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文物鉴定与鉴赏 |总第9期 > 文物回流种种

文物鉴定与鉴赏 |总第9期

期刊名称
主管:安徽出版集团有限公司
主办:时代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社长:钱洲胜
主编:徐敏
执行主编:常松
国内统一刊号:CN34-1312/K
国际统一刊号:ISSN 1674-8697
国内邮发代号:26-228
定价:20元/册
出版日期:每月6日
投稿邮箱:wenbocc@163.com
编辑部电话:0551-5690909
传真:0551-5690898
杂志社地址:安徽合肥濉溪路333号
邮政编码:230041
广告代理:安徽五千年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电话:0551-5690819
广告经营许可证:3400000000091

文物回流种种

2011-02-14    编辑:[周杭瑜]

核心内容: 谈到文物回流,这一“回”字,直接告诉我们祖国的诸多文物现散落世界各地,不能回家。中国是世界上历史文明最悠久的国家之一,有着丰富的文化遗产,中国也是世界上文物流失最为严重的国家。流失海外的中国文物主要集中在英、法、美、日等国家。



顾恺之《女史箴图》


马远《寒江独钓图》

文/周丽丽

文物回流问题一直是世界各国都在致力解决的难题。在国内,不仅仅有圆明园遍寻国宝的艰难,还有所谓“瓷器爱国主义”的丑恶影响。

飘零异乡的中国文物有多少?拒不完全统计,有数千万件之多,分别散落在47个国家的200多座博物馆以及私人收藏。但在此也需要区分流失海外中国文物与海外藏中国文物的差异。流失海外中国文物,是为鸦片战争后到新中国成立的百余年间,因战争抢掠、盗掘等不道德和非法的途径而流失到海外的中国文物;而海外藏中国文物的范围要宽泛得多,除了非法出境的文物,主要的是通过古代正常贸易、赠送、交换等合法途径出境到达海外的文物。

身在异乡为异客

谈到文物回流,这一“回”字,直接告诉我们祖国的诸多文物现散落世界各地,不能回家。中国是世界上历史文明最悠久的国家之一,有着丰富的文化遗产,中国也是世界上文物流失最为严重的国家。流失海外的中国文物主要集中在英、法、美、日等国家。

大英博物馆有中国文物2.3万件,其中不乏国宝级的绝品、珍品。如北齐的石雕菩萨像、东晋画家顾恺之的《女史箴图》、商朝的双羊尊、西周的康侯簋与邢侯簋、苏轼的《墨竹图》等。

法国是继英国之后欧洲收藏中国文物的第二大中心。卢浮宫博物馆收藏中国文物在3万件以上,尤以原始社会的彩陶器、商周青铜器、瓷器为主,收藏有6000多件;枫丹白露宫中的中国馆目前拥有的中国历代名画、金银首饰、瓷器、香炉、编钟、宝石和金银器达3万多件,最具代表性的有郎世宁绘制的《乾隆肖像》、宫廷画师沈源和詹岱共同绘制的绢本《圆明园四十景图》和《永乐大典》真本等,以及鎏金佛塔等诸多从圆明园抢劫的宝贝。



苏轼《墨竹》

在美国,有世所公认的七大收藏中国文物中心,拥有大量珍贵的雕刻、绘画、铜器、陶瓷等中国国宝。其中最著名的有唐朝阎立本的《历代帝王图》、张萱的《捣练图》、宋代摹本即宋徽宗的《五色鹦鹉》、战国提梁盂及青铜器、清康熙皇帝的玉如意和《乾隆帝后与十一位妃子肖像》等孤品。其中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以收藏中国文物之多而名声大噪——该馆有2000多件始于新石器时代迄于清的陶瓷,800多件青铜器,1200多件玉器——为世界上收藏中国玉器最丰富的博物馆。

日本藏有中国相当多的古书画,单其东京国立博物馆就藏有南宋画院画家毛松《猿图》、陈容《五龙图卷》、马远《寒江独钓图》、宋汝志《雏雀图》、李迪《红白芙蓉图》以及石恪《二祖调心图》等书画精品。

