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文物鉴定与鉴赏 |总第9期 > 窑火烈烈话紫砂

文物鉴定与鉴赏 |总第9期

期刊名称
主管:安徽出版集团有限公司
主办:时代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社长:钱洲胜
主编:徐敏
执行主编:常松
国内统一刊号:CN34-1312/K
国际统一刊号:ISSN 1674-8697
国内邮发代号:26-228
定价:20元/册
出版日期:每月6日
投稿邮箱:wenbocc@163.com
编辑部电话:0551-5690909
传真:0551-5690898
杂志社地址:安徽合肥濉溪路333号
邮政编码:230041
广告代理:安徽五千年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电话:0551-5690819
广告经营许可证:3400000000091

窑火烈烈话紫砂

2011-02-14    编辑:[周杭瑜]

核心内容: 郑板桥也曾定制一把紫砂壶,亲笔在壶上题诗云:“嘴尖肚大耳偏高,才免饥寒便自豪。量小不堪容大物,两三寸水起波涛。”借物喻人,可算幽默诙谐之极。



汪寅仙牛盖莲子壶

杨彭年制曼生壶

文/ 王兴来

英国人类学家爱德华•泰勒在《人类远古史研究》一书中推断:“人们先将黏土涂在一些容易着火的容器之上以免被烧毁,以至后来他们发现,单单用黏土本身即可达到这个目的,于是世界上便出现制陶术了。”这一观点被摩尔根在《古代社会》一书中所引用,后来又被恩格斯在《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一书中认可和发挥:可以证明,在许多地方,也许是在一切地方,陶器的制造都是由于在编制的或木制的容器上涂上黏土使之能够耐火而产生的。在这样做时,人们不久便发现,成形的黏土不要内部的容器也可以用于实现目的。

其实,上述推断并没有考古学上的证据,同时也低估了人类的智慧。人类在长期的劳动和生活实践中,经常和泥土打交道,逐渐发现粘土与适量的水混合后就有了可塑性,可以用手随意把它塑造成各种形状,在阳光下晒干,泥坯变硬,即可盛放干东西。当然,这些土器由于没有经过焙烧,不太坚固,使用时容易破碎,尤其遇到水就要溶化。随着人类用火经验的积累,对于火的作用有了进一步的认识,人类发现被火烧过的粘土变得异常坚硬和结实,粘土又可以随意塑成各种形状,这些就足以启发我们的祖先发明陶器了。陶器的出现,揭开了人类利用自然、改造自然,与自然作斗争的新篇章,标志着新石器时代的开端,是人类生产发展史上的一个里程碑。同时,陶器的发明,也大大改善了人类的生活条件,在人类生活史上开辟了新纪元。中华民族在他的童年时期便给人类文明贡献了两颗艺术明珠——彩陶和黑陶,彩陶丰满浑厚的造型、庄重大方的纹饰,黑陶高超精湛的制作工艺直至今天仍然散发着无穷的艺术魅力,令人叹为观止。

唐代三彩陶俑的出现,更是将陶塑艺术推向了一个高峰。唐三彩一般有绿、黄、蓝、白、紫等多种色彩,但以黄、绿、白三色为主。唐三彩以铅作釉的溶剂,利用铅在烧制过程中的流动性,使色釉自然融合,形成富丽堂皇的色彩效果,使人想见盛唐的风采。三彩女俑、镇墓兽、文武官俑、罐壶盘碟等,都成为文物交易中的宠儿。三彩女俑,每件万元,高一点的文官三彩俑,每件五万元上下,三彩罐壶等,每件也都在万元左右。三彩陶俑,一直到宋、元、辽还在流行,但风格和气派,整体水平都已经赶不上唐代盛世了。

