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 探求水墨表现维度的新思路——王静对话南溪

探求水墨表现维度的新思路——王静对话南溪

2011-03-31    编辑:[周杭瑜]

核心内容: 发展了一千多年的中国水墨,在20世纪遭遇了当代转换的难题,一方面是传统的水墨品评标准和趣味在人们的心中根深蒂固,另一方面是传统的图像表达方式很难让现代人产生共鸣。

发展了一千多年的中国水墨,在20世纪遭遇了当代转换的难题,一方面是传统的水墨品评标准和趣味在人们的心中根深蒂固,另一方面是传统的图像表达方式很难让现代人产生共鸣,思考并解决这个难题,恐怕是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水墨画家们需要面对的。近段时期,水墨画家南溪创造性地将三维立体的视觉效果嫁接到水墨语言的载体之上,寻求水墨语言当代转换的有效方式,这无疑是一种大胆且值得深入探讨的尝试,在我看来,南溪新的艺术探索恰与观众在玩一场视觉游戏,用最简单的视幻觉原理,提示出一种极富于独特性的视觉趣味,通常我们对事物的视觉感知,是基于经验或相应的参照物辅助完成的,当有新的经验或参照物介入时,真实的也会被误认为是错觉,错觉或许预示着一种全新的真实和体验。

王静:用水墨的方式呈现3D效果,其最大的难度在哪里?

南溪:用水墨的方式呈现3D效果,其最大的难度,是所需展现的三维立体图像与二维的水墨图像同时依存在同一幅水墨画上。然而水墨画在中国历来有其相对的品评标准,对笔墨的审美也有传统所认同的相对标准。既然是水墨画就很难离开笔墨的审美要素与相对的品评标准。我在二维的静态水墨画面与三维的动态图像的创作与设定上都力求达到水墨画的品评和韵味,即先是努力地去画一幅上品的水墨画,同时能很好地展现出神奇效果的三维立体动态图像。

王静:你所探究的是艺术作品的阅读疆域的推进,水墨在其中发挥怎样的特殊作用?

南溪:使当今数字时代的科技与几千年中国传统艺术的脉络相融合,拓宽了当代艺术语境。通过对传统的中国元素和当代生活的结合,使传统元素进行了有效地当代转换,从而让图像既有当代文化气息又不失传统水墨韵味。

王静:相较于电脑技术甚至油画材料,水墨在呈现你的创作意图时的不可替代性在哪里?

南溪:重要的在于水墨画的品性、韵味,同时在二维静态画面与三维立体动态画面上的体现。另外从水墨画的技术意义上讲,是我对水墨画的笔法与墨法的研究,有效地总结出了“南氏笔路”和“南氏晕点”法,我也正是用这些自己发现与总结出的水墨艺术语言去创作三维立体水墨画的。我们从中国美术史、欧洲美术史的大师们的作品中了解到,它的不可替代性的重要因素是都具有明显的原创性的艺术语言。我们知道艺术家要总结出一套前人和别人所没有,是他自己发现与总结出来的一种新的艺术语言,并非易事。如近现代的黄宾虹的积墨法、傅抱石的抱石皴法、李可染的逆光山水画法及田黎明的围墨法等创作出的作品,可以说东方与西方的艺术家以及今天的电脑技术都是不可相互替代的。

王静:架上绘画从“二维”走向“三维”的表现性尝试,是否真正有效的拓展了绘画的表现维度?

南溪:我的这次尝试是把架上绘画从二维推向了三维,从而颠覆了人们惯常的视觉经验,同时让纸质水墨从艺术语言本体上也往前跨出了一大步。我的作品的表现性不仅仅局限于媒材的超越,更是架上绘画观念上的拓展。

只要你从我的二维静态水墨画面里读出了三维立体动态水墨图像,就能遁入感知到令人难以置信的视觉幻像。出版物及网络上已有许多关于“三维立体图”的文献与史料记载,观察三维立体图可以使人保持冷静、消除杂念、提高注意力、创造力、发掘本能以及提高视觉的能力。并记载了许许多多的人,在能读出三维立体图刹那间的那种忘却一切、兴高采烈和轻松自在的感受,它也能使许多人十分迷恋,反反复复地去重读作品。这种感受的方式已参与到了我的作品中,置换转变成了一种新的读画体验的动态事件。让你的思维必须以宁静、集中的方式遁入海市蜃楼般的幻觉,也让你的视觉用一种全新的方式去深度阅读架上绘画。

