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当代艺术与投资 |2011年<总第51期> > 地图,旗帜以及文化建筑

当代艺术与投资 |2011年<总第51期>

期刊名称

《当代艺术与投资》&《艺术与投资》杂志社
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号798艺术区
电话:010-59789041
传真:010-59789041
邮编:100015
邮寄信箱:100015-87信箱
编辑信箱:cnysytz@yahoo.com.cn
网站:www.ai-magazine.cn

广告总监:白瑶
广告热线: 13911531909 / 010-59789530-857
广告信箱:iloveartbaiyao@126.com
唐哲  13621224324  邮箱tangzhe2008@gmail.com

广告代理 :上海佰思伯乐广告有限公司
主管主办:内蒙古日报社
社址:内蒙古呼和浩特市新华大街61号
出版人  高平   邱晨枫
总编 夏季风
副总编  左靖  卢迎华(特邀)
执行主编  董冰峰
编辑/记者  常旭阳 王昱臣  谷静
设计总监  黄立慧
美术编辑  齐学芮  灿飞


国际标准刊号  ISSN1003-9341
国内统一刊号  CN15-1078/Z
广告许可证号  1500004000260
法律顾问 戴和平(浙江浙联律师事务所)

 

地图,旗帜以及文化建筑

2011-03-17    编辑:[周杭瑜]

核心内容: 《城市规划101:舞台说明》是旅居纽约的韩国艺术家崔泰允所著的一部艺术作品,由Mediabus出版社2010年出版。该书以其易于翻阅的版式和Bittna Choi的精美设计,力求成为一本指引创造新的公共空间的指南。




作者:崔泰允(Taeyoon Choi)
出版:Mediabus Press,2010

读崔泰允的 城市规划101:舞台说明

《城市规划101:舞台说明》是旅居纽约的韩国艺术家崔泰允所著的一部艺术作品,由Mediabus出版社2010年出版。该书以其易于翻阅的版式和Bittna Choi的精美设计,力求成为一本指引创造新的公共空间的指南。

通过对他大量的表演、研讨、绘图和照片的总结,《城市规划》以一种档案的方式记录了艺术家过去五年的艺术实践,并以一种个人的叙述形式,就像日记那样,展示了一幅现代社会的城市和文化地图,尤其着重于韩国的战后社会。

崔泰允对城市化的兴趣在作品的第一部分就体现出来。他勾勒出首尔1953年后城市现代化的故事以及对速度的渴求和与周边国家的竞争是如何迅速的改变了社会。

他回溯了有关潮流变化,大规模生产,追求进步的梦想以及奉献牺牲的故事:“进步成了速度的同义词。跨越过去取得进步意味着逃离饥饿和贫穷,速度即是通往终极幸福的康庄大道。追求速度的集体狂热演变成为近乎宗教信仰的某种东西”。(1)1

借用艺术家奥拉福尔埃利亚松的话,这从根本上是一个“永恒的乌托邦”的故事(2)2,有史以来人类以各种方式追求永恒无限的神话,努力定义并最终界定他们的世界。

这些神话成了想象的极限,正如世界政治地图上的地理边界,分割了朝鲜半岛长达半个多世纪。

崔泰允谈及的是大工业城市圈,例如首尔,那里的社区价值已经发生改变,“家的感觉”变的短暂,更多的是由投资的经济逻辑所决定,而不是文化价值和传统中的某个因素所决定。

这些神话似乎因应在崔泰允首尔的首次旅行中所体味到的人工香精上,那时他还是个青年人。他和朋友一起品尝了他的第一份快餐食品,他形容“尝起来像其他什么东西”(3)3。游乐园也是同样的体会:在“产生无尽的娱乐”的同时,永恒的“别处”使人“忘却了时间的感觉”(59页)。在这些地方,人们在享受短暂而又无尽的幸福欢娱之时,也忘却了时间的无情流逝

如同地图一样,游乐园是现实的缩小体现、微型的复制,在这里,我们的世界通过仿制、象征、夸大和过度渲染得到叙述。

在城市背景下许多不同的言论可以遵循这种“人造”的逻辑:在崔泰允的书中,游乐园与政治旗帜一样是人造的。这种二分法支持他们的逻辑,即纪念碑和他们的“语言”也同样是人造的,尽管随着时间推移他们变换着各种不同的体现形式,但从未改变过他们社会连通和控制的内在象征本质

1 崔泰允《城市规划101:舞台说明》, 2010年Mediabus出版, 首尔。 第48页.
    2  埃利亚松奥拉佛尔《你的参与有结果》,2006年Lars Müller 出版社, Baden, 第73页.
    3  《城市规划101:舞台说明》,第56页.

《城市规划》这本书的目的是成为另一种地图:用来帮助市民重新占据他们的空间,而不是简单的被空间所吞没所消耗。崔泰允的计划是该书应做为一本手册来使用,书的最后一部分提供了一系列实际的建议和提示,讲述新的公共空间如何来创造和消耗。

“成为你家乡的一位陌生人”(178页)“在记忆中行走(179页)是崔泰允提出的新思路中的一些例子,目的是为这个曾经高速发展变化的世界创造一份不一样的地图。

到了这本书的最后几页,随着崔泰允的叙述,我眼前浮现出一幅反乌托邦的结局,摩天大楼吞噬着人类的肉体,唯一的幸存者(当然是崔泰允自己)并没有在破败的旧社会的废墟上重新创造一个新世界,而是在临界爆点时大口吞咽着热狗。

手中拿着城市手册,我能睡的安安稳稳,希冀着更美好的东西。


(韩国“The Book Society” 出版物将主导北京观心亭的第二个立面图书馆项目)推荐:Luisa Tresca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