到了宋代,当三彩陶的发展后劲已经不足的时候,陶器中又一个新的品种——宜兴紫砂开始出现,明万历以后,宜兴紫砂进入繁盛时代。因中国文人大多喜欢饮茶,而宜兴紫砂那种温润古雅的色泽正好契合了中国文人在美学上追求优雅之趣的理想,加之它透气保鲜的特点,便很自然地博得众多文人的青睐和眷顾,以至后来成为中国工艺美术中最受文人墨客关注的一个品种。苏东坡在任常州知府期间,曾到宜兴讲学,苏东坡很重视茶壶的式样,曾亲自设计过一种紫砂提梁壶,并留有“松风竹炉,提壶相呼”的文句。其余象欧阳修、梅尧臣等都留下了关于紫砂的诗句,到了董其昌、郑板桥、陈曼生、吴昌硕、任伯年、唐云、亚明等人,则干脆亲自设计造型并在紫砂壶上题诗画画了。清代陈曼生在宜兴任职期间,与名艺人杨彭年合作,设计了“十八壶式”,请杨彭年制作,他再在壶上题刻诗句铭文,他的作品被世人称为“曼生壶”,“曼生壶”最明显的特征是简练而典雅,其造型多取材于古井、竹节、斗笠等,寄托了文人的雅趣。在紫砂壶上题刻的风气,由陈曼生开创之后,一直流传下来。陈曼生之后,上海书画家瞿子冶也十分喜爱紫砂壶,他派人到宜兴监造,并在壶面上镌刻自己画的梅、兰、竹和他自己写的诗,再钤上他自己的印章,于是诗书画印与紫砂壶结合起来。


朱可心竹节壶

郑板桥也曾定制一把紫砂壶,亲笔在壶上题诗云:“嘴尖肚大耳偏高,才免饥寒便自豪。量小不堪容大物,两三寸水起波涛。”借物喻人,可算幽默诙谐之极,而制壶名手陈用卿在紫砂壶上刻的“山中一杯水,可清天地心”诗句,则令人心旷神怡,可谓意境深远。紫砂与文学的结合、与绘画和书法的结合,使这个工艺美术品种洋溢着一股浓郁的文化气息,这种跨领域的综合,赋予了它无穷的艺术魅力,令古代文人雅士们倾倒,于是紫砂陶茶具上诗、书、画、篆刻一应俱全,成为我国茶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如今饮茶的器具虽然不断增多,但文人雅士们仍然对温润古雅的紫砂壶爱不释手。古朴高雅的紫砂陶历来为藏家所珍爱,其所散发出的人文气息使它成了文物收藏领域中一个独具魅力的品种。

紫砂艺术品走到拍卖市场的历史并不长。上世纪80年代,紫砂壶被当作投资筹码,疯狂炒作,台湾的收藏家逢低在大陆大量收购紫砂壶,造成紫砂壶价格大幅上涨,当时顾景舟、蒋蓉、徐汉棠等巨匠的紫砂壶被炒到七八万元一把,但短短几年后又高台跳水,价格大幅回落。前几年,紫砂壶的市场价格一度只有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高价位时的30%至45%左右。2005年,受艺术市场大潮向上的影响,紫砂器的上拍数量急速上升,全年上拍500件以上。尽管少见天价,但是整体的成交情况可喜,全年成交超过15万元的紫砂器4件,最高价为云南典藏春拍一对清雍正紫砂加炉钧釉獬豸以31.9万元成交,北京翰海春拍一件清代的花卉文字紫砂壶以17.05万元成交,香港苏富比秋拍的清代刻梅纹紫砂壶以22.896万元成交,中鸿信秋拍一把明代周季山所制的紫砂壶以16.5万元成交。2006年香港佳士得秋拍,一把清乾隆剔红饕餮夔龙纹紫砂壶以147.7万港币成交。2008年年初,顾景舟的一把紫泥雨露天星提梁壶,以110万元成交。 2008年,顾景舟制紫泥雨露天星提梁壶,在江苏爱涛以121万元成交,在中国嘉德2008秋季拍卖会上,由顾景舟制、韩美林设计的“雨露天星壶”以156万余元人民币拔得该场头筹,蒋蓉的“束柴三友壶”则以50万余元人民币成交,何道洪的“梅花周盘壶”以44.8万元人民币拍卖成交。2008年底,一件唐云与顾景舟合作的石瓢紫砂壶以282万成交,创下当时中国紫砂壶最高拍卖纪录。2010年上海崇源推出的陈鸣远制紫砂莲蓬水洗以201.6万元的成交,创目前陈鸣远制壶的最高价,而且在紫砂壶拍卖成交价前十位的榜单中,为明清老壶争得了一席之地。在中国嘉德2010春季拍卖会上,一把1948年顾景舟制、吴湖帆书画“相明石瓢壶”以1232万元创出紫砂壶新纪录。紫砂器的特性介于陶器和瓷器之间,具备将陶瓷、篆刻、书画多种艺术门类融合一起的特质。石瓢壶原是紫砂传统经典造型之一,“相明石瓢壶”又是紫砂艺术大师顾景舟和书画艺术大师吴湖帆合作的典范作品,极具人文品位,此次以高价成交也正是反映了文化内涵在紫砂艺术品的价值评判中的重要意义。 2010年8月2日,在北京保利第11期精品拍卖会上,明陈用卿(款)“美人肩壶”以212.8万元成交,“清中期杨彭年(款)柱础壶”以184.8万元成交,“紫砂七老”之一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蒋蓉的“牡丹壶”也以80.64万元成交。全场总成交金额为1078.56 万元。但从整体来看,“紫砂七老”以及明清各时代紫砂高手的优秀作品,目前仍处于价格洼地。不过从紫砂的近期行情看,这种一直充当其他艺术门类配角的茶器,已经开始成为收藏市场上的宠儿。

