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当代艺术与投资 总第50期 > 其他房间 OTHER ROOMS

当代艺术与投资 总第50期

期刊名称

《当代艺术与投资》&《艺术与投资》杂志社
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号798艺术区
电话:010-59789041
传真:010-59789041
邮编:100015
邮寄信箱:100015-87信箱
编辑信箱:cnysytz@yahoo.com.cn
网站:www.ai-magazine.cn

广告总监:白瑶
广告热线: 13911531909 / 010-59789530-857
广告信箱:iloveartbaiyao@126.com
唐哲  13621224324  邮箱tangzhe2008@gmail.com

广告代理 :上海佰思伯乐广告有限公司
主管主办:内蒙古日报社
社址:内蒙古呼和浩特市新华大街61号
出版人  高平   邱晨枫
总编 夏季风
副总编  左靖  卢迎华(特邀)
执行主编  董冰峰
编辑/记者  常旭阳 王昱臣  谷静
设计总监  黄立慧
美术编辑  齐学芮  灿飞


国际标准刊号  ISSN1003-9341
国内统一刊号  CN15-1078/Z
广告许可证号  1500004000260
法律顾问 戴和平(浙江浙联律师事务所)

 

其他房间 OTHER ROOMS

2011-02-22    编辑:[周杭瑜]

核心内容: 马丁· 格里恐怕是继杜尚以来争议最大的艺术家,因为并不是靠使用政治或禁忌的题材而获得关注,他针对的是整个当代艺术的视觉系统与评判标准,尤其值得一提的是,马丁的许多作品给观众造成严重的辨认干扰,作品似声东击西,若有若无..



2多拉•格拉西亚《金色箴言》

5菲利普_皮洛特++Philippe+Pirotte


文/翁志娟


(本文图片除注明外均由民生美术馆提供)

民生美术馆在2011年新旧年交替之际举办了由菲利普• 皮洛特(Philippe Pirotte)策划的展览“其他房间”,此展览也是为配合张恩利个展同时进行。展览由马丁• 格里(Martin Creed),费茨利和怀斯(Fischli & Weiss),安德莉安•派普尔(Adrian Piper),多拉•格拉西亚(Dora García)在四个房间的四件作品组成。这也是一个没有绘画或者装置等实体作品的展览,策展人皮洛特刻意挑选了四位艺术家在不同时代创作的气质相近的作品,通过在空间中使用不同的简单元素,例如灯光、声音、文字、影像,将之与空间发生关系,整个展览呈现出了一种空无状态,使观众更好的体验以前一直被忽视的,仅仅作为作品容器而存在的空间。

马丁• 格里恐怕是继杜尚以来争议最大的艺术家,因为并不是靠使用政治或禁忌的题材而获得关注,他针对的是整个当代艺术的视觉系统与评判标准,尤其值得一提的是,马丁的许多作品给观众造成严重的辨认干扰,作品似声东击西,若有若无,其实恰恰在无声息中把他的个人美学趣味注入其中。格里的作品既算不上观念艺术,也不能归类于极简艺术,貌似极度的无聊,他的创作似乎在测试艺术究竟能走到多远,或者人们对艺术的接受度能到什么程度,一张折过的纸,一扇开着或关着的窗帘,几个叠在一起的废纸箱,一幅颜料或笔乱涂过的画,几盆按高矮顺序排列的仙人掌,一个人在排泄或者呕吐,每30秒钟在美术馆的短跑等等一些容易被忽视或突然被打破状态的事物都是他的作品。格里在创作中,并非以枯燥为美,或者如早期行为或者观念艺术用苦行或呆板的重复去歌颂这种枯燥,他强调的是另一种存在的系统与逻辑,对元素使用建构的方式并在其中发现趣味,使作品看起来更加幽默和轻松。格里所有作品标题都是编号加上作品的详细描述,标题本身即为作品的一部分,例如142号作品:《一个阻挡着门的部分大家具》、88号作品:《一页A4纸被揉在一个小球中》等等,它们干净简洁,不必担心被过度阐释,或因被加上重负而产生焦虑。格里的著名作品143号作品:《整个世界+作品=整个世界》(the whole world + the work = the whole world),这句话概括了格里对于艺术思考的核心,即艺术作品对于这个世界是可有可无和无能为力的,也恰恰因为这样,艺术家需要把这种无能为力表现出来,这便是艺术存在的必要性,似花落于无声之处。格里他用全新的眼光重新诠释身边的普通事物,尤其那些熟悉到漠视的事物,将它们内在的法则通过艺术方式烘托出来,阐述了万物都是有生命的。“情绪”与“介入”是格里创作的关键词,也是物得以被表现的起点。此次展出作品为他获得2001年特纳奖的227号作品:《不停开关的灯》——在展厅内以每5秒的间隔重复开灯关灯。


