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艺术与投资 |2011年<总第63期> > 尤伦斯的大手笔:抛售中国当代艺术的背后是什么?

艺术与投资 |2011年<总第63期>

期刊名称

《当代艺术与投资》&《艺术与投资》杂志社
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号798艺术区
电话:010-59789041
传真:010-59789041
邮编:100015
邮寄信箱:100015-87信箱
编辑信箱:cnysytz@yahoo.com.cn
网站:www.ai-magazine.cn

广告总监:白瑶
广告热线: 13911531909 / 010-59789530-857
广告信箱:iloveartbaiyao@126.com

广告代理  ADVERTISEMENT AGENTS
上海佰思伯乐广告有限公司
Shanghai Bestpro Advertising Co., Ltd.
Tel: 021-63010499


征订信息

一、邮局汇款
邮购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号798艺术区
 100015-87信箱
邮编:100015
发行信箱:cnysytz@yahoo.com.cn
征订热线:010-59789531-618
传真:010-59789041

二、银行汇款
开户名称:北京伊德赛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开  户  行:北京银行酒仙桥支行
帐  号:01090332000120109057940

定价  PRICE
CNY10  HKD50  USD15  NT120
每月1日出版  Published in 1st per month


主管主办:内蒙古日报社
社址:内蒙古呼和浩特市新华大街61号
出版人  高平   邱晨枫
总编 夏季风
副总编  左靖  卢迎华(特邀)
执行主编  董冰峰
编辑/记者  常旭阳、王昱臣、 谷静
设计总监  黄立慧
美术编辑  齐学芮  灿飞

国际标准刊号  ISSN1003-9341
国内统一刊号  CN15-1078/Z
广告许可证号  1500004000260
法律顾问 戴和平(浙江浙联律师事务所)
 

尤伦斯的大手笔:抛售中国当代艺术的背后是什么?

2011-03-17    编辑:[周杭瑜]

核心内容: 我们不应该苛求尤伦斯夫妇,反而应该感谢他们能够将这些中国当代的早期收藏拿出来与更多的机构和私人收藏者分享。我个人认为尤伦斯夫妇决定将这批藏品拆分拍卖,背后隐含的是他们对于中国当代艺术未来话语权归属的判断。



苏富比当代亚洲艺术部主管林家如

文_马学东

尤伦斯夫妇决定将这批藏品拆分拍卖,背后隐含的是他们对于中国当代艺术未来话语权归属的判断。

2月9日,香港苏富比拍卖公司宣布将在今年4月3日春季拍卖会上举行“尤伦斯夫妇重要当代中国收藏:破晓——当代中国艺术的追本溯源”专场拍卖。这次专场拍卖上拍的106件拍品均来自于尤伦斯夫妇的收藏。尤伦斯夫妇的收藏是在拍卖市场上出现的最有系统的中国当代艺术私人收藏之一。这批106件拍品的估价在1亿到1.3亿港币之间。张晓刚的《生生息息之爱》、王广义的《毛泽东:P2》和张培力、耿建羿等艺术家的早期作品均会在此次拍卖会上拍。


张晓刚(1958年生)  生生息息之爱  (三联作)  估价:2,500万至3,000万港元/320万至380万美元

出人意料的举动

关于尤伦斯夫妇此次决定出售他们的中国当代艺术收藏这一事件一经公布就在艺术圈内外引起了极大的关注和争论。

2007年,尤伦斯夫妇在北京798艺术区成立了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该中心成立以来一直大力推广中国当代艺术家的创作,他们还一直在收藏中国当代艺术家的作品,然而从2009年春拍开始,尤伦斯夫妇就与北京保利拍卖公司合作分批出售他们关于中国古代和近现代绘画的收藏,得到的资金用来支持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的运营已经是非常明朗的事情了。


曾梵志(1964年生)  假面系列四号  1994年作  估价800万至1000万港元/100至130万美元

尤伦斯夫妇早在1987年就开始涉足中国当代艺术的收藏,是最早进行中国当代艺术品收藏的海外藏家之一,而且多年来一直在不断丰富着他们的藏品。要说尤伦斯夫妇中国当代艺术收藏的最大特色,是集中收藏了从“85新潮”到1989年中国现代美术大展以及之后在香港汉雅轩画廊举办的“后89”这几次展览中的许多经典作品。现在已经成名的中国当代艺术家的早期作品均被他们收入囊中,从收藏的经典性上看,他们的收藏无疑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抛售原因的猜测

