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库艺术 |2011年<总第20期> > 翁奋多面体

库艺术 |2011年<总第20期>

期刊名称

 主办机构: 中国库艺术网,江西美术出版社,北京盛世景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社长: 陈政
主编:江涛
联系电话:010-84786155
传真:010-84786155
电子邮箱:kuart@126.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号北京时尚设计广场(D—PARK)D座一层

翁奋多面体

2011-05-10    编辑:[周杭瑜]




意识形态 装置

文_于海元

库艺术(以下简称库):你的艺术创作从最初的图片,逐渐推进到了装置,这种媒介的转换意味着什么?
翁奋(以下简称翁):这种转变意味着我对问题的思考进入了更加多元和丰富的特性,同时也能让我更广泛而深入地去看待和思考许多各式各样的问题,对我而言运用不同的媒介和方式是很重要的,这是我作为艺术家的态度。
库:你的作品虽然有着很强烈的图式,但并没有“为形式而形式”,而是一直有着很明确的个人以及现实的针对性,可否说你是一个关注“问题”甚于关注“艺术”的艺术家?
翁:今天所谓的“艺术”问题不是仅仅建立在“艺术”本身的,而是在艺术之外的许多问题。因为今天的艺术存在的问题也是我们面临的思想和社会问题。如果我们只是简单地把“艺术”看成是一种技术手段(技法)的话,那“艺术”可以不是我关心的。我是更多地关注现实的关系系统里所存在的状态的艺术家。
库:优秀的艺术家总是对身边正在发生的现实非常敏感,并能从中察觉到被人忽视的东西,那么现在什么样的主题最能打动你?现在做作品的出发点是什么?
翁:一直以来我对全球化背景下的中国社会现实较为关注,作为全球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今天所发生的一切都是我关注的问题,当然这些还是以我的生活相关的现实问题为出发点,有时是以小观大,或以大观小的方式来进入,我们今天所处的关系系统是我感兴趣的问题,这个系统中的人与社会、未来、态度等的多角关系中的状态,是我的新的艺术计划将关注的问题。
库:“骑墙”系列作品表现了对盲目城市化的担忧,而到 “蛋壳装置”你已经在考虑世界范围内所面临的一些严峻的问题,你的目光已经由本土延伸到世界,你怎样看待个人——国家——世界这三者之间的关系?


汉诺威BOONDOCK现场

观景台-- 出兵

翁:其实无论是个人、国家、世界在我的眼中都是紧密关联的,只是你在不同的角度就会产生不同的因果关系。这些都会让你采取不同的态度和方式去面对它们。而我的这种全球化的看问题的态度会让我从无论是中国的还是国际的角度去切入社会和表达我的看法。从“骑墙”开始我就一直把中国的城市化问题作为全球化问题在中国的一种反映形式来看待。所以无论我的眼光看到那里都会是以这样的因果关系来思考问题的。
库:世界正在进入一种整体性的恐慌,不管是战争、环境污染还是商业过度扩张下的个人心理落差,都是每一个现代人要面临的现实,在这种情况下,一个艺术家,一个中国艺术家能够做什么?
翁:我个人只能是以己身在其中,并去体验、享受这现实所给予的一切,无论是什么,在这个过程里去发现真正的问题和用自己的方式表达我的看法,观点或思考。
库:对社会、对现实的关注只有转化为艺术语言才能够成为艺术,而不仅仅只是一个观点。你的“骑墙”、“蛋壳装置”都找到了非常巧妙的形式来承载自己的思想,怎么想到这些形式的?


透镜 摄影

翁:其实生活里的许多司空见惯的东西或现实生活里的一些观念,来自东西方的,传统与现代的等等因素都是触发我去发现一些艺术形式的来源。海口街边的许多堵墙让我想到了骑墙,那改革开放的海口市的城市化的迅猛发展让我想起了我和城市的关系,这些因素的混合就是“骑墙”的产生。
库:你的作品的主题虽然都很严肃,但在视觉效果上又都非常漂亮、耐看、有一种强烈的对比。这其中是否有一点反讽的意味?
翁:我喜欢的方式是用一件漂亮的外衣把可怕的问题包裹进去的方式来呈现问题,这会让事情看起来更加混合着多重的概念和态度,而观众也会轻易地进入而形成互动。
库:虽然从“骑墙”到“累卵计划”,它们的形式、语言都不一样,但从观察角度、思维方式上以及艺术的方法论上是否也有着一条潜在的线索?
翁:是的,就像前面所说,我是以全球化的角度的因果关系来看待世界的,无论人还是物和现实都离不开这种因果关系。所以我的作品在关注点和表达形式上都是自由和开放的。
库:你认为自己是一个“悲观主义者”还是“理想主义者”?
翁:不!我是一个“理想主义者”。
库:你曾给“蛋壳装置”起名为“一个全球主义者的梦想和一个中国艺术家的工作”,那么“全球主义者的梦想”指的是什么?
翁:我认为这是个认真的学术问题,它同样也面临着所谓的角度和片面性的尴尬局面,经济全球化是否就是全球主义的一种形态,而政治全球化是否就是联合国或欧盟?这些疑问会带来对全球主义的不同理解,我所感兴趣的是它带来的相互矛盾的看法所呈现的现实状况,而非对全球主义概念的理解。
库:你在国际上做过许多的展览,相比架上绘画来说,你的作品可能与国外观众的距离更近,你认为中国当代艺术在世界上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中国的当代艺术家能为世界带来什么?
翁:中国当代艺术是世界的一个组成部分,中国的独特社会现实与关系系统的问题,给中国的当代艺术创作带来了许多可能性和开放性的角度。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