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 海外画廊协会的运作

海外画廊协会的运作

2011-04-28    编辑:[周杭瑜]




纽约佩斯画廊Maya-Lin展览现场

美国艺术经纪人协会(ADAA)

美国艺术经纪人协会(Art Dealers Association of America)简称ADAA,属于全国性的非营利画廊协会组织,1962年成立,至今有49年的历史,会员由来自美国25个城市共165家画廊所组成。会员资格要求具备5年以上的艺术经纪资历,并且能够提供专业艺术咨询服务予社会大众者。ADAA在美国艺术社群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是为艺术家找到观众,为收藏家找到艺术品的桥梁与窗口,以协助美国民众进入艺术收藏世界为已任。

ADAA的会员经纪艺术品的范围广阔,从文艺复兴时期到现代及当代艺术,包括绘画、雕刻、摄影到版画商皆有。现任美国艺术经纪人协会会长Dick Solomon在接受ART news杂志访问时,谈及自身接触画廊产业的经验要从1960年算起;原本是一家超级市场主管的他在某个秋高气爽的日子,踏进波士顿新开幕的佩斯画廊,看见一件任教于哈佛大学的意大利雕塑艺术家Mirko Basaldella的铜质雕塑作品,对其赞叹不已,于是他买下这件作品、意外成为佩斯画廊的第一个客户,从此之后45年来,Dick Solomon与PACE画廊创办人Arne Glimcher一直是生意上的重要伙伴。 

1970年起,他出任Pace Editions的总裁,替Pace Wildenstein集团打下出版界的江山,这个时候Pace Wildenstein集团已经培育出一家绩优股画廊,触角遍及曼哈顿第57街与雀儿喜地区广阔的腹地;在Pace画廊老板Glimcher专心推广艺术家Agnes Martin与Chuck Close等价值上百万美元的油画作品之时,Dick Solomon则将其商业管理的专长运用在经营Pace帝国的版图之上,他陆续成立几家特色鲜明的子画廊,如销售非洲艺术的Pace Primitive、以摄影写真为主的Pace/Mac Gill,以及毕加索与马谛斯等艺术家的第二市场出版公司Pace Muster Prints。

1990年Dick Solomon加入美国艺术经纪人协会,2003年担任会长,身为出版业者使他在协会保持完全中立的形象,画廊业者不会把他当成竞争对象;而他本身对艺术经纪运作的了解使他进入状况。Dick Solomon充分利用其哈佛商学院的学历背景,担任国际优良出版商协会会长逾十年之久,虽然行业特质相异,但非营利团体的共通性使他能够将带领出版商协会的经验应用在艺术经纪人协会上,他积极提倡会员培养专业的能力,使美国艺术经纪人协会成为民众进入艺术收藏领域时,最重要的专业咨询团体;来自雀儿喜Luhring Augustine画廊、曾为ADAA委员的Roland Augustine,形容Dick Solomon大刀阔斧、勇于改革求新。另外,Dick Solomon并揭示——拓展会员数目、增加协会的专业经历、促进会员之间的情谊是未来美国艺术经纪人协会的终极目标。他的作法以英国古玩业者(BADA) 为师,对外增加ADAA的经历与声望,对内是向下扎根—增进会员与会员之间的情感,实现在资源互利的原则下,共创美国艺术市场美景。Dick Solomon现年71岁,他说自己像是一条学习曲线,永远都能找事情来做。
Dick Solomon重要的改革在于紧握协会在华盛顿的权力与影响力,目前ADAA正努力游说立法部门降低艺术品的增值税(capital gains taxes),以及当艺术家捐赠自己的作品给公共机构时,艺术家得以合理的市价做为扣除额,而不是像现在只能扣除作品的媒材成本。

这些行动为ADAA的保守性格注入新血,Dick Solomon认为:“ADAA正处于新旧交替的‘换血期’,要让比较年轻的画廊业者担当重任。”他指出纽约艺术市场的中正在转移——从第57街转移到雀儿喜,他认为面对这项改变,必须有所准备与响应,因此ADAA正在努力拓展他的会员人数、吸收年轻的明日之星,不论是艺术家或是收藏家。他将这个理念实践于ADAA自己主办的艺博会,伴随着全球艺术博览会浪潮,ADAA在众多竞争下开办年度艺博会——Art Dealers Show,Dick Solomon认为艺博会的规模不需要过大、过于膨胀,而是需要‘永远充满生气与活力’,关键在于参展画廊与艺术家的素质;去年Art Dealers Show便把能见度最高、位置最好的摊位留给当代艺术业者,结果获得令人满意的市场成绩。