有些水墨艺术家当看出我的三维立体水墨图像后,反馈我的是,这种三维立体水墨是从水墨根性上的跨越,实在是太难了,前所未有,真是难以置信的维度拓展。而我自己的体验则是遁入三维立体水墨图像中的那种宁静和快乐的状态与传统水墨画品评经常所论及的“一幅优秀的水墨画的魅力在于具有一种美的境界,能调动读者的审美情趣,能令读者在欣赏作品的过程中,使整个身心都能得到一种非常愉悦的快感,以至能充分地迷恋,从而给读者一种美的境界去享受。”综述品评与观察读画的感受,三维立体水墨画意涵的感受方式与二维传统水墨画表达的境界相通。

我的三维立体水墨作品中所产生的立体动态感与三色晕点组合的创作方法,改变了架上绘画的观看方式、阅读方式,于是出现了读者的参与效应和互动效应,这种方法、方式和产生的效应,已真正有效地拓展了绘画的表现维度。

王静:批评家刘骁纯先生在评论你的作品时,提到了“真与幻”的问题,从你的晕点“原色点”的作品开始,你确与观众在玩一场视觉游戏,用最简单的视幻觉原理,提示出一种极富于独特性的视觉趣味,通常我们对事物的视觉感知,是基于经验或相应的参照物辅助完成的,当有新的经验或参照物介入时,真实的也会被误认为是错觉,我想这也是你的作品,值得进一步深入探讨的问题?

南溪:好的艺术作品就是它具有无法言传性。艺术家在探究自己作品的问题时很个体,而探讨艺术创造无止境。

王静:你如何看待水墨变革过程中笔墨意趣的存在价值?

南溪:“笔墨意趣”它不但是界定水墨画技艺高低相对的重要因素,实际上也是每位水墨艺术家人格修炼的直接反映。我看当下水墨变革的笔墨意趣需要从艺术语言本体上去深入地推进, 去符合当下水墨变革过程中的需要,才有存在的意义与价值。

王静:在当下的艺术氛围中,你认为从传统中发展而来的当代水墨,哪些传统可以丢,哪些不能丢?

南溪:我只能谈谈自己是怎样运用传统水墨的技法。“南氏笔路”法是我在学习传统水墨与创作当代水墨作品的实验中逐步形成的,墨色在前笔干后与后再画一笔墨的碰撞会产生积叠成的重线,这种重线“如虫啮木”、“如屋漏痕”、“力透纸背”与传统水墨重要的审美因素相吻合, 笔路法也是运用了水墨传统的积墨法、破墨法等传统水墨技法产生的。“南氏晕点”法是利用传统的生宣纸与水与墨的关系与特性,穿插运用了水墨传统的积色法、渍水法、破水法、淡墨法等,层层积画、形成一个个具有“个体”存在意义和具有水墨审美价值的晕点。我创作当代水墨使用“笔路”与“晕点”的方法时都是用传统的毛笔作画,并结合以传统水墨的中锋笔法、侧锋笔法,又以运笔的轻重、疾徐、方圆、捻笔等传统水墨用笔的方法去控制三维立体水墨作品中复杂的色块与墨块。也正是运用了以上那些传统水墨画的笔法与墨法, 有效地控制了作品中千万个大小不一的色点与墨点, 为作品中的写实图像、 创作意涵服务。我认为创作当代水墨可激活水墨传统, 你能用上的都可以去用。

王静:你在水墨语言与记忆以及现实景观结合方面,做出了一些有益的尝试,兼顾了笔墨的层次变化带来的美学意味以及对现实世界的关照,比如在你的作品中所表现的图像:人物图像、社会公共事件……你在作品的题材选择上,秉持怎样的原则?

南溪:有些批评家说我的作品选题很暧昧,作品的意涵很暧昧,文化属性与幽默感也很暧昧。其实我诠释不了自己到底秉持了怎样的原则。我的作品的选题其实很明确,艺术家是依靠视觉来说话的。如果阅读我的作品,能为你提供解读当代社会问题的可能性、多义性、混杂性有所帮助,那将让我倍感欣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