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 杨茂源的“秘密

杨茂源的“秘密

2011-04-28    编辑:[周杭瑜]

  




杨茂源


采编/杨涓

我觉得展览的这个整体思路挺有意思,而“弥漫”这个主题和我的作品的关系,我曾经和彭锋反复讨论过几个方案,后来逐渐地修正,慢慢地就到了现在这个状态。比如他最先跟我说,要通过“中药”这个切入点着手创作。我的理解在于,“中药”并不仅仅局限于治病救人层面的“药”的层面,它更是中国人对于事物的一种认识方法。因为中药与西药关于治病的概念不一样,中药的精髓在于疏通与调理,这是一种基于特殊文化背景下的具体差异。

它其实代表着东方式的思维和看待事物的方法。另一方面,我也避免直接切入“中药”这个具体的概念来构思和创作,而是索性就从“药”这个指向性没有那么明确的对象入手。

最后成型的作品是一个很小的手拉坯的陶罐,口非常小,这个小“器物”没有任何的特征和线索,当我们去表述它的时候,我可能用“陶罐”、“器物”、“埙”(因为它可以吹,并且发出声音)来形容它,但是在制作的时候,我反复跟那些师傅说:做完之后,让人不知道它是干什么用的,因为它没有一个具体的用途,比如说像花瓶,或者能装水,其实它本身什么都不是。在展览现场,我会将它们堆放在地上,如果有人感兴趣就可以拿走,他可以吹着玩或者什么也不做,仅仅作为一种纪念。这个东西就会通过不同的人被传播,你也不知道它们最终会在什么地方,有的人可能就给砸碎了,有的人或许当纪念品一直留着,那么味道就一直在里面。

回到最初的问题上,这件作品又和“弥漫”的主题和“药”有什么关系呢?其中的联系就在于这件小器物会散发出一种味道,正是这种能够清楚地被感知,但是又看不见摸不着的味道让它变得有意思。玄机就在于我在制作的时候加入了一些让它产生气味的材料,于是,这种让人闻起来很舒服的味道如同一个秘密一样,从这个其貌不扬的物件中透了出来。当你从小口透进去看,里面的空间里空无一物,如果你非要想知道这究竟是什么味道,你可以把它砸碎,但是砸碎之后,这个器物本身就没有了,我的这个作品也就消失了。这里面实际包含着一种东方人看待事物的角度和态度。我之所以选择用这个作品跟观众进行交流,实际是想最大限度地去呈现我们自身的一种经验。另外,我给它赋予最朴素的外观,就是一个粗陶制品,而且如果发声,也带有埙的那种古朴浑厚的特质。

我把这个作品的中文名字叫作“器”,就是陶器和器皿的“器”。我们觉得就是任何事情都包含着“器”的概念,它都有一个壳和里面内容的关系,也就是事情的两个方面。这次英文标题的翻译也很有意思,我并没有取“器”的直译,而是称作“没有事情是看不见的”(All things are visible),因为汉字的可解读和阐释的空间太大了。相比较宽泛的有些不着边际的“虚”,我反而更喜欢这种特别实的东西,比如一个杯子,我宁愿它呈现出来就是一个杯子,但这并不妨碍杯子可以包含其他的意义。因此我采用这种翻译,也是希望通过它来揭示这个作品本身的一个意思,并且让见到这件作品的人,和拿走“作品”的人注意到我的这种用心。

“没有事情是看不见的”,这实际在说隐藏在陶罐里的秘密。另一方面,这个英文名字几乎代我阐明了我作品的一个意图,即:世界上并不存在秘密。为什么这么讲?这种气味好像一个秘密一样隐藏在器物内部,但是通过它散发的气味我们又明确地感知到了它,并且这种作用于嗅觉的气味和可视可触摸的器物融会,他们于是实现了混杂而难以拆分。


器-草图-纸上水彩-53x38cm-

器-2011年-陶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