虽然紫砂壶的价格已经走出低迷再创新高,但在致力于此类收藏的行家们眼中,目前紫砂壶的拍卖价格尚处在能够接受的合理估值区域之中,特别是明清各时代名家的精品之作价格明显偏低,未来的升值潜力依然很大。现在普通老壶动辄数万元的价格,比照20世纪90年代初期几百元、数千元的价格虽然高了很多,但在藏家看来,明清紫砂老壶近十几年来增值的速度相较于近现代名家的价位而言并不快,相信随着经济的不断繁荣、文化的不断普及、收藏人群的不断扩大,紫砂古壶的价格一定会在未来的两三年间出现更加快速的上涨。

以通常的艺术品价值认识的基本规律看,优秀的“老作品”既有艺术价值也有文物价值,同时又具有稀缺性,价值应该更胜于新作品。就拍卖市场看也是很明确地这样体现的:2003年,宋徽宗的《写生珍禽图》和米芾的《研山铭》都以2000多万元成交,在保利2009年春季拍卖夜场上,宋徽宗《写生珍禽图》再次上拍,最终以5510万落槌价(含佣金6100万元),从而为中国艺术品的价值再认识打开了空间,2005年佳士得伦敦拍卖会上,元《青花鬼谷下山瓷罐》以2.3亿元创了中国艺术品成交纪录,至今年保利春拍,黄庭坚的《砥柱铭》又以4.36亿元刷新了中国艺术品成交的纪录。

和其他艺术品的拍卖行情相比,紫砂艺术品拍卖市场上“老壶”的价值应该还没有得到应有的认识。究其原因,一方面,和其他艺术品门类相比,优秀的紫砂历史作品存世量较少,多数经典作品都深藏于海内外各大博物馆以及资深藏家手中,品相好、知名度高的“老壶”很难流到市场上;另一方面是由于紫砂艺术品进入大型拍卖市场的时间还比较短,一些艺术品藏家对紫砂尤其是“老壶”的鉴赏能力还有待提升,这也制约了藏家的买卖人气。譬如一件经典的代表了历史上文人紫砂的最高艺术成就的“曼生壶”作品,它的价值应该远远高于“景舟壶”的市场定位;再如清代邵大亨是顾景舟大师在世时最崇拜、敬仰的历代最有艺术成就的几位壶艺大家之一,如果是邵大亨的经典作品,市场又应该怎样定位呢?其中的道理不言自明。

《中国紫砂周刊》在近段时期连续对著名的“紫砂七老”( 任淦庭、裴石民、吴云根、王寅春、朱可心、顾景舟、蒋蓉)做了介绍。“紫砂七老”中的顾景舟大师因为被当代人所熟知,又因为他的艺术成就和对紫砂行业发展所做的杰出贡献而为社会敬重,所以他的作品的价值也在市场上得到了充分体现。但其实“紫砂七老”中的其他几位紫砂大家,也都有着很高的艺术成就,从长远来看,“紫砂七老”以及明清各个时期紫砂高手的优秀作品目前还处在价格洼地之中,他们作品的艺术价值目前尚未得到收藏市场充分的认识,随着我国经济的不断发展、文化的进一步繁荣,随着人们对紫砂作品的艺术价值和独特的人文价值的不断理解,相信不久的将来“紫砂七老”及明清各时期紫砂高手的作品的价值肯定会有较大幅度的提升。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