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艺术与投资 |2011年总第64期 > 谈明式黄花梨家具收藏

艺术与投资 |2011年总第64期

期刊名称

《当代艺术与投资》&《艺术与投资》杂志社
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号798艺术区
电话:010-59789041
传真:010-59789041
邮编:100015
邮寄信箱:100015-87信箱
编辑信箱:cnysytz@yahoo.com.cn
网站:www.ai-magazine.cn

广告总监:白瑶
广告热线: 13911531909 / 010-59789530-857
广告信箱:iloveartbaiyao@126.com

广告代理  ADVERTISEMENT AGENTS
上海佰思伯乐广告有限公司
Shanghai Bestpro Advertising Co., Ltd.
Tel: 021-63010499


征订信息

一、邮局汇款
邮购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号798艺术区
 100015-87信箱
邮编:100015
发行信箱:cnysytz@yahoo.com.cn
征订热线:010-59789531-618
传真:010-59789041

二、银行汇款
开户名称:北京伊德赛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开  户  行:北京银行酒仙桥支行
帐  号:01090332000120109057940

定价  PRICE
CNY10  HKD50  USD15  NT120
每月1日出版  Published in 1st per month


主管主办:内蒙古日报社
社址:内蒙古呼和浩特市新华大街61号
出版人  高平   邱晨枫
总编 夏季风
副总编  左靖  卢迎华(特邀)
执行主编  董冰峰
编辑/记者  常旭阳、王昱臣、 谷静
设计总监  黄立慧
美术编辑  齐学芮  灿飞

国际标准刊号  ISSN1003-9341
国内统一刊号  CN15-1078/Z
广告许可证号  1500004000260
法律顾问 戴和平(浙江浙联律师事务所)
 

谈明式黄花梨家具收藏

2011-04-13    编辑:[周杭瑜]

文_马可滢
 
人们谈起明代文化,就要想到:以《邯郸梦》、《牡丹亭》为代表的戏曲,以《三国演义》、《西游记》、《水浒传》、《金瓶梅》为代表的章回小说,以文征明、沈周、董其昌、王铎、徐渭为代表的文人字画,以及景德镇瓷器、苏州园林、景泰蓝……但是,假如谁把“明式家具” 遗漏了,那一定是不完整的明代文化。因为,正是明式家具,把中国的家具艺术推向顶峰,它可以毫不逊色地与以上诸种文化元素比肩,它们共同构成一幅多彩绵延的明代文化画卷。
 
而明式家具又主要以小叶紫檀、海南黄花梨为材质打造,其简约隽永,至今尚无逾越者。尤其海南黄花梨,不要说寸木寸金,也是好料绝缺,以此打造的明式家具与其他高贵艺术品不同,不是有钱就能轻易得到的。难怪木匠皇帝明熹宗不爱江山爱木活,正史上虽无其制作用材的记载,但辛香迷人、纹理无双的海黄,应是首选。
 
明式黄花梨家具堪比黄金
 
时下古典家具的收藏,被认为是当代继字画、瓷器、玉石之后的又一类潜力藏项。尤其是用“天下第一神木”(外国人称为“被上帝亲吻过的木头”)海南黄花梨制作的家具,更是以其气味辛香迷人、手感天下第一、纹理举世无双、色泽晶莹剔透,而越来越受到藏家的喜爱和追捧。
 
据资料显示,早在拍卖市场初期,黄花梨家具就已经走进中国拍卖市场。1994年,中国嘉德、北京翰海两家拍卖公司共推出了10件黄花梨拍品,成交8件,总成交额达54.45万元,中国嘉德上拍的明“黄花梨木三弯腿大方香几”以18.7万元取得了1994年黄花梨家具拍卖的桂冠。在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内,黄花梨家具单季上拍量比较少,在几件或几十件之间徘徊,拍品大都处于低端价位,但中国黄花梨家具拍卖市场整体呈上升发展趋势。
 
2004年秋拍季,随着藏家对这一品类关注度的提高,黄花梨家具拍卖市场形成一个小高峰,清初“黄花梨雕云龙纹四件柜”在2004年11月 22日北京翰海以1100万元成交,黄花梨家具首次跨入千万元大关,创当时的拍卖世界纪录。此后,这一品类拍卖市场更加活跃,在2008年秋拍形成了第一次高峰,上拍量为178件,成交91件,总成交额达3856.28万元。尽管2009年春拍受金融危机影响,黄花梨家具市场又滑落至谷底,但迅速在 2010年春拍形成历史高峰,其中,6月26日澳门中信上拍的“大唐盛世屏”以1966.67万元的高价创当时世界纪录。不过,时隔5个月,这一世界纪录被2010年中国嘉德秋季拍卖会上的明朝的“黄花梨簇云纹马蹄腿六柱式架子床”打破。
 
其典雅,至今未有超越
 
《剑桥插图中国史》对明式家具,有一句话:“其典雅,至今未有超越者”。这是一句恰如其分的评价。明清家具的永续魅力,就在于此。为什么如此典雅?早在明代,就有沈津在为《长物志》作序中说:“几榻有度,器具有式,位置有定,贵在精而便,简而裁,巧而自然也。”以江南地区文人参与设计、制作的明式家具,蕴含了明代文人追求典雅、精致的审美格调,这种格调就是:造型简练、线条流畅、科学严谨、做工精细、装饰手法多彩,更兼材质优美天下无与伦比。
 