文物的劫难

文物是历史文化的载体,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积淀和化身,也是中国历史文化的再现和见证。散失海外的文物不仅仅向世人展示着中华民族的灿烂文化,也像世人倾诉着自己的飘零历程。

中国近代史就是一部中华民族的屈辱史。自清朝末年,尤其是鸦片战争以来,由于帝国主义列强的不断入侵和清廷的日益腐败,中国逐渐沦为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国力衰微,民生凋敝,国家的主权和民族的尊严荡然无存。大量珍贵文物被外国侵略者野蛮掠夺,祖宗基业遭受劫难,令国人痛心疾首。

可以说1840年鸦片战争拉开了中国文物流失的序幕。1860年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对园内四五十处殿堂文物进行了空前洗劫,大量稀世之宝,包括《永乐大典》,被掠到海外。

此后接着是八国联军在北京纵兵3日,紫禁城、中海、南海、北海、颐和园全部被劫。自这次浩劫,北京自元明以来之积蓄,上自典章文物,下至珠宝奇珍,扫地遂尽。

除此赤裸裸的抢掠外,边疆文物盗掠也令人痛心。19世纪末20世纪初,俄、英、德、法、日、瑞典、美国等国的“考古学家”、“汉学家”等,曾几十次以考察探险为名到中国西部地区,掠走了大量珍贵文物。其中的代表人物是斯坦因、斯文•赫定和伯希和。斯坦因在敦煌以少量银子“买”走9000卷文书和500多幅绘画,都是稀世珍品。

然后是抗战时期,国家战事不断,无暇顾及,国内军阀、奸商勾结外国商人大肆盗卖,中国文物大量流失海外。
解放以后中国制定了严格的文物出口政策,文物外流情况得到扼制。20世纪80年代以来,随着中国文物价格在海外市场的大幅度飙升,为巨额暴利驱动的犯罪分子不惜以身试法,盗掘走私文物达到疯狂的程度。中国大陆文物流失海外的现象再次趋于严重。据统计,1984年至1986年间,警方在广东、福建、上海等7个省市,缴获走私文物5.5万件;1991年至1994年间,各海关查获的走私文物达4.6万多件;1997年查获走私文物600多起,缴获文物1.12万件。而这仅仅是海关在对5%的出境货物抽查中发现的。

安阳殷墟虽在,但要看甲骨文却要去日本;敦煌依然,但敦煌学却在国外。这样无奈、伤感的句子,令我们汗颜。

文物回流途径

新中国最早的文物回流是在建国初,1951年周恩来总理曾亲自筹划用45万元港币购回三希堂法帖中的《中秋帖》、《伯远帖》。

为了维护中国的主权和中华民族的尊严,我国一直在致力于文物回流事业,促进流失海外珍贵文物的回归。中国政府于1989年签署了《关于禁止和防止非法进出口文化财产和非法转让其所有权的方法的公约》;1996年签署了《国际统一私法协会关于被盗或者非法出口文物转让其所有权的方法的公约》;1997年签署了《国际统一私法协会关于被盗或者非法出口文物的公约》;2002年财政部与国家文物局共同启动了“国家重点珍贵文物征集专项经费”,《研山铭》是启用这一专项经费回归的第一件文物;2002年10月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允许民间通过购买、拍卖等多种方式取得文物并可依法流通,鼓励民间资金用于文物回流。目前文物回流主要有以下三种形式:

一、依法索回
       国际法明确规定,任何因战争原因而被掠夺或丢失的文物都应该归还,没有任何时间限制。即,不论战争何时发生,并且可以在任何时候提出归还要求。