德国当代画廊协会(BVDG)

德国各城市皆有地方性服务画廊的组织,而全国性的当代画廊协会(Bundesverand Deutscher Gallerien e. V.)则是画廊产业和政府政策对话的窗口、与世界接轨的平台和对外沟通机制。位于科隆的BVDG已有三十年的历史,会员有五百多家画廊,分为一般性会员和新兴画廊会员。一般性画廊必须开业三年以上、代理的作品应以20及21世纪的作品为主、正当经营且每周至少营业20小时以上、每年至少举办四档展览,并愿意接受欧洲画廊协会公约(FEAGA,Federation des Associations Europeennes des Galeries d’Art)者。新兴画廊会员条件类似,但只须职业六个月以上且已有几次展览和代理数个艺术家。

在科隆的画廊协会的任务是为画廊之间的交流提供平台、展览日期、奖项、新闻等信息并提供法规问题的咨询等,偶尔也会有收藏家及画廊之间收藏买卖的协调事宜。画廊协会本身并不做展览规划,但会支持画廊参加博览会。协会最重要的一个功能就是与政府的对话,整合执业者提出对艺术产业外围环境和条件的期许,与文化及经济政策面做沟通。这些政策部分包括税制与优惠、艺术家社会保险、艺术家转售权利金、展览赞助等。

BVDG每年招开会员大会,时间与地点与Art Cologne结合。同时BVDG每年从画廊提出的申请案中选出青年艺术家参加Art Cologne的新秀展,评审委员会在100件申请案中挑出25位,这种赞助方式今年已经是第二十六届了,对于画廊积极寻求新生代有潜力的艺术家有一定的激励作用。

欧洲画廊协会(FEAGA)是欧洲十四个国家画廊协会的协会,会员国有德国、奥地利、比利时、丹麦、芬兰、法国、英国、荷兰、瑞典、瑞士、西班牙、土耳其和匈牙利,而德国BVDG是成员最多的会员。2009年起,欧洲画廊协会开始颁发FEAGA Award奖,颁奖的对象为每年对当代艺术有贡献的两家画廊。颁奖时间与地点与瑞士巴塞尔的Art Basel结合。

法国画廊协会

法国拥有一百八十家会员画廊的画廊协会对这个企图寄予厚望。画廊协会的任务是代表画廊成为和政府政策对话的窗口,例如从前录像艺术品的交易被财税机关列到不适当的类别上,结果课税是摄影的四倍,显得很荒谬。这些问题都在最近有些改善。

尽管在重振昔日声威的努力中,主席Patrick Bongers对法国国内的环境发了点牢骚。原因是虽然法国拍卖市场成绩不错,但是交易却鲜少是法国艺术家的作品,不少画廊也自觉处于危机之中。不少画廊关门,有些画廊惨淡经营却有点无所适从,另一些则准备到亚洲试探行情。

但是法国的画廊却被批评和全球艺术市场脱了节。究竟法国画廊在艺术交易的代表性够不够呢?Patrick Bongers委托专业者做视觉艺术产业调查,调查对象包括画廊、拍卖和周边的服务艺术市场的印刷、保险、运输等连带的产业,希望在年底有结果。法国画廊出了问题吗?最近顶尖收藏家Pinault的收藏基金就弃守法国,这对画廊协会还真是个打击。为什么连国内的收藏家都不青睐法国艺术家,使他们的价格偏低呢?

Patrick Bongers认为这是因为法国税负过重和美术馆不捧场造成的。艺术交易10%到15%的加值营业税和艺术家转售权利金让人却步,重大交易可能逐渐转移到伦敦和纽约去。另外,法国虽然有推国内艺术家到国际市场的机制(l'faa),但是如果连国内都不太肯定法国艺术家的作品,即使推出国门也乏人问津。那是因为公部门对国内艺术家的兴趣阙如,有影响力的美术馆很少展示法国艺术家的成就,而是坚持机构的国际级策展定位

Patrick Bongers就抱怨最近画廊协会召开的危机处理会议上,蓬皮杜中心就没人出席,公立机关的漠视使得国内收藏家对本国艺术家认识不够,Patrick Bongers甚至认为法国艺术家的价码过低,后面少个0。

除了Pinault离开法国,其它的收藏家还活跃吗?拍卖场上最常看到的是LV总裁Bernard Arnault和Francois Pinault两人的较劲。其实除了收藏家联盟(l'Adiaf)的收藏家和Masion Rouge基金会的动向比较透明外,法国多数的艺术家都是保持隐密的,但最近市场上有些动静变化,显示收藏家比较活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