明清时期的海黄(海南黄花梨简称)老家具,本身存世量已是很少。历史上家具制作虽有苏作、京作、广作等流派(明式家具中没有京作家具流派,至清雍、乾两朝才开始形成),但由于受江南深厚文化底蕴的浸淫、熏染,苏作家具无疑是明式家具最具代表、最有品位者。如果现在还要收藏这类家具,那么无异于寻找凤毛麟角,它仅能在北京故宫博物院偶尔看见此外,还有一部分早在解放前就流到了美国、欧洲等地,比如美国加州有一个纳尔逊博物馆,就专门收藏这类家具。有的则被港澳台爱好人士所珍藏。因此,在国内仅有屈指可数的部分,也是在藏家手中。广作的明清海黄老家具,还是有一定数量,且性价比相对高。广作家具的特点是,充分展现了海黄产地的地理优势,即用料大方、形体略粗,当然较之苏作,略逊飘逸和灵动。
 
嘉木海黄
 
海黄,究竟有何魅力?《本草纲目》中把她命名为“降香”,盖因其体内蕴含精油散发所致。而黄花梨的最大魅力便在于她的纹理举世无双。从刮皮、粗磨到一遍又一遍细磨,直到腰酸体乏、全身染粉时,她的纹理不断闪现出来。或旭日东升、霞光万丈,或阴风怒号、浊浪排空,或龙腾虎跃、万马啸鸣,或奇峰凸起、波光滟滟。猴脸有之,凤纹有之,猫眼有之……这时,疲乏顿消,乃喟然而叹:天地有大美哉!
 
因为有了海黄,引出了“李鬼”越黄;因为有了越黄,使得海黄辨识波诡云谲。越黄,到底是个啥样“李鬼”?与海黄一样,均为“豆科黄檀属”。主产地:越南与老挝交界的长山山脉。海黄香气为降香,闻之舒爽,甚或有甜感;越黄为酸香,甚或有臭味。这个是两者闻识上最大的区别。相对而言,两者在其它方面也略有区别。如纹理(棕眼)上海黄纹理更细,所谓的虎皮纹即鬼脸更多;色泽上海黄颜色更深一些,越南黄花梨浅一些;从材料上看,越南树材略粗大,海南直径普遍较小。前几年,我们在市场上还经常可以看到七、八十厘米直径(心材)的原料材,近一两年就已经很少见到了,现在见到的越南黄花梨,心材直径大多在20—40厘米。而海南黄花梨,我们以前见过的,心材直径最大的也不过30几厘米。
 
慧眼识珠看明式黄花梨家具
 
黄花梨家具的品相,由材质、颜色、拼补多少等考察。最重要的是拼补多少。黄花梨(学名降香黄檀)也是“十檀九空”,越老者越空,加上存世料已基本见底,所以不拼不补者实属难得。“不补非海黄”此之谓也。
 
这里也简要介绍一些作假手法:
冒充。即以越黄,甚至选用颜色、纹理接近的一些酸枝、小叶紫檀、草花黎顶替在不显眼的地方;海黄自古名贵,即使在过去的海南黎村,也用杂木、越黄等顶替。渗用越黄者,称之为“二黄”,渗用杂木者,称之为“半黄”;
贴皮。有的用高科技的真空术,有的用高强度胶水,贴上薄的一层海黄;
镂空。即挖出其中的肉心,填充其他硬木。从外表和边沿看,都是海黄(在工艺品上常见);
染色。用进口鞋油,“金鸡”棕色鞋油,以及各种化学涂料着染白皮;
画纹。让画师用细毛笔画上纹理等图案,再进行热加工凝固;
拼接。选用木纹、颜色接近者拼接一起,再扫上同一种颜色的染料。
厚蜡。在家具面和底全部打上厚厚的蜡,颜色变深看上去像油黎老料。
 
亦慢亦快,保养黄花梨家具
 
黄花梨家具如何保养呢?两个字,一是“擦”,擦是快工夫,即用柔软的洁净的干棉布及棕老虎擦;二是“遮”,遮是慢工夫,即用布把家具遮盖起来。刚收藏的黄花梨古典家具(没有损坏的)的外观,一般可分为四个档次:
 
一是琥珀光和油性全无,颜色变淡,有的在最表露的地方形成木筋,大的纹理还显现;
二是黄花梨基本特征还表露出来,但看不到琥珀光了,油性还有,但不温润,大的纹理可见小的纹理难觅,这类家具保养起来就难多了,需反复擦拭,如还达不到标准,就用布盖一段时间再擦拭,直至达到欣赏标准。
三是符合或基本符合上述欣赏效果的,用棕老虎先擦一遍再用干布擦就可以了,以后经常这样保养;
四是已没有黄花梨外观特性 ,颜色变为土色。后两类需用慢工夫调理,即用布遮盖一些时间,待颜色慢慢变回黄花梨原色后再用棕老虎和干布擦拭,也可遮一段时间就擦,擦了又遮,多次反复,直到恢复黄花梨木原貌。
 
黄花梨家具的保养很容易,只要经常擦拭就行,不要上什么核桃油,橄榄油,也不要上蜡(如藏家将家具打包入库保存或博物馆则另当别论)。为什么要经常擦拭,除了要擦去灰尘污垢,也可防虫蛀,俗语说户枢不蠹,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黄花梨木有很强的自我保护能力,为了抵御周围环境物理的化学的干扰,它会慢慢形成一种保护层,日积月累保护层就成了土色,我们不知道在什么样的环境下经过多少岁月才会变成土色,但我们知道采取遮和擦的办法可以在一年半载或两三个月复原黄花梨色泽幽雅、纹理华美的本来面目。愿我们不仅仅拥有它,更要好好欣赏它,让吸尽山林野气日月精华而沉穆清新的山之骄子,陶冶我们的情趣。
 
面对明式家具,在心满意足的珍赏之余,心灵自会慢慢地寂静下来。“江山容我静,名利任人忙”。在当今喧嚣浮躁的社会,能与无上山水一样,使自己的心态沉静下来的明式家具,岂非等闲物?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