我国政府通过法律和道义等多种渠道追索被掠夺及因走私流失海外的文物,卓有成效。1988年11月,中国有关方面发现纽约苏富比拍卖行公开拍卖的东周青铜敦为湖北秭归县屈原纪念馆当年6月所失,遂以完备的证明资料向美方索回;1998年5月,从英国一次追索回3000多件文物,这是依据法律,辅以外交手段与国际走私团伙斗争取得的重大胜利;1998年6月末,又通过国际刑警组织从美国追回河南巩义宋永泰陵前的客使头像;2002年3月,陕西省公安、文物部门在破获一起盗掘文物案时,发现美国某拍卖行即将拍卖该省西安市西汉皇陵被盗的6件陶俑,外交部、公安局、国家文物局和陕西省有关部门依照国际公约展开追索工作,促成这批文物重新回归故土。当然成果不仅于此,不甚枚举。

中国依法索回文物过程中,王处直墓武士浮雕的成功追索为世界各国追索墓葬文物提供了极其宝贵的经验。这些经验包括:文物部门对待被盗窃的古墓必须进行仔细的现场勘察,认真做好记录、照相、录像,建立专门的档案;其次要运用现代科学手段辅助追索,可利用现代科技成果,如对被盗物品上的残留物和文物本身取样,开展化学和微量元素分析,然后与古墓葬的遗留物进行对比;当然,更重要的是综合运用国际公约、国际法及本国的法律,广泛开展国际合作,携手保护人类共同的文化遗产。

在国宝回归热逐渐兴起之时,困难和挫折也随之出现。2000年4月,香港苏富比拍卖行和佳士德拍卖行宣布即将在香港公开拍卖1860年被英法联军掠夺出境的圆明园文物,其中三件为西洋楼前大水法的遗物——乾隆御制錾花铜虎首、猴首和牛首,另一件乾隆款酱地描金粉彩镂空六方套瓶。2000年4月20日,中国国家文物局正式致函香港苏富比拍卖行和香港佳士德拍卖行,要求他们停止在香港公开拍卖1860年被掠夺出境的圆明园文物。然而两家拍卖行置国家文物局的严正立场和海内外舆论界的反对之声于不顾,坚持如期拍卖,并称此次拍卖是国际性商业行为。

2009年,沸沸扬扬的法国佳士得拍卖铜兔、鼠首事件中,以刘洋为代表的中国律师团试图以《国际统一私法协会关于被盗或者非法出口文物的公约》为依据将佳士得告上法庭,但最终因为法国巴黎法庭认为该诉讼的委托方——欧洲保护中华艺术联合会没有直接请求权,而驳回了中国律师团的请求。依据该公约追回文物的希望就这样在亿万中国人的关注下再次破灭。很残酷的现实,目前拥有中国流失文物最多的几个西方国家,至今未在该公约上签字。因此,此公约对这些国家是没有法律效力的。此外,最利于文物流出国的“没有时效限制”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具体“条文化”。

二、购买
      购买一直是个非议颇多的问题,我国流失海外文物数量巨大,情况复杂。如果不分情况盲目购买,就相当于承认了所购买文物的合法性,为非法文物出境充当了罪恶的清洗者。

被劫掠的圆明园国宝回归,就事情本身而言,无疑是值得庆贺的。但稍加分析,就会感到这种回归的方式或途径,无异于在丰盛的筵席上吃进苍蝇一样的令人尴尬万分。1860年,英法联军劫掠圆明园,使中华民族蒙受巨大的屈辱与痛苦。百余年后的今天,中国人又在自己的领土上,以4893万元的天价购回被劫掠的四件圆明园文物。2003年9月,香港信德集团董事局主席何鸿燊先生斥资700万元,以物业发展项目名义,购入圆明园乾隆御制錾花铜猪首并将其赠送保利艺术博物馆;2007年何先生再次以6910万港元拍得马首,无偿捐给国家。对于何鸿燊先生的义举我们表示赞赏。但我们不禁忧虑:圆明园余下的八个乾隆御制錾花铜肖首和园内数以千、万计的大量被掠夺文物,今后又将如何收回。难道也都要按此先例,以巨款赎购吗?中国尚属发展中国家,广大人民群众辛苦劳作获得的金钱,能用以赎回原应属于自己的东西吗?若此,则岂不是再次被劫掠,再次被盗吗?

