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文物鉴定与鉴赏 |总第9期 > 一路耕耘 一路芬芳

文物鉴定与鉴赏 |总第9期

期刊名称
主管:安徽出版集团有限公司
主办:时代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社长:钱洲胜
主编:徐敏
执行主编:常松
国内统一刊号:CN34-1312/K
国际统一刊号:ISSN 1674-8697
国内邮发代号:26-228
定价:20元/册
出版日期:每月6日
投稿邮箱:wenbocc@163.com
编辑部电话:0551-5690909
传真:0551-5690898
杂志社地址:安徽合肥濉溪路333号
邮政编码:230041
广告代理:安徽五千年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电话:0551-5690819
广告经营许可证:3400000000091

一路耕耘 一路芬芳

2011-02-14    编辑:[周杭瑜]

核心内容: 1973年正处于文革时期,那时霍华17岁,带着孩子气的她高中毕业后就下乡插队,插队的日子是辛苦的,虽然辛苦,霍华却平静地度过了4年,直到1977年,正值南京博物院招工,当时的南京博物院叫中央国立博物院,霍华被幸运地招进。




文/林芳

乍看标题,如果您觉得霍华是个男名,那么您错了,它是一个温文尔雅的女性的名字;如果您觉得霍华至今的美丽是化学作用,那么您错了,她有一种与生俱来的知性美装点她的容颜;如果您觉得霍华是一个上天眷顾的女子,那么您还是错了,她是一个业精于勤的奋斗型女子;如果您想了解她的故事,那么,带您走近她——霍华。

立冬初至,阳光似乎有些慵懒,六朝古都南京冬意弥漫,坐落于紫金山南麓、中山门内北侧的南京博物院的办公楼正进行全面装修,乘电梯而上,扑鼻而来的正是一股油漆、木板味。作为南博的工作人员,霍华刚搬到这里办公,这几天她为筹备一个会议,实在是忙。刚接完一个电话,霍华便忙带小编进入接待室,请坐沏茶,甚是热情,让人如沐春风。围坐桌前,细观霍华,只见容色清澄,目光有神,精神耸动。谈笑间,轻言细语,举止高雅,气质不凡,丝毫看不出已天命之年,实乃大方之家。

缘定南博  情系陶瓷

1973年正处于文革时期,那时霍华17岁,带着孩子气的她高中毕业后就下乡插队,插队的日子是辛苦的,虽然辛苦,霍华却平静地度过了4年,直到1977年,正值南京博物院招工,当时的南京博物院叫中央国立博物院,霍华被幸运地招进。说起霍华与南博的相识,她说了一句很简单的话:“当时正遇南博招工,自己就这样被招进来了,感觉自己还是蛮幸运的。”初到南博,霍华属于工人编制,在考古部工作,工作期间经常进行野外发掘,风餐露宿,由于野外工作环境较为恶劣,对患有严重荨麻疹的霍华来说,是一项极具艰苦的任务,于是,她再三思考后,决定离开考古部,转入技术部,在技术部14C实验室工作。而后,1987年霍华被安排到保管部陶瓷库工作,就是这样一个随意的安排,使她与陶瓷从此结下了不解之缘。就在这一年,她幸运的从工人编制转为干部编制。

进入保管部陶瓷库后,一开始霍华对这里的一切并不是十分熟悉,对瓷器也没有特殊的情结,作为保管员,她只知道自己要认真做好每一件事,她主要的工作就是盘点库存,核对库存,保管好器物,而且一年中大概半载有余都是做库存管理。如有人要观看瓷器,则要拿给别人看。重复着这些繁琐却要异常细心地去做的事情,霍华并不觉得枯燥乏味,反之,她会表现得乐此不疲。她始终觉着纵使再枯燥、再累,也要把它做好,不仅是对自己负责,更是对国家负责。正是基于这样一种心态,这样一种人生观,久而久之,霍华便对陶瓷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最终喜欢上了她每天用心盘点,用手搬移的陶瓷,正如她说的:“作为一名保管员,或许我做的事在别人眼里看起来很枯燥,但于我却很幸福,当我打开盒子的那一瞬间,会被它们深深的吸引,观看许久,细细品味。”的确,在陶瓷中,霍华自有一种乐境界,一番新感悟。

学无止境  其乐无穷

从最初的接触陶瓷,观看陶瓷,欣赏陶瓷到如今的研究陶瓷,进而成为该领域的专家。霍华对陶瓷已有20多年的感情,但这些年来,霍华为了提升自己,将自己更加默契地融入到南博的氛围中,也不舍人生的勤勉与进取。刚到南博,霍华是高中学历,由于这样的学历在南博可以说是几乎没有,因此,她毅然决然地选择继续学习、深造。1984年,霍华选择自学考试提高学历,为了选一门与工作内容相关的专业,霍华费尽心思,原本打算选历史专业,由于没有此专业,则选择了汉语言文学本科专业,所谓文史不分家,汉语言文学专业还是满足了霍华内心的想法与要求

1987年,国家文物局在扬州开办古陶瓷培训中心,霍华参加了培训,培训期为3个月,那时正好刚到保管部陶瓷库不久,因此,霍华将这次培训视为一次填补知识的机会,在扬州培训的日子,每天都过得充实快乐,上午听知名老师讲授专业知识,下午听老师讲解瓷片,晚上大家互相交流。良好的师资力量,加上自身的勤奋努力,使她很快掌握了相关的专业知识。

