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 媒介预见未来——许仲敏的新媒体艺术

媒介预见未来——许仲敏的新媒体艺术

2011-04-28    编辑:[季李刚]




旋转-徐仲敏
                    
文/周雪松

艺术预见超越一代人的未来社会和技术发展,是人们早已达成共识的,庞德将艺术家称为“人类的触须”。 而绝大多数的这种艺术的预见性,并非通过艺术品的内容来体现,而是通过艺术的媒介来体现。正如麦克卢汉所言:重要的不是信息,而是承载信息的媒介。 印象主义预见电子图像的像素化,不是通过印象派画家描绘某处风景或某个人物预见的,而是利用色彩并置的媒介预见的;立体主义预见共时性的发展,不是通过立体主义绘画表现的半人半马似是而非的形象内容预见的,而是通过打破焦点透视的表现媒介实现的;杜尚的现成品艺术预见商品化、甚至是拜物教社会以及整个后现代社会的发展,不是通过小便池等具体的内容预见的,而是通过现成品使用这个媒介实现的……作为当代艺术中以媒介之新而命名的新媒体艺术而言,其对未来的预见性,无疑也是通过媒介体现的,许仲敏的新媒体艺术没有例外。

与单纯依赖电脑软件设计而被大众白化了的“新媒体艺术”不同,许仲敏的艺术媒介综合了电影、装置、机械、雕塑等多种以往的“旧”的媒介,用早期电影成像的原理,或者说得更早一点,使用中国古代走马灯的原理,把以往每一帧的平面图片,改换成了一系列形态相似、动作连续的雕塑,在轴承或者传送带的带动下,融合成了一个个真正的“立体电影”。事实上这种视觉效果与电脑设计的3D数字影像非常相似——即使亲临许仲敏作品的展览现场,如果不仔细看作品说明,一般人恐怕也只会将这些无休止地走动和变化的小人、骷髅、动物,当作是经过最新的数码技术处理成的三维立体影像作品,这些形象在永无止境般地行走、攀爬、飞翔中讲述着“从前有座山,山里有个庙,庙里有个老和尚给小和尚讲故事……”这样的古老故事。然而如果走进许仲敏的工作室——那简直是一个巨大的艺术工厂,由艺术家带领十多个工人一起工作——在作品完成前,在静止的传送带上,你才会看到这些小人、骷髅和动物原来都是真实存在的小型“雕塑”。

虽然作品在蓝色、紫红色等的电光照射下,充满了未来感,但作品所传达的“轮回”“修行”等永恒而唯美的古典“内容”也是显而易见的,无论从审美还是观念的角度看无疑都是非常出色的。然而无论作品中的这些“内容”是怎样经典、精辟和发人深省,笔者在这里还是要探讨许仲敏作品中的媒介问题,探讨这一新的媒介中承载的未来性。

许仲敏其人以及其创作扎根于一个怎样的时代?又预见了一个怎样的未来?应该说,许仲敏的作品所处的时代是20世纪60年代麦克卢汉曾经预言到的未来:在印刷品延伸了人的言语、汽车延伸了人的身体之后,我们这个时代,是计算机网络延伸了人的中枢神经。人类社会从远古至今经历了由部落化——非部落化——重新部落化的过程,重新部落化所依赖的即是赛博空间(互联网)。在网络时代的电子信息传输所带来的当代的部落化进程中,最主要的传输信息是视频信息和音频信息,但大面积的视频和音频信息的传播,让人的视觉、听觉与其他感觉相割裂,由此带来了当下这个不完整的部落化社会的诸多问题:都市里密集的人群,用随身携带的移动设备——手机、电脑等与遥远世界的人们互动,却对周遭的陌生人闭口不言;网络化生存吞噬了很多人现实的社交和深度的思考;由网络化生存带来的孤独症、抑郁症、拖延症等问题困扰着越来越多的现代人……这一切离麦克卢汉曾经乐观地遥想的“重新整合后的”“更高层次的”“全面发展”的新部落人生活还太遥远。 在这种现实下,已经有越来越多的艺术家用他们的艺术作品提示着未来的种种可能性,许仲敏即用综合的艺术媒介提示了艺术向更加全息的全感官的呈现方式。

从艺术的媒介发展来看,艺术媒介走过了从原始时代的巫师施行巫术这种全息开放的艺术媒介,到艺术向单一感官分化而成的绘画、音乐、舞蹈、雕塑媒介,再到近现代由艺术形式间的界限逐渐打破而形成的各种综合艺术如行为艺术、装置艺术、新媒体艺术等新的媒介。今天我们看到的许仲敏的艺术,是电影、装置、雕塑等多种媒介的综合。如按麦克卢汉所言,任何一种媒介都包含了一种已有的媒介作为其内容,新的媒介的出现往往会加速扩大过去媒介的功能,比如文字的内容是言语,故事的内容是文字,电影的内容是故事,那么许仲敏的新媒体艺术的内容包括了电影、装置、雕塑、机械等诸多的媒介作为其内容。从这个角度来说许仲敏的艺术预言了人类社会全息部落化的进程。


许仲敏-梯-局部,机械装置-260cm-x-400cm

就五感体验而言,许仲敏的艺术中尤其突出的是“实体电影”带给受众的新的视触觉体验。日本物学研究会黑川雅之认为:20世纪是视觉时代,21世纪是触觉时代。 大众媒体中,电影的发展即经历了从无声黑白电影、有声黑白电影、二维彩色电影到三维立体电影的发展过程,由电影清晰度的提升而逐渐提升了观众对电影的视触觉感知。虽然目前看来,作品最终呈现的效果与观众在电影院观看的3D电影并没有非常大的差别,但呈现着更清晰的视触觉效果的实体媒介,还是提示了一种未来电影的呈现可能:电影也许可以从单纯的视声空间,进一步开放到触觉、嗅觉,乃至味觉;触觉、嗅觉、味觉的信号,也许在未来能够通过新的媒介传输,人与人的全息沟通在瞬间完成,由此人类才有望实现在远古时代之上的,麦克卢汉曾经遥想的新的全息部落化社会……当然距离这样的设想,许仲敏的作品从更清晰的视触觉开始,只是刚刚迈出了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