我们有多少钱可以买回流失的国宝呢?马首于1989年伦敦苏富比拍卖会上,以18.1万英镑成交;2007年,再次以 6910万港元成交;在2009年的佳士得拍卖会上,鼠首和兔首更是一度喊出2亿元的天价。盲目的爱国热情致使中国人自己炒了自己的文物,不过让帝国主义狂喜的狠赚了一笔。

抛开爱国心看待这些兽首不过是外国人设计的建筑配件,几百万、几千万?这不是开玩笑嘛!其实这些水龙头实在很一般,其中马、牛、虎首之前在美国民间只是作为浴室装饰物,每尊只值1500美元。扪心自问,我们的爱国心是否已经被利用了?

更有甚者,外国媒体讽刺中国一家由国家出资的军工背景的文化企业——保利的钱袋子永远是满的,其所拍之处竞拍价就高得离谱。有称,“如果我们手上有中国军方上眼的价值一百万美元的青铜器,我们会对其主人说:‘你出价250万美元,再看看能否再涨。放心吧,保利会买下的'。”流失的中国文物,特别是官窑瓷器的市场价格近几年已经到了令人恐怖的地步。邦瀚斯拍卖行新近挂拍的两件青铜器最终以60万英镑拍给了大陆某投资集团:一年前每件标价都还不到10万英镑。

更为令人愤怒的还是不久前拍出的5亿天价的乾隆瓷瓶,竞拍者竟在30分钟之内,就将价格提高到了创下世界记录的4300万英镑,而这些竞拍者全都来自中国。中国人在国外的拍卖会上争着充当“爱国者”,恶心至极!如此,文物走私会更加猖獗,依法文物回流会更加困难。

花大价钱从国外买回本就属于自己国家的流失文物,近年来这样的义举在中国富豪中屡见不鲜。对此,国家文物局副局长宋新潮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曾强调:“追索流失文物完全是一种国家行为。这样的追索,不但可以使流失的文物完璧归赵,同时也可以阻断文物流失的去路,所以我们不赞成不支持购买非法流失出境的中国文物,主张通过法律和外交手段,按照国际社会处理非法流失文物返还问题的法律框架和原则,依靠国际合作,依法追索。”

三、捐赠
       捐赠是为文物回流有效的一条途径,众多外国友人、华侨本着对文化负责的人道主义精神将原属于中国的文物送回故土。

2006年,流失海外逾百年的“咸阳宫”战国青铜鼎得以回归故土,就是欧洲保护中华艺术协会无偿捐赠的。
  圆明园罹劫150周年纪念日,来自新西兰的玛丽•伊丽莎白•鲍琳与她的两个儿子一起把一对瓷瓶归还给圆明园。

日本古董商藤井庄三郎将自己花重金购买的中国重要历史文物康熙古代画像赠送给了中国政府,同时,他称要把收藏的更多中国珍贵历史文物捐献给中国。

但国内捐赠有着种种困难,并不理想。我们还记得五年前陈哲敬先生捐赠龙门石窟佛头所引发的非议,陈先生为购得那两件佛头几乎倾家荡产,只因收下国家象征性的一点经费奖励就背上了有偿捐赠、为名牟利等嫌疑。

一份慈善公益组织的调查显示,国内工商注册登记的企业超过1000万家,有过捐赠记录的不足10万家,即99%的企业从未参与过捐赠,我国人均慈善公益方面的捐助1998年只有1美元,2000年不足1元人民币。究其主要原因还是捐赠体制不健全,目前我国捐赠者可以享受的税收优惠很少,虽然国家有减免税收的政策,但与国外相比,额度太低,甚至出现企业捐赠后,非但不能给企业带来多少税收减免,相反企业还要对限额以外的捐赠支付相应的税费,这势必影响到企业捐赠的积极性。

此外,1999年6月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益事业捐赠法》,将博物馆、纪念馆、文物保护单位机构接受的社会捐赠定为公益性捐赠,但国家同时又规定内资企业只有向12家非营利机构的社会公益事业捐赠,才允许在税前的应纳税所得额中全额扣除,而这12家机构中不包含任何一家文物、博物馆机构,这无异于给原本就不太平坦的国内文物捐赠之路又平添了一道障碍。