如果就事论事的话,收藏家出售自己的藏品是正常。私人收藏家管理自己的艺术品是非常个人化的行为,这一点与公共机构收藏有着本质上的区别,他们不用受舆论监督的约束,有权利处理自己的收藏。一般来说,出售有以下原因:资金周转出现困难,负债累累;收藏趣味发生变化,需要对自己的收藏进行精简和更新,出售旧的收藏获得资金购买新的收藏;出于未来遗产分配的考虑将藏品出售,进行套现,获得利益;藏家死亡或是遭遇离婚。显然尤伦斯夫妇应该主要是基于资金周转和兴趣转变这两方面的原因。许多媒体和评论者认为尤伦斯夫妇出售中国当代艺术作品主要表明了他们已经对中国当代艺术失去兴趣,另一些观点则认为他们其实就是为了获得利益,套现走人。英国《The Art Newspaper》记者克里斯蒂娜• 鲁伊斯(Cristina Ruiz)的专访中,尤伦斯非常明确地给出三个原因,导致他做出这个艰难的决定:一是他年事已高,往来中国有诸多不便;二是因为他的后代对艺术收藏没有兴趣,这批收藏未来得不到很好的展示机会;三是因为他曾经考虑整体出售这批藏品,但是由于价格的问题,没有和中国或者国外的机构或私人收藏家达成协议,整体转让的愿望落了空。

我个人认为尤伦斯夫妇决定将这批藏品拆分拍卖,背后隐含的是他们对于中国当代艺术未来话语权归属的判断。在尤伦斯夫妇看来,中国当代艺术的话语权最终要交还给中国自己的机构和藏家,甚至终极话语权掌握在中国政府手中,这应该是尤伦斯夫妇非常理性的判断。而通过拍卖这种方式既能实现藏品套现利益最大化,同时也能给其他机构和私人藏家收藏这批早期中国当代艺术作品的机会,在这个过程中他们等于完成了中国当代艺术话语权的移交。

积极看待拍卖及UCCA

我们不应该苛求尤伦斯夫妇,反而应该感谢他们能够将这些中国当代的早期收藏拿出来与更多的机构和私人收藏者分享。关于尤伦斯这批藏品的重要性,香港苏富比拍卖公司亚洲当代艺术部负责人林家如在接受《艺术与投资》采访时是这样评价的:“尤伦斯夫妇这批藏品囊括范围非常广泛,你可以看到中国当代艺术最早期发展的一个全貌。很多作品都是美术馆级别的,我非常希望美术馆能够参与此次拍卖。”从当代艺术2010年的在拍卖市场的交易情况看,这部分市场行情在逐渐回暖,预计尤伦斯这批藏品应该能拍得不错。


耿建翌(1962年生)  灯光下的两个人  1985年作  估价100万至150万港元/13万至19万美元

另一个目前的热议焦点是尤伦斯夫妇出售作品和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UCCA)经营的关系。不少媒体认为尤伦斯出售作品可能也将会停止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的运作,“撤出”是出现最多的字眼。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最近也发表了一份特别声明:“尤伦斯基金会和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是两个不同的机构,基金会关于艺术品的收藏、展示和出售并不会影响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的日常运营与长期发展。”尤伦斯希望艺术中心最终成为“一个完全由中国本土管理、运营的机构”。 因为中国目前的体制下对于非营利组织的各项相关政策和配套制度并不完善,可以说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这个非营利艺术机构的运营成本之高、各种手续之繁杂(包括准入资金报批)等方方面面具体的细节出乎了尤伦斯夫妇的意料。在特别声明中和接受《The Art Newspaper》记者采访时,尤伦斯表示他们正在寻找在中国的合作伙伴,之前曾与民生银行谈过合作的事宜,但最终两个机构没有达成协议。在中国寻找合作伙伴是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目前最重要的工作。自成立以来,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在公共教育、展览展示、美术活动推广等方面发挥了不小作用,其本身应该得到更多正面肯定和客观的评价。

回到拍卖场

撇开尤伦斯夫妇的光环,正如林家如所说,这个收藏相当重要的地方就是集结了众多艺术家重要的以及早期的作品,大部分是在八十年代中期到九十年代初期创作产生的。比如《生生息息之爱》这套作品当初是从一个亚洲藏家手上取得的,早期的时候,艺术家将其拆开卖掉,几经辗转到尤伦斯手上后,它们再回归成一套,连艺术家本人都认为非常难得。

去年开始,艺术市场尤其是当代艺术版块已趋良性发展,苏富比接下这106件拍品,想必也是经过仔细斟酌后的决定,此次的专场宣传可谓下足了功夫。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