:青春时的我们总会盲目的做一些事情,表一些态度,成年后想想有些事情虽然滑稽但也弥足珍贵,如果人生都是直线,没有走过曲折而幼稚的弯路,也堪称遗憾,从这个角度讲,您对青春是怎样理解的?


黄昏的盲行者 120cmx100cm 布面油画 2011

邓:现在来谈怎么理解青春似乎离得太近。但我很喜欢汪峰唱的那首《青春》,大概青春就是继续走继续失去的一个过程。
库:“盲行”是您比较有代表性的系列绘画作品,创作这一系列的灵感来源于哪里?
邓:这个系列是从早期的作品里延伸出来的,早期的作品里比较集中的反映出我在那个时期关于当代艺术的思考,与其说是思考倒更像是茫然与不知所措。后来我发现,当代艺术的问题根本就不是个问题,艺术圈里的种种现象,如:盲目跟风,随波逐流,诚信缺失等等。这些何尝不是整个中国社会的问题呢?我们从小就被告知“黑”就是黑,“白”就是白。“对”就是对,“错”就是错。我们也就相信了“生活”就是生活。可是我们这代人又是不愿妥协的一代人。表达也许是一种很好的释放。但80后不等于卡通,不等于幼稚,不等于肤浅,何况是主动的“肤浅”。有位哲人说过:“人类是盲目的动物,在行走着。”太对了!
库:我们都有被蒙眼的经历,这种情况也大多与游戏有关,最初是儿时游戏的记忆,在被蒙眼的时候,有一些恐惧,不知道前面是什么,脚底下也没了方向,胡乱的摸索前行,这种担心和恐惧更多的是来自于何处?
邓:人会本能的对黑暗产生恐惧。但我认为更可怕的是麻木和盲从。现今恐惧更是渗透到生活的每个角落。毒奶粉,瘦肉精,毒馒头,数不清的食品添加剂……这些比黑暗这无形的恐惧更实在地冲击我们的神经。但知道了又能怎样?继续盲行吧。


盲行23.2008.120x130

库:最近的“盲行”系列作品大多以荒原与现代化的都市为背景,这是出于怎样的考虑?与早期的“虚无”背景在作品观念上有什么变化?
邓:我们生活的城市正以飞快的速度在发展,生活节奏愈来愈快,生活在城市里的人是最忙和盲的。我也是城市中的一份子,而我常常把自己当做“局外人”。这样便可以去观看这座城市,观看这里的人,看着看着便会发现,随着城市的发展许多事物都会变成回忆。
库:艺术家同时作为一个社会人在面对琐碎世俗生活的同时还要寻求精神上的诉求并且加工处理成唤起大众共通意识的作品,这两种身份会不会有些分裂的感觉?
邓:生活就是琐碎,我每天都在面对。做作品只是在表现我看到的现象,谈不上唤起大众意识,我也只是大众之一。艺术作品的社会感召力远不及一个娱乐明星的琐事来的轰动,所以不要高估了艺术的作用。
库:这一系列会随着生活的经历变化而持续更新么?还是在未来的创作中有了新的系列计划?
邓:今年的新作就有比较明显的变化,以后的转变肯定会愈来愈大的。可能会有完全不一样的作品出现。
库:画面中的模特都是身边的朋友吗?
邓:朋友、家人还有我自己,也有许多陌生人,可能的话我希望把更多不同职业的人加进来。
库:您的创作和自身的生存状态是一种什么关系?
邓:我就是一个盲行者。
库:目前在艺术创作中,你最关心的问题或者说自我感觉最亟待解决的问题是什么?
邓:善待地球。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