马丁4•-格里-227号作品《不停开关的灯》

如果说格里的作品证明了万物皆有灵,那么费茨利和怀斯的作品《事物之道》(Der Lauf der Dinge)把则世界的另一面呈现出来,这是一个暗含因果之链的失控世界,通过貌似巧合的物与物之间的关系把人们想象之外的世界表现出来。艺术家在仓库内随意搭建了长达100英尺的活动台,导演了一幕世界万物因果相循的多米诺骨牌效应剧场。整件作品的元素是一些生活垃圾,物品包括塑料可乐瓶、铁皮桶、勺子、玻璃瓶、汽油桶等容器类,墨汁、牛奶、肥皂泡沫水、油等液体类,稻草、报纸等可燃物,甚至有扫把、垃圾袋、梯子、木板、破椅子等莫名及难以归类之物,艺术家将这些元素改装成各种令人忍俊不禁和互为关联的小装置,如会走路的旧皮鞋,插有蜡烛的小木车,绑有制动导火索的汽车轮胎,用线绕着竿旋转的燃烧球等能产生各种怪力乱神的装置,它们由于物理或者化学反应的情况下达到自身临界点,继而产生位移、翻滚、泼溅、崩塌、爆炸等动作并将能量转移到下一个装置,使它们产生了如同游戏般荒诞不经的连锁反应,例如卷起的地毯被展开来,车子被箭射中开始运动等,各种偶然现象包含了对于必然结局的精心预设,无用之物的宿命在此被打破,进而被激发出新的生命力,这也是我们所不了解的世界背面,在情理之中却在掌控之外,这些液体的、燃烧的、各种撞碰的声音混合着烟雾缭绕、泡沫翻滚的形像如同一首交响诗在29分45秒内将我们带入神奇之境,并体验了万物的生命轮回。与格里饱受非议的作品命运截然相反,《事物之道》影片被广为接纳与传播,在大学里被当成经典的当代艺术教材,在中国甚至被翻录成廉价DVD进行销售。


3费茨利和怀斯《事物之道》摄影:翁志娟

安德莉安•派普尔是位非洲裔的美籍艺术家,也是第一代观念艺术运动的成员,1967年派普尔受索尔•莱维特(Sol lewitt)的影响开始从迷幻绘画领域转向观念艺术,她运用观念和极简艺术的手法结合行为表演等多种媒介,来实现自己的政治主张,题材涉及社会、种族、性别、阶级冲突、社会关系及政治变数上。《巴赫吹口哨》是她在1970年于街头创作的一件对抗性的行为艺术作品记录。通常巴赫的音乐被认为是欧洲文化的权威,派普尔使用从清晰有力到渐渐变弱的口哨形式吹出巴赫的D小调,A小调,和C大调,她运用这种非常直接的方式与观众建立了情感上的联系,既是戏谑也是挑衅。派普尔的艺术充分体现了“个人的即政治的”这个观点,她不但是一位具有争议和广泛影响力的艺术家,同时还是一位分析哲学家,目前派普尔定居在德国,负责运作The APRA 基金会。

目前工作生活在布鲁塞尔的西班牙艺术家多拉•格拉西亚的主要创作形式为以表演、文字为基础的装置作品,主题经常是关注于恐惧、控制、权威、依赖、荒诞、权力。格拉西亚的兴趣在于将问题置于艺术家、作品与观众之间的关系中,她的艺术理念被贯彻于摄影、因地置宜装置、绘画、表演、录像、网络、文字等作品中,其中语言扮演着重要的作用。格拉西亚的作品以现实为出发点,由容易产生歧义或难以沟通的语句构成,通过消除虚拟意义与现实中观众的界限,从而达到模糊艺术与生活边界的目的,例如此次展出的作品《金色箴言(成功的生活)》,内容为将“It is not the past, but the future, that determines the present”译成中文:“不是过去而是未来,决定了现在”,用金色纸贴在民生美术馆的墙面上。