在霍华求学之路上,虽有过丰收的喜悦,但也有过迷惑和不解,然而南京博物院,国家著名古陶瓷鉴定专家张浦生对她有很大的帮助与影响。记得那一年,在一堂关于罐子断代的课程上,张浦生老师说,明代的罐子有接口,清代的罐子没有接缝,霍华那天正好捡到一个小罐子,张老师问她的罐子是什么时期的,她底气十足地对张老师说这是明代的罐子,为什么呢?因为有接缝。当时张老师听完,略显生气,霍华有点不解,心想自己是根据老师上课时教授的理论判断的,应该没有错吧。但老师的表情让霍华对自己下的结论不敢肯定,于是张老师说:“罐子都有接缝,明代是因为修胚技术不高,因此接缝能看得出来,到清代其工艺水平较高,接缝便看不出来。”老师的一席话,在霍华看来,恰似金玉良言,犹如醍醐灌顶,顿然击中霍华脑部。迷惑不解过后,她深知,看待一个问题应该采取综合、全面的角度与方法去分析,而不是一味的片面、钻牛角尖儿。短短3个月的扬州培训,于霍华,是一次长久的充电,学成归来,霍华自信满满地写了一篇一万多字的心得,感受颇深,收获颇丰。

1990年,霍华又跟随张浦生学习古陶瓷鉴定,并先后分别在复旦大学文博学院、南京大学历史系进修古陶瓷鉴定、博物馆专业研究生课程。2001年通过国家文物局瓷器责任鉴定员考试。学习古陶瓷鉴定并不是一件深不可测、高不可攀的学问,凡有志钻研,肯下功夫,认真实践,方可学好。只要将事做好,达到心情愉快就是成功,霍华这般定义成功的概念,她强调的是一种内心的笃行与简约快乐。

深厚的文化积淀,加上多年的经验积累及勤奋刻苦地研究,成就了霍华高超的古陶瓷鉴赏力。带着过硬的专业知识,霍华也在南京艺术学院和南京理工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古陶瓷史和博物馆方面的课程;曾在台北故宫博物院和香港中文大学做古陶瓷方面的讲演。每一次的授课与讲演,对霍华来说都值得学习,教与学是一个相通的过程。霍华不断上进、敢于拼搏、孜孜不倦的精神实现了她不断融合于南博氛围的决心。就像她所说的:“不断的学习就是一个不断快乐旅行的过程。”

谈及收藏  若即若离

从事保管部工作,潜心学习古陶瓷专业知识和古陶瓷鉴定,使霍华对陶瓷产生了浓烈的情愫,她对古陶瓷如此至爱。那么,她会收藏瓷器吗?虽然霍华是个瓷片爱好者,但是谈及这个问题,她很坚定地说:“不收藏。”她认为自己是一名文博工作者,这就决定了她不能过多收藏的事实。现在霍华身上也有几片瓷器标本,但这些都不是用来作为收藏之用,而是作为教学材料。如果没有实物标本,学生很难理解、认识瓷器,只要有了实物,学生便会直观性的认识它们,准确地掌握它们。

其实霍华对于古陶瓷收藏也有自己的一番解读,她说,“首先,收藏瓷器要从兴趣出发,没有兴趣谈何收藏;其次,在兴趣的基础上严谨慎重,不要盲目收藏;最后,收藏是一种风险的投资,要敢于承担风险。”现在的市场不是一个容易捡漏的时代,她希望收藏爱好者对收藏要若即若离,如果死缠这它,它会让你心力交瘁;反之,它会如你所愿。所以,在当今古玩市场火热的表象下,要拥有一颗理性的心灵最为重要。

作为古陶瓷鉴定研究领域的专家,霍华对陶瓷收藏爱好者传授了一些小窍门,她说:“第一,看造型。不同时代有不同的审美标准、生活习惯以及技术条件,因此生产陶瓷产品有不同的造型特点;第二,看胎釉。不同时代,不同窑口烧制的瓷器,由于胎釉成分和烧造条件不同,烧成的器物质地、釉色各不相同;第四,看工艺。器物成型工艺不同,装烧方法不同,烧成气氛的燃料不同,都在陶瓷器上留下不同特征。”这些鉴定方法在收藏古陶瓷过程中用心摸索,会有一些心得感悟。

天命之年  依旧灿烂

33年文博情,在南博的日子已有三十余载,从霍华的容颜上,已然看到了岁月的痕迹,即使不是那么的深刻,也仿佛走过一段漫长的旅途。如今,已过天命之年的霍华又调到考古部,主要的工作就是整理考古资料。霍华笑言道:“今年我已54岁了,明年我就要退休养老了。”虽然即将离开工作岗位,安享晚年,但霍华丝毫没有放弃自己的学术研究,目前正在写一份关于楚州龙泉窑出土的20顿瓷片的简报,她与恩师张浦生合著的《青花瓷鉴定》一书已出版上市,自己还将打算完成《中国古陶瓷谱系》一书,这本书是霍华一直的梦想。学习永远是一个不断探索、求知的过程,正所谓:先学三年,天下去得,再学三年,寸步难行。霍华这一路走来,刻苦钻研,锲而不舍,终究寻得真谛,学有所成。

“工作,就要认真地做,开心地做,并且要将其做好,不是每个人都能找到一份感兴趣的工作。”其实人生的每个阶段都有不同十字路口,每个人面临的选择也各不相同,而选择一条正确的道路更是难上加难。霍华庆幸自己能选择一条文博之路,感叹自己拥有一份有意义的、感兴趣的工作,着实幸福。她说等到自己55岁退休的时候,就会停止现在的工作,或许倾心在一些女性刊物上写一段自己的故事与心灵随感。

时光如梭,岁月虽无情地飘过,却丝毫没有减退霍华美丽的容颜;学习之路漫长,途中有过艰辛,有过困难,却丝毫没有撼动霍华扶摇直上的毅力;一路上,霍华始终在不遗余力地一路耕耘,收获着属于自己的一路芬芳与灿烂。祝福她,一位将自己人生演绎得十分完美的女子。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