更有甚者,一些藏家在海外购买或者通过其他途径收藏中国文物后想捐赠给中国国有博物馆,却难以成功。除非该物品是在佳士得、苏富比等重要拍场中竞得的,否则,往往被国有博物馆打上“赝品”的标签,将无尚的情操打上了居心叵测的商标。

不得不承认捐赠也有丑恶的一面,一些捐赠者目的不纯,甚至与博物馆内部人员内外勾结,使得回流文物捐赠变得并不那么高尚。有学者谈至此,言“有一些回流文物捐赠者,以捐赠换政策,比如曾有一位海外藏家将一对四条屏捐赠给某博物馆,声势造得很浩大,政府关注后,就在房地产等方面给予了优惠待遇,其由此所获得的经济利益,远远高于那对四条屏。”不过,这类捐赠者虽然目的不纯,但并没有太多危害。倒是另一种情况值得引起关注。“通常博物馆都会对捐赠者给予一定的经济奖励,奖励的具体数额,由专家对捐赠品的估值而定,但目前这种政策被滥用得非常严重,明明值10万元的东西,他可以估上百万。据我所知,国内一家知名博物馆投入大量财力接受某位藏家的一批青铜器捐赠,但这些藏品在历史上并没有重要意义,甚至连该博物馆原有的馆藏品都比不上。受捐后,博物馆就将它们丢在库房中。”

另一方面,众多藏家则对这些质疑之声表示愤慨,他们中的一些人甚至认为正是由于专家的学术不专,以及国家相关文物部门的不作为,不仅使得文物回归困难重重,而且导致现有文物的大批外流。比如传统观念认为,北宋汝窑只有67件,全部藏在两岸故宫和少量私人手里;全世界元青花300多件保存在海外博物馆中,民间几乎没有;宣德五彩只有一只碗在西藏等等。这些传统观念制约了很多文博系统从业人员的头脑和文物市场发展,也造成价格虚高。如果这些东西被认为真品,所有的观念都要改变,中国文物史要重写,中国陶瓷史要重写,市场格局要打乱。过去买错的东西怎么办?过去专家鉴定的东西,说出的话怎么办?过去用高价买回来的青铜器怎么办?这一系列问题在利益上冲击了旧的格局,使得一些专家不敢面对现实,结果大量文物被当作工艺品流出国门,在海外的市场上以几万美金一件抛售。比如,日本有个网挂着1.4万件中国文物叫卖,韩国一家公司收了4000件中国的元青花。而这些流出去的文物,又在一些专家的支配下,花巨资再次买回。

雨果说:“我相信,总有这样的一天,解放了的而且把身上的污浊洗刷干净了的法兰西,将会把自己的赃物交还给被劫夺的中国。”世界上许多具有良知的人同雨果一样,一直这么期望着,作为中国人,我们决不会放弃追讨流失文物的努力!但我们也应该切记文物回流的前提必须是维护国家和民族尊严,只有无偿的追索回归,才能真正的维护国家尊严,洗雪民族耻辱。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对非法出境的文物,世界各国少有重金赎回的先例。普遍的做法是依据法律和道义的原则,锲而不舍地竭力追索。为了维护国家的主权和民族的尊严,甚至不惜采用强硬的外交手段。

历史悠久的文明古国埃及拥有无数珍贵文物,但由于殖民掠夺、战乱和走私等原因,大量文物流失到海外。为此,埃及最高文物委员会专门成立文物归还管理局,追查流散在世界各地的埃及文物。文物归还管理局平时对全世界约40家主要经营文物的网站进行追踪,一旦发现有埃及文物参与拍卖、展览等,会立即联系拥有该文物的机构或个人,要求其出示拥有该文物的合法文件。与此同时,埃及分布在世界各国的使馆也是追查流失文物的前哨站,密切关注驻在国涉及埃及文物的拍卖和转让等活动。近年来,埃及通过与世界各国博物馆和拍卖行甚至个人收藏者交涉,从英国、瑞士、美国、西班牙和荷兰等国追回了大量流失文物,其中包括瑞士归还的一只“法老之眼”。

