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当代艺术与投资 | 2011年<总第52期> > Ming Wong :Strangers in the journey

当代艺术与投资 | 2011年<总第52期>

期刊名称

《当代艺术与投资》&《艺术与投资》杂志社
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号798艺术区
电话:010-59789041
传真:010-59789041
邮编:100015
邮寄信箱:100015-87信箱
编辑信箱:cnysytz@yahoo.com.cn
网站:www.ai-magazine.cn

广告总监:白瑶
广告热线: 13911531909 / 010-59789530-857
广告信箱:iloveartbaiyao@126.com
唐哲  13621224324  邮箱tangzhe2008@gmail.com

广告代理 :上海佰思伯乐广告有限公司
主管主办:内蒙古日报社
社址:内蒙古呼和浩特市新华大街61号
出版人  高平   邱晨枫
总编 夏季风
副总编  左靖  卢迎华(特邀)
执行主编  董冰峰
编辑/记者  常旭阳 王昱臣  谷静
设计总监  黄立慧
美术编辑  齐学芮  灿飞


国际标准刊号  ISSN1003-9341
国内统一刊号  CN15-1078/Z
广告许可证号  1500004000260
法律顾问 戴和平(浙江浙联律师事务所)

 

Ming Wong :Strangers in the journey

2011-04-11    编辑:[周杭瑜]




Ming Wong,“黄汉明的全景映画” 2010影院•维他命空间,展览现场,广州,2011年1月17日-3月27日

我们被投射到一个无法定义的时空,在这里,关于过去的倒叙与关于未来的预告都有可能发生。——Ming Wong(黄汉明)



1
Ming Wong没有执着于电影里的经典场景和意向,他的重新演绎,更多的时候是其个人日常经验与特定角色之间的感应。相比原作的主旨、剧情或是电影语言,Ming Wong对于每个角色自身在其“剧情”中的感知、意识和身体状态更感兴趣,因此,当观众试图习惯性的链接自身对于原作的记忆与眼前似曾相识的场景之时,或者找不到线索,亦或Ming Wong仿佛闯进你观影经验里的幽灵,附身式的出现在几乎所有的线索之中。Ming无意于拉近你我与那些尘封的经典电影之间的距离,反而是有意或无意在他仿佛后台演练式的表演中,引领那些电影的老饕们从对原作的记忆和情绪中跳脱出来。

即便并不了解艺术家创作的具体情境和Ming Wong的个人经历,突然与之遭遇的观者也并不会轻易的将眼前的作品理解成当下流行的“Kuso (恶搞)”。在Ming的创作中,既无意于膜拜“伟大”的电影,也对通过剖析或解构“经典”通向他途缺乏兴趣。对于电影,Ming更像是在找寻镜像中的自己,并将自身投射进这全景式的幻影中。艺术家自身的主体与影像中角色的主体呈现出一种平行、重叠的“同体”关系,原型在此不再神圣不可侵犯,Ming Wong,艺术家本身在此也不再陷落在对他者的诉说中。平庸的时刻与精妙的瞬间同时呈现在我们面前;

电影幻像的光环逐渐消退,存在的光晕轻身登场

Ming Wong仿佛化身灵媒,让我们目睹了某种影像与现实间隙区域的反光。

籍由着不同屏幕上扮演经典电影里各种角色的Ming Wong-这个熟悉而陌生的第三人,电影原作与观众之间仪式般的二元关系在此消解。对于很多在中国那种自我组织,略带封闭,甚至偶发性的盗版影像滋养下成长的“电影爱好者”来说,Ming Wong的作品是一次极其有力的对于其影像知识体系和感知方式的刺激。



2
与此同时,Ming Wong的作品与2010影院本身正发生着微妙的感应。

灵感来自于法斯宾德电影《恐惧吞噬心灵》的《吞噬恐惧》,与Ming Wong的其他作品相比而言,其所保留的原版电影元素相对完整,这个单频影像也最接近经典电影的放映方式和观看经验。2010影院的黑盒(Black Box)本身的空间设定十分像给某几位观众的电影院单元或是包厢,于此同时,它深邃的“通道”对于整个2010影院而言,构成了某种流动的影像“风景”和通向影像时空的“窗口”。在《吞噬恐惧》中,Ming Wong通过替身,走位,借景等多种传统电影手法和化妆、蓝屏后期等技术支持完成了一人同时饰演多角的剧情,与今天已经让我们疲劳的各种惊人电影特效相比,《吞噬恐惧》显得带有某种糙感,在呈现出艺术家创作迷人的“手工感”的同时,也可以作为Ming Wong独特影像创作方式的观摩片,让游弋在现场的观众逐渐打开自身的感知,迎接新的观看体验。

同时,Ming Wong化身成的裴特拉•冯•康特(亦或是裴特拉•冯•康特转生而成的Ming Wong)在客厅(Living Room)向我们发出了邀请。与原版电影情节不同的是,当我们面对眼前《与裴特拉•冯•康特学德语》的影像,这个金发翠衣的“女人”身处一片空白中,她的倾诉和发泄的对象消失了,屏幕外客厅里的你我很偶然似的成为了她的观众?替代品?如果我们记得原版电影的“此刻”的场景,或许会产生一种戏剧化的感应,仿佛在影片中围观裴特拉•冯•康特的她的“宠物”们;或者,被时下各种“真人秀”轰倒在沙发上的我们,会突然感觉我们好像没有理由的聚在一起观看一场现实中的高潮“直播”;也可能,你我如“她”一般感同身受,已然嗔痴的将自己同样投射到远处这窗口中的一片空白中? 2010影院客厅(Living Room)更接近于某种在日常体验与剧场感之间的空间,某种程度上,会不会也让某位观者一时间放松自我感知对于外在世界的警惕,发自内心般的感慨一下戏如人生?




此次,Ming Wong的三屏影像装置《生死威尼斯》,由螺旋形结构及双面剧场幕布构成。观众很可能被Ming Wong弹奏的钢琴曲所吸引,走向暧昧未知的红色通道,周身幕布随着探险者卷起的微弱气流开始摇曳,或许这强烈色彩和光影造成的些许眩晕才刚刚抚平,眼前已经进入了由Ming Wong与美少年Tadzi及垂暮的Aschenbach一道营造的影像迷宫。正是在这个漩涡的中心场域,Ming Wong自我投射和分裂反噬俱在的影像本身创造出了只属于此时此地的影像空间。在此,Ming Wong似乎成功的创造了某种时空,或者说是“存在”,这“存在”不仅有着原本电影角色的幻象,还折射出Ming Wong的身影,同时,它似乎具有一副模糊的轮廓和面庞,向情愿将自己投射到这时空中的每一个自我张开怀抱。

当你终于从这虚实相济的螺旋中浮出,回到现实的疆界, 突然发现Ming Wong的《生死威尼斯》更像是一种对于今天虚无的存在感与满溢的现实世界之间无法寄托和与安放关系的隐喻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