专访瑞士伯尔尼美术馆(Kunsthalle Bern)馆长菲利普• 皮洛特(Philippe Pirotte)

翁志娟:请介绍一下这个展览的缘起。

皮洛特:民生美术馆邀请我在张恩利个展的同时策划一个跟它呼应的展览,因为两年前张恩利在我的美术馆做过个展,我对他也比较熟悉。我希望在展览形式上能做些有趣的尝试,例如没有架上绘画,没有装置,尽量做减法,使展览看上去基本上象一个空的空间,在整个格调上达到一致。

翁志娟:标题为什么叫“其他房间”?

皮洛特:叫这个名字是因为我作为策展人挑选了这些艺术家作品,并把它们带到美术馆现有的空间,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这个空间,使它变成了“其他房间”,当这些作品进入空间后,这些空间也已不再只是一个能放展览的盒子,它同时也被作品所改变。

翁志娟:你是如何挑选艺术家及作品的?

皮洛特:我会考虑艺术家在创作时所选择的一种隐藏在后面的策略,这四件作品跟创造和毁坏有关系,比如吹口哨不可能吹到大师的程度,比如格里忽明忽暗的灯,相比起上海五光十色的霓虹灯来,这个灯光更能给人一种启示,它也强调了一种哀伤。

翁志娟:你是如何看待自己的身份?

皮洛特:我觉得自己更象是一个做展览的人,而不是策展人。当初我投身于展览行业的原因是对于家乡(安特卫普)的展览不满意,想把它做好。许多策展人会把展览当成自己的作品来做,我觉得这其中有很大的问题,会尽量避免这种情况。当然,有时候我也会因为个人喜好做些带有主题的展览,但更多的时候,我是想让人们看到这个展览,把好的艺术家作品拿出来放在一起,让它们自己说话,使这个项目最好的呈现出来。我希望因为其它原因被大家记住,而非作为一个策展人被归类。

翁志娟:你是怎么看待策展人制度的?

皮洛特:首先可能需要考虑一下什么是策展人,策展人理念发展到今天,已经有策展这个专业了,在这之前,可能有更多本来自己想做艺术的人,即艺术家变成了策展人,他们会用其他艺术家的作品创造一个自己的东西。可能有些艺术家觉得这样也不错,喜欢跟这种策展人共事,但我个人不会这么做。

翁志娟:这是你第二次在中国做策展,你是如何看代中国当代艺术?

皮洛特:经过这几次我确实发现一些问题,其实在中国现状里有很多很好的艺术家,但他们的成就没达到应有的影响力,不为国际艺坛所知。比如徐震,现在变成没顶,在90年代末时已经开始做观念艺术,但现在还没有一本完整介绍他的作品的书,当然可能有,但太少了,例如香格纳出了两本,但这也只是从画廊的角度。在中国除了杨福东跟艾未未有一点点评论文章,其它艺术家都很少。我觉得第一,好文章太少了;第二,能被很好的翻成英文的文章就更少了。中国有很多艺术杂志,但看起来内容都基本一样,并且大多是关心投资和市场层面;有些杂志做得不错,但只出现两年,然后消失了。这些问题可能以后都会慢慢改变,其实这也是我想要来参与和合作一些事情的原因。


图片说明:
1、 安德莉安•派普尔,《巴赫吹口哨》,上海民生美术馆“其他房间”展览现场,2010
2、 多拉•格拉西亚,《金色箴言》,上海民生美术馆“其他房间”展览现场,2010
3、 费茨利和怀斯,《事物之道》,上海民生美术馆“其他房间”展览现场,2010。摄影:翁志娟
4、 马丁• 格里,227号作品《不停开关的灯》,上海民生美术馆“其他房间”展览现场
5、 策展人菲利普• 皮洛特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