希腊的文物保护法明确规定,任何文物出境都必须征得政府有关部门的同意,否则,所有文化买卖活动均视为非法,希腊政府都有权讨回。目前希腊正在雅典卫城山下建一座新博物馆,面积达2万平方米,竣工后将用于收藏卫城的文物,包括目前尚在大英博物馆的帕特农神庙大理石雕塑。希腊文化部长武尔加拉基斯说:“博物馆竣工后,将专门为帕特农神庙大理石雕塑留出位置,并放置标牌说明雕塑无法展出的理由。”

希腊为争取古巴特农神庙埃尔金大理石雕的归还,曾说:“连香港都可以归还中国,为什么古希腊文物就不能物归原主?”这一句值得世界人深思,尤其是中国人。

 国家领导人在公开场合索要流失文物,经常让“掳掠国”措手不及。最经典的例子是埃塞俄比亚追讨阿克苏姆方尖碑,它在1937年被意大利独裁者墨索里尼的军队带到罗马。二战结束后,埃塞俄比亚和意大利签署了归还方尖碑的协议,而意大利一直未归还,但埃塞多年来一直没有放弃追索。2002年5月27日,这块方尖碑在罗马遭到雷击,掉下了三大块碎片。此事点燃了埃塞俄比亚人压抑已久的怒火,讨还方尖碑的声浪随之而来。同年6月10日,世界粮食问题首脑会议在罗马举行,出席会议的埃塞俄比亚总理梅莱斯在发言中突然转换话题,当着意总理贝卢斯科尼和各国首脑的面,猛烈抨击意大利政府,要求其归还方尖碑。梅莱斯的突然“发飙”使得意大利政府异常尴尬。意大利政府痛下决心,2005年决定归还占有了68年的方尖碑。

秘鲁是南美文明古国,但与中国一样,秘鲁也有大量文物流失在海外。近年来,秘鲁政府加大对流失海外文物的追索力度。秘鲁政府主要通过外交渠道追索流失文物,包括通过与相关国家的政府直接谈判、沟通,然后达成归还协议。通过这种办法,秘鲁已从西班牙、英国、德国和美国等西方国家追索回了一批珍贵文物。

为追讨文物,意大利成立TPA特种部队——专管艺术品追赃。那么,TPA是怎样工作的呢?首先,TPA有一个庞大而翔实的资料库,所有被盗文物档案资料全部记录在案。一旦某件失踪的文物出现在市场上或某个商贩手中,这里的精确档案文件便是确认赃物的最权威信息。其次,TPA执行外勤任务的工作人员,每天都在系统地监视全意大利古董商、拍卖会和展览会,他们将待售的文物拍成照片发回总部。专家们将照片与他们资料库电脑里的资料进行对比,以便判断是不是被盗文物。

路漫漫其修远

文物回流是个复杂而艰难的历程,文物不仅仅是国家的私有财产,更是世界的文化遗产,文物的安全才是第一位的,刻意强求所有文物回归国家,只会被趁机勒索敲诈。

拥有一种文化,并不意味着必须拥有这一文化的物证——文物;相反,拥有了一件文物,并不一定就理解了这段文化,文物不研究只是展柜里的死物。我们在这一点上应该学习日本,日本学者几十年低调的调查研究了各大博物馆的中国文物,并为其编册记录下详细资料。相较之,圆明园相关部门还未工作就大张旗鼓的宣传受到抵制在所难免,浓厚的政治色彩离学术实在太远,一腔激情远不如几十年矜矜业业的潜心研究。

我们现在满怀爱国主义的激情致力于在各大拍卖会购买散失的中国文物,然后呢?今天购买昨天非法出境的中国文物,明天再购买今天非法出境的中国文物吗?散失海外的文物能回到故土当然很好,但是花巨额资金去买自己的东西就不如好好保护好现有的文化财了。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